0066、一招剑术

    不过,丁浩想了想,没有犹豫,还是挽起袖子开始做起来。

    一炷香之后。

    孤峰之巅的平台上,弥漫着奇异的香味。

    “哟,没想到你小子还有这本事,快点,熟了没有?熟了没有?”

    青衣怪客惊讶地看着丁浩,想不到这小子厨艺还真的不错。

    他像是问道鱼腥味的馋猫一样,伸长了鼻子绣着这诱人的香味,不禁一阵阵馋虫大动,直吞口水,忍不住连连催促。

    “全是素的,恩,如果再有两样肉类野味就好了……”丁浩舀了一勺子汤,略带遗憾地道。

    “这好办。”

    青衣怪客嘿嘿一笑,随意一伸手,一股沛然莫御的无形伟力喷薄而出,没入到悬崖之下,几乎是瞬间,一阵阵野兽挣扎咆哮之声传来。

    砰砰!

    下一瞬间,一头快要成了精的千斤巨熊、一只通体钢针一般黑毛壮硕野猪,从悬崖下“飞”上来,跌落在丁浩眼前。

    这两头庞然大物,都是深山野兽的霸主,凶猛无比,且重量超过了一吨,一对一战斗,丁浩估计也得望风而逃,但是竟然都是被青衣怪客不知道隔着多少米,像是抓小鸡一样,从活生生地从不知道多少米深的悬崖之下凌空摄了上来。

    丁浩张大了嘴巴,瞠目结舌。

    妹的,这就是武王之境强者的实力吗?

    太不可思议了!

    简直就是神仙手段!

    看到丁浩的表情,青衣怪客的虚荣心明显得到了极大的满足,顿时乐呵了起来,表面上却假装出一副不在意的神态,十分“谦虚”地道:“嘿嘿,不要这么崇拜我,小手段,小手段而已,***,你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造饭?”

    丁浩这才如梦初醒。

    幸好融合的记忆之,以前那个丁浩有着极为丰富的解剖清洗野味的技能,再加上从地球带来的一些烹饪佳肴的手段,丁浩运转玄气,在掌心凝结出一柄锋利的冰刀,不慌不忙地开始解剖两头巨兽。

    “这里没有水清洗兽肉。”丁浩又皱眉道。

    青衣怪客一招手,一团淡蓝色的光焰在两米高处闪烁,像是云朵一样,哗啦啦的雨滴掉落下来,如同倾盆大雨一般,瞬间就将丁浩解剖好的巨熊和野猪尸体冲洗的干干净净。

    “你妹啊……”

    丁浩再一次瞠目结舌。

    老家伙不会是龙王爷降临人间吧?挥挥手就能下雨?武王境强者的实力,这也太过于恐怖了?竟然可以操控天气,改变自然?

    “切,这有什么惊讶的,这小酒鬼疯子,本来就是葵水体质,修炼的又是水系玄功,达到武王境之后,小范围内降雨,再容易不过了……”

    剑祖在脑海不屑地道。

    “不过这小酒鬼疯子的玄气操控手段,倒也精妙,有点儿意思……”刀祖难得地称赞了一声。

    剑祖沉默了,对这一点倒也罕见地没有反驳。

    于是丁浩心的惊讶更甚。

    难得刀祖剑祖这俩老家伙“嘴下留情”没有讥诮,说明眼前这青衣怪客在武王境之,只怕也是巅峰阶段的高手了。

    强压下心的惊讶,丁浩更为卖力地烹饪。

    前世的丁浩,就是个极为好吃的家伙,曾自学了不少烹饪技巧,今天算是全部都用到了。

    青衣怪客馋的直流口水,还没有等丁浩招呼,立刻就扑过来抱着大锅开吃了。

    丁浩也有些饿了,也不客气,坐在篝火旁边敞开怀抱大吃大喝。

    时间飞流逝。

    等到月上天,一老一少风卷残云之后,这才酒饱饭足地仰面躺在石头地面上,一边仰天看着星星,一边摸着肚子用细兽骨剔牙,模样那是相当的惬意。

    “咦,不对啊,我怎么感觉这俩小子有点儿臭味相投的意思。”剑祖很是无语地道。

    “岂止是臭味相投啊,根本就是王八瞅绿豆,对了眼。”刀祖很笃定地点头:“看来老娘白为小丁子担心了,以后他们可以算是问剑宗的首席吃货组合了。”

    “不对。”剑祖突然否认道。

    “有什么不对?”刀祖对于自己的提议被否定很不满,已经在暴走的边缘,如果剑祖不能给出一个合适的理由,只怕又是一场嘴炮之争。

    “要说吃货,还得加上那个黄衫北院的小胖子。”

    “呃……这倒也是。”说起那个运气逆天的肥硕小胖子,刀祖也勉强接受了。

    这一番对话,自然是落进了丁浩的脑海里。

    说起那个运气好到逆天的小胖子,丁浩突然意识到,自己明天还要参加五院大比呢,时间不早了,也该赶紧回去修炼准备一番了。

    丁浩起身向青衣怪客告辞。

    “想要回去了?恩,看在你小子弄了这么好吃的一锅饭菜的份上,老子何等身份,也不能白吃,就给你一点好处吧。”

    青衣怪客摸着肚皮站起来,对着月亮一副前思后想的样子,终于下定决心道:“就这样吧,老子教你一招剑术好了。”

    一招剑术?

    丁浩眼睛一亮。

    武王境强者传授的剑术,绝对非同凡响,要是能够掌握,说不定对于明天的五院大比,有着决定性的影响呢!

    “恩,老子就传你这一招好了。”

    青衣怪客仰头灌下几口美酒,酒水沾满了胡须和发梢,尽显狂态,一招手,一根还未燃烧完的树枝飞到他手,大喝一声道:“看好了,小子,我只教你三遍!第一遍!”

    话音未落。

    他手腕一抬,兀自燃烧着火焰的树枝,微微一颤,夜空展开一朵瑰丽的火焰之花,璀璨夺目。

    青衣怪客手握树枝,开始在空缓缓地划出一道道奇妙的弧度,犹如羚羊挂角,看似无迹可寻,又似是暗合天地之间的某种至理,如日月交替升落,又如同星辰运转,其之奇妙,简直难以言喻,只可意会。

    丁浩只是看了第一眼,整个人就如同雷击一般,呆在了当场。

    他难以遏制地陷入到了这一式剑法的意蕴世界之,无法自拔。

    “第二遍!”

    青衣怪客大喝一声,也不理会丁浩掌握了多少,自顾自地开始施展第二遍。

    -----------

    求红票收藏。

    感谢影子的舞者、起点转来、Eliwod、无奈丨空白几位巨巨的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