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3、真正的剑术

    人群,王小七此时已经低下头,不敢看丁浩。

    他目光闪烁,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就在这时,下方,人群之又有人跃上了擂台,向十大代表挑战。

    挑战者是一个剑眉星目,器宇轩昂的少年。

    他一袭青衫,手执长剑,眉清目秀,倒也颇有几分气势。

    只是神态也忒冷了一些,虽然他没有流露出任何气息,但是给人的感觉却像是一块万载寒冰突然出现在了擂台上,有一种发自灵魂深处的冰冷,拒人于千里之外。

    ‘方天翼!’冰冷少年报上了自己的名字,然后长剑出鞘,对准了丁浩。

    他选择的挑战对象,仍然是丁浩。

    ‘我勒个去,怎么都选我?难道老子天生一张嘲讽脸?’

    丁浩心有点儿小郁闷,也不再说什么,手锈剑做了一个“十字快剑”的起手式,凝神以待。

    咻……!

    一抹刺目的寒光在擂台上突然闪耀暴起。

    方天翼身形如同鬼魅,身法之快,竟是丝毫不弱于丁浩的“惊鸿步”,电光石火之间,一步侵入到了丁浩身边,剑尖轻轻颤动,化作三朵剑花寒芒,分袭而至。

    这方天翼,修炼的竟然也是快剑流的路数。

    一剑三花!

    这样的剑术,绝对算得上不俗了。

    ‘好剑法!’丁浩眼睛一亮,原地不动,手腕一抖,锈剑同样幻化出三道赤色剑花,一剑三花,迎了上去。

    叮叮叮!

    三声轻微的细响。

    只见银色和赤色的剑花在空撞击在一起。

    璀璨的火星一闪而逝,快如飞火流星一般,令人有一种目不暇接的错觉。

    好快的剑!

    好准的剑!

    少年们之不乏识货的人,自然看得出来那一瞬间的玄妙之处。

    丁浩在那电光石火的瞬间,竟是以剑尖撞击剑尖,阻挡住了方天翼的快剑。

    在这样快的对战之,做出这样的决定,需要多大的胆色和自信?

    哪怕是差上一丝一毫,都会瞬间被利剑刺穿,但是,丁浩却能够在瞬间,如此准确地捕捉到那高颤动着的剑尖,这样的冷静的胆色和精湛剑术,令所有人自愧不如。

    ‘好!’张凡在下面第一个大声喝彩。

    ‘漂亮,好剑法!’其他少年们,也是忍不住一片喝彩欢呼之声。

    连卓一封和王小七等人,都忍不住跳起来叫好。

    叮叮叮叮!!!!

    一连串不绝于耳的双剑交鸣之声,爆豆一般响起。

    台上,银光赤芒忽生忽灭,人影如同鬼魅闪烁。

    众人眼花缭乱之际,丁浩和方天翼已经你来我往对攻了不知道多少招。

    锵锵锵!

    刀剑交鸣之声不绝!

    一开始,人们还能从长剑撞击的次数,分辨出来双方交手了几招。

    但是到了后来,两人的剑术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剑鸣之声仿若是连城一片,成为了一个声音一般,根本就分辨不清楚次数。

    少年们只觉得眼前擂台上一红一银两道剑光闪烁,忽如银瓶乍破水浆迸,又如赤炼一缕逝长空,不断震撼着众人的视觉。

    ‘好可怕的实力!’

    ‘这样的剑术﹍﹍他们到底是怎么练成的?’

    ‘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天才这种东西的存在!’

    屏住了呼吸观看擂台上战斗的少年们,心震撼之余,不由得一阵阵挫败感。

    就连骄傲自大的卓一封也不例外。

    所有人都被丁浩和方天翼展示出来的剑术给震住了,一个个都在心里思忖,要是自己上了台,面对着丁浩如此可怕的剑法,别说是反击,只怕连一招都接不下来。

    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由此可见,之前卓一封闪电间一招败北,输的可真的一点儿都不冤。

    一时之间,就连被腹黑总教习王绝峰点名上台的其他九位少年,此时脸色也有点儿变了。

    台上。

    ‘哈哈,好剑法!好对手!痛快!’丁浩大呼酣斗。

    锈剑在他手,化作滚滚赤芒,呼啸破空,如神龙摆尾,神韵之奇,不可名状。

    方天翼,绝对是个好对手。

    这还是丁浩自从“十字快剑”大成以来,遇到的第一个能够媲美自己剑术的对手。

    而且,和宋剑南不同,方天翼的剑法快而不诡、霸道而不邪魅、凛烈而不毒辣、冰冷却不阴森,这一切都足以说明,这个方天翼,虽然给人的感觉冰冷不舒服,但绝对是一个光明磊落的少年。

    因为,剑术即心术。

    什么样的人,练什么样的剑。

    ‘你也不错。’方天翼眉宇之间,也浮现出了一丝难得的兴奋。

    锵锵锵锵!!!!!!!!!!

    双剑不断地撞击,震撼着每个人的耳膜。

    丁浩意兴大发,整个人都沉浸在了剑术的世界之,欢呼喝彩之声从他的耳边渐渐消失,眼前只有对手,他的双眸,紧紧盯住对手的剑路剑势,终于渐渐摸清楚了方天翼的剑法路数。

    一些原本模模糊糊的东西,在丁浩的脑海之,逐渐变得清晰了起来。

    他对于剑的理解,正在飞地加深着。

    旁边。

    络腮胡腹黑总教习王绝峰似笑非笑的眸子里,一抹难以掩饰的惊讶一闪而逝。

    ‘果然是被老怪物弃青衫看重的人选呢,真是妖孽一般的领悟天赋,这才十分钟左右而已,剑法剑韵竟然又攀升到了一个境界,好可怕的进步度,说不定这小子以后可以悟出剑意呢﹍﹍***,真是想不通,这样的变态,又具有神等属性,为什么才排在总榜一百位,不会是那些负责排名的龟儿子哪里搞错了吧?’

    王绝峰习惯性地腹黑了一阵。

    再抬头看时,心的惊讶更甚。

    他一眼扫过,就知道眼前这场对于记名弟子们来说有些惊心动魄的战斗,不出三招,就要结束了。

    但是,这一回,他可猜错了。

    锵……!

    最后一声双剑交鸣之声震响。

    方天翼身形一闪,退开了七八米,收剑而立,略微气息紊乱地承认:‘我输了。’

    竟然是主动认输了?

    腹黑总教习错愕之后,略微点点头,高看了方天翼一眼,暗道:这个姓方的小子,有些眼光,有些自知,恩,有点儿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