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4、五院大比之风云起

    “多谢前辈指点,我知道了。”丁浩点头。

    “你这个大贱人,又在背后说老娘坏话。”沉默已久的女声绝不肯任何让步,听到男声说到自己,立刻还骂了一句。

    “大爷我分明是当着你的面说的,怎么能算是背后?”男声得意地哈哈大笑。

    女声:“……”

    丁浩:“……”

    “这样吧,小子,以后你称呼我为剑祖,称呼疯婆娘为刀祖,免得日后说话错乱,也不知道你在和谁说话……”男声道。

    “你妹啊,老娘芳华正茂,刀祖太老了,就叫刀仙子吧,哇哈哈哈……”

    “刀仙子?我呸,你这疯婆子,还好意思自称仙子?”

    “老娘乐意怎么着?总比你自称贱祖好的多吧?哈哈,贱祖,的确是够贱的!”

    “***,疯婆娘你这是要打架是吧?”剑祖被彻底气疯了。

    刀祖哈哈狂笑:“老娘我才不和你比贱!”

    丁浩:“……”

    ……

    第二日。

    丁浩按照往常那样,和张凡一起去餐舍吃早饭。

    猎户少年愁眉不展。

    他修炼了【太玄问剑篇】已经有一天两夜,却还没有任何进展,连气感都未察觉,在青衫东院四百弟子之,已经掉到了最末尾。

    丁浩一番安慰打气,张凡这才又重新振作起来。

    “丁师兄,早!”

    “丁师兄好!”

    一路上,不断有青衫东院的弟子亲热地和丁浩打招呼,还没有来到东院餐舍,丁浩的身边已经又聚集了五六十人,簇拥着他,讨教各种修炼过程遇到的难题。

    丁浩面带微笑,绝不藏私,将自己的所得,一一耐心解答。

    等到了餐舍,早就有人为丁浩准备好了早餐,近百人围在丁浩的身边,一边吃饭,一边讨教,相互交流修炼心得,气氛非常热烈。

    这样的情势,让一些人看在眼里,又是羡慕,又是嫉妒。

    “想不到这才短短几天时间,这个丁浩,竟然拉拢了这么多的弟子围在他的身边,当真是好厉害的心机和手段!”

    餐舍的另一端,一位刀眉鹰钩鼻的少年,皱眉和身边几位同伴说道。

    他叫纪信,同为青衫东院十大种子选手之一。

    纪信实力不俗,入门测试的总榜排名,还在丁浩之前,居于第八十三位,已经达到了准二窍武徒境玄气修为,据说来头也不小,是来自于山下的大家族,基础扎实,财力雄厚,身边也有不少追随者。

    “哼,丁浩虽然剑法惊人,但也就只有剑法而已,玄气修为,和纪师兄您差的太多,嚣张不了几天,到时候,那些因为小恩小惠就聚在他身边的家伙,迟早也得散了。”

    另一亲近纪信的弟子冷笑着说道。

    “不错,想要最终通过考核,留在问剑宗,靠的是自己实力,拉拢那些饭桶,有什么用?纪师兄不用担心,丁浩和您比起来,差的太远!”

    又有纪信身边的弟子笑着说道。

    纪信闻言,脸色才稍微好看一点。

    ……

    与此同时。

    青衫东院住宿区一号大院一号房间里。

    “什么?丁浩那个低等贱民出身的家伙,又在餐舍之施展小恩小惠,收揽人心?”一位盘膝坐在蒲团之上练功的少年,微微睁开眼睛,一缕寒芒,在他的双眸深处一闪而逝。

    这少年容貌白净,分明是男子,但是眉毛却秀气似是柳叶一般,眼睛细长,习惯性地微微眯起,阴柔如同女子一般,给人一种城府极深、工于心计的感觉。

    他叫李兰。

    一个看似很女性化的名字。

    但是实际上,他是青衫东院十大种子选手排名第一。

    李兰在入宗测试总榜排名第三十五,天赋资质极为惊人,被很多问剑宗的长老们看做是这一届青衫东院的第一高手,坐镇一号院一号房间,自有一番不俗的气度。

    据说李兰是问剑宗某位实权内门长老的直系亲属,来头很大。

    为什么李兰会被分入到综合实力最弱的青衫东院,这个问题让很多知道他身份的人都感到难以理解,因为以他的实力和关系,就算是进入号称五院最强的白衫院,都绝对不是什么难事。

    进入青衫东院之后,很多知道一些内幕消息的东院弟子,都自发地集到了李兰的身边,愿意为他效忠。

    此时,李兰的身前,恭恭敬敬地站着四五人。

    其有两位,竟然都在这次五院大比的青衫东院十大种子选手之列,名叫葛音、张天伦,实力都不弱,但是在李兰的面前,却低眉顺目连大气都不敢出。

    “李师兄,要不要我们两人,去教训教训这小子,当众给他一个难堪,让他再也没有脸在哪里指点别人。”葛音试着建议道。

    “不用了。”李兰重又微微闭上眼睛,摇头道:“这样做,只会让其他东院的弟子们,反感你们,只会坏事。”

    葛音面色一滞。

    李兰凝神思考了片刻,接着叮嘱道:“丁浩只是小角色,一个天真的蠢蛋而已,他以为那点儿小恩小惠,就可以折服别人为他所用?却不知道,在问剑宗,一切都是实力为尊,只有强者,才有资格掌握话语权,他分心在这种琐事上面,必然耽误了修炼,完全就是丢了西瓜捡了芝麻,眼界不高,气魄不够,不足为虑。”

    “师兄说的是。”张天伦附和。

    “这次五院大比,才是大事。我要你们去调查其他四院种子选手的实力,调查的怎么样了?”李兰闭着眼睛问道。

    葛音赶紧回道:“五院之,以白衫院实力最强,十大种子选手之,有七人是结义兄弟,被称作【七义盟】,为首之人叫做李牧云,实力深不可测,估计在三窍武徒境之上,其下六人各个都实力不俗,具有争夺五院前二十的机会,具体的实力境界、修炼的功诀战技,我都暗调查记载在这个小簿子上了,请李师兄过目。”

    说着,递上一个蓝色封页的小簿子。

    李兰接过去,翻开看了几眼,满意地点点头,道:“你做的不错,很好,接下来继续调查李牧云,找到详细一点的资料。”

    葛音受宠若惊地点点头:“李师兄放心,我会尽快摸清楚。”

    张天伦见状,连忙不甘落后地汇报自己的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