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蜕变

    曲胖子等人刚离开不久,沈小宝和宁蕴便跑来了,知道楚峻竟然萌发了雷罡核桃,还连带晋级到炼灵后期,顿时大呼小叫,直道楚峻是怪物。深深被楚峻刺激了的两人问明如何使雷罡核桃萌发,然后便跑回去准备服用雷罡核桃。

    小小推开门睡眼惺忪地迈了出来,显然是被沈小宝和宁蕴给吵醒了,小嘴儿噘得老长,走到楚峻身边便张开小手:“抱!”。

    楚峻抱起她笑道:“醒了?”

    小小嫩白的脸蛋上还有印痕,懒懒地趴在楚峻胸口半梦半醒地嗯哼一声,不一会竟然又睡觉了。楚峻打铁打了两天两夜,这小家伙都没睡过觉,也难怪她这样困。

    楚峻将小小抱回床上,自己也去洗了个澡,回房间美美地睡上了一觉。

    山无岁月,修炼更是无岁月,眨眼之间便过去了两个月时间。自从萌发了雷罡核桃,楚峻发觉自己的五雷正诀进步果然快了一些,不过却没有想象的好。

    此时楚峻正在院子里试用着自己辛苦了两个月才炼制出来的一品玄铁飞剑,虽然没有别人卖的质量好,不过用起来却相当顺手,正是因为自己灌注心血炼制的缘故,所以沟通起来更加得心应手。而且楚峻还特意往剑体内加入了月长石,所以飞剑在新月神力的催动之下毫光闪闪,十分之夺目,御使起来更省力。

    “着!”楚峻手握着飞剑一挥,剑身上一圈柔和的月色掠过,一道新月形的光刃从剑尖嗖的挥出,顿时将屯灵木上一根手臂粗的树枝给削了下来,光刃余力未歇,又连续削断不少树枝才消散。

    “峻哥哥,好厉害!”小小兴奋地拍着小手,又叫又跳,两眼尽是崇拜的小星星。

    看着满地的断枝和树叶,楚峻不禁暗暗咋舌。这招“飞影月刃”是凛月诀第一层的一记绝招,他才练成不久,所以便想试一试威力,没想到竟然如此惊人,杀伤力恐怕不在五雷正天诀的“雷爆术”之下。

    楚峻收起长剑,手捏法诀一点,一面弯弯的盾牌便出现在身前,散发着柔和迷人的白光。这招叫“月盾”,听光影女子介绍说,随着凛月诀修为越高,月神盾的防御力会越来越强,晋级为月神盾、月光神盾、月铠、月神铠、月光神铠、月神天铠,听着这些名字就够诱人的。

    楚峻一挥手,身前的盾牌便消失了!

    “看起来挺炫的,就是不能试试防御力有多强!”楚峻暗道。

    “峻哥哥,陪我玩!”小小见到楚峻收功不练了,于是便嚷起来。

    小家伙跟着楚峻住了两个多月,性格倒是开朗了许多,枯黄的头发现在已经变黑了,还有一点点泛黄,看起来更加的漂亮可爱了,就是一如既往的瘦弱。

    楚峻心一动,暗道:“何不出城去狩猎呢,顺便试一下新学那两招的威力!”

    “小小,峻哥哥带你去狩猎好不好?”楚峻笑道。

    小小眼前一亮,不过很快又摇头:“不好!”

    楚峻不禁奇道:“为什么不好?”

    “危险,不好!”小小伸出一对小手紧紧地环着楚峻的脖子。上次铁石的事情在她心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在她心自然认为出城很危险,不肯让楚峻出城,害怕又失去唯一的亲人依靠。

    楚峻暗叹一声,笑道:“那不出城,我们到城里玩好不好?”

    小小眨了眨黑漆漆的眼睛,忽然把小脸贴在楚峻的脸颊上轻轻地蹭着,一边道:“峻哥哥,我们是不是没有灵豆了?要不我们种灵田吧,小小可以帮忙,不要出城狩猎好么?”

    楚峻不禁愕了一下,宠溺地在她小脸蛋上亲了一下,笑道:“峻哥哥每个月都有两百灵豆的供给,不会没灵豆的,不过要给小小买东西,还有交房租等,还是要去赚灵豆才够用!”

    小小点了点头道:“那我们种灵田呀,不要去狩猎,狩猎危险!”

    楚峻心感动,不过还是觉得有必要纠正一下小小的观念,否则以后变得胆小怕事,那就只有被人欺负的分。

    “小小,你说爹爹勇敢不?”楚峻笑着问道。

    小小点点小脑袋,答道:“勇敢!”

    “那勇敢好不好?”楚峻又问。

    小小眨了眨眼,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小手,低声道:“好!”

    “那小小以后要不要像爹爹一样勇敢?”楚峻循循善诱地问。

    小小噘起红嘟嘟的小嘴不出声,似乎知道楚峻要说什么!

    “胆小的人永远都会被人欺负,胆小的小灰鹤永远都飞不起来,被别人欺负了只能缩在角落偷偷地哭,小小难道要当一只飞不起来的小灰鹤?”楚峻语气变得严肃起来。

    小小眼泪在眶在打转,扁了扁嘴道:“不要!”

    “那你就要学会勇敢坚强!”楚峻依旧绷着脸严厉地道。

    小家伙使劲不让眼泪流出来,大声道:“小小很勇敢,很坚强!”

    楚峻神色一松,笑道:“这才对,峻哥哥不喜欢胆小如鼠的人!”

    小家伙委屈地揉着眼睛道:“小小没胆小如鼠,小小担心峻哥哥出事!”

    楚峻不禁心一软,安慰道:“好吧,小小很勇敢的!”

    小小把脸贴在楚峻怀默不作声,眼泪汪汪地流出来。楚峻不禁有点怀疑自己的教育方式似乎有点急进了。

    “峻哥哥,我们去狩猎!”小家伙突然抬起小脸,捏着小拳头道。

    楚峻不禁一喜,笑道:“好,这才对!”给小家伙抹干净腮边的眼泪。

    楚峻准备好东西,便离开院子往山脚而去。

    来到山脚,楚峻正准备放出坐骑,却吃惊地见到一个熟识的人迎面走上山。

    阮方,来人竟然是失踪了两个多月的阮方!看上去没什么两样,不过却多了一种剽悍威猛的气势,给人的感觉相当怪异。要知道阮方一向都是小白脸的形象,除了眼高于顶的傲慢外,哪来的剽悍威猛。

    “楚师弟!”阮方淡淡地打了声招呼。

    楚峻这才回过神来,点头道:“阮师兄,这两个多月你哪里去,我们还以为你……!”

    阮方竟然咧嘴一笑,淡道:“以为我死了吧?”

    楚峻点了点头,阮方摇头道:“只是意外受了伤,在死魄鬼林养好伤便回来了!”

    “原来这样,那你赶紧去给掌门回报吧!”楚峻道。

    阮方看了小小一眼,转身继续往山上走去!

    看着阮方的背影,楚峻的眉头不禁深深地皱了起来,心闪过一抹疑惑。阮方的气质变化太大,而且身上有一股若有若无的血腥味道,好像刚杀过人一般,而且楚峻觉得他的眼神蕴含着一种让人很不舒服的危险气息。

    “峻哥哥,他很可怕,我讨厌他身上的味道!”小小忽然道。

    楚峻心一动,看来小小也感应阮方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味,并不是自己的错觉。

    “他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楚峻心事重重地跨上飞鹤。

    楚峻知道自己和阮方的关系已经势成水火,他不会放过自己,自己迟早也得跟他算清总账。先前即使阮方是凝灵期的修为,他也未曾怕过,不过现在见到阮方后,心里竟然生出了一种不安。因为阮方似乎变得更加沉稳剽悍了,跟以前那个嚣张浮躁的阮方判若两人,虽然修为还是凝灵期,不过却仿佛突然间可怕了百倍。

    “不行,我得尽快将五雷正天诀修炼到凝灵期,然后把烈阳诀第一层炼成!”楚峻暗暗捏紧了拳头。

    阮方的出现竟然给了楚峻一种异常强烈的危机感,对力量前所未有的渴望起来。况且,身边还多了个小小要照顾,楚峻容不得自己出半点差错!

    “是不是应该让识海里的怪女人再施展一次借天雷的方法呢?不过这好像对她的损害极大,她未必肯答应!”楚峻暗道。

    小小见到楚峻皱眉不出声,不禁伸手抓了抓楚峻的下巴:“峻哥哥,想什么?”

    楚峻笑了笑道:“没什么!”

    因为带着小小,所以楚峻也不敢离开五雷城太远,在离城五十多里的地方便降落,准备找些一级灵兽来练练手。

    楚峻把小小放在一处山谷的岩石上,自己披上那件玄青色的斗蓬,将所有气息隐匿去,躲在岩石的后面。小家伙自顾坐在岩石嘻嘻哈哈地玩耍!

    或许是粉嫩嫩的小女娃特别可口,不一会便引来了两头一级灵狯。两头灵狯见到白白嫩嫩的人类小女孩,口水都流出来,正要迫不及待地扑上去把她轮了!

    嗡!一面新月形的白色光盾骤然挡在小女孩的面前,两头争抢着扑上来的灵狯顿时被撞得反弹开去,爬起来惊魂未定地盯着那面散发着柔和月色的光盾。

    小小本来有点怕的,见待到两头凶狠的灵狯被撞飞,顿时兴奋起来,对着灵狯扮了个鬼脸,稚气地叫道:“来咬我啊!”

    两头灵狯伸出腥红的舌头舔了一下硕大的鼻孔,向着两边分开游走,显然是想从两边袭击。

    “嗷!”两只灵狯同时跃起扑向小小。岩石底下嗖的站起一人,两道飞影月刃先后打出,干净利索地将两头灵狯给斩成了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