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7、五院大比之暗流

    他们身着淡金色的长袍,年纪大约都在三十岁左右,面色威严,长须飘洒在胸前,一**沛然莫御的玄气波动,在他们的身形周边鼓荡,连光线在他们的身边都开始扭曲了起来。

    所有记名弟子顿时连大气都不敢出。

    丁浩只觉得一股窒息般的感觉迎面而来,仿佛是三座古山压在了自己的面前。

    不论是腹部下丹田还是丹田之内,冰与火两种玄气似乎是收到了压制一般,开始剧烈地放抗奔腾起来,在经脉和穴窍之急运转,犹如雷鸣一般,开始做本能的抵抗。

    他不得不连忙运功压制,这才使得体内玄气缓缓稳定了下来。

    “好可怕,这三位年人的实力,只怕早就超过了先天武宗境界,已经达到了不可思议的境界,问剑宗果真是高手如云!”

    丁浩在心暗暗赞叹。

    “切,几个大宗师境界的小家伙而已,想当年,老娘我一根手指,就能够压死数千这种货色!”刀祖在脑海不屑地冷哼。

    “就是,小门派果然是小门派,三代弟子才大宗师境界,嘿嘿,不堪一击啊!”剑祖也是不甘于落后,立刻展开了地图炮。

    丁浩不以为然地摸了摸鼻子,没有回应这俩“祖宗”。

    这俩祖宗来历神秘,十几万年的老怪物,在他们眼里不入流的货色,放在如今的雪州,只怕都是独当一面的超级高手。

    “这三人都是三代弟子的核心真传大弟子,想不到竟然是如此身份的人来主持这次五院大比!”

    记名弟子之,有人认出了擂台之上三位金袍强者的身份,低声议论。

    问剑宗一千五百年之前开宗立派,繁衍无数代弟子,历来的规矩,是以当时现存辈分最高的一人为一代弟子,其下按照入宗时间前后,分为二代、三代乃至于七代、八代弟子。

    如今问剑宗辈分最高的一位老祖宗,据说已经活了六百多年,一直隐世不出。

    当代掌门人李写剑是二代弟子。

    李写剑掌控问剑宗已经有三百余年的时间,实力深不可测,据说除了那位老祖宗之外,问剑宗无人可以匹敌,在整个雪州也是有名的大宗师之一。

    李写剑在宗具有极高的威信,只是这位掌门平日里也深居简出,丁浩等记名弟子们,根本没有资格见到这位大人物。

    除了与掌门李写剑同辈的一些实权长老之外,三代弟子在宗的地位已经很高。

    尤其是三代弟子之的核心真传弟子,几乎就是未来问剑宗的高层人选,身份地位仅次于人数不多的二代弟子,能够出来主持这次的五院大比,足见问剑宗对于这次记名弟子大比的重视。

    “拜见三位师兄(师叔)!”

    演武场周围,所有人齐齐躬身行礼,神态恭敬。

    第一擂台上,居一位方面大耳的年人抬抬手,一股柔和的力量扩散开来,将所有人都扶了起来,这人气势如渊,威严至极,双目灼灼如同火芒一般,没有人敢和他对视。

    他视线扫过五院记名弟子,微微点点头。

    “五院大比现在开始,希望各位弟子,能够重视这次比武,全力以赴,拿出你们最强的状态,壮大我问剑宗之威,切不要畏首畏尾,前后失据,让各位长老、师兄和掌门人失望才是!”

    另一位身穿淡金色长袍的三代高手朗声宣读。

    接下来,另一位三代弟子宣读了一些大比的规矩和奖励,然后五院大比正式开始。

    各院选出来的种子选手,在两千多名记名弟子羡慕嫉妒目光的注视之下,缓缓从人群走出来,来到第一擂台的下方,抽取各自的号码,用来进行比武列阵分组。

    ……

    “咦?”

    第一擂台上,方面大耳长须的年人突然惊讶一声。

    “怎么?难道尹师兄发现什么不对吗?”身侧一直未曾说话过的那位三代高手鲁奇笑道。

    方面大耳年人尹一飞微微摇头道:“刚才突然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下面这五十位各院的种子选手,有人给我一种非常奇特的气息,当我仔细感应的时候,却没有任何发现,难道是我产生了错觉?”

    “还有这样的事情?”鲁奇万分惊讶。

    “也许是尹师兄耳聋眼花,练功出了什么问题吧,有什么大惊小怪。”另一位三代弟子程飞语气讥诮地撇嘴道:“这两千多记名弟子,可都是宗门重重选拔出来的苗子,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你……”鲁奇大怒。

    尹一飞摆摆手,示意鲁奇不要与程飞计较。

    核心弟子也有派系之别,这程飞并非是尹一飞集团的人物,相互拆台是常有的事情,尹一飞心虽然恼恨,但是在今天这样正式的场合,当着数千记名弟子和长老们的面,没必要闹将起来。

    ……

    丁浩领到了青色十号牌。

    将代表自己的牌子交到另一位工作弟子的手,他暂时回到了青衫东院的弟子序列之,等待最终对战的结果出炉。

    刚才在经过第一擂台的时候,突然有一股极其强悍的气息,从自己的身上掠过,差点儿让丁浩当场失态,想来是自己身体之的奇异状态引起了台上某位三代弟子的察觉。

    丁浩心若有所思。

    很快,陆陆续续有抽完序号的种子选手回来。

    纪信、李巨灵等青衫东院的种子选手,交了号码牌回来,一个个都一脸迫不及待的神色,要在五院大比之一显身手,和身边关系较好的弟子兴奋地说着什么,充满了自信。

    李兰则表现的很低调,一直静静地站在人群之,闭目养神。

    他身边,两个心腹葛音和张天伦却是左顾右盼,也一副等不及比武尽快到来的样子。

    丁浩敏锐地察觉到,这两人在看自己时候的目光,有几分莫名其妙的敌意,而且,这两个人今天的气势,似乎和前几天有所不同了。

    “靠,难道老子的嘲讽脸又起作用了,这两个家伙……”

    丁浩心,莫名其妙至于,暗暗戒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