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男人都没有好东西

    玉真子脸色顿时冷了几分,叱道:“胡闹,你说让就让,为师不准!”

    赵玉明眸顿时蒙上了一层雾气,还待要争辨,楚峻忙拿住她的手道:“玉儿,我真的不需要!”

    赵玉顿时俏脸绯红,嗔了他一眼,轻轻地抽回手。楚峻这才醒悟过来,暗道:“这下糟了!”

    果然,玉真子目光凌厉如剑,狠狠地盯着楚峻,饱满的双峰剧烈地起伏,隔了一好会才杀气腾腾地冷叱一声:“放肆!”

    赵玉急忙挡在楚峻身前,生怕师傅一怒之下对楚峻出手。

    “呵呵,好了好了,就这么定了,楚峻你小子不要雷罡核桃,马上滚蛋吧!”曲正风乐呵呵地道,一边向楚峻使眼色。

    楚峻只好行礼转身离开!

    “站住!”玉真子厉喝道。

    楚峻皱皱眉,转过身来道:“玉长老有什么吩咐?”

    楚峻的态度让玉真子更是怒火烧,沉喝道:“你听着,以后不准接近赵玉,否则杀无赦!”

    “师傅!”赵玉俏脸煞白,惊惶地失声道。

    楚峻心腾的升起一股怒气,沉声道:“凭什么?”

    玉真子神色冷峻地道:“就凭我是她师傅!”

    楚峻冷笑道:“你是赵玉师傅又如何?我喜欢赵玉是我的自由,赵玉喜欢我是她的自由,关你何事?难道你自己当一辈子老姑婆,徒弟便要跟你一样?”

    此言又出,在场所有人都惊愕了,这实在有点惊世骇俗!

    赵玉既羞喜又惶急,宁蕴惊得小嘴张成“O”形,心暗道:“楚峻这家伙疯了,这种话也说得出口,嗯……不过他好勇敢啊!”

    曲胖子笑眯眯的肥脸僵住了,心只有一个念头:“这小子捅了马蜂窝!”

    玉真子两条柳眉慢慢地竖起,饱满的双峰因为气怒而剧烈地起伏颤荡,两眼的杀气几乎要喷射出来将楚峻斩成十八段。赵玉见不对劲,急忙扑上前死死地抱住她,焦急地求情道:“师傅,你别生气,饶过他一次吧!”

    楚峻却夷然不惧地跟玉真子对视着,嘴巴倔强地抿成一条线。

    沈小宝这时反应过来,急忙拉着楚峻飞快地逃离大殿,走得远远才放开楚峻,心有余悸地道:“楚峻,你小子想死啊,这样顶撞玉长老!”

    楚峻这时也冷静下来,吁了口气道:“一时冲动!”

    沈小宝拍了拍楚峻的肩头道:“其实你不应该说后面那句的,你恐怕要惨了,最好以后躲着玉长老,否则保证不了你的人身安全!”

    楚峻耸了耸肩道:“没这么严重吧?”

    沈小宝表情夸张地道:“不是我吓唬你,你戳到了玉长老的痛处,刚才要不是赵师姐抱住她,你已经死了……不过,哈哈……你小子有种,咱正门的弟子对玉长老都很那个……哈哈,你是第一个敢骂她的人!”

    玉真子一直很看不惯门下女弟子和男弟子搞在一起,被她棒打过的鸳鸯着实不少,而且她整天冷着脸,派内弟子对她既害怕又不满,有人暗地里骂她变态老处女。

    “好了,你小子先去躲着,近段时候最好不要去找赵师姐!”沈小宝叮嘱道。

    楚峻无奈地点了点头,转身下了主峰。

    殿内的玉真子慢慢地平静下来,脸上似乎结了一层寒冰。赵玉见到师傅已经平静下来,这才小心翼翼地松开手。

    “行为乖张,蔑视师长,这样的弟子不能留在本门!”玉真子寒声道。

    曲胖子脸色一沉:“玉师妹,这就是你不对了,男婚女嫁本就是很正常的事嘛,你何必横加干涉呢!”

    玉真子顿时大怒,铮的祭出长剑指着曲正风道:“死胖子,都是你调教出来的好弟子,自己老不正经,上梁不正下梁歪,今天我便教训你,再去收拾楚峻那贼子!”

    曲正风肥脸挣得通红,怒道:“不可理喻,我懒得跟你争辩!”说完大袖一甩便走了。

    “曲胖子,你别走!”玉真子怒叱道。

    宁天面色阴沉地喝道:“胡闹!玉师妹,把剑收起来,这么多年脾气还改不了,成何体统!”

    玉真子悻悻地把剑收起来,对着赵玉训斥道:“从今天起,不得离开小西峰半步,没我允许不得私自下山!”

    赵玉含泪点了点头,玉真子这才神色稍缓,淡道:“为师这是为你好,男人都没有好东西!”

    宁天不禁尴尬地轻咳了一声,沉声道:“玉师妹,教训弟子等回去再教训,我们现在分配雷罡核桃!”

    ……分割线……

    楚峻郁闷地回到住处,无端端招惹了灭绝师太,以后恐怕很长一段时间都见不到赵师姐了。

    “峻哥哥,你去哪里了?”小小推开门,睡眼惺忪地跑了出来,不满地噘起小嘴。

    楚峻马上换了一副笑脸道:“小懒虫醒啦,快去洗脸,待会带你去逛街!”

    小小却是张开小手要抱,楚峻抱起她在脸蛋上亲了口,笑道:“好了,快去洗脸!”

    “你帮我洗!”小小噘着嘴儿撒娇道,楚峻的宠溺显然助长了她的气焰,现在学会撒娇了。

    楚峻只好打来水给她洗刷,小小心安理得地享受着楚峻的服侍,这才开心地捧着楚峻的脸左右吧唧了一下。

    楚峻宠溺地捏了她的小鼻子下,笑道:“走,上街去……咦!”

    楚峻忽然轻咦了一声,惊讶地望着小小的头发,那本来的枯黄的头发竟然有了光泽,好像也变黑了一些。

    “这是怎么回事?”楚峻摸着小小的头发。

    小小眨了眨眼睛道:“不知!”

    楚峻百思不得其解,只好撇开不去想,带着小小下山到城购买炼器用的物品,准备着手打造自己第一把飞剑。其实雷音山上有专门供给弟子炼器用的场地和器具,不过楚峻觉得还是自己买一套好点,顺便可以在家看着小小,因为她的怪病随时有可能发作,将她一个人留在家里不放心。

    整套炼器的器具包括火炉、铜鼎、砧铁、锤子、火钳,还有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共花费了他近五万灵豆。楚峻身上一共有近七八万灵豆,是沈小宝和小富婆宁蕴给的押注分红。

    楚峻又给小小买了些衣服鞋袜,还有一些小饰物和玩具,这才带着高高兴兴的小小返回住处。

    “楚峻,你们跑哪去,害我们一阵好等!”宁蕴一见到楚峻便迎上来埋怨道。

    楚峻笑道:“刚和小小到城里买点东西!”

    沈小宝嘿嘿地笑道:“你小子真有种,得罪了玉长老还笑得出!”

    楚峻皱眉道:“难道要我哭?”

    沈小宝嘿嘿一笑,伸手去捏小小的脸蛋:“小小,峻哥哥给你买了什么?”

    小小不满地打了他的手一下:“不许捏!”

    宁蕴见着有趣也想捏上一把,却被楚峻拦住了。宁蕴不满地道:“干什么,捏一下都不行!”

    楚峻没好气地道:“你们来这里不是专门捏小小的脸蛋的吧?”

    宁蕴这才醒起了正事,嘻嘻地道:“赵师姐被玉长老软禁了,没她的允许不能下小西峰,赵师姐让我转告你,千万不要去找她!”

    楚峻不禁面色一沉道:“真是不可理喻!”

    宁蕴嘻嘻地道:“楚峻,你想追求赵师姐,最好不要说玉长老的坏话哦!”

    楚峻郁闷地道:“玉儿她还说什么没有?”

    “啧啧,玉儿,叫得多亲!”宁蕴啧啧地道。

    沈小宝嘿嘿一笑:“蕴师妹,你羡慕啊,要不我也叫你蕴儿!”

    “去死!”宁蕴一脚飞过去。

    楚峻不禁满头黑线,宁蕴见楚峻不耐烦,忙道:“赵师姐还让你专心修炼,要是她出关后发觉你没进步,她就……!”

    “就什么?”楚峻奇道。

    “就不要你了!”宁蕴说完咯咯地笑起来。

    楚峻不禁哭笑不得地道:“胡说八道,玉儿绝对不会说这种话!”

    宁蕴一叉腰道:“她真的是这样说,不信你问问小宝!”

    沈小宝挠挠头道:“有么?”

    楚峻不禁莞尔,宁蕴气恼地一跺脚,接着自己咯咯地笑起来!

    沈小宝拿出一个玉盒递给楚峻道:“楚峻,这是你的!”

    楚峻猜里面肯定是雷罡核桃,忙摆手道:“我不要,你自己留着吧!”

    沈小宝感动地拍了一下楚峻的肩头道:“楚峻,我就佩服你对朋友的慷慨和义气,不过你打开看看!”

    “没错,你打开看看吧!”宁蕴笑嘻嘻地道。

    楚峻疑惑地拿过玉盒,打开一看,里面竟然是一枚白色桃仁,散发着浓烈的雷罡气息。

    “这是什么?”楚峻奇道。

    宁蕴笑嘻嘻地道:“这是那株雷罡核桃根部的核桃仁,而且萌发的几率更大!”

    “这……为什么给我?”楚峻不禁喜道。

    沈小宝羡慕地道:“这是你应得的!”

    “其实爹爹早就知道这个核桃仁的存在,只是想试探一下我们,如果谁肯让出一个名额,这颗核桃仁便给谁,楚峻,这确实是你应得的!”宁蕴红着脸羞惭地道。

    楚峻不禁笑道:“你老爹还真是老奸巨滑!”

    宁蕴伸手便去掐楚峻的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