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袭击

    在这个阴森诡秘的死魄鬼林里传来女人如泣如诉的呻吟,着实让人心底发汗。楚峻前世虽然是个无神论者,并不相信世上有鬼这种幽灵生物的存在,不过连穿越的事都发生在自己身上了,还有什么不可能的。

    楚峻小心翼翼地向着声音发出的地方接近,那女人的呻吟声若有若无,似乎始终保持着一段距离,楚峻心底都有点泛寒了,暗道:“难道真的有鬼?”

    宁蕴这妞不住地往楚峻身边挨去,两人的脸几乎贴在一起还不自知。楚峻嗅到宁蕴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体香,不禁皱了皱眉,轻轻推了她一下!

    宁蕴愕然地转过头来望着楚峻,两人差点就碰了个嘴对嘴,楚峻忙移开一些。宁蕴瞪大眼睛打了个询问的眼神,楚峻不禁无语,跟这傻大姐没有默契可言,于是便继续躬着腰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摸去。走着走着,宁蕴又贴身挨了上来,昏暗的光线之下,那张俏脸因为紧张而已微微泛青。

    楚峻终于忍不住了,凑到宁蕴的耳朵低声骂道:“能不能别挨这么近?”

    宁蕴俏脸一红,伸手戳了楚峻腰间一下,悻悻地移开一段距离,心道:“可恶,本姑娘还没说你占便宜呢,你倒嫌起来!”

    这时那女子痛苦的呻吟声忽然清楚了许多,应该就在前方不远了,可惜视线被一堆乱石杂草给遮住了。

    楚峻打了个手语,让宁蕴从左边绕过去,自己则从右边绕过去,宁蕴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楚峻悄悄地从右边兜圈,准备绕过那堆乱石杂草,却不敢用神识扫视,生怕对方神识比自己要强,反而打草惊蛇。

    那低低的呻吟声越发清晰了,可以听得出是一名妙龄女子发出的,声源就在那堆乱石之后。这时楚峻也不免有点紧张起来,正准备继续绕行,屁股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差点吓得蹦了起来。

    转头一看,黑暗之却是见到宁蕴正抚着前额怒视着自己。楚峻不禁哭笑不得,看来这傻大姐根本没弄明白自己刚才那手势的意思。宁蕴小心翼翼地爬近,杏目圆睁地凑到楚峻的耳边,恨恨地质问:“干嘛突然间停下,你故意的吧?”

    楚峻差点一头栽倒,继续向前移去,不再鸟她。宁蕴壮着胆在楚峻的屁股上拧了一下来报仇,可是让她惊讶的是楚峻竟然没有任何反应。宁蕴不禁纳闷地抬起头,黑暗之见到楚峻正一动不动地望着前方。宁蕴忙挨着楚峻身侧爬了上前,低声道:“看……!”刚说了一个字便僵住了。

    只前七八米外的树下好像躺着一个人,低低的呻吟声正是从那里发出的。

    这时已经入夜了,本来就昏暗的树林更显漆黑,依稀可见那人似乎是穿着白衣的长发女子!

    宁蕴顿时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不自觉地揽住楚峻的一条手臂。

    楚峻皱了皱眉,霍地站了起来,提着玄铁飞剑向那树下的白影行去,宁蕴亦步亦趋地跟在楚峻后面。

    可是刚走了几步,诡异的事情发生了,那树下躺着的白影竟在眼皮底下不翼而飞。楚峻顿时有种头皮发炸的感觉,宁蕴更是嗖的贴了上来,嘴唇发青地问道:“楚峻,真有……有鬼啊!”

    这时身后那乱石堆忽然又传来低低的呻吟声,楚峻瞬时一僵!

    咯咯咯!

    一阵磨牙声突然从近在咫尺的身边响起,楚峻只觉全身的毛孔都突然间打开了,一股寒意从后脊梁骨涌起。楚峻深吸一口气,定了定神转过身,顿时有种想揍人的冲动,原来那咯咯的嗑牙声竟然是宁蕴发出的。楚峻直想破口大骂,不过见到这傻大姐俏脸煞白,嘴唇发青,上下牙直打架的样却又骂不出了。

    此时,低低的呻吟声又再响声!

    “在……在那里!”宁蕴不敢转过头,用手指指了指身后。

    只见那乱石堆上果然有一条白色的人影,半卧半坐,那呻吟声正是从那里发出!

    “真见鬼了!”楚峻大着胆走过去。

    正在这时,楚峻突然有种汗毛炸起的感觉,暗叫不妙,双腿用力向前扑去,堪堪躲过脑后神出鬼没的一剑。

    楚峻霍地转过头来,玄铁剑护住前胸,可是后面除了傻傻地站着的宁蕴便别无他人了,不禁怒道:“宁蕴,你疯了?”

    宁蕴这时才回过神来,惊惧地道:“不是我……啊!”宁蕴还没说完便哽住了,惊恐万状地盯着楚峻的身后。

    楚峻心一寒,玄铁剑嗡的亮起一抹纯和的白芒,反手一剑刺出。身后呼的阴风吹过,似乎有东西要扑上来,不过又呼的急退回去,显然是被自己反手一剑逼退了。

    楚峻拧身一看,顿时吓了一惊,只见一人木然地站在数米外,白色的衣袍,披头散发,苍白的脸没有一丝血色,仿佛刚从地府跑出来的索命鬼。

    “管你是人是鬼!”楚峻沉喝一声扑了上去,玄铁剑疾劈而出。

    嗖!

    那人竟然就那样凭空扑地而灭,消失得无踪无影。楚峻心头大凛,游目四顾,正好见到宁蕴身后无声无息地冒起一张阴恻恻的脸。

    “小心!”楚峻大喝提醒,那白影已经伸手抓向宁蕴的脖子。

    情急之下,楚峻手的玄铁剑嗡的御空飞出,从宁蕴的脸颊旁边掠过。

    叮!

    一声清脆的响声,飞剑似乎被对方挡了一下,那鬼怪嗖的又不见了。

    楚峻跃到宁蕴身边,肃然道:“别慌!”

    宁蕴背靠着楚峻,恐惧的心稍安,带着哭腔道:“楚峻,我们会不会被鬼吃掉,小宝他们是不是已经被鬼吃了?”

    楚峻骂道:“放屁,根本不是鬼!”

    宁蕴被楚峻一骂,倒是没那害怕了,问道:“你怎么知道那不是鬼?为什么平白无故就不见了!”

    “他们只是懂得隐匿罢了,刚才不也奈何不了我们么?”楚峻安慰道。

    宁蕴想想也觉得有道理,问道:“那现在怎么办?”

    楚峻沉吟了一下,低声道:“坐下等!”

    两人背靠着背坐在地上,警惕地提防着四周。对方既然不敢正面出现,那就表示他并没把握正面击败自己两人,所以楚峻决定跟对方比拼耐性。

    四周死一般的寂静,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宁蕴心越发的害怕了,只觉四周的黑暗伏着无数只厉鬼在窥视。不过背部和楚峻相贴,能清晰地感受到他强壮有力的心跳,瞬时又有了主心骨一般,心情也安定不少。宁蕴忽然想道:“这时要是没有楚峻陪着我,我恐怕要吓傻了!”

    “楚峻!”宁蕴低低地叫了一声。

    楚峻正竖起耳朵倾听着四周的动静,淡淡地嗯了一声。

    “你在干什么?”宁蕴又问。

    “别出声!”楚峻低声道。

    隔了数盏茶功夫,宁蕴终于憋不住,低声道:“楚峻,我们这样等下去也不是办法!”

    “那你说该怎么办?”楚峻淡道。

    “我们放出座骑飞走!”宁蕴道。

    楚峻淡道:“别傻了,还没等你飞起来恐怕就被人暗算了!”

    宁蕴也知道这办法行不通,只是心里害怕,没话找话而已。

    “楚峻,我们会死在这里么?”宁蕴忽然悲声道:“我不想死!”说着竟然呜呜地低泣起来。

    楚峻不禁皱了皱眉,总觉得什么地方不妥,沉声骂道:“哭有屁用,也不嫌丢脸!”

    “人家是女孩子,怕死怎么了,我就是害怕,我就是要哭!”宁蕴大声道。

    楚峻不禁怒道:“要哭滚一边去哭,听着心烦!”

    “楚峻,你……你不是人,你欺负我,你打我屁股,都打肿了!呜呜……我告诉爹爹去!”说着真的站起来便跑。

    楚峻大吃一惊,这才发觉不对劲,宁蕴的情绪明显是失控了,急忙跃起追去,气沉丹田暴喝一声:“宁蕴!”

    前面奔跑的宁蕴身形一顿,楚峻便已经追了上去,伸手扣住她的肩窝。宁蕴吃痛之娇呼,骂道:“好痛,楚峻,你干什么?”

    楚峻借着飞剑上发出的纯和月色照了一下,见到宁蕴脸上还有泪迹,不过瞳孔清晰,并不像迷失心志,不禁松了口气,骂道:“你疯了,又哭又闹!”

    宁蕴愕然道:“我又哭又闹了么?”说着摸了摸脸颊,奇怪地道:“怎么会有水?楚峻,你……你怎么弄湿人家,可恶!”

    楚峻心里咯噔一下,暗叫糟糕,看来这树林的死气有问题!

    “小心!”宁蕴突然娇叱一声,飞剑嗖的飞斩向楚峻的身后。

    当!

    一声脆响,黑影一闪而没。

    楚峻新月神力发动,剑身上柔和的白光顿时亮堂了许多,四周十来米的地方都隐约看得清楚。只见周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多了三名黑衣人,均是一张苍白木然的死人脸,静静地站于十米开外。

    “你们是什么人?”楚峻沉声喝道。

    三名黑衣人突兀的消失了,下一刻楚峻便感觉到有利刃直奔胸口刺来,急忙横剑一挥,喝道:“小心偷袭!”

    当!

    黑衣人刺了楚峻一剑便立即飞退,楚峻这时才看清他手竟然拿着一把漆黑的短剑,剑身泛着蓝汪汪的光芒,显然是淬了剧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