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反击

    楚峻沉喝一声,疾步冲杀出去。沈小宝不禁吃了一惊,叫道:“楚峻,你小子找死,回来!”

    宁蕴低声道:“别管他,楚峻这家伙近战能力强,没事的!”

    沈小宝只得催动飞剑牵制住另一名黑衣杀手,免得他从背后飞斩楚峻一剑,那样楚峻就死翘翘了。宁蕴同样也指挥着飞剑攻击第二名黑衣杀手,尽量减轻楚峻的压力。

    楚峻度极快,几个起落便杀到剩下那名黑衣杀手的跟前。这名黑衣杀手显然也被楚峻的度吓了一惊,短剑御空斩出,直奔楚峻胸口斩去。

    炼灵期的修者虽然只跟凝灵期修者相差一个大层次,不过实力却是有着质的区别。因为炼灵期的修者还没有形成灵力,不能够驱物,而凝灵期修者能够驱物御剑,一个人就算身法再灵活也快不过御空飞斩的飞剑,所以凝灵期修者要杀死一名炼灵期的修者简直是轻易如举。

    所以,黑衣人见到楚峻向自己冲过来,心已经将他当成死人了。可是结果却是出乎他所料,楚峻不仅挡开了他的飞剑,还杀到了面前,玄铁剑带起劲风当头疾劈而下。

    黑衣人虽然吃惊,不过仍然相当镇静,因为修为的差距就是力量的差距,只要自己一剑挥出便能将此人连人带剑斩成两段。

    当!

    两剑相交,黑衣杀手只觉一股怪异的力量从对方剑身上压下来,自己不但没有把对方的剑给削飞,反而被震得手腕发麻。不过,身为冷血杀手的他反应极快,剑身一斜便御去对方的劲道。

    正当黑衣杀手暗叫侥幸时,忽然发觉对方脚下有白光亮起,那白光嗖的朝自己小腹打来,度快得划出了一串残影。黑衣杀手急忙收腹向后飞退,堪堪躲过那道白光,这才发觉原来对方是踢来了一脚,白光从他的脚上发出,也不知在靴底下装了什么会发光的利器。

    黑衣杀手正庆幸自己躲开楚峻的一脚,谁知楚峻手的玄铁剑嗖的破空杀到。黑衣杀手没想楚峻竟敢掷剑来伤自己,难道他不担心掷不,自己变得手无寸铁么?

    黑衣杀手短剑一拨,企图将楚峻的剑拨飞开去,可是当他拨剑身时才发觉不妙,那长剑竟然旋了一圈,剑身嗡的亮起月白色的柔光,锋利的剑刃旋转着抹过他的脖子,顿时鲜血飞溅。黑衣杀手突然明白了一件事,原来对方能够驱物御剑。

    黑衣杀手捂着喉咙,鲜血从指缝间疯狂飙出,然后噗通的扑倒在地,楚峻的玄铁飞剑当的掉落在地上。整个过程就好像是楚峻鲁莽地将剑掷出去攻击黑衣杀手,而黑衣杀手想拨开楚峻的剑,没想到竟然将剑给拨得旋转起来,结果十分悲剧地地抹了自己脖子,死得那叫一个窝囊。

    那边对战的沈小宝不时关注一下楚峻这边的战况,发觉那黑衣杀手竟然这么窝囊地死在楚峻的剑下,差点下巴都惊掉了,忍不住爆粗道:“操,这也行!”

    楚峻拾起玄铁剑向着那白衣人杀去,白衣人不知是因为被削断了手腕还是别的原因,一直没有参加到攻击的行列,此时见到楚峻不到半盏茶工夫便杀了自己一名弟兄,顿时又惊又怒。

    “没想到你竟然藏得这么深,我低估你了!”白衣人阴恻恻地说了一句,转身便隐入黑暗之。

    楚峻足下发动追了过去,此刻的他心充满了杀气,誓要将这群杀手杀干净,为铁石和齐秦他们报仇。

    “楚峻,回来,你姥姥的!”沈小宝见到楚峻追着白衣人消失在视线,不禁急得爆粗,这家伙不懂见好就收,走了狗屎运,还真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

    沈小宝收起了雷盾,向着那名跟自己缠斗的黑衣杀手扑去。宁蕴见状也撤去了雷盾,提剑扑向自己的对手。小小依旧趴在铁石的尸体上默默地抹眼泪,对身边发生的事置若罔闻。

    楚峻右脚板底的新月疯狂地运转,左脚板底的新阳虽然还没有完全成形,不过发动起来也相当厉害,两脚生风地向前飞驰。楚峻只觉得自己仿佛就要脚踏日月飞起来一般,那种畅快的感觉实难用语言来形容,脑海不禁出现了一个疑问:“假如我把烈阳诀第一层也炼成了,是不是就能飞起来了?左烈阳,右凛月,脚踏日月飞天遁地!”

    那白衣人本来自恃身法奇快,又擅长隐匿,只要楚峻追来,自己便有千百种方法杀死他。可是现在他有点动摇了,因为楚峻那奇快的度竟然不在他之下,而且距离还在一点点拉近。

    “杀!”身后传来楚峻冷厉的一声低喝,接着便是凛冽的破空之声。

    白衣人左手向后一挥,一把漆黑的短剑在袖间伸出,将楚峻的飞剑架开,就这样缓上一下,“飞毛腿”楚峻已经追到身后了。

    楚峻伸手接住飞剑,随手一剑刺出,白衣人闪身避过,张口吐出一道寒光直奔楚峻的面门,又急又狠。楚峻无奈之下横剑挡格,当,那事物被挡飞出去,白衣人嗖的隐入黑暗没了踪影。

    楚峻定了定神,神识探出四周搜索,却全然没了那白衣人的气息。楚峻皱了皱眉,转身便向来处返回,免得宁蕴和小小他们出事。

    楚峻刚走了几步便听到前面传来法宝破风和赵玉的娇叱声!

    “玉儿!”楚峻心一喜,向着声音传出的地方奔去。

    黑暗之,远远便见到一把飞剑电光闪烁,来回飞斩,确实是正天门的御雷神剑。

    “赵师姐!”楚峻远远地大喝一声,脚下新月神力发动,两耳生风,身旁的树木急倒退。

    只见那白衣人和一名黑衣杀手正在围攻赵玉,情况十分之危急。楚峻也顾不得暴露能驱物的秘密,玄铁飞剑嗡的破空飞斩向那白衣人。

    白衣人挥剑架开楚峻的攻击,阴恻恻地道:“撤,这小子有点邪乎!”说着抽身逃离。

    剩下那名黑衣人也跟着撤出,飞快地消失在浓烈的死气之。

    “楚峻!”赵玉见到楚峻,不禁又惊又喜,向着楚峻飞奔而来。

    楚峻张开双臂将赵玉抱入怀,心头大石总算落地,喜道:“总算找到到你了!”

    劫后余生的两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心的喜悦难以言明。

    赵玉反手紧紧地抱着楚峻,俏脸紧紧地贴在他的胸膛,心里暖洋洋的,梦呓般道:“楚峻,我都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楚峻不禁紧张地问道:“你没受伤了?”

    赵玉仰起俏脸甜甜一笑:“没有,你怎么也来了?”

    楚峻不禁松了口气,低头在赵玉的额上轻吻了一下,道:“我没见你们返回,于是便下来了!”

    赵玉惊道:“我跟蕴师妹和小宝他们走散了,都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楚峻轻拥了她一下,安慰道:“别担心,他们没事,我刚才还和他们两人一起!”

    “真的,那太好了!”赵玉欣喜地道。

    “走,我带你去见他们!”楚峻拉起赵玉手便走。

    赵玉走了两步,黛眉忽然蹙起,轻啊了一声,表情痛苦。楚峻忙转头问道:“怎么了?”

    赵玉俏脸绯红,摇了摇头道:“没……没事,只是被那白衣人的暗器擦伤了一下!”

    楚峻不禁面色一变,急问道:“伤在哪里?快让我瞧瞧!”

    “不用了,只是擦伤了一点!”赵玉含糊地道。

    楚峻皱眉道:“这些杀手浑身都是毒物,不能掉以轻心,伤在哪来,快给我看看!”

    赵玉闻言不禁面色微变,忸怩地道:“擦伤了大腿……啊……不要!”

    楚峻不由分说抱起赵玉坐下,把裙子给撩起来,露出两条匀称笔直的**,赵玉羞得像驼鸟一般把俏脸埋在楚峻的脖子后面,心里安慰自己道:“看就看吧,反正这身子以后都属于这冤家的!”

    楚峻借着月长石温和的光芒望去,只见赵玉两条粉藕凝脂般的**泛着诱人的红晕,连筋脉都看得清清楚楚,美得让人目眩。左腿内侧有一处擦损的血痕,在那没有半点瑕疵的肌肤上显得特别明显,让人痛心。

    “楚峻……有没有毒?”赵玉俏脸贴着楚峻的颈侧颤声道,男人火辣的目光注视那敏感的地方,让她又羞又怕。

    楚峻这才回过神来,伸手在那伤口边上摸了一下,赵玉极是敏感地一颤。

    “幸好没有毒,那暗器是不是从他嘴里打出的?”楚峻松了口气道。

    赵玉忙把裙子放下,红着脸道:“是的,嗯?你怎么知道?你……你故意的是不是?”

    赵玉又羞又恼,这坏家伙分明知道暗哭从嘴里发出,又怎么可能有毒呢,这坏蛋是故意的!

    楚峻不禁暗汗,辩解道:“嘴里打出的也有可能有毒,我这是关心你啊!”

    赵玉白了楚峻一眼道:“谁知心里怎么想的,说不定你就是故意想看……看人家那里!”

    楚峻望着怀动人红艳的俏脸,不禁心一荡,竟然有点口干舌燥起来,目光火辣地盯着赵玉粉嫩的樱唇。赵玉心一慌,推了楚峻一把,提醒道:“我们要尽快离开!”

    楚峻暗叫一声惭愧,此时此刻实不宜这般,忙站了起来道:“我们快回去!”

    楚峻能如此自律,赵玉心既欢喜又略略失望。

    PS:看书的书友请收藏一下本书,笔者需要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