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冰凰与鬼气

    楚峻不知道光影女子的具体修为有多高,不过那天晚上却是亲眼见到她以人力抵挡天雷,她既然说潭底那把剑有点来头,可见这把剑肯定不简单,既然遇上了就不能错过。那冰雪女子抓了一只蛤蟆,却不知潭底还有更厉害的宝贝,说到底还是自己赚了。

    楚峻默默地运转烈阳诀,待到全身热哄哄时一头扎进寒潭。

    咝!奇寒蚀骨,虽然有烈阳诀护体,不过楚峻还是倾刻间打了个寒战,冰冷的寒意无孔不进,向五脏六腑侵入。楚峻咬着牙向潭底游去,随着深度的增加,水温飞快地下降着,只觉血液都将要凝固了一般。

    潭底的正央果然有一把长剑,大半剑身都插进了岩石当,只露出水晶似的透明剑把。楚峻双手握着剑把,想发力将它拔起来,可惜却没能撼动分毫。这时楚峻已经冷得快要受不了,再拖延下去誓必要葬身在这个寒潭底。

    “起!”楚峻心里呐喊一声,足底的新月神力发动,猛地一蹬潭底,长剑沙的动了一下。楚峻大喜过望,连续如是施为,长剑便分分寸寸的拔起。

    哗啦!楚峻从潭水飞了出来,噗通的摔倒在潭边,身体瞬时结满了冰霜。湖水渐渐地恢复了平静,楚峻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身上的寒冰越结越厚,最后竟然成了一座冰雕。

    蓬!冰屑纷飞,楚峻破冰而出,使劲地吸了几口大气,瑟瑟发抖的身体缕缕寒雾缭绕。楚峻挣扎着勉强坐起,默运起烈阳诀来,冷得青紫的皮肤渐渐地恢复了血色,衣服滋滋地冒着水汽。

    足足过了半个时辰,楚峻才将侵入体内的寒气驱去出去,手脚恢复了知觉。楚峻睁开眼长吁了一口气,回想起刚才的情形还是心有余悸。原来楚峻差不多将剑拔出来了,剑柄上突然传来一股极其恐怖阴寒的气息,一下子便侵入了楚峻的身体。要不是楚峻反应敏捷,在身体失去控制之前用力蹬地飙出潭底,此刻恐怕已经是潭一条尸体了。

    那柄剑差一点就能拔出来了,楚峻不甘心就这样放弃,所以决定再拼一次。楚峻再次将烈阳诀运转了数遍,让身体暖哄哄的,一头扎出潭。

    只过了数息时间,楚峻便从潭跃出,手里握着一把寒气逼人的透明长剑,犹如一道寒电划破天际,锐利冰寒的剑气哧的将附近一块岩石切成两半。楚峻的身体噼里巴啦地结上了一层寒冰,瞬时僵立在原地。

    嗡!长剑挣脱了楚峻的手,仿佛有生命一般围着僵立的楚峻飞旋一圈,忽然爆发出恐怖的剑气斩向楚峻。毫无疑问,楚峻如果被这剑气斩,马上就得裂成两半。

    正在此时,一蓬光芒从楚峻的眉心处荡了出来,瞬间将那锐利无匹的剑气消弥殆尽。冰晶长剑发出一声不甘的嗡鸣,剑尖一摆,夺路破空而去。说是迟,那是快,一道绵线一样的光带疾追上去,一下子便缠住了冰晶长剑的剑身。

    冰晶长剑嗡鸣大作,拼力要挣脱逃走,剑身上恐怖的剑气接二连三地爆发,四周的山石冰块被削得四分五裂。奈何,那绵线般的光带坚韧无比,任冰晶长剑如何的挣扎,始终牢牢地将其缠住。

    冰晶长剑猛烈地挣了数盏茶的功夫,最后渐渐地平静下来,仿佛已经服软了。绵线光带拽着冰晶长剑拖回到楚峻的身边一放,长剑哧的刺入脚下的雪地上,剑把嗡嗡的地乱响。

    也不知过了多久,楚峻身上的寒冰消融了,手脚恢复了知觉,这才弯腰拔起地上的冰晶长剑。

    这把长剑通体晶莹剔透,仿佛用水晶做成一般,剑身细窄狭长,倒是适合女子使用,剑把的一面刻着一只栩栩如生的凤凰,另一面却是刻着“冰凰”两个字。

    冰凰剑?

    楚峻看了一眼狼藉不堪的四周,不禁暗暗咋舌,要不是光影女子,有多少个自己也不够死,这把“冰凰”到底是什么来路?从这把长剑刚才的表现来看,显然已经产生了灵性,这至少是四品以上的法宝。

    一想到眼前这把剑是四品以上的法宝,楚峻的心便激动得噗通地跳了一下。要知道上古陨仙纪以来,古原大陆不仅人口稀少,功法凋零,三品以上的法宝都没人能炼制,更何况是四品级别的法宝,这东西要是现世,恐怕会引来一场腥风血雨的抢夺。

    楚峻把玩了冰凰一会,越看越是喜欢,可惜是冰系的法宝,并不适合自己使用。

    楚峻探出神识企图与冰凰沟通,可是长剑却鸟都不鸟他,或许是嫌楚峻实力级别不够,又或者是灵力属性不相通。楚峻不甘心,又试了几次,长剑发出一声嗡鸣,嗖的消失掉了。楚峻内视一看,发觉这把冰凰竟然躲进了自己识海,任由他如何召唤都不理睬。

    楚峻苦笑了一下,看来以自己目前的修为根本不可能指得动它,不过总算它没有跑掉,等自己日后修为提升再使用也不迟。楚峻将四周的痕迹抹除掉,这才放出飞行座骑下山。

    楚峻离开不久,雪老峰顶的气氛突然变得诡异阴森起来,连空气都仿佛蒙上了一层阴暗。寒潭底部一团阴影慢慢地散开,渐渐地形成了一张吓人的鬼脸,本来碧绿清澈的潭水尽变墨黑,丝丝缕缕的鬼气从水冒出来。

    如果楚峻见到这情境,恐怕要后悔把冰凰剑拔出来了!

    楚峻回到营地时发觉众人都回来了,赵玉见到楚峻返回不禁松了口气,迎了上前柔声道:“回来了!”

    赵玉近在咫尺的绝美俏脸丽色逼人,楚峻稍移开目光,点头问道:“找到雷荧石没有?”

    赵玉失望地摇了摇头:“没有,明天再找一天,要是没找到便回山吧!”

    “等回去后给你一个惊喜!”楚峻心暗道。

    林平忽然走过道:“不如到焚天城去看看,听说过几天城有一场规模较大的拍卖会,很有可能有雷荧石拍买!”

    宁蕴闻言喜道:“好啊好啊,很久没去焚天城玩了,正好痛快地玩上一阵子!”

    阮方也是面露喜色,问道:“林平,你的消息准确?”

    林平点头道:“有七成可能吧,我是听一个散修朋友说的!”

    阮方埋怨道:“怎么不早说,早知道就不来这里浪费时间了!”

    赵玉柔笑道:“没关系,反正还有时间,而且这次来的目的不止找雷荧石,楚峻也要搜集炼剑的材料!”

    “如果是为了他,本姑娘才不来呢!”宁蕴撇嘴道。

    楚峻淡道:“又没人让你来!”

    宁蕴不禁哑口无语,只得重重地哼了一声,楚峻也懒得跟她斗嘴,问道:“那我们明天便赶去焚天城?”

    赵玉点头道:“现在天色快黑了,还是明早再出发安全点!”

    阮方捏了捏拳头,信心十足地道:“玉师妹,如果真有雷荧石拍卖,无论是多大代价我都会为你拍下来!”

    阮方这无疑是对赵玉变相地表达爱慕之意,赵玉俏脸微红,摇头道:“阮师兄能帮望寻找雷荧石已经是对赵玉极大的帮助,怎么能再让你破费!”

    赵玉这话等于委婉地拒绝了他,阮方却是毫不介意地道:“没事,我愿意为师妹做任何事!”说着若无其事地瞟了楚峻一眼。

    宁蕴笑嘻嘻地道:“阮师兄,我也是你的师妹,你不能偏心啊!”

    阮方潇洒大方地一笑道:“蕴师妹要是看什么,师兄也给你买下便是!”

    “嘻嘻,这是你说的,到时本姑娘便不客气了!”宁蕴得意地道。

    沈小宝挤眉弄眼地插嘴道:“楚峻,你小子可别被阮师兄比下去了,如果有需要,只要你求我一句,本师兄马上支援你!”

    楚峻淡道:“你还是算吧!”

    “都休息吧,明天出发赶去焚天城!”赵玉平淡地道。

    阮方神气地看了楚峻一眼,转身走开,腰间胀鼓鼓的百宝囊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晃晃荡荡的,好像在召示它肚子里有很多货。楚峻眼底闪过一抹嘲讽,暗道:“如果我现在把雷荧石拿出来,看你神气个什么屁!”

    楚峻正自沉吟,忽觉手上一软,忙低头望去,小小这小家伙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身边,嫩白的小手正攥着自己一根手指,仰着小脸睇来,黑漆漆的眼睛扑闪扑闪的。

    “鱼!”小小指了指谷底,一脸的馋相。意思很明显,叫楚峻去抓鱼烤来吃。

    楚峻呵呵一笑,捏了一下她的脸蛋道:“小馋猫!”说着牵着她往谷底走去。

    沈小宝忙嚷道:“小爷也去!”

    经过七八天的休养,这货的伤已经没什么大碍了,至少走路不用单脚蹦。

    宁蕴是人来疯,急忙站起来道:“我也要去!我也要去”说完不由分说一把抱起小小,嘻嘻哈哈地率先跑向谷底,一点也不顾小家伙不满的扭动挣扎。

    赵玉无奈地摇了摇头,对楚峻道:“小心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