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紫剑西来

    徐晃一指楚峻道:“只要他留下,你们其他人可以离开!”

    徐晃发觉赵玉对楚峻神态亲密,而且也十分维护他,于是便将矛头指向楚峻。这招分化打击的招数阴毒之极!

    “不可能,徐晃,你要有胆便尽管出手!”赵玉寒着俏脸叱道。

    徐晃见赵玉如此维护楚峻,更是坚定了决心,冷道:“既然如此,徐某便将你们全部留下好了!”

    烈法宗所有弟子手的法宝齐齐亮起,杀气腾腾地准备出手。阮方面色微变,额角都冒出冷汗来,刚就是徐晃一人自己就不是对手了,更何况这群烈法宗弟子的人数近二十人,凝灵期的就有五个。

    “赵师妹……!”

    “闭嘴,身为同门理应患难相扶,同舟共济,而不是为了自己活命抛下同门不顾!”赵玉没等阮方说完便掷地有声地打断了他。

    阮方顿时臊得俊脸通红,哑口无言。徐晃冷笑道:“好一个同舟共济,那我便送你一程!”手手短刀蓬的冒出一团明黄的火焰。

    沈小宝紧张得手心冒汗,宁蕴也是差不多,这妞平时虽然刁蛮霸道,现在却也紧张得心脏噗通噗通地跳。赵玉紧握着飞剑,眸露出决绝之意,显然是打算拼命了。楚峻倒是最冷静的,飞快地分析了一下敌我双方的力量,知道硬碰下去,自己这一方恐怕没人能够活着离开,尤其是宁蕴等人怯战,这必定导致败得更快。

    正在大战一触即发之际,一把长剑挟着呼啸的风雷破空而至,悬停在楚峻等人的头上。

    嗡,哧啦!

    剑身爆发出霹雳炸雷,一个雷光符阵以飞剑为心迅扩张,并且急地旋转,符阵电光纵横交错,释放着异常恐怖的气息。烈法宗的弟子被逼得退了开去,就连徐晃也不例外。

    沈小宝惊叫道:“是本门的狂雷电刃!”

    “凌师叔!”宁蕴惊喜地大叫。

    只见一名紫袍老者从长街的尽头大踏步走来,紫色的衣袖迎风飘拂,浑身上下散发着凛凛神威。楚峻一眼便认出这紫袍老者,正是那天威霸无匹地杀退秃鹫的那人。

    “参见凌师伯!”赵玉欣喜地行礼。

    紫袍老者几个跨步就来到楚峻等人的跟前,阮方忙道:“参见凌师叔!”

    楚峻和沈小宝行礼,口称:“参见凌师伯!”

    凌紫剑随意地点了点头,目光凌厉地环扫了四周一眼,那些烈法宗的弟子竟然吓得后退了两步,低下头大气也不敢出一口。凌紫剑冷盯着徐晃,凛厉地喝道:“你好大胆子,敢当街围攻本派弟子,视我正天门无人耶?”

    徐晃脸色数变,拱手道:“凌前辈,事情是贵派弟子挑起的!”

    “你放屁,你当街拦住我们,硬要逼赵师姐陪你到**楼喝酒,实在欺人甚了!”沈小宝怒声喝道。

    凌紫剑眼杀气顿起,悬在半空的飞剑符阵嚓的劈出一道电刃,疾斩向徐晃。

    轰!

    徐晃横刀一挡,狂暴的爆炸迫得他一屁股跌倒在地,口鲜血喷溅而出。

    烈法宗众弟子吓得噤若寒蝉,都说正天门的凌紫剑疾恶如仇,性子火爆,出手狠辣,而且不分青红皂白的护短,最看不得本派弟子吃亏,果然没有说错。

    凌紫剑盯着脸如死灰的徐晃,一字一顿地道:“这算是给你一个教训,要不是看在云崇子面子,老夫一剑便斩了你!”

    楚峻顿觉解气之极,望着凌紫剑的眼神都带上了一抹尊敬。沈小宝更是喜形于色,差点没有手舞足蹈。

    “凌老头,好威风,好霸气!”一声冷笑突兀响起,只见半空一团火云滚滚而来。

    原来是一把烈焰熊熊的飞剑,剑身站着一名精瘦的老者,其身上穿着一件大红长袍,如同包裹在一团烈日之。精瘦老者飞临众人的上空,脚下的飞剑直接杀向凌紫剑悬在半空的狂雷电刃符阵。

    凌紫剑冷哼一声,长袖一拂,符阵顿时散去,飞剑毫不示弱地迎了上前。雷与火在半空轰轰轰地对撞了十几下,狂暴的气浪冲击四散,逼得附近的人纷纷后退。

    嗡嗡!

    两把飞剑同时飞回各人手,精瘦老者凌空落地,身体晃了一下才站稳。楚峻现在才看清这精瘦老者的样子,只见此人面无四两肉,眉毛浓密暗红,眼神锐利,鼻子细长带钩,如同一只凶恶的秃鹰。

    烈法宗的弟子见到这精瘦老者均是大喜,齐声道:“参见傅长老!”

    这精瘦老者正是烈法宗十二护宗长老之一的傅秋,人送外号“赤眉鹰王”,修为已经是筑基期。

    徐晃站了起来,恨声道:“傅长老来得正好,你要为弟子作主!”

    傅秋冷哼一声,目光锐利地盯着凌紫剑,冷道:“凌紫剑,欺负后生晚辈,你还真不要脸!”

    凌紫剑冷笑道:“老夫只是教训一个目无人,嚣张跋扈的竖子而已!”

    徐晃心恚怒,几乎要把牙齿咬碎。傅秋面色阴沉,冷道:“凌紫剑,你说话最好客气点!”

    凌紫剑淡道:“老夫说话向来如此,你要不服气尽管上来比划!”

    楚峻不禁暗爽,这才是霸气,果然拳头大就是硬道理。

    傅秋自知不是凌紫剑的对手,不过现在焚天城,自然是不用怕他,冷声道:“姓凌的,欺我烈法宗没人么?”

    凌紫剑冷笑道:“烈法宗人才济济,实力强大,又怎么会没人呢!”

    傅秋脸色阴戾,转头问道:“徐晃,到底怎么回事?”

    那矬子抢先一指楚峻道:“是这小子先出手伤人的!”

    傅秋瞥了楚峻一眼,暗红的眉毛跳了一下,心里暗骂道:“真是废物,竟然让一名炼灵初期的人打伤!”

    宁蕴大声反驳道:“明明是你先动手打人的!”

    小小依偎在楚峻的怀,小脸经过楚峻新月神力的按摩,已经消肿了大半,不过那触目惊心的指痕还是清晰可见。小家伙愤怒地捏着小拳头瞪向恶人先告状的矬子。

    矬子硬着头皮道:“这小屁孩走路不带眼撞我身上,我一时恼火才打了她一巴掌,谁知那小子竟然偷袭弟子,还痛下杀手,要不是徐师兄,弟子已经死在他手上了!”

    沈小宝呸了一口道:“你放屁,以你炼灵后期的修为,还避不开楚峻的一脚,那只能怪你自己本事都学到狗身上去了!”

    矬子被气得哑口无言,烈法宗其他弟子也颇感面上无光。傅秋面色阴戾,冷道:“凌老头,既然是弟子之间的误会矛盾,那就由他们自己解决好了,我们都不插手如何?”

    凌紫剑虽然强横,但也知道强龙不压地头蛇的道理,在人家的地盘,真要打起来绝对是自己一方吃亏,于是淡道:“你说该如何解决?如果公平,老夫绝不插手!”

    徐晃被凌紫剑一招打得跌倒吐血,正憋了一肚子气,大声道:“决斗!”

    赵玉脸色不禁变了一变,以楚峻的修为如何是徐晃的对手,这分明是让楚峻去送死。

    凌紫剑目光冷冷地道:“你要跟我决斗?”

    徐晃沉声道:“在下不敢,我要跟他决斗!”说着一指楚峻。

    赵玉忙道:“徐晃,你要决斗我来奉陪!”

    徐晃冷笑道:“求之不得!”

    凌紫剑却是摆手制止了赵玉,淡道:“徐晃,你要跟楚峻决斗?”

    徐晃点头道:“没错!”

    凌紫剑转头望着楚峻,问道:“楚峻,你同意么?”

    楚峻摇了摇头道:“我又不是傻子,肯定不同意了!”

    沈小宝哈哈笑道:“徐晃,你***真是不要脸,凝灵后期的修为竟然挑楚峻来决斗,他才刚入门两个月,炼灵初期的修为!”

    傅秋眼闪过一抹微不可察的吃惊,忍不住仔细打量了楚峻一下,两个月时间便进入炼灵初期,绝对是三品灵根的天才,正天门什么时候出了这样的人物?

    徐晃怒目瞪了沈小宝一眼,冷道:“沈小宝,你要是觉得不公平,要不换你上?”

    沈小宝刚想驳嘴,凌紫剑却道:“徐晃,楚峻出手伤的是你?”

    徐晃不屑地道:“凭他能伤得了我?”

    凌紫剑淡道:“既然如此,楚峻为什么要跟你决斗!”

    徐晃愕了一下,接着冷道:“那就让老毕跟他决斗!”

    矬子闻言一挺胸,厉声道:“我来!”

    矬子还觉得自己刚才只是被楚峻偷袭才着了他的道,如果堂堂正正地对战,自己捏死他简单是易如反掌。

    凌紫剑又转头望着楚峻问:“楚峻,你同不同意?”

    楚峻一脸轻松地道:“我没所谓!”

    赵玉不禁大急,那矬子已经是炼灵后期,而楚峻却是炼灵初期,实力相差两个小层次,怎么可能是那矬子的对手。

    徐晃察觉到赵玉满脸焦灼,不禁心大定,大声道:“既然如此,那就决斗场见!”

    赵玉急道:“不行,这太不公平了,楚峻,你不能答应!”

    阮方道:“赵师妹,这事本就是楚峻惹的,理应由他承担后果,你要顾全大局!”

    赵玉厌恶地瞥了阮方一眼,还要再反对,却被宁蕴拉到一边,低声道:“放心好了,楚峻不会输的!”

    楚峻向赵玉打了个安心的眼神,赵玉不禁将信将疑。傅秋见状不禁起了疑,再仔细地打量了楚峻一下,发觉此子确实是炼灵初期无疑,这才淡道:“既然双方都同意决斗解决,那就决斗场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