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怪异老少

    “不用讨论了,我跟沈小宝一组吧!”楚峻淡道。

    阮方有点意处,他本以为楚峻会跟自己争着跟赵玉同组,没想到他竟然同意跟沈小宝一组,心暗喜,淡道:“既然楚峻自己提出跟小宝一组,那就这么定了,明天一早便出发,旁晚回营地集合!”

    在这里阮方名义上是众人的师兄,他的话还是有一种的权威。赵玉看了楚峻一眼,点头道:“好吧,大家都要注意安全,有事便放出信号!”

    商议好后,众人便各自休息打座。

    一夜无话,那种怪蛇也再没出现过,安稳地到了天亮。楚峻睁开眼时正好对上赵玉烟水迷离的明眸,显然已经注视了自己有一会。楚峻咧嘴笑了笑,可是赵玉却转过头去给了他一个后脑。楚峻微愣了一下,暗道:“赵师姐难道是为昨晚分组的事生气?”

    楚峻本来打算将雷荧石直接交给赵玉的,不过想想还是觉得等这次回去后再给她一个惊喜,所以一直没有提自己有雷荧石的事。既然阮方争着跟赵玉一组,那就让他一组好了,反正自己手有雷荧石。

    “铁石,你们看守好营地,要是有危险便放出信号!”赵玉将一枚信号交到铁石的手。

    小小拉着楚峻的手,仰起小脸希冀地望着楚峻,那意思竟然是要跟去。楚峻笑道:“别看我,这次真不能带着你!”

    小小脸上露出失望之色,不过还是听话地点点头,走回铁石的身边。

    “楚峻,你给小小施了什么迷汤?”宁蕴很不爽地道。

    楚峻却不理她,放出飞行座骑跃了上去,沈小宝这货单着一根腿,呲牙咧嘴地蹦上鹤背,嘿嘿地道:“我和楚峻两个人三条腿未必会输给你们,保不准雷荧石就被我们找到了!”

    楚峻不禁暗汗,什么两个人三条腿,听着别扭之极!

    三拔人乘着飞行座骑离开了山谷,很快便消失在山峰之间。铁石摸了摸小小枯黄的头发,忽然道:“小小,你觉得楚峻哥哥人好么?”

    小家伙用力地点了点头,眼晴变成了两弯月芽,道:“好,喜欢!”

    铁石蹲了下来,犹豫了一下道:“要不小小以后便跟着楚峻哥哥吧?”

    小家伙愣了一下,接着便猛摇头扑入铁石怀,紧紧地搂着他脖子:“要爹爹!”眼睛泪光闪闪!

    铁石当年在死魄鬼林附近捡到头部受伤的小小,一直将她当成亲生女儿一样看待,甚至还有过之,为了给她治病,把积蓄全部花光,每天拼死拼活地挣灵豆,两人相依为命,已经建立起深厚的感情。

    铁石虽然极不情愿割舍,但他明白,光靠自己绝对养不起小小,况且自己现在只剩下一只手,以后的日子会更加艰难,要想治好小小更是痴人说梦。楚峻则不同,那完全有能力给小小更好的照顾,而且他心地好,将小小交给他铁石很放心,最关键一点就是小小不排斥楚峻。

    “小小,爹爹现在残废了,不能再好好照顾你,楚峻哥哥心地好,又有本事,你跟着他爹爹很放心!”铁石轻拍着小家的后背,脸上挂落幕和不舍。

    小小将铁石的脖子抱得更紧了,眼泪啪嘀啪嘀地流,吸着鼻子道:“照顾爹爹!”

    齐秦和刘六见状眼眶都有点湿润了,劝道:“铁石大哥,既然小小不愿意,那就算了吧,况且楚师兄也不见得同意照料小小!”

    铁石闻言也觉得有道理,叹了一口气点头道:“好吧,这事以后再说!”

    ……分割……

    楚峻和沈小宝两人降落在五老峰央的雪老峰脚下。沈小宝寻了一块山石便一屁股坐倒,挥手道:“好了,你小子自己上山去找矿石吧,我在这里等你!”

    楚峻无语道:“你就在这里等?”

    沈小宝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反问道:“拜托,我是伤员,你好意思让我蹦着上山找矿?”

    “那你干脆待在营地不更好!”楚峻不禁哭笑不得。

    沈小宝嘿嘿一笑道:“小爷要是不出点力怎么好意思,况且你小子要是找到了雷荧石,我也好分点功劳嘛!”

    楚峻不禁语,转身往雪老峰上走去。沈小宝大声道:“走路小心点,别摔下来,否则小爷不好向赵师姐交待!”

    “喂喂,等一下!”

    楚峻没好气地停住脚步,转过身来道:“有什么话一次过说了!”

    “哎哟,你小子真没耐性,小爷也是为你好!”

    楚峻转身继续走,这话唠一跟他答话,一准说个没完没了,楚峻现在算是摸透了他的脾性。

    “有危险记得要放信号,小爷马上去打救你!”

    “那个……这座山峰主要出产月长石和冰引石,仔细找找,可能会有玄铁石呢!”

    “喂,操……跑得这么快,老子还没说完!”沈小宝看着楚峻飞快地消失在山石树木间的背影,悻悻地骂了一句,斜眼瞥见站在一旁梳理羽毛的灰鹤,又骂道:“臭美个屁啊,整天梳来梳去,还不是灰不溜丢的,难看得要命!”

    灰鹤似乎早习惯了沈小宝的数落,瞟了一眼他后继续悠然自得地梳理着羽毛。沈小宝又骂道:“瞟什么瞟?说你难看还不服气,整天梳那鸟毛,还不是妞都泡不到一个,净丢小爷的脸!”

    “阿姥,这人是不是个傻子?”一把清脆的童音突然响起。

    沈小宝吃了一惊,遁声望去,只见一老一少不知什么时候竟然站在离自己不远的山石上。那老太婆弯腰驼背,脸上皱纹密布,两腮内陷,好像已经掉光了牙齿一般,混身上下散发着一股阴寒气息,普通人被她那对浑浊的眼睛盯上一下恐怕也得病上一场。老妇手握着一根草绿色的拐杖,拐杖上缠着一条绿得透明的小蛇,信子吞吐不定,很是碜人。而老妇旁边站着一名十一二岁的女童,梳着两条羊角辫,身穿绿色小短裙,露出两条白生嫩滑的大腿,小脸粉雕玉砌,十分之可爱。

    沈小宝那头灰鹤微微发着抖,软软地蹲伏在地,眼神尽是恐惧。沈小宝心头大凛,在山野突然无声无息地出现一对这样怪异的组合,实在让人心底生寒。

    “傻子,有没有见过一名七八岁大的小女娃,脖子上挂着一颗绿色的水晶?”老妇突然开声问,那声音就好像半夜刷锅底,刺耳碜人之极。

    沈小宝只觉全身血液都凝固了,老实地摇头道:“没见过!”

    老妇拄着拐杖一声不吭转头便走,穿着绿色短裙子的小女孩回过头对着沈小宝扮了个鬼脸道:“傻子,跟鸟聊天吧!”

    直到两人走远,沈小宝这才松了口气,拍着胸口道:“他姥姥的,吓死人了,哪里跑出来的山精-水怪,吓小爷一跳!”又道:“这小妞倒是挺可爱的,要是再大上几年,小爷非让鸟跟你聊天!”

    吓得脚软的灰鹤这时也站了起来继续梳理羽毛,听闻沈小宝提到“鸟”,习惯性地回应一眼。沈小宝撇嘴道:“看个屁,不是说你,小爷是说裤裆里的鸟!”

    楚峻顺着崎岖的山势一路向上搜索过去,不时用玄铁剑翻挖一下岩石。这次出来之前,楚峻便认真地做足了功课,对炼剑用的那些矿石都熟记在心,只要遇上准定能认出来。

    太阳渐渐升高,楚峻已经搜寻了近两个时辰,收获了一块月长石和两块冰引石。加入月长石炼制飞剑能在晚上自动发光,没有什么实际用途,不过很受女性仙修的欢迎。冰引石能增加法宝的冰属性亲和力,适合修炼冰系功法的修者,两种石头都属于一品炼器材料,价值不算高。楚峻那块雷荧石是三品材料,有价没市,卖出去起码值个五六万灵豆,如果是拍卖,可能炒到近十万。

    楚峻抬头看了看天色,发觉已经是午时了,太阳直射,雪老峰峰顶的冰雪反射着夺目的光芒。

    “这么大的一座山峰,没个十天八天恐怕也搜索不完!”楚峻暗道。

    正在此时,一头雪白的大鸟在雪老峰上空盘旋了几圈便降落在峰顶,上面似乎还坐着一人。由于树木的阻挡,楚峻只是依稀看清那人似乎是一身白衣。

    楚峻本着多一事不如小一事的心态,继续搜索四周的山石。

    果然是功夫不负有心人,楚峻寻到一处玄铁矿,方圆十多米的地方全是裸露的玄铁矿石。

    楚峻挖出一大块玄铁石收进百宝囊,估计应该够打造一把玄铁剑了。

    太阳西斜,楚峻便心满意足地下山,准备明天再来搜索山峰的另一则。这时,山顶传来一声清越的鸟鸣,一只雪白的大鸟腾空而起,眨眼便消失在天边,鸟背上那人似乎回头看了一下,由于距离太远,也看得不甚真切。

    楚峻回到山下,见到沈小宝那家伙竟然懒洋洋地躺在山石上睡觉。

    “回来了,收获如何?”沈小宝不等楚峻走近便机灵地坐了起来,笑嘻嘻地问道。

    “回去再说!”楚峻放出座骑,两人一前一后往营地返回。

    PS:心情沉重,为四川雅安地震灾区同胞们祈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