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兄弟

    灰蒙蒙的死气之一道黑影冲起,终于露出了真面目。小小突然惊恐地尖叫一声,铁石等人也是面色大变,催动座骑转头疯狂逃命。

    原来死气之扑出来的是一只黑漆漆的怪鸟,头顶着惨白的骷髅骨头,鸟背上坐着一名黑衣黑裤的人,此人面色苍白,没有半点血色,木然的眼神跟那张死人脸一样没有半点感**彩,就好像刚才坟墓爬出来的僵尸。在死魄鬼林这种地方突然冒出这样的怪物,着实让人汗毛倒竖。

    铁石等人刚逃出不远,下边的死魄鬼林又蹿上了一只怪鸟,一下子拦住了四人的去路。

    齐秦和刘六锵的抽出大剑,左右护在铁石旁边。这时他们才看清楚,那头长了骷髅头的怪鸟原来是一只灰鹤,灰鹤的头部被套了一只狰狞的骷髅骨头,骤然一眼望去,就好像长在脖子上一般。鸟背上同样坐着一名神情木然的黑衣人。

    “大哥,他戴了人皮面具!”刘六大声道。

    铁石不禁心稍安,只要对方是人,总比是鬼物要好些。

    “这位道友,为何拦着我们的去路?”铁石大声喝道。

    这时后面那黑衣怪人也围了上来,对铁石三人形成了前后夹击之势。

    锵锵!

    两名黑衣怪人同时抽出一把漆黑的短剑,剑刃上却是泛着蓝紫光,显然是淬了剧毒。

    铁石等人不禁面色大变,在剑上淬毒,只有一些杀手组织才会干,被这种组织盯上,除非你将对方杀光,否则对方只要还能动,你的头上就永远悬着一把催命剑。这些杀手不管任何理由,只要收了报酬便杀人;他们冷酷无情,杀了人提头便走。

    刘六面如死灰,紧紧地握着手的大剑,齐秦眼也尽是绝望之色。他们自知绝无生患的可能了,对方不仅是仙修,而且还是以杀人如麻著称的冷血杀手。

    “大哥,你带着小小快走,我们抵挡他们一会!”刘六嘴唇嗡动,颤声道。

    铁石用腰带将小小绑在胸前,单手抽出背上的大剑,沉声道:“两位兄弟,我们肝胆相照了大半辈子,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大哥不会扔下你们自己逃生的!”

    两名黑衣杀手依旧眼神木然地望着三人,并不急着出手,这三名体修在他们眼睛就是蝼蚁般的存在,只要动动手指就能把他们给摁死。

    “大哥,别犯傻了,你还有小小要保护!”齐秦沉声道。

    铁石紧咬着钢牙,低头看了一眼小小。小小眼尽是惊惧,不过却是摇头道:“爹爹,小小,不怕死!”

    铁石眼圈顿时红了,突然咆哮一声:“拜托两位兄弟了!”

    “大哥,下辈子还做兄弟!”三人的大剑当的碰在一起,齐秦和刘六眼露出决绝,最后相视一眼,分别杀向两名黑衣杀手。

    铁石知道齐秦和刘六必死无疑了,虎目含泪,暴喝一声驱动灰鹤从侧面冲出。

    当当噗噗!

    只是一个照面,鲜血飞溅,齐秦和刘六手的普通大剑便被对方削断,人头伴随着滚热的鲜血飞溅而起。

    铁石正好回头看到齐秦和刘六的无头尸体从座骑上滚落的一幕,不禁目眦尽裂,仰天发出一声野兽般的咆哮:“兄弟!你们先走一步,只要大哥还有一口气在,誓报此仇!”

    座下的灰鹤被铁石一剑刺在背上,吃痛之下疯狂地拍翅狂飙,两名黑衣杀手轻松杀死了齐秦和刘六,弯腰贴在座骑背上,那训练有素的座骑顿时加追向铁石,度明显的快上许多!

    铁石脑海全是两位弟兄头颅抛飞的情境,胸尽是杀意,两眼血红,扭头见到两名杀手追来,凭借那度追上自己只是时间问题,不禁猛地一咬牙,单手抱了一下小小,歉意地道:“小小,爹爹没办法保护你了,对不起!”

    “爹爹,不要!”小家伙这时已经是泪流满面,小手死死地揪着铁石的衣襟。

    铁石咬牙催动灰鹤向下方的死魄鬼林冲去,一下子便冲进了迷蒙的死气,当看到树梢时,铁石使劲扯断绑住小小的腰带,将小小提离胸前。小小似乎知道爹爹准备干什么,哗哗地挣扎大哭:“爹爹,不要,不要扔下小小!”

    “小小,活下去,找到你楚峻哥哥!”说着一松手,小小便掉落下方茂密的树枝上。

    “爹爹!”小小的声音不断地远去。

    当年自己就是在死魄鬼林外捡到小小的,现在又亲手把她扔回这里,铁石知道这苦命小家伙能活下去的希望极是渺望,不过总比没有希望要好。铁石一咬牙,单手提着大剑拉升灰鹤的高度,这时他已经听到两名杀手座骑的扑翅声了。

    “兄弟,大哥给你们报仇去!”铁石暴喝一声,手的大剑狠狠地斩向出现在自己视线的一名杀手。

    杀手那张木然的脸迅在眼前放大,淬蓝的刀锋一闪而过。

    哧!铁石只觉手一轻,大剑只剩半截在手,紧接着手臂一凉,本来还剩下半截的左臂齐肩分离,座骑惨叫都来不及发出,脑袋的半边便被削掉了,铁石迅地向着下方跌落。

    “兄弟,大哥来了,别走太快!”铁石只觉耳伴传来呼呼的声,半边身体都麻木,他知道这是剧毒正在侵入自己的身体。

    ……分割线……

    楚峻手握着玄铁剑,将神识释放到极限,运起耳力倾听着四周的动静,小心翼翼地向前推进搜索。

    这死魄鬼林之终年死气弥漫,即使是大白天,阳光也无法完全照进森林之,更何况现在已经是黄昏,林黑漆漆的,能见度只有十米不到,气氛十分之阴森可怖。

    这个时候,楚峻前世所受过的特种训练起到作用了,尽管心焦急,不过仍能保持头脑的清晰,弯着腰尽量隐蔽身形,轻捷缓慢地移动,对于有可能藏匿敌人的地方都会巧妙地绕开,自己占据优势位置。

    正在此时,前面忽然传来枯枝败叶被踏踩的声音,虽然很是轻微,不过楚峻灵敏的耳朵还是听到了,忙伏了下去,目光炯炯地盯着声音发出的地方,沉腰弓腿,如同一头扑食的猎豹。

    这时沙沙的声音突然加快向着这边跑来,楚峻不禁神经一紧,双腿在气机的牵动下猛然弹起,快如电闪地扑入死气迷雾之,手的玄铁飞剑如惊虹挥落。

    “啊!”一声惊呼响起。

    楚峻暗叫糟糕,急忙收势撤去剑势,尽管如此,还是跟来人撞了个满怀,双双失倒在地。

    “楚峻,是你!”宁蕴本来吓得花容失色的,定眼发觉压在自己身上的竟然是楚峻,顿时又羞又气,已经让这家伙压了三次了,三次了!!!

    楚峻迅地爬了起来,顺势将宁蕴拉起,皱眉道:“你怎么会在这里?赵师姐他们呢?”

    “我们走散了……你混蛋,痛死了!”宁蕴揉了揉被楚峻撞痛了的胸口低声骂道。

    楚峻不禁暗汗,沉声道:“你们怎么走散的?”

    宁蕴气道:“楚峻,人家好痛,你知不知道?就知道问!”

    楚峻不禁满头黑线,拉着宁蕴转移到一块石头后面,低声道骂道:“大小姐,再嚷下去,什么鬼怪都被你叫来了!”

    宁蕴悻悻地抽回手,压低声音道:“你撞我的事怎么算?不计上次打……我!”

    楚峻机警地扫视着四周,竖起耳朵倾听四周的动静,刚才宁蕴这样大呼小叫,要真有敌人,应该会偷偷潜过来。

    宁蕴见楚峻对自己置若罔闻,不禁大怒,张口便叫:“楚……!”只是还没将第一个字喊出喉咙便被楚峻一把捂住嘴。

    宁蕴吃了一惊,拼命想挣开,却被楚峻凌厉的眼神凑到跟前一瞪,顿时吓得安静下来。楚峻打了个警告的眼神才慢慢松开手,趴在石头上不知在倾听什么。宁蕴恨恨地瞪了楚峻弓起的大屁股,忽然很想一巴掌打下去,不过却没这个胆量,只能咬了咬空气,作势虚打了几掌,暗道:“打肿你第二张脸!”

    宁蕴见到楚峻伏在石头上许久一动不动,不禁好奇地学着把耳朵贴近石头,可是什么也没听到,不禁翻了翻大眼睛。

    两人这样面对面地贴在石头上倾听,距离太近,宁蕴甚至能感觉到楚峻的鼻息喷在脸上,不禁俏面一红,忙转过头去唾了两口。楚峻的剑眉不皱了起来,低骂道:“能不能安静点!”

    宁蕴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凑到楚峻耳朵低声问:“你听到了什么?”

    那暖暖的气息喷在耳朵上,楚峻只觉痒痒的,不禁无语道:“能不能离开点!”

    宁蕴不禁暗恼,气闷地坐到一边去。

    “你不是跟小宝和赵师姐在一起么?”楚峻低声问道。

    宁蕴大眼睛瞪了楚峻一眼,低声道:“本来是在一起的,走着走着便不见了!”

    得,楚峻知道不用指望这个神经大条的傻大姐了!不过连宁蕴都没事,赵玉应该也没危险!

    正在此时,一阵低低的呻吟声从远处飘了过来。宁蕴马上被踩了尾巴一般弹了起来,靠到楚峻身边伏下,警惕地问道:“谁在叫?”

    这时那若有若无的呻吟声再次响起,好像是一个女子的声音。楚峻弓腰站了起来,吩咐道:“你在这待着,我去看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