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4、青衣怪客

    只是眼前那个黑色的身影,却始终距离自己有着二十米的距离。

    到现在为止,丁浩都没有看清楚,抢走自己那柄破烂锈剑的到底是什么人,甚至都没有分清楚那黑影到底是人还是动物。

    因为那黑影实在是太过于灵活了。

    简直就是一条在树林间飞荡的成了精的猴类妖兽一般。

    也不知道追出了多长距离,眼前的平缓坡地已经变成了陡峭崎岖的山路,道路两侧出现了悬崖,一颗颗古树和耸立的石林开始出现。

    丁浩体内下丹田玄气激荡,在手少阴第一经之呼啸奔腾,【神海】和【命泉】两大穴窍之,玄气以每秒二十一转的度旋转,源源不断地为丁浩提供着新的力量。

    眼看一炷香的时间过去,前方的黑影和自己之间的距离并未缩短,丁浩皱了皱眉,终于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他停止了脚步。

    不能再追下去了!

    君子不立于危墙!

    这件事情,透露着诡异。

    说不定是针对自己的一场阴谋,为了一柄从垃圾堆里捡来、只是使着顺手而舍不得换掉的锈剑,没有必要以身赴险。

    转眼之间,前方的黑影消失在了夜色之。

    丁浩观察一番,发现自己一阵狂奔,竟然来到了问剑宗山门第二阶梯区域一处以奇险俊秀著称的峭壁区域。

    这里人迹罕至,山林幽森,缭绕着层层薄纱般的雾气,月色之下,极为寂寥偏僻,隐隐还有阵阵兽鸣之声从远处悬崖之下的山谷深处传来。

    夜风清冷,刮面如刀。

    幽深的夜色最是容易让人产生一种不安全之感。

    丁浩没有什么犹豫,转身就往回走。

    就在这时——

    “嘿你个小家伙,胆子怎么这么小啊?”一个带着不满调侃的声音,突然毫无征兆地在耳边响起。

    丁浩这一惊可真是非同小可。

    简直就像是被人在心脏上狠狠地敲了一重锤一样。

    腿上像是安装了弹簧一般,丁浩嗖地一下子弹起四五米高,第一时间朝着一侧闪开,人在空,风霜冰雪玄气激荡,万分警惕戒备,这才回头看去。

    之前所在的地方,却空空如也,连个鬼影都没有。

    “怎么回事?难道幻听了?”丁浩惊得汗毛都束了起来。

    刚才分明听到有人在自己的身后说话来着,人呢?

    “哟,小家伙反应还挺快啊!”就在丁浩惊疑不定的时候,之前那个声音再次在他的脑后清晰地响起,后脖子甚至还能感觉到那人说话之声呼出的凉气。

    “我靠!”

    丁浩一惊之下,前世的口头禅冒了出来,顺势反手一掌挥出,空气之寒气大盛,飘舞起了数百片晶莹剔透的锋锐雪花寒冰,朝着四面激射。

    谁知道这一掌,依旧捞了个空。

    “哇哈哈哈,抓不到我,你抓不到我。”声音再度响起。

    最为恐怖的是,丁浩明明感觉,这人自始至终都紧贴在自己的身后,说话时候呼吸都能感受到,但是自己却偏偏看不到,摸也摸不着。

    “是人是鬼?”丁浩身体七百二十度旋转。

    依旧是什么都看不到。

    撞鬼了?

    还是遇到了绝世高手?

    “阁下,再不出来,我可就要走了。”丁浩说着,撒丫子朝着武舍方向一阵狂奔,一口气跑出了数千米。

    “算了,不吓唬你这个胆小的家伙了。”

    那声音再度传来。

    接着丁浩就突然就觉得自己被人从后衣领像是拎小鸡一样拎了起来,双脚离地,腾云驾雾一般迅朝后倒退,耳边的景物已经彻底看不清,罡风从嘴巴里呼呼地灌了进来。

    也不知道一瞬间飞出去了多少路程,简直就是在飞一样,还没有等丁浩下定决心喊救命,“腾云驾雾”终于结束。

    丁浩只觉得双脚落地,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一处不知名的险峰之上。

    抬头看时,一个身形修长、身穿着青色粗布长袍的年人站在自己的身后,正在摸着下巴,一脸不满意地看着自己。

    这年人摸约四十岁左右,容貌普通至极,属于放在人堆里连一朵浪花都激不起的路人甲外貌,披散着长长的黑色头发,腰间还系着一个硕大的黑色酒葫芦,已经磨得黝黑发亮,像是一个邋遢的酒鬼一般。

    唯有让人过目难忘的是,这年人的一双眼睛。

    这双眸子明亮至极,堪比天空之的星辰,仔细看时,这双瞳孔深邃幽远,有某种东西在其幻灭,仿佛蕴含着宇宙周天变换衍变的过程一般,令人一看就要连灵魂都深陷进去。

    丁浩更注意到,自己丢失的那柄锈剑,正被这人随意地插在腰间。

    原来之前抢那个走自己锈剑,一路引自己来到偏僻处的黑影,正是眼前这个酒鬼一样邋遢的年人。

    “这家伙是故意带自己来到这里的。”

    结合前后事情,丁浩瞬间笃定。

    他小心地四下观察环境,发现自己正站在一处孤峰之巅的平台上。

    这是一处绝地。

    周围是望之不见底的悬崖深渊。

    两人所在的孤峰之巅,是一个大概不到半亩地的平台,寸草不生,石面光滑,仿佛是被人以大神通生生一剑斩出来一般,切口整齐至极,恍若人工打磨。

    远远看去,不知道跑出来了多远,之前自己所经过的崎岖山路早就不见,连浩瀚恢弘的问剑宗山门建筑物,也只是遥遥可见。

    唯一令丁浩感觉到安心的是,他没有从这个青衣怪客身上,感受到丝毫的敌意,尽管这家伙一脸不爽,正以一副上菜市场挑到了几颗歪瓜裂枣一般的遗憾表情看着自己。

    更重要的是,丁浩发现,从麻布青衫的款式来看,这青衣怪客应该也是问剑宗的人。

    “前辈……”丁浩说什么。

    “别叫老子前辈。”青衣怪客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丁浩的话,恼怒地道:“你小子资质不错,胆子怎么就这么小呢?哈?最珍贵的武器,都被别人抢走了,追了一半居然不追了,你还有没有身为一名剑客的觉悟啊!”

    ------------

    今日第二更

    感谢Oo飞星oO、路过过、爲你丶含情、戏龙小虾1几位巨巨的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