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4、强势的丁浩

    记忆融合的缘故,让他没有丝毫的突兀就接受了这具身体的一切。

    “放心吧,我一定,帮你……不,是帮我们,把妹妹找回来。”

    丁浩握拳,在心发誓。

    誓言一出,心那股哀伤和思念终于缓缓散去。

    这句身躯前主人的最后一丝潜意识烟消云散。

    从此之后,这个世界上,就只有一个穿越而来的丁浩了。

    胡乱做了一顿晚饭,填饱了肚子,丁浩开始进行接下来的计划。

    想要找回妹妹丁可儿,他必须提升自己的实力。

    这个世界,散修是没有前途的,只有拜入问剑宗,才能借助宗派的资源和经验,系统地修炼玄功武道,而想要通过测试正式拜入问剑宗,目前最主要的问题,是解决这具身体**力量孱弱的弊端。

    所以,他需要去一个很危险的地方。

    采集一种极为珍贵的草药。

    在屋里找了一些结实的绳子,然后又将几块床单卷起来,搓成绳子状连接起来,觉得长度差不多了,丁浩点点头,将绳子全部盘起来,挎在左肩,又将那柄锈迹斑斑的铁剑背在身后,推开房门,大踏步走了出去。

    ……

    此时,夜色已深。

    天空,弯月繁星,在地面洒下一片银纱,寂寥之透着清冷的美丽。

    丁浩认准了方向,朝着垃圾悬崖边缘的位置,极狂奔。

    转眼之间,朦胧的月光之下,突兀的石林和瘴气丛生的悬崖,已经隐隐在望。

    今天距离问剑宗的入宗考核只有不到十五天的时间。

    对于丁浩来说,每一分钟都无比的宝贵。

    他必须抓紧时间来增强自己的实力。

    但是,却偏偏有人,在这个时候,来打扰他——

    “哟,这不是有着【问剑之猪】美誉的丁浩吗?怎么?这么急匆匆的,又要去垃圾堆里刨猪食去吗?”

    一个刺耳嘲讽的声音响起。

    清亮的月光之下,四五个十三四岁的少年面色不善地从斜刺石林里走出来,面色不善地拦住了丁浩的去路。

    过去的那个丁浩,因为过于蠢笨执拗,常做一些傻事,被一些好事者起了个嘲讽十足的外号,叫做【问剑之猪】,意思是问剑山上的天字第一号大蠢猪。

    而这四五个少年,平日里游手好闲,在贫民窟里寻衅滋事,经常以欺辱丁浩为乐。

    尤其是其这个领头的黑壮少年。

    他名叫赵星成,今年十三岁,也是这贫民窟的一员。

    和丁浩不一样,赵星成父母健在,不用辛苦值日养活自己,且还算是颇有几分武道资质,去年参加问剑宗的入宗考试,差一点点就通过,如今苦修了一年,以他如今的底子来看,今年拜入问剑宗应该不成问题。

    而且,据说他最近还幸运地结识了一位问剑宗记名弟子,得到了一套功法,修炼有成,更是嚣张,年纪轻轻就心狠手辣,在后山贫民窟里横行霸道,寻衅滋事,无人敢惹。

    要是往日,丁浩见了这些人,必定远远绕开,要是是在要不开,那就只能自认倒霉,肯定会乖乖停下来,任打任骂不敢还手。

    但是此时,相同的躯体之,却已经不是同一个灵魂了。

    丁浩看直接将几人当做成了空气,看都不看一眼。

    丁浩脚下加快度,发力狂奔,绕过五人,继续飞朝垃圾悬崖方向狂奔。

    赵星成一愣,脸色一变,顿时就闪过一丝阴鸷。

    他自认为是贫民窟的少年们的首领,作威作福惯了,却没想到,这个平日里见了自己就吓得连话都说不清楚的傻子,今天竟然变得这么大胆,居然丝毫不给自己面子,不但不敢进跪下来赔笑,反而**裸地无视自己,实在是不可原谅。

    赵星成使了个眼色。

    身边两个少年狞笑着冲出去,从后面拉住了丁浩。

    其一个黑壮少年,更是不怀好意地从后面狠狠一脚踹出,踢向丁浩的腿弯。

    “滚!”

    丁浩面色一冷,脚下生根,肩膀一晃。

    这正是基础剑法之“撩云”一式的身形。

    丁浩几乎是下意识地就使了出来。

    “哎哟!”

    “妈呀……”

    预想踢丁浩一个滚地葫芦的场面没有出现,两个身材要比丁浩壮硕了许多的少年,惨叫一声,还没有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觉得一股巨力传来,手臂剧痛,自己像是滚地葫芦一样跌了出去。

    尤其是那个出黑脚少年,跌的更惨,趴在地上像是死猪一样,都起不来了。

    这意外的一幕,让所有人都傻眼了。

    “小杂种,你***找死啊,竟然还敢打人?”赵星成微微一愣之后,顿时觉得颜面大失,恼羞成怒地尖叫。

    他阴沉着脸,双脚在地上猛地一踏,呼地一声,身影如同猎豹般窜了出去,反手拔出了腰间的长剑,一抖手,化作一抹寒芒,朝着丁浩的手臂刺去。

    他这一剑,正是跟随新近认识的一位问剑宗弟子所学的一招,叫做【毒蛇吐蕊】。

    招式歹毒无比,长剑犹如毒蛇喷射毒液捕猎一般,出手无回,狠辣异常。

    竟然打定了注意,不顾死活,要给在丁浩的身上刺个血窟窿,好好出一口气。

    反正丁浩只是一个没人管的孤儿,死了也活该。

    仅仅是因为一言不合,就下此毒手,当真是心狠手辣。

    其他少年们见到赵星成出手,都大声喝彩了起来。

    这一剑的确是有几分功力,叫人心生寒。

    众人仿佛已经看到了丁浩满地翻滚求饶的画面……

    但是——

    叮叮叮!!!

    只见丁浩并未转身,连接三道赤芒却从他的手暴起,接着长剑撞击交错的声音响起。

    赵星成还没有明白过了发生了什么,只觉得眼前一花,接着掌心一阵灼热,剑柄连接巨震,五指发酸,长剑再也握不住,脱手飞了出去。

    下一瞬间,一柄锈迹斑斑的铁剑,抵住了赵星成的喉咙。

    冰凉的触感,就像是死神的触手,扼住了他的心脏一般,令他肌体发汗,宛如噩梦。

    锈剑的剑柄,握在丁浩的手。

    “再惹我,就宰了你。”丁浩一字一句地说。

    ----------

    上新书榜了,兄弟们助我一臂之力,咱们剑指第一。

    只要今天上了新书第一,今天预定的三更之外,刀子额外再爆两更,一定让大家燃起来。

    一段新的热血之旅开始了,让我们一起燃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