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2、赢得无可争议

    台下,王小七和身边的少年们都大声喝彩欢呼了起来。

    他们以自成一个小团体,以卓一封为首,自然要拼命地呐喊助威。

    腹黑总教习王绝峰看了丁浩一眼,眼眸深处闪过一丝玩味的笑意,然后对卓一封耸耸肩摊手,示意其他人让开,将擂台让给了丁浩和卓一封。

    比武开始。

    ‘小子,你还是直接认输算了,免得真的动起手来,我不小心打伤了你。’卓一封迈步进入擂台央,大刺刺一站,冷冷一笑,根本不将丁浩放在眼里。

    他在总榜排名第一百零七,还在丁浩之下,但是却一直觉得入宗测试总榜的排名,根本就和自己的实际实力不符,只有进入总榜前五十,才是自己真实实力的体现,所以一直都自视甚高。

    丁浩面无表情地反手从背后拔出锈剑。

    原本成为记名弟子之后,问剑宗向每个弟子统一发放了兵器和衣衫,而且门派下发的精钢长剑质地极好,出自宗门铸武堂经验风度的匠师之手,千金难求。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丁浩却总觉得,门派发下来的精钢长剑,用起来不如这柄从垃圾堆里淘出来的锈剑顺手,所以一直没有换兵器。

    这柄锈剑,锈迹斑斑的剑身,还有那一道道仿佛随时都会断裂的锈纹,卖相糟糕,看起来简直像是一根无是处的烧火棍。

    丁浩拔出锈剑,顿时惹来了下面一阵毫不留情的哄笑和嘲讽之声。

    尤其是王小七一伙人,更是煽风点火,不断哄笑着起哄。

    ‘一柄破剑,也敢拿出来敌人?说实话,和你交手,真是我的耻辱,也不知道你怎么排名到第一百名的。’卓一封大刺刺地站在擂台间,冷笑道:‘你先出手吧,我然你三招,免得师兄弟们说我欺凌弱者。’

    丁浩也不多说,正色地点点头:‘好。’

    话音未落。

    咻!

    一道红芒在丁浩的手暴起。

    他脚下踩着“惊鸿步”,锈剑如电,迸射出一道剑芒。

    这一招,正是“十字快剑”之的第一招,剑走宫,毫无花哨。

    但是从丁浩手使出来,却别有一番韵味气度,他整个人从精致到出动,只是电光石火的瞬间,快不可察。

    卓一封大骇。

    他脸上的倨傲笑容还未来得及散去,不可思议之间,只来得及勉强抬起手长剑封堵。

    锵!

    一声金属交鸣的爆响震得所有人耳朵发麻。

    下一瞬,卓一封就觉得自己仿佛是被一柄攻城巨锤击一般,一股沛然莫御的力量,撞击在了自己的剑身之上,然后顺着剑身用来,握剑的手臂瞬间巨震,失去了直觉。

    砰!

    脸上的笑容还在凝固,卓一封却已经连人带剑,如断了线的纸鸢般掉下了擂台,狠狠地砸在了下方的石座上。

    喧嚣的武舍大殿之,顿时响起一片不可遏止的倒吸冷气的声音。

    强!

    太强了!

    不可思议的强!

    完全就是一剑秒杀!

    整个过程兔起鹘落,快到了一些人根本都无法反应过来,台下王小七等人脸上还带着笑容,一眨眼的功夫,还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战斗就已经宣告结束了。

    卓一封成了笑柄。

    前两天他还自吹自擂,号称青衫东院前十的实力。

    但是在丁浩的面前,根本不够看﹍﹍

    所有少年都神色惊惧地看着擂台央巍然屹立的丁浩,心震惊,难道这一剑,就是总榜排名前一百的真正实力吗?

    一柄烧火棍一样的锈剑,在他的手,简直就是神兵利器一般。

    再也没有人敢嘲笑丁浩的兵器了。

    可怕!

    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之后,王小七一伙人下巴差点掉在地上。

    他们脸上的嘲讽的笑容早已消失不见,一个个嘴巴张的可以塞进去一个大大的鸭蛋,瞪大的眼睛里全部都是不可思议的神色,像是石化了一般待在原地。

    ‘你偷袭﹍﹍卑鄙!’

    灰头土脸的卓一封从地上爬起来,一脸涨红地怒吼。

    他显然根本无法接受自己的被丁浩只用了一剑就轻松击败的事实。

    在他看来,丁浩极其卑鄙地是利用极快的身法,偷袭了自己,要是真的战斗起来,自己绝对不会输的这么惨。

    他却忘了,是谁大大咧咧地站在擂台间,要先让丁浩三招来着。

    ‘再来,我不服,我还要和你再比一次﹍﹍’说着,卓一封就要重新跳上擂台。

    ‘不必了。’脸上一直带着坏笑的腹黑络腮胡男王绝峰,突然站了出来,一扬手,一股沛然莫御的力量,阻挡了卓一封,摇头道:‘算了吧,别在这里继续丢人了,你小子根本就不是丁浩的对手。’

    ‘不可能,刚才他那是偷袭﹍﹍’卓一封暴怒。

    ‘不到黄河心不死呢,小家伙,低头看看你的前胸。’腹黑络腮胡男讥诮道。

    卓一封一怔,低头一看,顿时脸色大变,面若死灰。

    原来不知道何时,他的胸膛上,紧身青衫被划开了一个十字裂缝,露出了下面白色内衫。这个十字裂缝,正是心脏的部位,显然是刚才交手的瞬间,被丁浩以超出视线捕捉范围的绝快剑法,瞬间刻上去的。

    而自始至终,卓一封竟然都没有察觉,自己其实早就已经剑了。

    如果丁浩稍微加一分力道,那被划破的恐怕就不是青衫,而是他卓一封的心脏了。、

    冷汗,顿时难以遏制地从卓一封的额头后背沁出来。

    ‘我﹍﹍我﹍﹍我输了。’卓一封面色铁青地低下了头,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失败。

    顿了顿,他又抬起头,神色逐渐平静下来,盯着丁浩,认真地道:‘今天我输的无话可说,你比我强,但是,这仅仅只是开始而已,总有一天,我会变得更强,还会站在擂台上,向你挑战。’

    说完,做了一个认输之礼,然后回到之前的座位上座下。

    丁浩点点头:‘好,随时恭候。’

    原本这个家伙自大自傲,一开始说让三招,输了又说丁浩偷袭,大家已经将他定义为没品的家伙,不过到了最后,卓一封能够迅调整自己的心态,坦然认输,斗志依旧,这样的表现,倒是让丁浩和大殿里的其他少年们对于这个家伙,又高看了几分。

    -------------

    感谢东十、哥爽两位大大的捧场。

    求收藏和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