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托孤

    那小孩子的哭声分明就是小小发出的,楚峻绝不会听错,情急之下向着哭声发出的地方狂飙过去。宁蕴和沈小宝急忙在后面紧追,沈小宝更是大声提醒道:“楚峻,小心有诈!”

    楚峻也知道可能有诈,不过却又不能不理,所以脚步并没有停下。

    只见一棵树下正蹲着一条瘦小的人影,体形跟小小极为吻合,小家伙旁边好像还躺着一人。

    “呜呜,爹爹,醒醒!”小孩哭泣着推拽地上躺着的那人。那声音真真彻彻,正是小小无疑,楚峻的心不禁一沉,叫道:“小小!”

    那小人影明显颤了一下,接着站起来转过身望着楚峻的方向,哭叫道:“峻哥哥,快来,救爹爹!”

    楚峻正要奔过去,却被宁蕴和沈小宝左右拉住,沈小宝劝道:“小心点,这些杀手无所不用其极,什么诡异手段都使得出来!”说着把一块月长石扔了过去,准确地扔到那小女孩的脚下。

    月长石柔和白光下,一个穿着花格子裙的小女孩清晰可见,裙子破破烂烂的,一头黄黄的头发,小脸上满是泪痕污痕,还有被树枝划伤的痕迹,浑身血淋淋。楚峻心头大震,急忙跑过去,小家伙一头扑入楚峻怀哇哇大哭起来:“峻哥哥,小小好怕!”

    楚峻不禁一阵心疼,安慰道:“峻哥哥在这里,别怕!”

    “救爹爹!”小小忽然急道。

    “别担心,峻哥哥这就救他!”楚峻拿起月长石照了一下,当见到躺在地上的人时不禁倒吸一口冷气。只见那人的衣着确实是铁石,左手齐肩被削断,伤口处的血液如同黑胶一样,已经凝结了,脸色紫黑泛青,显然是了剧毒。

    “啊!”宁蕴不禁捂着嘴轻呼一声,已经看出铁石很可能没救了。

    “爹爹!”小小眼泪哗哗地冒出来,两只小手使劲地揉着眼睛。

    楚峻的心沉到了谷低,伸手在铁石的颈动脉处按了一下,发觉脉搏还在轻微的跳动,忙道:“可能还有救!”

    “小心啊!”宁蕴忽然失声惊呼。

    本来一动不动的铁石竟然坐了起来,伸手抓向楚峻的咽喉,手上似乎套了一只钢爪,锋利的爪尖上蓝汪汪的,显然淬了剧毒。

    剧变突如其来,而且度极快,楚峻根本没有躲避的余地,眼看楚峻就要命丧于这只利爪之下。可就在这时,更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另一只大手突兀地握住了抓向楚峻咽喉的利爪。就这样顿了一下,楚峻已经反应过来了,迅地后跃,沈小宝长剑一挥,瞬时将那只套了钢爪的手腕给削了下来!

    “呀!”一声惨叫响起,接着便是一道白影从铁石身后窜出,迅地遁出数米开外。

    原来此人竟然无声无息地藏在铁石的下面,从铁石的腋下骤然探手偷袭楚峻,眼看就要得手了,却被半死不活的铁石突然抓住了手臂,导致了功亏一篑,还被沈小宝削断了手腕。

    “铁石!”楚峻惊喜地扶起奄奄一息的铁石。

    小小高兴地扑到铁石的身上,抹着眼泪叫:“爹爹!”

    铁石双目紧闭,脸上漆黑发青,嘴唇微微地嗡动着:“小小……别碰爹,爹身上有毒!”

    “小小不怕,爹爹不要死!”小家伙呜呜地抽泣着。

    铁石吃力地举起手来,似乎要抓住什么,虚弱地叫着:“楚师兄在么?我听到你的声音了!”

    楚峻不禁一阵心酸,伸手握着铁石已经发黑了的大手,心情沉重地道:“铁石大哥,楚峻在这里,谢谢你刚才救了我!”

    铁石嘴唇扯动了一下,似乎是想笑,口断断续续地道:“那人……躲在我身后很久了……我便一直装晕,我听到楚师兄的声音……!”

    铁石说话越来越吃力,楚峻忙道:“铁石大哥,你先别说话,我给你治伤!”

    铁石用力地握着楚峻的手,吃力地道:“不……不用了,你让我……我把话说完!”

    楚峻也知道铁石已经剧毒攻心,就算大罗神仙也救不回了,一定是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所以一直撑到现在。

    “铁石大哥,你说,我听着!”楚峻诚恳地道。

    铁石喉咙发出拉风箱一样的声音,气息咝咝地道:“铁石打了一辈子光棍,自从……捡到小小,就一直把她当成自己亲……亲生女儿疼爱,现在……!”

    “爹爹!”小小泪眼糊涂地轻呼一声。

    铁石松开了握着楚峻的手,摸索着抚上小小的头,那张已经没法做出表情的脸颤了颤,虚弱地道:“小小……你一直很懂事,可是爹爹以后不……不能再照顾你了,你要……听楚师兄的话,要乖乖的!”

    “爹爹,小小会乖,小小不要你死,小小会听话的……呜呜,爹爹,不要离开小小!”小家伙伏在铁石怀卷哭成泪人。

    宁蕴本来正提着飞剑小心防范着那白衣人的,听到这里不禁眼圈泛红,抹起眼泪来,连一向没个正形的沈小宝也沉默了。

    铁石紧闭的双眼忽然动了一下,眼角渗出两滴发黑的液体,或许是眼泪吧!

    “楚师兄!楚师兄!”铁石突然提高音量,右手胡乱摸索。楚峻急忙伸手握住他,大声道:“铁石大哥,我在这里!”

    “铁石想求你一件事!”铁石急地喘了几口大气。

    楚峻沉声道:“铁石大哥,你说,楚峻一定为你办到!”

    “照……照顾小……小!”铁石声音越来越弱了,呼吸却是越来越响,好像每说出一个字都要用尽全身的气力。

    楚峻用力握紧铁石的手,郑重地道:“铁石大哥放心,只要楚峻还有一口气在,一定会照顾好小小,不让她受半点伤害,让她健康快乐长大!”

    “好……好……那我便放心去见兄弟了,他们两个在那边没我罩着可不行!”铁石声音最后变得细不可闻,握着楚峻的手渐渐松了下去。

    “爹爹!”小小悲呼一声,伏在铁石渐渐冷却的尸体上大哭,闻者伤心,听者下泪。

    楚峻默默地放下铁石的手,眼角有点湿润了,生离死别最是伤人心!

    宁蕴蹲下来摸着小小的后背,吸着鼻子安慰道:“小小别哭,以后蕴姐姐照顾你好么!”

    “我要爹爹,要爹爹……呜呜!”小小扭着身子挣开宁蕴的手。

    楚峻缓缓地站了起来,神情变得极为冷峻,眼神凌厉得可怕,即使是沈小宝见着也不禁心底生寒。

    楚峻冷冷地注视着远处的白衣鬼脸人,用带着彻骨寒意的声音道:“为何连几名雇用的体修也不放过?”

    那名白衣人显然也戴了人皮面具,那张死人脸木然冷漠,没有丝毫的表情,右手被沈小宝齐腕斩断了,不过鲜血已经止住。

    “我们只管杀人,不管是体修还是仙修!”白衣人阴恻恻地道。

    楚峻冷道:“你们好像是来送死的!”

    “刚才你差点就死了,只是运气好而已,接下来你就没这么好运了!”白衣人阴恻恻地。

    三名鬼魅一般的黑衣人从四周的死气笼罩之下滑了出来,将楚峻等人包围起来,修为竟然都在凝灵初期。

    沈小宝不禁面色变了一下,先前偷袭的黑衣杀手虽然只是炼灵期的修为,不过已经非常难对付了,更何况一下子来了三名凝灵期的杀手。

    “宁蕴,你保护好小小!”楚峻淡淡地道。

    宁蕴点了点头道:“我一定会保护好她的!”

    楚峻和沈小宝对视了一眼,极为默契地互成犄角而站,结成攻守同盟的阵势,这些杀手身法诡异,而且人数上占优,用防守反击的策略无疑是最妥当的。

    沈小宝扬手一抛,蓝白色的光芒闪过,一面电光闪闪的法盾便在身前的位置形成,挡住了身前的要害部位,这正是五雷正天诀的雷盾术。

    五雷正天诀从凝灵开始,每一层都有一招防守和一招进攻的绝招,其凝灵期的防守绝招就是雷盾术,攻击绝招便是雷爆(电光球)。雷盾术只有处于劣势时才会使用,因为施展了雷盾术后会影响移动的灵活性,而且极消耗灵力。

    在沈小宝看来,不算那白衣人,对方三名黑衣人都是凝灵初期的实力,自己这一方只有自己和宁蕴是凝灵期的实力,还要分出一人保护小小,所以能坚守着等赵玉等人救援就不错了。

    三名黑衣人似乎也不想浪费时间消耗沈小宝的灵力,手的短剑御空飞斩过来。

    当!沈小宝身前的雷盾挨了一下,发出嗡嗡的声音,楚峻挥剑架开杀到面前的短刀。此时沈小宝在场,他不想暴露自己能驱物,自然不能御剑飞斩。那边沈小宝已经御使着飞剑和一名黑衣杀手对砍起来。

    宁蕴这妞这回倒是聪明了,也施放出一招雷盾术,两面雷盾前后护着小小,让楚峻小了后顾之忧。宁蕴和沈小宝两人背对而立,短时间来,几名杀气要攻破两人的雷盾防御应该不可能。

    楚峻不愿意暴露驱物的事,只能站在原地挨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所以低喝一声,向着一名黑衣杀手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