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3、野心家的魄力

    原来问剑宗在每一届新入门的记名弟子的第一次五院大比之后,等到弟子们之间熟悉了,就按照门派规定,东、南、西、北、每一院都会从四百弟子之,推选出一位最具有才能和资格的弟子,成为院首。

    院首对内负责管理弟子们的日常杂事以及外出历练,还具有分配从门派之得到的资源的权力,对外负责与其他各院乃至于其他门派之间的事物,可以毫不夸张地说,院首的权势,丝毫不在于总教习之下。

    这绝对是一个人人眼热的显赫职位。

    “怎么样,知道了院首的职位和权力之后,你是不是也心动了呢?”李兰似笑非笑地看着丁浩。

    丁浩微笑,依旧是毫不犹豫地摇头。

    “怎么?难道你真的一点儿都没有兴趣吗?”李兰略显惊讶。

    “我说了,有人想要成为王侯,也有人只愿意做闲云野鹤,我是后者。”丁浩斩钉截铁地道。

    李兰摇头道:“人在门派,身不由己,到时候你就会明白了,闲云野鹤,也不是那么好当的,在这个世界上,想要真正自由,就必须拥有权势。”

    丁浩也摇头道:“在我的剑面前,一切都是自由的。”

    李兰顿了顿,并未反驳丁浩这句话,而是自顾自地继续说了下去。

    “宗门之所以苦心设置入宗测试,排列记名弟子总榜,分五院,设置五院大比,设置院首,设置重重考核,除了产生竞争,激发弟子们的上进之心外,最重要的一点,是要从少年们之,选拔出真正具有统帅能力、领袖能力、谋略能力、强悍武力和个人魅力的领袖型人物,只有这样的人,才能真正得到门派的资源培养,得到门派最核心的功法,成为强者,成为终有一日能够支撑起问剑宗、掌控问剑宗命运,将问剑宗发扬光大的人物,闲云野鹤,终将被门派抛弃。”

    丁浩呆了呆,却没有想到这么一层。

    李兰这么一分析,丁浩顿时就知道,他说的没错。

    问剑宗在新生力量的培养方面,的确用意极为深远。

    通过无数次考核,犹如大浪淘沙一般,淘出真金,分辨出真正的天才和庸才,物尽其用,真正的天才将掌握门派命运,而那些庸才,则反而会被门派左右命运。

    弱肉强食!

    这就是这个大陆的铁律!

    “所以,就算你不想和别人争,但是当你展露出价值和锋芒,门派会将你推上竞争之路,”李兰最后总结道:“想要成为闲云野鹤,比手握重权更难,你得先拥有“闲”的资本,丁浩,实话告诉你吧,你已经被门派列入了这一届记名弟子之的重点培养对象,所以,你根本“闲”不下来,好了,话尽于此,你好自为之,在和你的竞争之,我绝对不会因为我们是一院弟子而有丝毫的留手,你,一定会后悔的。”

    说完,李兰带着两个心腹,潇洒干脆地踏着月色离开。

    丁浩一直目送三人消失在青石小路的尽头。

    今晚的李兰,真的有一些奇怪,说了太多不该说的话,提醒了丁浩太多,也暴露出了一些几位有用的信息,显然他的来历非凡,一般人不会知道这么多。

    这绝不是正常状态之下那个深谋远虑的阴柔少年。

    “今晚的李兰虽然奇怪了一点,但是,今天的李兰,可比平日了那个阴柔阴沉的少年可爱多了。”

    丁浩嘿嘿笑着自言自语。

    就在这一瞬间,异变突生。

    一道鬼魅般的劲风动身边掠过,丁浩来不及做出其他反应,只觉得身上一轻,缚在背后的锈剑,已经丢失。

    “是谁?”

    抬头看时。

    一个鬼魅般的黑色身影,在林间无比灵活地来回跳跃,手不断地挥舞着的,正是自己的锈剑。

    追!

    夺回锈剑!

    丁浩没有多想,下意识地第一时间启动,追了上去。

    ……

    “这个丁浩,不识抬举,竟然拒绝了李师兄的邀请,一个低贱的垃圾区小子而已,也试图与李师兄为敌,哼,早晚有他哭的一天。”

    月色下的青石路上,张天伦愤愤不平地道。

    “就是,我猜如果他知道李师兄的真正身份,一定会后悔不跌,追回来哭喊着加入我们。”葛音也一肚子气地符合道。

    李兰走在最间,没有说什么。

    “李师兄,您为什么要告诉丁浩关于院首之争的内幕?这样一来,他可就又要加倍卖弄收买人心的一套,早早做好准备了。”张天伦忍不住问出了心憋了好久的疑团。

    “是啊,李师兄您实在是太善良了,将这么有价值的内幕告诉丁浩,便宜他了。”葛音也有这方面的疑虑。

    李兰停下脚步,转身看着两人。

    张天伦和葛音在这种目光的注视下,渐渐低下了头,一阵心虚,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

    “记住,强者有强者的骄傲,野心家也要有野心家的气魄,我要征服的,是整个问剑宗。”李兰一字一句地说道。

    月色下,李兰眼眸明亮。

    这一刻,这个有着一双柳叶眉的阴柔少年,瞳孔深处又开始闪烁着那种狂热和自信,一股与他略显柔弱的身体不相称的强悍伟岸的气势,悄无声息地弥漫开来。

    张天伦和葛音瞠目结舌。

    不知道为什么,面对着这样一个李兰,他们第一次有一种震撼仰视的感觉。

    “我李兰,一定要与丁浩公平竞争,要与他公平一战,如果连一个小小的丁浩,我都无法击败,那如何征服偌大的问剑宗?如何击败其他八大宗门,称霸雪州?”

    李兰像是在回答两个心腹的疑问,又像是自言自语。

    他的声音,激荡在月色下的树林之,久久不曾散去。

    ……

    耳边呼呼生风,两侧的树木飞地倒退。

    丁浩第一次知道,原来自己仅仅依靠**力量,竟然就能够跑这么快,一步跃出四五米,一秒钟就能够奔出五六十米的距离,度超过了大多数人阶下品的轻身玄功。

    -------------

    设置了自动更新,不知道怎么的居然没发出来,今日四更。

    这一更,为刀剑的【萧云龙】贡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