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8、大展神威

    但是——

    “要滚的是你们!”

    丁浩人在空,不闪不避,同样一掌劈出。

    清晨的朝晖之,一抹淡银色的寒光一闪。

    空气之顿时寒气大盛,仿佛瞬间从初秋到了三九寒冬一般,所有人情不自禁地打了一个冷战。

    南宫征劈出的劲气,遇到这银色寒气,一触之间,顿时瞬间彻底溃散。

    砰!

    一声闷响。

    兔起鹘落的下一瞬间,孙飞和南宫征的手掌,已经硬碰硬地对在了一起。

    劲风四溢,如旋风般四面扩散。

    一抹淡淡的白霜,瞬间从南宫征的手掌出弥漫了开来,寒气逼人。

    “你的玄气……”一句话还没有说完整,南宫征脸色蜡黄,身形一晃,再也坚持不住,整个人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样,被丁浩一掌劈飞五六米,径直狼狈万分地从台阶上坠落了下去。

    与此同时,丁浩已经稳稳地站在了台阶之上。

    “南宫师兄……”其他紫衫南院的弟子失声惊呼。

    南宫征在紫衫南院的记名弟子之,虽说不是最顶尖的人物,但也绝对是排名靠前的高手,想不到竟然被这个青衫东院的少年,一掌就劈飞。

    在这几个紫衫弟子看来,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好!”

    “丁师兄好样的!”

    “丁师兄,无敌!丁师兄,无敌!!!哇哈哈哈,太厉害了!”

    青衫东院的弟子们,可管不了那么多,见到这一幕,顿时爆发出一片滚雷般的喝彩之声,一个个兴奋的脸色涨红,只觉得仿佛是三伏天在被暴晒了三四个时辰之后吃到了冰镇大西瓜一样爽,拼命呐喊,为丁浩加油。

    “你敢出手偷袭伤人?”一个紫衫南院的弟子恼羞成怒,一挥手,道:“我们一起上,教训这小子!”

    台阶上。

    剩下的紫衫南院弟子厉吼着一拥而上。

    “偷袭你妹啊!哈哈哈,这就恼羞成怒了吗?难道我们青衫东院的弟子就得任由你们打,而你们紫衫南院的弟子连碰都不能碰?都给我滚下去吧!”

    丁浩哈哈大笑,不退反进。

    他正要借此机会试验一下,进入一窍武徒境之后,自己的战斗力到底提升了多少,这是个好机会。

    丁浩甚至都没有出剑。

    他脚下踩出【惊鸿步】,身影翩若惊鸿,双掌翩飞,化掌为剑,掌影纷飞,翩翩如同玉蝶一般,依旧走的是剑法的路子,如同猛虎如羊群,瞬间切入到了人群之。

    砰!

    冲在最前面的一名紫衫南院弟子,只觉得眼前一花,惊呼一声,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就被丁浩一掌击前胸,断了线的纸鸢一般跌落台阶。

    “第二个!再来!”

    丁浩气势狂暴,大喝一声,龙行虎步,再进。

    砰砰!!

    又有两名紫衫南院子弟和丁浩各自对了一掌,却远远不是丁浩的对手,手腕剧痛,如同折断了一般,脸上带着惊骇欲绝的神色,闷哼着吐出一口鲜血,身不由己地跌落台阶。

    “第三、第四!再来!”

    这一回,不用丁浩大喝,下面的青衫东院的弟子们,已经迫不及地帮丁浩数了起来。

    算上之前的黄发黄眉少年南宫征,加上这三人,转眼之间,丁浩以一敌四,震飞了四位紫衫南院弟子,如同虎踏羊群一般,所向披靡,气势无敌。

    丁浩哈哈大笑,气势越发高涨。

    他脚下惊鸿步,身形犹如惊鸿一现,快如闪电,疾步再进。

    砰!

    砰!

    砰砰砰砰!

    一连串的对掌和闷哼连绵不绝地响起。

    只见丁浩身形在台阶上拉出一串残影,青蛇狂舞一般,令人目眩神迷,难以捕捉。

    他如闪电一般在紫衫南院的弟子们间闪烁,所向披靡。

    兔起鹘落的瞬间,又是连续六声爆响之声传来,剩下的六名紫衫南院弟子,根本跟不上丁浩的度,不堪一击,如木头人一般,纷纷被直接劈飞,狼狈万分地掉落到了台阶之下。

    数十紫衫南院的弟子面若死灰。

    他们自命都是菁英,但是竟然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挡住丁浩哪怕是区区一掌。

    更加令他们感到不可思议难以接受的是,被称作【青衫东院第一剑】的丁浩,自始至终,根本都没有使出最擅长的剑法,只是以掌法出击,这说明人家根本没有使出全力。

    转眼之间,台阶上只剩下丁浩一个人。

    有风,吹动他青衫猎猎作响,阳光洒落在他俊秀的面容上,犹如一尊不可仰视的雕像,反射绽放着万道璀璨夺目的光辉。

    青衫东院的弟子们呆呆地仰望。

    他们的心情,从原本的兴奋呐喊,变成了此时的震惊莫名。

    他们知道丁浩很强!

    但是从来没想到,丁浩竟然强到了这个程度。

    一开始,被南宫征等人羞辱的东院弟子,只是希望丁浩能够赢一两场,好歹扳回一点儿面子,谁知道丁师兄竟然如此强势,以一敌十,犹如虎踏羊群,只用了不到十分之一炷香的时间,就酣畅淋漓地击败了所有人紫衫南院的人。

    几秒钟的寂静之后,青衫东院弟子们的热血,不可遏止地开始燃烧了。

    他们疯狂地呐喊丁浩的名字。

    “丁师兄,太棒了!”

    “丁师兄,我们崇拜你!”

    “丁师兄,我爱死你了!”这是一位兴奋之极的女弟子的尖叫。

    同仇敌忾的力场,让今天出现在餐舍之前的所有青衫东院弟子彻底站在了丁浩这一边,成为了丁浩最坚定的支持者,他们高喊着“丁师兄!定师兄!”

    仿佛只有这三个字,才能够代表自己对丁浩的支持。

    而南宫征等十位紫衫南院的弟子,一个个跌的鼻青脸肿,灰头土脸,成了过街老鼠,被东院弟子门毫不留情地一顿讽刺。

    “喂喂喂,那个什么南宫征,你不是说自己一个人就足以挑翻我们东院吗?怎么连我们丁师兄一掌就接不住?”

    “哇哈哈,这种贱人,我见得多了,嘴巴上嚣张的不得了,一动真格,就瞬间尿裤!”

    “真可怜啊,什么狗屁紫衫南院,还要夺五院大比第一,有我们丁师兄在,你们算什么东西?”

    “就是啊,这点儿实力,也学人家来砸场子,真是丢人,我看啊,后天的五院大比你们南院还是别参加了,去了也是给问剑宗记名弟子们丢脸!”

    南院弟子之前挑衅时候所出来的狂言,被动东院弟子添油加醋地奉还。

    --------------

    感谢【你.他.吗的2B】读者的捧场。(汗,这个ID真不好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