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咄咄逼人

    一块巴掌大的圆形石头盛放在透明的水晶架子上,石头表面布满了乌云一般的纹路,特征跟楚峻那块差不多,不过面积要小上近倍。台上的女修笑盈盈地道:“三品材料雷荧石,各位雷修有福了,如果运气好,说不定能炼制出三品的雷系法宝来,嘻嘻!”说完捂嘴咯咯地笑起来,胸前两团水嫩豆腐颤颤巍巍的,惹得看得台下的色男直咽口水。

    “美女,你这不是等于白说么,三品法宝有谁能炼得出来!”一名修者吹了一声口哨道。

    女修幽怨地飞了一个眉眼:“这位道友,你又何必拆穿奴家呢!”

    这名修者顿时骨头都松了几两,笑淫淫地道:“这块雷荧石本人不感兴趣,要是美女拍卖自己,我一定砸锅卖铁都要把你买回去!”

    周围几个相熟的人哈哈大笑起来。女修风情万种地白了台下几人一眼,嘻嘻地道:“几位如果确实有兴趣买奴家,等这场拍买会完了后跟奴家的大老板谈!”

    几个轻佻的家伙顿时蔫了,这拍买场的后台可是烈法宗,哪个不开眼的敢去跟烈法宗掌门云崇子买人,除非不要命了。

    女修巧妙地镇住了几名色狼,低头从胸前的衣襟处拔下一根别针,这暧昧的动作让人血脉贲涨。女修捏着别针举了起来,笑嫣如花地道:“大家请看,这是一根试雷针!”

    女修拿着试雷针轻轻地靠近雷荧石,神奇的一幕出现了,只见雷荧石上那雷云状的云团竟然缓缓地运动起来。女修慢慢地松开手,试雷针就那样悬浮在雷荧石的上方,好像被一只无形的手给托着,端的是神异非常。

    女修再次拿住试雷针在雷荧石上轻轻一碰,顿时激发一道蓝白色的电弧。楚峻虽然得到了雷荧石许久了,却一直没研究过,没想到竟然有这么神奇的一面。可以想象,要是法宝加入这种物质,其雷属性的威力必然大增。

    女修风情万种地把试雷针插回胸口的衣襟处,大家真有点怕她刺伤了那几欲爆衣而出的豪-乳。

    “大家都看清楚了,这是货真价实的雷荧石,虽然说还没有人能够炼制出三品法宝,但用雷荧石修复三品雷系法宝还是可以的,相信大家都明白三品法宝的价值!”女修嫣如花地道,勾人的眼神扫了一眼全场,有意无意地在赵玉等人的方向停顿了一下。

    楚峻不禁皱了皱眉,似乎闻到一股不同寻常的味道,这女修好像知道赵玉需要雷荧石一般。

    “底价多少?爽快点!”有人大声催促道。

    女修嫣然一笑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这位道友别急嘛!”

    “老子就想吃你的热豆腐,快点,别磨蹭!”那修者大声道。

    四周顿时响起一阵男人都懂的淫笑声,女修幽怨地瞪了台下那人一眼,气咻咻地道:“讨厌,尽占奴家便宜,人家不来了!”

    女修轻轻松松几个动作眼神就把现场的气氛激活起来,见时机差不多了,清清嗓子,用甜美的声音道:“三品材料雷荧石一块,起拍价三万灵豆,每次加价不得小于一百!”

    楚峻不禁转头看了沈小宝一眼,这货当初想用一千灵豆骗自己的雷荧石,真他娘的黑啊!沈小宝莫明其妙地摸了摸脸,问道:“看什么看?我又不是雷荧石!”

    “三万一千!”阮方迫不及待地第一个喊价了,对这块雷荧石他是志在必得。他深知昨天自己的表现肯定为赵玉所不喜,所以便想着今天将雷荧石拿下,以换取赵玉的欢心。

    “三万二千!”徐晃几乎是紧跟着喊出一个数字。

    “三万三千!”阮方高声喊道。

    “四万!”徐晃直接喊到了四万。

    全场变得鸦雀无声,纷纷将目光投向徐晃,有机灵的似乎明白了什么,果断地打消了抢拍的念头。

    阮方面色变了变,大声道:“我出五万,雷荧石给我!”

    “阮方,这是拍买会,你以为你家开的!”徐晃面带戏谑地道,场内顿时响起一阵笑声。

    “我出六万!”徐晃等众人笑完便吐出一个数字。

    阮方心暗恨,大声道:“七万!”

    “八万!”徐晃想都不用想便加了一万。

    天啊!这个世界疯了!那主持的女修激动得几乎发抖,要知道每拍出一件物品,她都能抽取百分之五的佣金,拍出的价格越高,她的收益便越大,她巴不得两位爷把价格往天上抬。

    “徐爷开价八万,那位帅哥跟不跟?”女修美目崇拜地望向阮方。

    “我出十万!”阮方发起狠来,一下子将价格抬高了两万。

    徐晃皱眉都不皱一下,淡道:“十一万!”

    哇!这已经超出了三品材料的价值,看来今天拍买会要创下新的成交纪录了。

    赵玉黛眉皱了起来,这样斗下去,后果恐怕没法收拾,于是便道:“阮师兄,这块雷荧石我们不要了!”

    阮方胸有成竹地道:“赵师妹请放心,这块雷荧石我一定给你拍下来!”

    赵玉偷瞄了楚峻一眼,发现他并没有不愉,不禁放下心来。楚峻心里暗笑,断定阮方拍下这块雷荧石的可能几乎为零。从徐晃刚才的冷笑,还有台上的女修表现看,这似乎是徐晃故意设下的局,目的应该是为了戏弄自己等人。

    “徐爷开价十一万,那位正天门的帅哥跟不跟?”女修甜美的嗓音在场内回响。

    阮方冷道:“自然要跟,十二万!”

    “十三万!”

    “十四万……!”

    “……二十万!”

    两人每出一个价,在场的人便吸一口冷气,价格交替上升,那数字深深地刺激着众人的神经。人人的脸上都挂着病态的兴奋,甚至有人激动得发起抖了,虽然那数字不是自己喊出的,但听着也带劲啊!这次拍卖会真是不枉此行!

    “五十万!”阮方脸色铁青地吐出一个字,手都在微微地发抖,这几乎已经到了他能出价的极限了。可是徐晃轻松地叫了五十一万,彻底将他仅存的希望击个粉碎。

    现在所有人都明白徐晃这是在故意针对阮方等人,昨天听闻烈法宗和正天门弟子发生了冲突,烈法宗还为此死了一名内门弟子,听说是被一个叫楚峻的正天门弟子杀的。徐晃这是要**裸的打正天门众人的脸啊,这回有好戏看了!

    阮方气得俊脸扭曲,嘴唇发抖,霍地站了起来:“徐晃,你们烈法宗修炼的是火系功法,雷荧石对你根本没用处,何必处处跟我作对!”

    徐晃冷笑道:“真是好笑,就不准我买回去当圾垃,谁的灵豆多谁就是大爷,阮方,你要斗不起就滚蛋!”

    “哈哈哈!”四周的烈法宗弟子哈哈地嘲笑起来:“没灵豆就别充大爷,正天门的死穷鬼!”

    阮方脸色铁青,沈小宝和宁蕴也是气得直咬牙!

    “阮师兄,跟他拼了,我身上还有十五万灵豆!”沈小宝大声道。

    宁蕴干脆地把百宝囊摘了下往桌子上一放,大大咧咧地道:“我这里还有六十万!”

    四周的人差点将下巴也掉了,接着便是两眼发红,心里直骂:“他大爷一群傻货,为了一块雷荧石花费过百万,天啊,这个世界要疯了!”

    宁大千金昨天楚峻决斗时押赢了,狠狠地捞了一大笔,晋升为小富婆级别。这时把六十多万灵豆放桌子上一放,那种令群豪失色的感觉真是爽歪歪了。宁小富婆得意洋洋地挺着胸前一对旺仔小馒头,挑衅地瞟向徐晃,顺带挑衅了一下徐晃旁边的冰雪少女凰冰。

    凰冰自始至终冷若冰霜,神情如冰雕一样没有丝毫波动,仿佛所有事都与她无关,也没什么事能引起她的注意,坐在她身边的人和物都是空气。

    徐晃慢悠悠地坐了起来,淡道:“你们加起来才一百二十五万吧,不好意思,我出两百万!”

    哄!全场瞬时间沸腾了,两百万灵豆买一块三品材料雷荧石,这绝对是前无古人的恐怖纪录。

    阮方顿时面如死灰,颓然地跌从在座位上,宁蕴也不禁傻了眼,沈小宝当场蔫了,不过还是哈哈地道:“徐晃,你丫的就是个傻蛋白痴,两百万灵豆买一块雷荧石,真是可笑啊!”

    徐晃冷厉地道:“两百万给你们一个大大的耳光,徐某觉得值!”

    “徐爷豪气!”

    “徐爷威武!”

    烈法宗的人纷纷喝起彩来!

    徐晃目光嘲讽地望着赵玉,冷冷地道:“赵玉,我知道你这次来的目的是想要雷荧石修复那件三品法宝,可惜我不会如你愿的,不过,假如你能上台上舞一圈,我可以将雷荧石给你!”

    全场瞬时哗然,这明显是**裸的羞辱,徐晃到底跟赵玉有多大仇怨,花两百万灵豆买一块三品雷荧石,目的就是为了羞辱她。

    赵玉在千百对目光的注视之下气得娇躯微微发抖,楚峻胸的怒气腾的爆发了,他本来不打算出头的,可是徐晃直接将矛头指赵玉,他不得不狠狠地还击,狠狠地把脸打回去,打到他变成猪头。

    “哈哈……!”楚峻霍地站了起来哈哈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