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我的胸好痛

    “小心,他们的剑上有毒!”楚峻低声提醒道。

    宁蕴不禁一惊道:“难道他们是暗杀组织的人?”

    楚峻剑眉扬起,沉声道:“极有可能,看来我们今天是了圈套!”

    宁蕴恨恨地道:“等我回去后,一定叫爹爹灭了他们!”

    “等你有命回去再说吧,这些人不好惹!”楚峻毫不客气地泼了她一桶冷水。

    宁蕴撇嘴道:“别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几个见不得光的鼠辈,本姑娘才不放在眼内!”

    正在此时,三名黑衣人突然动了,迅地隐入黑暗之没了踪影。

    宁蕴愕然道:“他们怎么跑了?”

    “当心!”楚峻沉喝一声,玄铁剑向着地面急刺,一条黑影正好从地面冒出来,一剑捅向楚峻的小腹,而另外两条黑影也突兀地从黑暗之扑出,两把剧毒的短剑左右攻向楚峻的两肋,显然是想把楚峻给先干翻了,再来收拾宁蕴。

    楚峻一剑荡开捅向小腹的短剑,右脚亮起一蓬白蒙蒙的光芒,迅地踹向右侧的黑衣杀手。右脚板底的涌泉穴是楚峻储存新月新力的地方,自然也是力量最强悍的位置,全力一脚踢出,那度快得划出重重残影。

    这黑衣人竟被楚峻这怪异快的一脚踢肩头,嘭的飞了出去,猛烈的撞在一棵树身上,翻下来便不动了,也不知是死是活。宁蕴这回倒是配合得极默契,挥剑架开左边袭击楚峻那名黑衣人。

    两名黑衣杀手一击不,顿时急退进黑暗之隐匿起来。

    “楚峻,你没事吧?”宁蕴一边警惕地提防着黑衣杀手扑出袭击,一边关心地问道。

    刚才楚峻右脚底的新月骤然发动,发出的白光让那个袭击的黑衣杀手滞了一下,就是这一点点时间差,被楚峻率先踢飞,不过楚峻的裤腿还是被短剑削掉了一块。

    “没事,过去看看那人死了没有!”楚峻小心翼翼地向着那趴地的黑衣杀手行去,玄铁飞剑横于胸前。宁蕴剑指一挥,飞剑御空疾斩,顿时斩断了那黑衣杀手的一条腿,那人依旧纹丝不动。

    “竟然被你一脚踢死了,楚峻,你修炼的到底是什么功法?”宁蕴惊讶的低声问道。

    楚峻扭头瞪了她一眼道:“不该问的别问!”

    宁蕴撇了撇嘴道:“稀罕!不问就不问,凶巴巴的干什么?”

    两人走到那黑衣杀手的尸体旁,发觉这家伙被斩断的大腿还在汩汩地冒着血水。楚峻拿出一块月长石,借着月长石发出的莹光照了照,问道:“你认不认得是什么杀手组织?”

    宁蕴凑近前端详了一下,轻咦道:“这人戴了人皮面具!”说着俯身企图撕下来。

    楚峻顿觉不妥,喝道:“别动!”可惜已经迟了,本以为已经死透了的黑衣杀手突然张大嘴,口寒芒一闪,一物滋的直奔宁蕴的胸口。

    “啊!”宁蕴惨叫一声向后翻倒。

    楚峻又惊又怒,挥剑将黑衣杀手拦腰斩成两截,可是一股极为腥臭的毒水炸飞四溅。楚峻一脚将宁蕴挑飞出去,长剑急舞着飞退,尽管如此,衣襟上还是沾了数滴,衣物顿时蚀穿。楚峻急急将衣物脱下扔掉,再一看剑身,发觉玄铁剑也被蚀得沆沆洼洼,可见那毒液的厉害歹毒。

    原来那黑衣杀手的腰间竟然缠了一条装有毒水的毒囊,只要被弄破就喷出毒水伤人。楚峻心有余悸地望了一眼被毒水化去了大半的杀手尸体,这些杀手果然是无所不用其极,连死掉了也能杀人。

    “楚峻……!”远处的宁蕴有气无力的唤了一声。

    楚峻不禁心一松,还能说话,表明这妞还没死,急忙走了过去扶起她,问道:“伤哪了?”

    刚才见到黑衣杀手嘴里射出的光芒打宁蕴的胸口,楚峻还道宁蕴死定了。

    借着月长石发出的微光,只见宁蕴面色发白,不过双眼依然有神,好像并没有大碍。

    宁蕴颤声道:“楚峻,我胸口好痛好痛,我要死了!”

    楚峻不禁微惊,举着月长石在宁蕴的胸前照了一下,发觉胸前的衣物破了,却没有鲜血渗出来,不禁皱眉道:“没事啊!”

    “你都没看,怎么知道没事,好痛啊!”宁蕴蹙着眉痛呼。

    楚峻只好撩开她的衣襟看了看,顿时嫩脸微红。宁蕴里面束了一件粉红色的抹胸,两团娇小的乳鸽调皮的起伏着,从破掉的抹胸缝隙可窥见一抹粉腻嫩白的贲起。

    “怎么了,我是不是快死啦?我的心脏被击穿了!”宁蕴带着哭腔道。

    楚峻伸出两指头探进宁蕴的胸口,小心翼翼地钳出了一物,黑着脸道:“自己看!”

    宁蕴低头一看,只见楚峻手指捏着一只长命金锁,表面已经塌了下去,显然是被刚才杀手吐出的暗器打的。

    宁蕴傻傻地道:“可恶,娘亲给我的长命锁打坏了!”

    楚峻淡道:“回去后得多谢你娘亲救了你一命!”

    “啊,我……我没事!”宁蕴差点喜极而泣,忘形地楼住楚峻的脖子使劲地摇。

    楚峻不禁无语,宁蕴摇了一会才不好意思地松开手,忽然像醒起了什么似的,红着脸问:“楚峻,你刚才……有没有看到?”

    楚峻装傻道:“看到什么?死不了就快点站起来!”

    宁蕴咬了咬牙,挣扎着站起来,蹙着眉道:“本姑娘的腰怎么也很痛,楚峻,你混蛋,乱踢人家!”

    楚峻冷道:“宁蕴,你别不识好歹,刚才要不是我把你踢开,你就跟他一样了!”说着一指那名被毒水化得只剩下四肢和头部的黑衣杀手。

    宁蕴不禁一阵恶心,强辩道:“那你就不能轻点么,踢坏了你赔不起!”

    楚峻抬手就是一剑飞出,宁蕴吓了一跳,楚峻的剑却是掠着她的头顶飞过!

    当!偷袭向宁蕴的一剑被架开,偷袭的黑衣杀手飞退进黑暗当。可是这名杀手刚退进黑暗之,马上又翻滚出来,楚峻还道他要扑上来,可是那家伙却在地上挣扎,好像受了伤。宁蕴也不管三七二十一,飞剑带着电光斩将过去,顿时把这名黑衣杀手斩了首。

    这时一条灵活的身形从黑暗之滚了出来,宁蕴顺手便要一剑斩去,楚峻急忙道:“停手!”

    不过宁蕴的飞剑已经斩出了,那道黑影贴着地面平摊,躲过宁蕴的一剑,接着毫不停顿地滚了过来。

    “是小宝那厮!”楚峻叫道。

    那黑影一弹而起,向着楚峻和宁蕴扑来!

    “臭小宝,是我们!”宁蕴娇喝道。

    那道黑影一顿,轻盈地落在,果然是沈小宝那家伙。

    “总算找到你们了!”沈小宝看到眼前两人竟然是楚峻和宁蕴,不禁喜悦地道。

    楚峻心微暖,急问道:“赵师姐他们呢?”

    沈小宝愕了一下,问道:“她没有和你们一起么?”

    楚峻的心不禁一沉,摇头道:“没有!”

    沈小宝一拍额头道:“糟糕!”

    楚峻脸色有点难看,不悦地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们是怎么走散的?”

    沈小宝无奈地道:“那些杀手在我们降落的地方设了幻阵,一眨眼就没了其他人的踪影,他姥姥的,不过你别担心,连蕴师妹都没事,赵师姐更加没问题了!”

    宁蕴不满地道:“沈小宝,你什么意思,我就这么差劲吗?”

    沈小宝呵呵地赔笑道:“蕴师妹息怒,我这人太过耿直了哈!”

    “哼,就知道你们都瞧不起我!”宁蕴哼道。

    楚峻心记挂赵玉的安危,沉声问:“小宝,这些杀手到底是什么来路?”

    “可能是那个神秘的鬼杀组织,他们擅长隐匿,行迹隐秘诡异,而且还擅长魅惑人心的伎俩!”沈小宝肃然道。

    楚峻不禁望了宁蕴一眼,刚才她又哭一闹,情绪失控,难道是着了那些杀手的道。宁蕴莫明其妙地摸了摸脸,问道:“看我干什么?”

    “我们尽快找到其他人离开这里,在这里待得越久越危险!”楚峻沉声道。

    沈小宝点了点头:“没错,这些杀手只要拿了报酬便会不死不休,阴魂不散,直至将目标杀死为止,十分难缠!”

    “等本姑娘脱身后,一定让爹扫平那鬼杀的老巢!”宁蕴气咻咻地道:“肯定是徐晃那家伙买杀手来杀我们的,到时我们直接杀上烈法宗讨回公道!”

    “你省点吧,鬼杀的老巢你找到再说,至于打上烈法宗那是自讨苦吃,一来你没证据,二来烈法宗兵强马壮,刚就是筑基期的护法长老就有十二名!”沈小宝毫不留情地打击道。

    “那我们悄悄地把徐晃给做掉!”宁蕴眼闪过一抹冷厉,杀气腾腾地道。

    楚峻不禁看了宁蕴一眼,差点忘记宁蕴也有剽悍的一面。

    “走吧!”楚峻提剑前行,宁蕴急忙跟上,沈小宝机警地殿后。

    现在三人凑到一起,实力又增几分,宁蕴胆子也大了不少。

    前面忽然传来一阵小孩子哭泣的声音,宁蕴不禁撇嘴道:“这些鬼杀有完没完,又出这种招数,当我们傻子么!”

    楚峻却是脸色急变,向着哭声发出的地方狂飙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