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5、地穴深渊

    他的声音,像是从九幽地狱之蹦出来一般,赵星成只觉得突然有一股冷气,不可遏止地从尾椎骨直升天灵盖,令他浑身发冷,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旁边,几个少年的喝彩声戛然而止。

    这群凶狠的家伙,全都愣在了原地,像是被掐住了脖子的鸭子一样,不知所措。

    丁浩冷笑一声,缓缓收起长剑。

    然后突然转身,大步朝着垃圾悬崖方向狂奔而去。

    一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了远处朦胧的月光,赵星成和同伴们才像是如梦初醒一般,一个个面面相觑,都看到了彼此眼神之的寒意,像是做了一场难以置信的噩梦一样。

    “***,这个小杂种……”赵星成喘了一口气,眼闪烁着阴毒的神色。

    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那个蠢笨如猪、唯唯诺诺的丁浩,突然之间变得如此狠辣果决?

    简直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

    一柄随时都要断裂的锈剑,在他的手,竟然如此可怕?

    赵星成回想了一下刚才交手瞬间的过程,依旧忍不住冷汗直流。

    他不可思议地发现,这个“问剑之猪”展现出来的剑术,不论是度还是神韵,竟然似乎还在自己认识的那位问剑宗记名弟子之上……但是,这怎么可能?

    “星哥,怎么办?追不追?”有个小弟捡来了被震飞的长剑,凑过来问道。

    “追?追个屁啊,追上去谁是他的对手?找打吗?”赵星成气不打一处来,接过长剑插回剑鞘。

    “啊?那……难道就这么算了?”

    “当然不能就这么算了,找人对付他,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嘿嘿,敢和我斗,我要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走!”赵星成眼涌动着阴毒的目光。

    明的不行,还可以来阴的。

    他可不是什么有度量的人。

    今天丁浩让他在小弟们面前丢尽了面子,一定要百倍地找回来。

    ……

    摆脱了赵星成等人的纠缠,丁浩很快就来到了目的地。

    这是一个四十五度朝下倾斜的石林缓坡,每日都有大量的垃圾从缓坡上倾倒下去,滑落到几百米之外那深不见底的悬崖下面。

    这悬崖下面的深渊,被叫做地穴深渊。

    悬崖下每时每刻都翻滚着无尽的黑雾,罡风呼啸,厉声阵阵,如同鬼哭神嚎一般,且还有极大的可怕吸力。

    据说这里是一处废弃了数万年的地下妖魔世界的入口。

    问剑宗立派之初,对这地穴深渊一度很感兴趣,曾经派高手到下面去勘察。

    不过,在前前后后总共付出了一位大宗师级别强者,三位先天武宗和数十位大武师高手进入地穴,一去不复返的惨痛代价之后,问剑宗最终还是熄灭了继续探索的想法。

    后来问剑宗干脆将这个深渊化作了禁地,严禁门弟子进入深渊探索。

    再后来,这里成为了宗派倾倒垃圾的场所。

    千百年以来,不知道多少垃圾被倒入这深渊之,就算是悬崖上面的周边,也是垃圾弥补,日积月累,风吹日晒雨淋,大量的垃圾堆积这里发臭腐化发酵,让方圆几百米之内的垃圾石林简直快要成为一片淤泥沼泽,滋生毒气。

    曾经有不少贫民窟的人误闯这里,吸入毒气,丢掉性命。

    因为这个原因,现在贫民窟的人,也很少有人敢进入这里。

    至于高高在上的问剑宗弟子们?

    武者的骄傲和优越感,才不会让他们屈尊,来这种又脏又臭的地方呢。

    倒是以前的那个丁浩,每天夜晚都回来垃圾场里淘宝,运气好的话,会淘到一些好玩意儿,拿回去家用或者在自由集市上卖钱都可以,换些银两补贴家用。

    他性格耿直,胆子又大,别人不敢来的地方他敢来,最后竟还真的被他琢磨出一条能够避开毒瘴之气和淤泥陷阱,来到悬崖边上的安全路线。

    这也就是为什么,在那个丁浩之前,没有人能够发现,其实在悬崖下百米的一处凸起石壁上,有几株极为珍贵的三阶阳性灵草【龙心玄草】的缘故。

    要是换在其他的地方,这记住三品阶位的【龙心玄草】,早就被人采摘走了,哪里还轮得到他来摘采。

    说起来,丁浩是在两天之前,无意发现悬崖下有【龙心玄草】的。

    这种三阶阳性灵草,正是滋养**、改善经脉的良药。

    如果$们采到手,足以在十五天之内,让丁浩的**素质提升一大截,改善经脉天生的弊病,达到通过问剑宗宗门测试的水准。

    这是丁浩最后的希望所在了。

    按照记忆,顺着熟悉的路线,丁浩很快就来到了悬崖边上。

    他小心翼翼地趴在地面,探出头朝悬崖下方看去。

    下方黑雾翻腾,阴风呼啸,隐约可以看到,下方百米深处,有几缕红色光芒在黑雾之闪烁,忽隐忽现,这就是那几颗【龙心玄草】所在了。

    丁浩也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个地方,真的是非常危险。

    黑雾之有奇怪的吸力,想要采摘到灵草,难度极大。

    不过,他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

    大略准备了一番,将临时续接起来的绳子一头固定在悬崖边一块岩石上,另一头抛下悬崖,看着距离差不多,丁浩咬咬牙,紧紧地抓住绳子,一点一点地下了悬崖。

    “娘嘞,这叫个什么事啊,大半夜地下悬崖,连个安全扣都没有啊,万一一松手,老子摔下去可就真的成肉饼了!”

    丁浩顺着绳子下了十多米,有点儿欲哭无泪的感觉。

    谁知道他这乌鸦嘴还真灵。

    一句话没有说完,刺啦一声传来。

    那看起来很结实的绳子竟然鬼使神差毫无征兆地断裂为两截。

    丁浩下点儿被吓尿。

    还未来得及抬头看,只觉得身子一轻,整个人就像是流星一下飞快地坠落了下去。

    下坠之势太快,如同流星陨落一般。

    丁浩根本就来不及有任何的反应,身体无意识地翻滚,撞在峭壁凸出来的岩石上,鲜血迸射,一阵阵骨头断裂的剧痛涌来,简直就像是被千刀万剐了一样。

    下一刻,他就失去了意识。

    --------

    冲冲冲,距离新书榜第一还有差距,咱们要一口气冲上去,真正精彩的部分,就要到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