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仇人见面

    焚天城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火红,火红的城墙,火红的建筑,就连街道上的地板都是火红色的。或许是因为烈法宗修炼的是火系功法,所以特别喜欢火红的颜色,所以建造的城池也是以火红为主。

    街上很热闹,行人来来往往,时不时可以见到披着火红披风的烈法宗弟子在街上巡逻。沈小宝口水花四溅地给楚峻介绍着城的事物,楚峻和小小都是第一次到焚天城,不禁都看得津津有味。沈小宝这货也是口才了得,介绍起来十分的详尽,比专业导游还要专业。

    此时一行人经过一处楼阁建筑,门口挂着“**楼”的匾额,装饰得非常暧昧,一些穿着曝露的女体修正搔首弄姿地勾引路过的男子,白花花的大腿,酥胸半球裸露,神态姿势让人想入非非。不时有男子抵不住诱惑被拉了进去,更有甚者当街跟那些女体修露骨地调笑,急色的更是探手在酥胸肥-臀上揩油。

    赵玉的黛眉蹙起,红着俏脸转过头去,宁蕴臊红脸啐道:“这些贱女人真不要脸,男人也没一个好东西!”

    楚峻和沈小宝等不禁大为尴尬!

    娼妓这个行业果然是在哪个世界都有极旺盛的生命力,有需求自然便有市场。楚峻看得脸红耳热,小小好奇地望着这些女子,忽然扯了扯楚峻的手,伸出小手指了指。

    众人愕了一下,遁着小小手指望去,只见一个猥琐的家伙正搂着一名衣着暴露的女子,把头埋在女子的胸口,那女子还仰着头一脸享受地咯咯娇笑。

    宁蕴和赵玉的脸顿时红似火烧,楚峻急忙抱起小小快步走远,小家伙还探出头来好奇地观看。

    沈小宝见状没心没肺地哈哈大笑,宁蕴使劲踩了他一脚。

    众人离开了**楼很远,终于看不到那些妖艳的女子,楚峻这才将小小放下来。小小的目光很快就被道旁的一个捏泥人的摊挡吸引了,赵玉和宁蕴这时还俏脸绯红,一左一右地拉着小小去看捏泥人。

    沈小宝笑得贼兮兮地撞了一下楚峻,低声道:“你小子一看就是个刍,要不咱今晚去**楼乐一乐,顺便给你小子开光!”

    楚峻不禁暗汗,瞪了他一眼道:“没兴趣!”

    沈小宝嘿嘿地道:“阮师兄,你去不去?”

    阮方不屑地道:“那些庸脂俗粉,残花败柳,只有你沈小宝看得上眼!”

    沈小宝不以为然地道:“你懂个屁,那些女人才够味道,而且技术一流,啧啧,尝过之后保证你食髓知味!”

    楚峻面色怪异地望着沈小宝,沈小宝嘿嘿地干笑了两声道:“其实我很纯洁的,一次都没去过,这些也是听别人说的!”

    “沈小宝,你刚才说什么?”宁蕴忽然转过头来杀气腾腾地喝道。赵玉也是脸色不善,显然听到沈小宝刚才唆使楚峻去**楼了。

    沈小宝不禁缩了缩脖子道:“没说什么,今天天气不错嘛,楚峻,你说是不是?”

    这时小小手里拿着两个泥人高兴地跑了过来,把大个的递给楚峻,眼睛弯弯地道:“给!”

    楚峻接过一看,还捏得挺传神的,那服饰和面孔跟自己有几分相似,而小小手那小个泥人分明是以她自己为板捏的。

    “咦,倒是捏得挺像的!”楚峻笑道。

    沈小宝眼前一亮,喜道:“你别说,确实挺神的,想不到这捏泥人的老头倒是有点水平,小爷也去捏一个!”说着便跑到那泥人摊档前要求给他捏个“帅锅”的造型。

    阮方似乎也来了兴趣,跟着凑了上前,小家伙乐滋滋地拖着楚峻过去。赵玉转过身来走到楚峻身边,低声嗔道:“不许跟小宝那坏家伙胡混!”

    楚峻微愕道:“混什么?”

    “反正就是不许跟他去干坏事,如果让我知道你去那些乱出八糟的地方,以后都不理你!”赵玉低声说完,晶莹的耳垂都红了。

    楚峻心微荡,有种想伸手将她抱入怀的冲动,在过大庭广众之一倒是不敢造次。赵玉似乎看出了楚峻的意图,红着脸退了一步,眼闪过一抹娇羞,不过眼神的娇羞很快被凝重代替了。

    楚峻顺着赵玉的目光望去,只见几十米外站着一群人,当一人神情萧杀,两道浓重的眉毛透着冷厉,嘴唇几乎抿成了一根线,眼神冷酷带着淡淡的杀意,而这杀意显然是冲着赵玉而来的。

    楚峻剑眉皱起,低声问道:“赵师姐,这些人好像来者不善!”

    赵玉低声道:“他叫徐晃,烈法宗的内门弟,是徐经的大哥,修为不在我之下!”又道:“徐经就是那天……被你砸死那个!”

    楚峻心一沉,想起数月前被自己用拳头砸死的家伙,低声道:“原来如此,难道他知道了他弟弟是我们杀死的?”

    赵玉摇头道:“徐经的尸体已经被我化了,他不可能知道,不过那天跟徐经在一起的还有两名烈法宗的弟子,他们肯定是告诉徐晃,那晚徐经在追击我!”

    楚峻轻道:“这么说来,他是猜测到与你有关!”

    “应该是这样!”赵玉点了点头。

    这时神情萧杀的徐晃在身边数人的簇拥之下走了过来,楚峻和赵玉忙住了口。街上的行人似乎察觉到气氛不对劲,都纷纷避让。当阮方见到徐晃时不禁面色变了变,沈小宝低声道:“怎么回事?徐晃这家伙好像冲着我们来的!”

    这时徐晃等人已经走到近前,身上的萧杀之气扑面而来,就算是傻子也感觉得出他们是来找碴的。

    “哟,这不是冰玉无双的赵玉姑娘么,果真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美得冒泡!”徐晃旁边一名修者神情夸张地道,色迷迷的眼神极其下流地扫视着赵玉,一副超级欠揍的模样。这家伙旁边还站着一名双手抱胸的锉子,附和道:“确实是**楼那帮烂货强上一点,就是不知床上功夫行不行!”

    楚峻等人顿时色变,这绝对是**裸的侮辱,赵玉俏脸生寒,黛眉轻轻地蹙起,眼杀意闪现。

    阮方沉声喝道:“徐晃,你这是什么意思?”

    徐晃不屑地瞟了阮方一眼,淡道:“焚天城是我们的地盘,几位正天门的道友既然来到,我们自然要一尽地主之宜!”

    “好意心领了,我们受不起!”沈小宝撇嘴道。

    徐晃神情冷冷地盯着赵玉,淡道:“徐晃一直对赵玉姑娘十分倾慕,今天既然有幸遇上,能否赏面到**楼喝几杯!”

    徐晃身边的人哈哈大笑起来,吩吩起哄道:“没错,**一刻值千金,赵玉姑娘赶紧的!”

    赵玉眼的杀气越来越浓,粉拳紧握,显然气得不轻。阮方勃然大怒,喝道:“徐晃,别以为在你们的地头就可以作威作福,马上滚开!”

    蓬!

    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顿时从徐晃身上发出,向着阮方扑去。阮方冷哼一声,一股雄浑的灵力迎了上去。

    噗!

    两股力量一撞,阮方顿时脸色发白,腾腾腾地倒退了三步才勉强站稳,反观徐晃则是稳稳地站着,连晃都没晃一下。

    “阮方,就你还不配在我面前嚣张!”徐晃不屑地冷道。

    阮方俊脸胀得发紫,眼底闪过一抹恐怖,失声道:“你竟然达到了凝灵后期了!”

    锉子得意洋洋地道:“徐师兄一个月前就进入凝灵后期了!”

    赵玉的神色变得凝重起来,冷声道:“徐晃,你一定要把事情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徐晃淡道:“徐某只是想请赵玉姑娘到**楼喝几杯罢了,你不会不赏脸吧?”

    楚峻心恚怒,暗暗捏紧了拳头,冷道:“回去找你老娘喝吧!”

    此言一出,四周顿时一静,所有目光都投向楚峻,当看见到他只是一个炼灵初期的家伙,眼都露出嘲讽之色,这小子分明是找死。

    赵玉急忙移步挡在楚峻面前,以免徐晃恼羞成怒出手伤害他。沈小宝脸上闪过一抹羞惭,连楚峻都敢站出来,自己却被徐晃刚才的气势吓倒了。

    徐晃目光一厉,正要发作,这时小小手里拿着一只泥猪兴高采烈地跑过来。那锉子眼珠一转,身形稍稍移了一下,小小便撞在他腿上,瞬时向后摔倒,手的泥猪失手跌碎了。

    “不开眼的小野种,竟敢撞老子!”锉子大喝着提起一脸惶恐的小小,一巴掌扇下。

    啪!

    一声脆响,小小白嫩的小脸顿时肿了,嘴角都流出血来,痛得眼泪直冒。

    这一切都发生得极快,赵玉等想阻止也来不及了,锉子还要再打,楚峻胸口腾的升起一股熊熊怒火,身形一闪已经飙到锉子的身后,右脚嗖的踢出。

    “老毕小心!”徐晃大喝一声,他本来想出手拦阻的,不过楚峻的度实在太快,他竟然拦空了。

    锉子刚听到徐晃的暴喝提醒,马上便察觉到身后劲风袭到,吃惊之下急忙移开,堪堪躲过楚峻踢向胯下的一脚。锉子不禁吓出一身冷汗,要是稍迟上片刻,自己的两颗鸟蛋可就要碎一地了!

    可是锉子还没来得及庆幸,楚峻第二脚已经踹到了胸口!

    蓬!

    一声巨响,锉子身上的衣服泛出一道红光,整个人横飞了出去,狼狈地摔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