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5、怪人怪事怪物

    “呃……”丁浩郁闷地挠头。

    他心说什么你妹狗屁剑客觉悟啊,老子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心存歹意,为了一柄垃圾堆里捡来的破剑以身犯险,傻子才做那样的事情呢。

    “你看你,站没站样,畏畏缩缩,搔首弄姿,娘娘腔,女里女气,猥琐,虚荣,奸诈……你哪里像是个男子汉……”青衣怪客莫名其妙地恼怒,像是看着自己不争气儿子的老子一样,骂起来没完没了。

    到了最后,他更完全一副老子训斥儿子的姿态,唾沫横飞。

    丁浩忍着没有发飙。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青衣怪客之前展露出来的实力,绝对不是目前的丁浩可以抗衡,还是先老老实实装孙子吧,先看看这个家伙,葫芦里面到底卖的什么药。

    “哈哈,小丁子你运气不好,今晚出门没看黄历,居然遇到了一个疯子……”

    脑海,沉寂已久的剑祖幸灾乐祸没心没肺地哈哈大笑。

    “你个傻货,幸灾乐祸个屁啊,小丁子要是有生命危险,咱们两个都得嗝屁完蛋,真是太***贱了,怪不得叫做贱祖!”刀祖毫不顾自己一直试图塑造的“美少女”的形象,跳着脚气急败坏地骂道。

    “臭婆娘你想打架是吧?一个区区武王之境的小酒鬼疯子,难道老子还要怕他不成?”剑祖被激怒,一语点出了青衣怪客的实力境界。

    丁浩心到吸一口冷气。

    武王境强者!

    原来这青衣怪客竟然是武王境强者!

    虽然武王境的实力不被刀祖、剑祖这两个活了几万年的老怪物放在眼里,但是对于二窍武徒境的丁浩来说,这青衣怪客简直就是高山仰止的神话一般的存在。

    “某些人牛皮不要吹得太大,有本事你跳出去将这个武王境的小疯子弄死啊。”刀祖明知道剑祖除了嘴炮没有其他手段,却还是毫不留情地揭短。

    剑祖果然很无语地沉默了三秒钟。

    三秒钟之后,剑祖现出了另一个反驳的理由,撇嘴道:“头发长见识短的疯婆娘,你知道什么?我看这个酒鬼小疯子,没有存什么坏心眼……恩,根据我多年的经验来判断,他估计这小子是看上小丁子了。”

    “看上小丁子,难道这酒鬼疯子喜欢美少男?我靠,这你都看的出来?”刀祖愕然,旋即又若有所思地道:“没办法,为了活命,小丁子,你牺牲一下自己的色相,也未尝不可啊!”

    丁浩:“…………”

    “我了个擦擦擦,你这婆娘脑子里面,到底都装的是一些什么淫.秽思想啊!”剑祖瞠目结舌地道:“老子的意思,是说这个武王境的小疯子,应该是想要收小丁子为徒了。”

    刀祖大囧,旋即义正言辞地道:“都是你的人太**,你的话太淫.荡,我被你误导了。”

    剑祖:“…………”

    剑祖:“你还要不要脸?”

    ……

    丁浩被脑海两个老怪物吵得心烦。

    一抬头,只见青衣怪客还在喋喋不休地指着自己乱骂。,

    不知道为什么,丁浩的头脑突然就难以遏制地有点儿短路,下意识地道:“前辈,你不会是因为一开始没有将我引到这里来,最后不得不用强,觉得没面子,为了掩饰自己的失败,才表现的这么生气的吧?”

    青衣怪客的骂声戛然而止。

    乱发之后的瞳孔,倒映着幽幽的月光,他目光凌厉如刀,骤然紧紧地地盯住了丁浩。

    我靠,这家伙不会是恼羞成怒了吧?

    丁浩一句话说完,就有点儿后悔。

    谁知道在这时,青衣怪客目光开始柔和了起来。

    “***,你这小子……想不到竟然没有瞒过你,***,猜出来你也别说出来啊,幸亏这里只有咱们两个人,没有人看到老子在一个后辈面前出糗。”

    青衣怪客说着,摘下腰间的酒葫芦,拔开塞子,咕咚咕咚仰头喝了几大口。

    一股沁人心脾的酒香,在孤峰之巅顿时弥漫了开来。

    丁浩有点儿错乱的感觉。

    “好了,既然识破了,拿回去吧,你的兵器,这可是一把好剑,好好珍惜。”摸了摸嘴角的酒渍,青衣怪客扬手,将锈剑抛还给丁浩。

    “好剑?”丁浩嘀咕道:“从垃圾堆里捡来的破剑而已。”

    “你说什么?”青衣怪客有点儿不淡定了:“这把剑是你从垃圾堆里捡来的?”

    他看着孙飞,一阵长吁短叹,末了还有点儿失魂落魄地道:“***,你小子也不怕折寿,随便在垃圾堆里捡一把剑,也能撞大运,怪不得之前你丢了剑,一点儿也不着急心疼呢,看来老子错怪你了!”

    丁浩也不淡定了:“怎么?难道这把破剑是宝贝?”

    “相信我,”青衣怪客将斗笠大的脑袋凑过来,一副极为诚恳的姿态,眼巴巴地道:“小兔崽子,你以后绝对再也捡不到这样的“破剑”了。”

    “哈?这么说这锈剑还真的是宝贝?”

    丁浩闻言,将信将疑地将锈剑捧在手里一遍遍仔细观看。

    这柄锈剑的确是以前那个丁浩从垃圾堆里捡出来的,布满了红色的锈斑,还有一道道蜘蛛一般的裂痕,仿佛随时都会断裂一般,从卖相上看,就算是拿去卖废铁,只怕也没有人要。

    而丁浩自己,也只不过是觉得用起来蛮顺手,貌似也挺坚韧,就暂时留了下来,没想到在这位武王之境的强者眼,这锈剑居然是宝贝!

    好吧,既然是武王境强者的判断,那说不定这锈剑还真的是宝贝呢。

    丁浩嘿嘿乐着,小心翼翼地将锈剑缚在背后。

    两个人这么大眼瞪小眼地吵闹了一阵,丁浩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青衣怪客亲切了起来。

    他这种直觉向来很灵的。

    “前辈您特意带我来这里,是为了?”丁浩试着问道。

    “先别说这么多。”青衣怪客明显不愿意多说,不耐烦地挥了挥手,又仰头咕咚咕咚地喝了几大口美酒,变戏法似的拿出一口黑锅,几十样食材,甚至连架锅和木材都齐全,丢在地上,问道:“跑了半天,又骂了半天,口干,也饿了,你小子,会做饭不?先给老子做顿饭再说。”

    丁浩更加错乱了。

    ------------

    第二更,求收藏和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