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鬼杀

    两座造型古怪的山峰挤压得极近,形成了一条狭长的山谷,山谷幽深黑暗,长年阳光不到,呼呼的穿谷风如同暗夜鬼哭。山谷这端有一处矮崖,崖底下长满了树木的气根,一团团,一束束,在穿谷风的吹拂下左右摇晃。要是在夜晚来这里,你会恐怖地发觉那些气根就好像一只只飘忽不定的幽灵野鬼,伴随着鬼哭一样的穿谷风,着实让人毛骨悚然。

    这条狭长阴森的山谷有着一个阴森的名字,叫鬼哭涧,而山谷外那个矮崖唤作鬼吊崖。目下正是夜色降临的时候,鬼哭涧内的风更急了,发出的“哭叫”声更形凄厉恐怖,鬼吊崖下的树根剧烈的摇晃,如一只只厉鬼在哭叫。胆子小点的家伙恐怕会吓得软倒在地!

    这时一条人影出现在鬼吊崖的谷口处,身上披着火红的披风,上绣着一束明黄色的烈焰,看样子应该是烈法宗的弟子。此人小心翼翼地走近鬼吊崖下,游目四下打量,夕阳最后一缕余晖照射在他的脸上。只见此人一脸的冷峻萧杀,竟然正是今天被楚峻狠狠打了脸的徐晃。

    徐晃在谷口站定,猛烈的穿谷风吹得他的披风霍霍地作响。

    “鬼使何在?”徐晃连喝了三声。回答他的只有呜呜的“鬼哭”!

    徐晃皱了皱眉,又高喝了一声:“鬼使何在?”

    “阁下是否要出殡?”一把阴恻恻的声音突兀的响起。

    这声音仿佛从鬼吊崖上传下来的,徐晃循声望去,除了崖底下乱舞的黑影,什么也没发现。

    “没错!”徐晃大声道,一边搜索着声音发出的位置。

    “要多大的棺材?”那阴恻恻的声音再次响起。

    徐晃还是未能发现出声者的位置,心的傲气不禁稍减,答道:“九口!”

    “体修的棺材十颗二级兽晶,炼灵期仙修五十颗二级兽晶,凝灵期仙修五百颗二级兽晶,筑基期修仙两千颗二级兽晶,筑基以上的棺材不卖!”阴恻恻的声音道。

    徐晃点头道:“要九口,炼灵一,凝灵四,体修四!”

    “两千零九十粒二级兽晶!”阴恻恻的声音吐出一声数字。

    徐晃犹豫了一下,拿出一个百宝囊道:“里面有一千颗二级兽晶,事成后将余下的给你!”

    阴恻恻的声音道:“鬼杀只收全额,不收订金!”

    徐晃不禁暗恼,冷道:“你就有把握一定成功?”

    “鬼杀只要卖了棺材,就算死剩最后一人也会把棺材送出!”

    徐晃咬了咬牙,又拿出一个百宝囊来:“好,全额付足!”

    “抛上崖!”阴恻恻的声音吩咐道。

    徐晃将两只百宝囊往鬼吊岸上一扔,目不转睛地盯着,突觉黑影一闪,两个百宝囊已经没了踪影。徐晃不禁吃了一惊,暗道:“听说鬼杀来无影去无踪,果然有点门道!”

    “很好,你想把棺材送给哪些人?”阴恻恻的声音再次响起。

    徐晃恨声道:“正天门赵玉,楚峻等人,他们就在焚天城!”

    那阴恻恻的声音隔了一会才道:“再加一千颗二级兽晶!”

    徐晃不禁大怒道:“你们怎么可以座地起价?”

    阴恻恻的声音解释道:“你的目标几乎将正天门的核心弟子一打尽,我们得面对正天门有可能的倾力报复,冒的风险太大!”

    徐晃咬牙道:“算了,我不找你们,把兽晶还我!”

    “兽晶过手不还,这是规矩!”阴恻恻的声音道。

    徐晃厉声道:“你就不怕我烈法宗找你们鬼杀麻烦?”

    阴恻的声音沉吟了一下,最后作出让步道:“兽晶不能退,再加五百二级兽晶,棺材会帮你送出!”

    徐晃冷笑道:“我身上只有这么多!”

    “可以事成后再给!”

    “好!”徐晃爽快地道,心却暗忖:“等事成之后,老子给你才怪!”

    ……分割线……

    “你们两个去哪了?”宁蕴不满地对着刚回来的赵玉和楚峻问道。

    沈小宝笑嘻嘻地道:“还用问,肯定是去花前月下了!”

    赵玉霞生双颊,瞪了沈小宝一眼便走回房间去了,宁蕴马上八卦地追了上去,看那样子似乎要打听什么。沈小宝拍了一下楚峻的肩头,挤眉弄眼地道:“你小子从实招来,有没有把赵师姐……那个,嘿嘿,你懂的!”

    楚峻不禁满头黑线,推开沈小宝“自来熟”的手,淡道:“我没你龌龊!”

    沈小宝却是不以为意,依旧笑嘻嘻地道:“你小子别装纯了,哈哈,今天这招手腕玩得那叫一个出神入化呀!”

    不远处的阮方皮笑肉不笑地道:“楚峻,果然好手段!”

    林平事不关己地坐在树下喝茶。

    楚峻耸了耸肩道:“我本来不打算将雷荧石拿出来的,可是那徐晃实在欺人太甚!”

    阮方暗哼一声,转身走出了院子。

    这时,一处房间门打开,一个小脑袋从门后冒了出来,黑漆漆的眼睛扫了一眼院子,当见到楚峻时两眼顿时一亮,打开门跑了出来,哒哒地跑到楚峻的身边。

    这小家伙腮边还红彤彤的,两眼惺忪,显然刚睡醒,听到楚峻的声音便跑出来了。楚峻弯腰把小小抱起,摸了摸她的右边脸蛋,问道:“还痛不痛?”

    小小摇了摇脑袋:“不痛!”

    沈小宝凑过来伸手捏了一把小小的脸蛋,嘻嘻地道:“不得了,这小东西眉心有颗胭脂痣,这是祸水的先兆啊,楚峻你小子要惹桃花劫了!”

    楚峻皱眉道:“滚一边去,净胡说八道!”

    沈小宝马上被踩了尾巴般:“你别不信,这胭脂痣又叫桃花瘴,谁沾上去谁跟着倒霉呀,呀……靠!”沈小宝捂着屁股蹦开三尺,怒视着楚峻道:“你大爷的,不知道屁股是第二张脸么?打人不能打脸知道不!”

    楚峻冷道:“再在小小面前说这些胡话,小心我把你两张脸都揍成猪头!”

    “噗!”林平一口茶水喷了出来。

    沈小宝不禁捋起了衣袖,怒道:“好呀,你小子现在越来越不把本师兄放眼内了,今天宝爷就好好教训你!”

    “神经病!”楚峻懒得鸟他,转身便走。

    “呀!有种别走,来跟宝爷比划比划!”沈小宝得意地叫嚣道。

    楚峻怀的小小扁了扁嘴,伸出稚嫩的小手指了指沈小宝。

    楚峻笑道:“揍他?”

    小小点了点头,又吐出两个字:“猪头!”

    “好,楚峻哥哥把这只长舌鹩哥揍成猪头!”楚峻哈哈一笑,把小小放在地上,返身向着沈小宝冲去。

    沈小宝怪叫一声,抢先一记猴子偷桃袭击楚峻的胯下。这货自从上次吃了楚峻的亏,痛定思痛,琢磨了很久终于琢磨出对付楚峻的办法,那就是以阴损制阴损,楚峻用撩阴腿,他就用二龙抢珠插眼,楚峻用二龙抢珠插眼,他就用猴子偷挑。

    你还别说,这招果然管用。两人均不用灵力,噼里啪啦地斗在一处,铁石等人听到动静都走了出来观看,就连赵玉和宁蕴都跑了出来。

    当赵玉和宁蕴见到沈小宝那猥琐阴损的动作时不禁都红了脸,宁蕴更是大骂道:“下流!猥琐!”

    沈小宝却是打得不亦乐乎,口咋咋呼呼地喊道:“二龙抢珠,猴子偷桃,海底捞月,冷手取蛋!”

    铁石等不禁面面相觑,这他娘的太阴损了,招式名称太形象了,出招的人太猥琐了!

    “嘿嘿,楚峻,今天宝爷不把你打趴下便叫你师兄!”沈小宝得意地道,接着便怪叫一声使出一拳黑虎偷心。

    楚峻闪身躲过跃出圈外不打了,沈小宝警惕地跃后几步,摆了个猴子独立的造型,叫道:“不打了?怕啦?”

    楚峻好笑道:“算我怕了,别人还以为我在耍猴呢!”

    “噗!”赵玉不禁失笑出声。宁蕴更是不顾形象地笑得前俯后仰,指着沈小宝道:“瘦猴精!”

    沈小宝不禁满头黑线道:“很像猢狲么?我是跟楚峻那小子学的!”

    “哈哈,沈师弟,那是因为你青出于蓝,招数使得太传神了!”林平笑着凑趣道。

    沈小宝愕了一上,心里竟然有点沾沾自喜,忽然大叫一声:“我有了!”说完竟然飞快地跑回房间,啪的把门给关上。

    众人不禁面面相觑,宁蕴愕然道:“臭小宝这是怎么了?不会是得了失心疯吧?”

    楚峻心一动,制止了企图去拍门的宁蕴,低声道:“别打扰他,这家伙应该是顿悟了!”

    “他顿悟?”宁蕴杏目圆睁,眼睛瞪得大大的,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

    有些修者机缘到了会顿悟,这种事是相当宝贵的,有人顿悟之后可能会发明出一些东西来,有些人顿悟之后修为可能会突飞猛进,有些人顿悟之后,停滞不前的瓶颈会突然打破。

    “不管怎么样,我们别打扰他就是了!”赵玉喜道。

    小家伙扯扯赵玉的手,问道:“桃花劫,什么?”

    赵玉和宁蕴不禁愕然地望着楚峻,这小家伙怎么突然问这个问题?

    楚峻尴尬地搔了搔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