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5、神秘少年

    丁浩也不禁暗暗赞叹。

    单纯从相貌来说,这女子的确是到了惊为天人的地步。

    只是她表情清冷孤傲,如同一座化不开的冰山一般,即便是一个侧影,都给人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感觉,令丁浩觉得不太舒服。

    这少女,便是那英俊少年郎口中叫做李伊若的表妹吧。

    她身边跟随着两个身穿轻甲的侍女,神sè同样冰冷凌厉。

    丁浩随意看了几眼,发现这些人所骑的马匹,皆是毛发漆黑如墨,两米多高,四肢强健苍劲,形如猛兽一般,正是号称半妖之马的墨云狮子兽,据说具有妖兽血统,可ri行五千,夜行千五,神骏非凡,一匹就值千金。

    而他们身上所穿之铠甲,皆是妖兽皮打造,极为名贵轻便,更在钢甲之上。

    可见这群人来历不凡,绝对是大势力出身。

    丁浩不愿意多惹麻烦,远远走开,不愿意和这样一群人有什么交集。

    叫做陈五的武士,很快就搭建好了简易帐篷。

    一众彪悍的武士,在洗剑池边上开过造饭,洗剑池边一片喧哗之声。

    过了片刻,异变再生。

    远处山路上竟然又是一片滚雷般的马蹄之声轰然响起,声势还在英俊少年郎一行人之上。

    片刻之后,漫天尘土飞扬,就见树林中又冲出一队声势浩大的骑士队伍。

    这一拨人马,清一sè白甲白马,如同一团白雪翻滚而来,疾驰如风,转眼之间,也来到了洗剑池旁边。

    为首也是一个少年,身形强壮,方面大耳,眉目如刀,气势惊人,白甲白披风,黑发如瀑一般在风中乱舞,双目中吞吐jing芒,腰间系着长剑,极为潇洒强悍。

    这壮硕犀利少年,勒马大喝,一眼扫过池边众人,看到那白裙角sè少女时,眼睛一亮,旋即对着那粉面英俊少年郎哈哈大笑道:“想不到,竟然被夕阳镇的胆小鬼们抢到了前面,李残阳,昨ri在荒野中遇到凶兽的时候,你他妈的跑的可真比兔子还要快!”

    “少爷我要赶时间来问剑宗,自然没有时间和那群畜生周周旋。”

    粉面少年李残阳冷哼道:“倒是你青阳镇少主萧承宣,为了逞能,非要和一群畜生死斗,我看你的侍卫少了六个,只怕是战死了吧?嘿嘿,为了自己一个人的爽快,不顾侍卫的死活,这种愚蠢的事情,我李残阳还真的干不出来!”

    “你……”壮硕少年萧承宣怒目。

    这两支团队似乎之前遇到过,但是彼此之间关系也不怎么融洽,应该爆发过小冲突。

    而且听他们的语气,估计是远方人类聚居镇的大家子弟,专程前来问剑宗拜师学艺,两方的侍卫们大多都是武徒境的武士,两个少年还有那少女,功底不错,大约在准武徒境境界。

    双方似乎是耗上了。

    萧承宣冷冷一笑,吩咐侍卫们也在洗剑池边上搭建简易帐篷,停留下来,隔着十多米的距离,彼此之间虽未有直接的冲突,但是言语挑衅是少不了的。

    丁浩不想和这群人有什么交集,远远地坐在洗剑池边上,锈剑横在膝上,抓紧时间修炼,引动体内的玄气,不断滋润温养肉身。

    那名叫李伊若的容貌秀美惊人的少女,似乎是有洁癖一般,在两个女武士装扮的侍女的陪伴下,来到洗剑池边,打水清洗,然后很快就换了一套.紧身的洁白sè武士装衣服,挽起裤腿,在池边嬉戏玩闹起来。

    这少女羊脂玉一般jing巧白皙的赤脚,秀气的脚趾涂染着娇艳的红sè豆蔻,两截白生生的小腿,当真是美丽无比,惊心动魄,远远看一眼就让人心惊肉跳、面红耳赤。

    双方的武士,包括李残阳和萧承宣两个少年在内,都会时不时偷偷瞄几眼。

    众人都被这美丽无暇的少女所打动。

    只有丁浩坐在远处,紧闭双目,凝神运气,恍若未闻未见。

    他虽然是一身布衣,但是身上隐隐有一种淡泊出尘、飘飘yu仙的气息,显得极为俊逸。

    李伊若很快也注意到了丁浩,

    当然,这个骄傲的小天鹅,只是轻轻一瞥,美丽的嘴角就划出了高傲不屑的弧度。

    像是这样特立独行想要引起自己注意的家伙,她过去见到过的实在是太多了,这样的行为,在李伊若的眼里更加可笑幼稚,她才不会因为一些无聊的好奇心,去屈尊关注这样一个穿着穷酸、没有什么前途的穷小子。

    随着时间流逝,ri到中午,太阳越来越毒辣。

    怪事年年有,今天特别多。

    不知道何时,远处的树林边的大陆上,竟然出现了一团奇怪的黑影,缓慢地朝这边靠近。

    那是一个瘦弱踉跄的身影,似乎是已经快逃脱力,跌跌撞撞极为缓慢但是却坚定地朝着洗剑池的方向走来。

    稍微近了一点之后,才能看清,原来这身影是一个大约十四岁左右的瘦弱少年。

    他身上的粗布衣服已经破破烂烂,被荆棘划成了条状,裸露在外面的肌肤沾满了污垢,沁出了血迹,一片乌黑,头发像是茅草一样乱糟糟地结在一起,过于瘦弱的胳膊和小腿裸露在外,黝黑的皮肤表面,布满了各种细碎的伤痕。

    这神秘少年背上背着一个竹筐。

    筐子上面盖着一块破布,也不知道里面装着什么,看起来颇为沉重。

    他的脚步踉跄,赤脚,神智似乎已经有点儿模糊了,走出摇摇晃晃,踩着滚烫的沙石,一步一步像是背负着一座巨山一般。唯有乱发掩盖之下露出的一双眸子,明亮如同暗夜星辰,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魅力,仿佛让一看,就会心碎陶醉。

    “水……水……”

    看到洗剑池,这黝黑少年jing神一振,加快了脚步,跌跌撞撞地冲过来。

    等好不容易到了池边的时候,他显然已经用尽了全身的力量,小心翼翼地将筐子卸下来放在池边,想要跪在地上双手掬起清澈的池水,一不小心,噗通一声,整个人都栽进了浅水水草之中,也顾不上爬起来,就这样躺在水里,大口大口贪婪地喝着池水。

    ------------

    感谢夜测冷、雷死光环、冬十、彭易愛肥潼、注定灭亡、南枫涙诸位大大的捧场,南枫涙大大捧场三万纵横比,刀子将会在晚上十二点加更一章,今ri六更。

    兄弟们,让我们疯狂起来吧,红票,收藏,燃烧起来!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