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石室之人

    楚峻看着花容失色的赵玉,吃惊地道:“六个脑袋的人?你不会看错吧!”

    赵玉摇了摇头,低声道:“没有看错!”她的声音很低,好像害怕那潭底的六首怪人听到,

    楚峻想起刚才差点情绪失控,仍然有点心有余悸,点头道:“这血潭十分邪异,我们只是路过,不招惹它就是了!”

    赵玉同意地点了点头,扶着楚峻快步向前走去,离那血潭越远越好,潭那怪人让她十分的不安。两人向前走了一程,终于闻不到血腥味了,赵玉这才吁了口气。

    “放心,那怪人不会追来了!”楚峻轻笑着安慰道。

    赵玉习惯地拿出手帕给楚峻擦了擦汗,忧心忡忡地道:“不知怎么的,我心里还是有点不安,刚才要不是你突然提醒,我差点就跳进那血潭了!”

    楚峻神色微凛,紧握着赵玉的柔荑,安慰道:“别怕,有我呢!”

    赵玉默默依偎进楚峻的怀卷缩起来,有点泄气地道:“楚峻,我们可能出不去了!”

    楚峻心里咯噔一下,忙道:“别说傻话,我们一定能活着出去了!”这个时候鼓励是最重要的,消极和动摇是绝望的开始,必须马上扼杀掉。

    赵玉轻嗯了一声,抬起头望着楚峻轮廓分明的俊脸,柔声道:“楚峻,你知道吗?要不是你,我恐怕早就支撑不住了!”

    楚峻轻刮了一下赵玉的鼻子,认真地道:“撑不住没关系,安心睡一觉就好,天塌下来有我撑着!”

    赵玉动情地搂紧他的腰背,俏脸轻轻地蹭着那厚实的胸膛,那强壮有力的心跳让她倍感心安。

    不知不觉间,赵玉迷迷糊糊地睡着了,朦胧间似乎又来到那血潭边上,见到楚峻正要往血潭跳下去,不禁大急,要大声呼叫提醒却又发不出声来。楚峻似乎回头看了她一眼,接着便噗通的跳进了血潭没了踪影,赵玉跌倒在潭边哭起来,一边呼喊楚峻的名字,却得不到任何回答,不禁伤心绝望之极。突然间,血潭扑出一个六首怪人,赵玉惊骇得转头便逃,可是却发觉根本跑不动,而且还一步步的倒退进那六首怪人的怀。她拼命地呼叫挣扎,六首怪人六张嘴哈哈地狂笑着撕掉她的衣服……

    “啊!”赵玉惊恐地睁大眼睛,正见到楚峻担心地看着自己。

    “发恶梦了?”楚峻轻声道。

    赵玉愣愣地望着楚峻,突然死死抱着楚峻,好像害怕一松手便会失去他一般。楚峻被勒得有点呼吸困难,不禁轻轻地拍着她的粉背,安慰道:“作梦而已,别怕!”

    隔了好一会,赵玉才渐渐地放松下来,抬起头时眼睛都湿润了。楚峻又惊又心疼,低头轻吻了她的额头一下:“怎么哭了?”

    赵玉不好意思轻咬了一下粉唇,眼里带着一丝后怕,轻道:“我梦到你跳进那血潭,我怎么叫你都不理!”

    楚峻不禁好笑道:“我又不是傻瓜,怎么会跳进那血潭呢!”

    赵玉摇头道:“我不睡觉了,我要看着你,不许你离开我半步!”

    “别乱想,应该是你太紧张的缘故!”楚峻安慰道。

    赵玉站了起来催促道:“我们赶快离开这里,我不想在这里多待片刻了!”

    楚峻忙道:“好吧,继续前行,离那血潭远远的!”

    赵玉点了点头,搀着楚峻继续往前走去。

    卡嚓卡嚓……

    忽然,后面传来细碎的卡嚓卡嚓声,楚峻和赵玉相视一眼,均在对方眼看到一丝不安。

    卡嚓卡嚓……声音越来越急,数点红芒出现在身后数十米的地方。

    “快跑!”楚峻低声道,拉着赵玉发足狂跑。

    嘎嘎嘎…卡嚓卡嚓!身后的黑暗之出现了三具浑身血纹的骷髅,粗大的骨格上布满了深红的血纹,比之先前遇到那两头血骷髅似乎还要强大,奔行的度更是过之。三头血骷髅已经发觉了楚峻和赵玉,又岂肯放过送到嘴边的美餐,血森森的骨腿快地迈动,发出让人心悸发慌的卡嚓卡嚓声。

    楚峻的脚板底终究是受了伤,跑动的度大打折扣,赵玉不由分说地背起楚峻,催动灵力向前飞奔。只是赵玉背着楚峻奔跑,度也快不了多少,三头血纹骷髅越追越近,身后的卡嚓卡嚓声像催命符一样,咚咚地敲击在两人的心上,楚峻甚至能闻到骷髅身上散发出来的血腥味道。

    赵玉紧咬着玉牙,度已经提到了极限,后面卡嚓卡嚓的声音让她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这时,跑得最快那头血骷髅已经奔到身后五六米的地方,只需几个呼吸便能追上来了。楚峻手捏着一块玄铁矿石,潜运新月神力,手腕一抖,石头便嘶的打将出去。

    噗!

    玄铁石准确地打在血骷髅的眼窝之间,巨力撞得它后仰跌倒,连带将后面两头血骷髅也绊得摔了跟斗。

    三头血骷髅爬起来便继续追,那头被楚峻砸了一石头的血骷髅跟没事似的,被砸的地方没有任何损伤。

    看着又渐渐追近的血骷髅,楚峻又掏出一块玄铁石,右手猛地一抖,石头滋的击在前面那头骷髅的膝盖骨处。

    当!

    坚硬的玄铁石反弹开去,打得地面的岩石火星四溅,这头血骷髅噗通的摔了个狗啃屎,身后两头血骷髅也被绊倒,从它身上滚过。看来这些血骷髅虽然强悍,不过灵智不高,相同的招数使了两次还会招。

    楚峻用玄铁石一共打磨了三块飞蝗石暗器,虽然跟部队时用的“三两八”有点出入,但用起来也相当顺手。这时他拿出了最后一块,默默地计算着距离和三头血骷髅的跑动位置,预计怎么打才能让三头血骷髅都摔倒。

    滋!

    楚峻一扬手,玄铁再次打出,重重地击在间那头的右肩,这头血骷髅在巨力之下,右肩头猛向后一甩,嘭的撞到右边那头,两头骷髅高奔跑之下顿时摔作一团,左边那头本来稍落后的,脚上绊了一下,于是也跟着摔倒。

    嘎嘎……

    三头血骷髅显然狂怒了,身材最高大那头将另外两头血骷髅嘭嘭地推飞,卡嚓卡嚓地爬起来,眼骨窝红芒猛闪。

    这时赵玉的度也渐渐地慢了下来,浑身香汗淋漓,沾湿了汗水的秀发紧贴在雪白的后颈。楚峻见状道:“玉儿,放下我吧!”

    赵玉不答,只是咬牙拼命往前飞逃,楚峻只能拿着月长石为她照亮前路。这时三头血骷髅又慢慢地追近了,赵玉忽然脚步滞了一下,因为前面出现了三个岔洞。

    “左边!”楚峻飞快地下了决断。

    赵玉毫不犹豫地奔进了左边的洞口,三头血骷髅依旧紧追不舍,赵玉的度越来越慢了,急的地喘着大气。

    楚峻一咬牙道:“不能再跑了,再跑下去迟早都让追上,还不如省点力气跟它们拼了!”

    赵玉果然听话地停了下来,楚峻双脚着地,玄铁飞剑马上祭出,凝神等待三头血骷髅追上来。

    三头血骷髅跑到近前却是放慢了脚步,一步步地逼近,眼骨窝的红芒忽明忽灭,骨格上那深红色的纹路让人触目惊心。

    咯咯咯!三头骷髅齐齐地磨着牙,卡嚓卡嚓地迈动着骨腿,那情景让楚峻想起了终结者。

    楚峻紧张得手心都湿透了,这三头血骷髅防御力强悍得变态,砍不动打不死,让人产生一种无从下手的无力感。

    “去死!”楚峻终于暴喝一声,飞剑凌空斩向迫得最近那头血骷髅,砍的位置正是脖子,这里骨头细小,或许是最脆弱的地方。

    当!

    飞剑寸功未建地反弹回来,那血骷髅只是晃了晃而已,楚峻彻底的没辙了,只能报以苦笑,逃了这么久,最终还是逃不开被撕碎噬血的命运。

    赵玉抱着楚峻的手臂,神色平静地一步步后退,三头血骷髅似乎并不急着撕碎两人,而是小步小步地逼上来,那种等待死亡来临的滋味可不好受。

    忽然间,三头血骷髅都止住了脚步,眼红芒急剧地闪动,微侧着骷髅头,仿佛在聆听着什么。楚峻和卡赵玉疑惑地对视一眼,趁机转身便跑。

    嘎嘎嘎……

    楚峻和赵玉一跑,三头血骷髅又怪叫着追来。

    楚峻和赵玉跑了一会便地停了下来,因为前面没路了,眼前是一个方圆十来米的石室。楚峻和赵玉苦笑着对望了一眼是,握着手互过身来。

    卡嚓卡嚓!三头血骷髅出现在石室洞口,奇怪的是并没有扑进来,而是烦燥地来回走动,其一头尝试着踏进一步,马上又退了回去,好像石室内有它们十分忌惮的东西。

    “楚峻,那里好像有个人!”赵玉忽然有点紧张地指了指石室的一角。

    楚峻遁声望去,果然发觉黑暗之的角落似乎背对着洞壁站着一人,身量极是雄伟。楚峻忙向月长石输入一股新月神力,整个石室顿时变成亮堂堂的。

    “啊!”赵玉不禁轻呼出声。

    原来那角落确确实实站着一个人,一个穿着玄青色斗蓬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