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食髓虫

    休息了一个多时辰,楚峻在赵玉的搀扶之下站了起来,试着走动了几步,发觉并无大碍。楚峻拿出一块月长石往上一抛,发着柔和白光的月长石直线上升了近二十米才碰到洞顶。楚峻不禁暗叫了一声侥幸,从二十多米高的地方掉下来竟然没事,还真是奇迹。楚峻自从修炼了烈阳诀和凛月诀,修炼的过程便是日月精华反复淬炼身体的过程,身体的强度和韧性都要比同级别的仙修强上不少。

    从洞顶的高度来看,这里应该是一个巨大的山洞,楚峻和赵玉举着月长石在漆黑的山洞向前摸索,地上不时可看到倒伏在地的骸骨,只要轻轻碰一下便碎成一地,看来死去的年代相当久远了。

    楚峻往月长石输入了少量新月神力,没想到月长石竟然变得异常的明亮,就好像一轮皓月,将方圆百来米都照亮了。楚峻不禁吓了一跳,赵玉惊讶地望着楚峻手的月长石,问道:“怎么回事?”

    楚峻耸了耸肩道:“只是往里面输入一点灵力而已!”

    赵玉也试着往手的月长石输入少量的灵力,不过月长石却没有任何反应,不禁蹙起了黛眉望着楚峻。楚峻拿过她手的月长石,同样往里面输入了新月神力,月长石顿时大亮,柔和的月色光芒向着四周播洒,将四周照得更是亮堂堂的。

    “啊!”赵玉捂着小嘴轻呼一声,烟水迷离的双眸尽是惊讶和不解。

    楚峻笑道:“可能是跟我所修炼的功法有关!”

    赵玉神色有点复杂,眼底掠过一抹微不可察的忧心,柔声道:“楚峻,你的灵力能与月长石契合,难道与月有关?”

    楚峻心里咯噔一下,忽然醒起沈小宝说妖族是靠吸纳日月精华植物元气修炼的,玉儿不会以为我是妖族吧?

    “玉儿,你不会认为我是妖族吧?”楚峻干脆直接地问出来,免得两人间缺乏沟通而生出了隔阂,这是楚峻最不想看到的。

    赵玉轻抿着樱唇摇了摇头,楚峻不禁急道:“玉儿,你看看我的耳朵,小宝不是说妖族耳朵有点尖么!”

    赵玉见到楚峻焦急的样子,不禁噗的失笑出声,接着果然认真地端详了楚峻的耳朵一会,点点头道:“还真有点尖!”

    “不会吧,真有点尖?”楚峻心里咯噔一下,难道修炼妖族的功法,耳朵会变尖?不过楚峻很快就瞥见赵玉眼一丝促狭,顿时恍然大悟。

    “好啊,你捉弄我!”楚峻一把搂住赵玉,在那动人的腰肢上搔痒痒。赵玉被逗得咯咯地娇笑,娇体在楚峻怀扭来扭去,胸前两团柔软摩擦得楚峻小腹发热,下边那事物自然起了反应。赵玉突然红着脸把楚峻推开,瞥了一眼某处顶起的部分,吃吃地道:“你……可恶!”

    楚峻尴尬地挠了挠头,掩饰道:“看你还敢不敢捉弄我!”

    赵玉极品美玉般的俏脸红艳艳的,明眸水光泛滥,娇俏地白了楚峻一眼,哼道:“谁让你有事情瞒着我,我不高兴!”

    楚峻自然明白赵玉对自己一往情深,换着自己知道对方有事情隐瞒不肯说,心里也会不舒服。楚峻握住赵玉的柔荑,诚恳地道:“玉儿,关于功法的事我真的不能跟你说,教我功法的那人严令不得将这事对别人泄露!”

    赵玉点了点头,温柔地道:“我没生气,本门的功法也不准弟子外传,我理解的!”

    楚峻将赵玉轻搂入怀,在那光洁的额头上吻了一下道:“玉儿,谢谢你信任我!”

    “傻瓜,我怎么会不信任你呢!”赵玉柔声道。

    楚峻呵呵一笑道:“那你不会认为我是妖族了吧?”

    赵玉仰起俏脸含情脉脉地望着楚峻,幽幽地道:“就算你是妖族,赵玉这辈子已经认定你这冤家了!”

    楚峻将赵玉紧紧地拥入怀,仿佛要将这玉人儿都挤进体内一般,咬着她的耳珠轻唤着:“玉儿!”

    赵玉芳心轻颤,俏脸上挂着动人的红晕,俏脸紧贴在楚峻的脖子一侧。这个关于功法的心结算是打开了,楚峻心那块石头也放了下来。

    两人温存了一会才恋恋不舍地分开,赵玉那樱唇越发的红艳,还微微地肿起,是某头贪吃的牲口干的好事。楚峻意犹未尽地砸了砸发麻的舌头,赵玉羞恼地白了他一眼,嫩白的脖子是还一串吻痕。

    月长石的光芒照亮了整个山洞,两人这时总算看清山洞的全貌。这个山洞方圆近百米,洞顶高二十来米,到处是凌乱的骸骨,从那堆积如山的骷髅头看来,起码有上万具,真是典型的万人坑。尽管一路来已经见到太多,不过此时此刻,成千上万副骸骨就这样堆叠在那里,还是对视觉产生极强的冲击。

    “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赵玉心惊地道。

    楚峻弯腰拾起一把锈蚀了的短刀,赵玉轻咦了一声道:“这短刀好像是烈法宗的制式法宝!”

    赵玉接过短刀仔细地端详了一会,又摇头道:“好像又不是,烈法宗的刀身上都会刻上火焰印记!”

    楚峻拿出玄铁剑刮去短刀上面的锈迹,发觉刀身上确实没有火焰印记。

    “先不管这些了,我们快点找找看有没有出路!”赵玉轻道。

    楚峻点了点头,扫视了四周一眼,发觉这个大洞竟然是封闭的,除了洞顶上那个洞口,根本没有其他出口。从洞顶那洞口出去,再按原路返回不是不可以,不过一想到外面那不计其数的骷髅兵,楚峻就头皮发麻。

    “我们再找找,或许还有其他洞口或者暗门也说不定!”赵玉道。

    于是两人各拿一块月长石,在大山洞四周的洞壁上仔细查探。

    这时月长石的亮光暗了下来,楚峻输进一股新月神力,月长石马上又亮堂起来,楚峻不禁暗道:“既然月长石能跟新月神力契合,我是不是应该用月长石专门打造一把飞剑呢?”

    楚峻一边思索一便敲击洞壁,看看有没有暗门之类。

    卡嚓!

    一副骸骨被楚峻不小心踩碎了,两只拇指头大小的东西从腿骨内爬了出来,挥动大钳吱吱地叫着扑向楚峻的大腿。楚峻皱了皱眉,抬脚狠踩了下去,当他把脚拿开时却惊讶地发觉两只屎壳螂一样的家伙竟然没被踩扁,反而更加凶狠地发动了进攻。

    “咦!”楚峻又是一脚踩下去,新月神力发动碾几下。

    嘭嘭,两只虫子顿时爆了开来,白色的汁液飞溅。楚峻没想到竟然这么响,不禁吓了一跳。

    “发生什么事了?”赵玉听到了动静飞快地跑了过来。

    楚峻指了指地上被踩爆的“屎壳螂”,耸肩道:“两只臭虫,爆起来竟然这么响!”

    赵玉见到地上的虫子脸色忽然微变,蹲下仔细地端详,楚峻察觉不对劲,不禁问道:“玉儿,这虫子有古怪?”

    赵玉脸色发白地站了起来,楚峻可以从她的明眸看到一抹让人心颤的恐惧,忙道:“怎么了?不就是两只虫子么!”

    “这是食髓虫,专门吞食骨髓的邪虫!”赵玉轻道,娇驱竟然微微地发抖。

    楚峻剑眉斜挑,安慰道:“那有什么可怕……!”楚峻还没说完声音就变了。

    沙沙沙!

    就好像细雨打在竹叶上,可是这声音一点也不唯美浪漫,而是恐怖,是催命曲!

    只见黑压压的食髓虫从骸骨底下爬了出来,那沙沙的声音就是不计其数的食髓虫一起爬动时发出的声响。这些食髓虫如同黑色的洪流,汹涌地向楚峻和赵玉爬去。

    楚峻面色大变,前世在热带丛林训练时他就遇到过蚂蚁群,当时那可怕的情景至今还历历在目。蚁群经过的地上没有动物能活命,即使是凶猛的狮子也会在片刻间被吞食得一干二净,无论你多强悍,遇到蚁群就只有逃跑的份。这些小东西单独一只时不堪一击,可要是千千万万只聚在一起时,上帝也不能挑战它们的锋芒。

    “火!”楚峻脑海出现了一个字,这个时候火是最好的抵御措施。

    嗡!

    楚峻手的玄铁剑突然变得赤红炙热起来,楚峻虽然还没有修炼出新阳神力,不过将飞剑弄出高温来还是轻易如举的,毕竟吸收了不少的太阳精华。

    锵!

    玄铁剑在岩石地面上一划,顿时火星四溅,地面竟然燃着了,一下子将附近的骸骨点燃,火势迅地蔓延。

    楚峻本来是抱着试一下的心态,没想到竟然真的成功了。

    赵玉吃惊地道:“岩石怎么能着火?”

    烈火熊熊的燃烧,那些食髓虫被烤得嘭嘭的爆裂,就好像爆米花一样,瞬间便烧死无数,后面涌来的掉头便跑。

    楚峻看着潮水般逃命的食髓虫,庆幸地道:“这里死了这么多人,他们的肉都风干腐烂在这里,身上的脂肪……就是肥肉里的油自然都渗进岩石里面了,遇到高温所以能点燃!”

    赵玉听闻点着的竟是死人油,胃里一阵翻涌,差点想吐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