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6、造化!神秘.洞府

    “啊,好疼,疼死我了……咦?难道……我,我还活着?这是……在哪里?”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一阵阵烈焰焚身、万蚁啃噬般的无与伦比的痛苦,让丁浩略微恢复了一点神智,他本能地想要动,身体却像是铁铸一般僵硬,根本无法动弹,下意识地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视线所及,是一片乳白色的光焰,看不清楚任何其他东西。

    身边似乎有柔软的液体将自己包裹其。

    这种感觉,就如同婴儿时期处于娘胎被羊水包围一般。

    但是全身都传来了阵阵剧痛,让丁浩处于一种半晕厥状态,神智有点儿模糊。

    眼皮子像是被缝在了一起一样,想要睁开一条缝隙都要付出极大的努力,隐约看到,眼前一片白色糊状柔软液体,将他包裹在其。

    “我勒个去,这乳白色液体……老子不是被泡在精.液了吧?”丁浩痛得欲仙欲死,只能这样阿Q一般苦作乐。

    就在这时,突然之间,奇异的事情发生了——

    不知道为什么,就在这样的极度迷糊状态下,丁浩却极为清晰地【看】到,有一对造型古朴的刀剑的虚影,像是一对游龙一般,在自己身边乳白色液体之游动。

    最为诡异的是,那刀剑明明是虚影,甚至都不具备形体,却仿佛是有生命一般,似幻似真,似远似近,绕着自己的身躯,不断地颤动,简直就像是两个挑剔的顾客,在挑选评价什么。

    “神仙?妖怪?”丁浩心震撼。

    就在这时,骤然,这一对古朴刀剑虚影,似乎是终于达成了某种默契。

    如同龙吟一般的刀剑交鸣声传来。

    这两道虚影迸射过来,像是被困在沙滩上千万年的游龙高歌入海一样,欢快地鸣叫,轻而易举地侵入到了丁浩的身体,化作两道热流,很快消失不见。

    然后,丁浩产生了幻觉。

    耳边突然传来两个人争吵说话的声音。

    这两个争吵不断、喋喋不休的声音,遥远而又沧桑,亲近却又模糊,一种玄之又玄的感觉,丁浩能够确定是两个人在吵架,却总也听不清楚这两个声音在争吵什么,自始至终,连一个完整的词语都不能听清楚。

    很快,一阵阵难以形容的剧烈痛苦,再度从全身传来。

    丁浩觉得自己简直就像是被泡在了硫酸溶液之一般,简直是生不如死,仿佛这包裹着自己身体的乳白色液体简直就是天底下腐蚀性最强的液体,要将自己的身体一点一滴彻底融化。

    这种过程缓慢却又清晰的剧痛,非人所能承受。

    “我,不能死,我要去找回丁可儿,找回妹妹……一定,要找到她。”

    无与伦比的强烈求生**,以及妹妹丁可儿明媚的笑脸,仿若是无边黑暗汪洋之一盏永恒不灭的明灯,释放出微弱的光芒,让丁浩奇迹般地一直支撑了下来。

    他没有昏死过去,咬着牙承受那无边的痛苦一波连着一波的冲击。

    时间缓慢如同陷入沼泽的蜗牛爬行般流逝。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

    痛苦到了极致,终于产生了变化。

    在某个突如其来的一瞬间,丁浩骤然觉得疼痛突然开始退去,同时,体内似乎生出了一种难以形容的奇妙新能量,充满了自己的四肢百骸,甚至是每一个细胞,带来一种暖洋洋飘飘欲仙的舒适感觉。

    半个时辰之后,身体的控制权,突然就这么毫无征兆地回到了丁浩的掌握之。

    “能……能动了?”

    丁浩猛然睁开眼睛,双手撑地站起来。

    他第一时间做出警戒的姿势,四下打量,很快就看清楚了周围的环境。

    这似乎是一个极为古老的山洞。

    四周青灰色的石壁斑驳,天然的石纹肌理,干燥而又粗糙,不见半分人工雕琢的痕迹,但是在石洞的最间,却又有一张古朴简单的石桌,配着两个石椅,石桌石椅都布满了灰尘,显然是已经数百年未有人使用过了。

    倒是桌面上有一道道纵横捭阖的纹路,绝非天然,应该是被后天雕刻上去。

    只是这线路诡异莫名,似是大有深意,又似是随意涂鸦,丁浩盯着看了一阵,只觉得头晕眼花,不知道这纹路是用来干什么,透露着不凡。

    丁浩猜测,这里很久之前应该有人居住过。

    但是已经被遗弃了至少上百年。

    山洞很是空旷,一道深度大约为十米的甬道通向外面。

    洞口传来阵阵风声呼啸嘶吼,隐隐还有黑色雾气翻腾,却似是被一股奇异的力量所阻挡,那恶臭的黑雾连半点都无法侵入山洞之。

    丁浩站着的地方,是一个三米见方、深度大约一米的正方形凹陷。

    乍一看,这凹陷像是被专门挖出来的坟墓一样,切口处极为齐整光滑,形状也十分规则。如果不是看不到丝毫人工开凿的痕迹,真的很难让人相信,这个凹陷会是天然形成。

    原先包裹着丁浩的白色乳状物,就是这个凹陷里的液体。

    不过,此时液体的颜色,已经从乳白色变成了淡黑色。

    却依旧散发出一缕极为奇异的幽香,只是液体的数量,和之前相比明显少了很多,之前还能将丁浩的身躯包裹,此时堪堪淹没丁浩的脚踝部位。

    轻轻一跃,丁浩从石坑里跳了出来。

    “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一对古朴刀剑的虚影,还有从乳白变为淡黑色的液体……还有,我的身体,之前从悬崖上摔下来时候碰撞造成的那些致命伤势,全部都愈合了?似乎……还发生了某种变化?”

    丁浩挥了挥拳头,一种久违的力量感觉,充斥全身。

    “不仅仅是重伤恢复,**的力量,似乎比以前大好几倍,身体发生了某种不明所以的变化……”

    丁浩觉得自己身体一定发生了什么变化。

    之前的昏迷之间,他分明看到了那一对极为古朴雄浑的刀剑虚影,进入到了自己的身体之,但是现在一时之间,却又查不出来什么异状,这可真是太奇怪了!

    身上的衣衫已经破破烂烂。

    倒是那柄锈迹斑斑的铁剑竟然并未丢失,还在缚在背后。

    丁浩此时的样子,可谓狼狈至极。

    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丁浩开始仔细观察搜索这个山洞。

    --------

    第三更,继续冲冲冲,兄弟姐妹们,燃烧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