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怪病

    楚峻和赵玉漫步在雷音山脚的小道上,道旁的灵田已经长出了嫩黄的灵粟苗儿,不少外门弟子正在田间劳作。楚峻现在已经是内门弟子了,不用再耕种灵田,看着那些在灵田里挥洒着汗水的体修,不禁感触良多。

    赵玉无论出现在哪里都会成为别人眼的风景,美丽的事物总是容易引人注目的。楚峻和赵玉并肩而行,那些艳羡和惊讶的目光让楚峻感到压力山大。

    “你准备用什么办法让铁石接受你的龙须草?”赵玉转头美目泛泛地望着楚峻。

    楚峻笑了笑:“暂时不说!”

    赵玉白了楚峻一眼,嗔道:“故弄玄虚!”

    楚峻呵呵笑了笑,笑容却是嘎然凝结,赵玉似有所觉地遁着楚峻的目光望去。只见一名穿着花格子小裙的小女孩正蹲在一畦灵田清除杂草,头上戴着一顶跟体型严重不符的大草帽,几乎把她瘦弱的身子都盖住了。小女孩很认真,撅着小屁股将每根杂草都给清除干净。

    楚峻和赵玉对视了一眼,举步走了过去。小女孩显然对两人的到来一无所觉,依然一丝不苟地拔除田里的杂草,几根沾湿了汗水的头发紧贴在额前。

    赵玉心忽然泛起一种莫明的感动,柔声叫道:“小小!”

    小家伙颤了一下,显然是被惊到,站直腰转过身来,大帽子摇摇晃晃的,将她的小脸都给挡住了。楚峻弯腰拿掉他的大帽子,笑道:“小小,还认得叔叔么?”

    小小看了赵玉和楚峻一眼,点了点头。赵玉拿出手帕给小家伙抹去脸上的汗水,问道:“小小,你爹爹呢?”

    小家伙似乎认得赵玉,摇了摇头:“不知!”

    赵玉黛眉轻蹙,有点不悦地道:“你还这么小,铁石怎么可以让你一个人照顾灵田的!”

    小家伙漆黑水灵的眼睛眨了眨,道:“辛苦,帮忙!”

    意思就是说爹爹很辛苦,她自己要帮忙的,不关爹爹的事。这小家伙似乎习惯了说话两个字,可谓是惜字如金,偏偏又能让别人听明白她的意思。

    赵玉轻抚了一下小小的头,多懂事的小家伙。小小拿过楚峻手的大帽子,继续弯腰清除杂草,不再理会楚峻和赵玉。

    “姐姐帮你!”赵玉端下来帮忙。

    楚峻呵呵一笑道:“叔叔也来帮忙!”

    赵玉抬起头白了楚峻一眼,后者愕了一下才醒悟过来,急忙改口道:“哥哥也来帮忙!”

    赵玉噗的失笑出声,俏脸上飞起两团红晕,笨蛋这回倒不笨了。小小歪着小脑袋看了两人一眼,又认真地拔除杂草。

    赵玉虽然从小就没干过农活,不过除草这种简单的工作还是难不倒她,而且女孩子天生心细,这工作干得比楚峻还要出息。

    赵玉天仙般的人物竟然到灵田里劳作,自然引来不少外门弟子的围观。赵玉对那些目光仿佛熟视无睹,淡定自若地继续劳作,本来莹白如玉的芊手沾满了污泥和草汁,不时扭头温柔地望一眼不远处的楚峻,心出奇的温馨。

    铁石耕种了两百亩灵田,一有空便外出去狩猎,可见其为了赚灵豆,已经是拿命去死拼。

    时近午,火辣的太阳尽情地挥霍着热力,赵玉虽然是名修仙者,不过说到底还是没做个粗活,已经有点吃不消了,极品美玉般的脸蛋晒得微微泛红,香汗涔涔。

    “赵师姐,要不先休息一会吧!”楚峻道。

    赵玉直起身来轻捶了一下发酸的腰,嗔了楚峻一眼,柔声道:“不用!”

    “给!”小家伙把头上那顶大草帽递给赵玉。

    赵玉笑道:“小小真乖,还是你自己戴着吧,姐姐不怕晒!”

    “晒黑,不好看!”小家伙认真地道。

    赵玉闻言禁不住摸了摸脸蛋,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赵玉还真担心自己晒黑了,不过让她戴小小的帽子,又怎么好意思呢。

    楚峻看着赵玉沾了泥的绝美脸蛋,心升起一股淡淡的感动,笑道:“大午了,我们都休息一会!”说着牵着小家伙向灵田边上的树荫走去。

    赵玉自然明白楚峻是为了照顾自己,心里甜丝丝的,默默地跟在身后。三人来到树荫下坐下,小家伙拿出一个水袋递给楚峻,扑闪着黑漆漆的眼睛道:“喝!”

    楚峻摸了摸小家伙的小脑袋,笑道:“你自己喝吧!”

    小家伙却是摇了摇头,水袋依然递在楚峻面前。楚峻只得拿过水袋,拔掉壶塞,忽然醒起了什么,把水袋递给赵玉道:“赵师姐,喝点水吧!”

    赵玉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过,用手帕抹了抹壶嘴,仰起秀气的脖子,就着壶嘴抿了两口,轻轻地咽了下去。楚峻在一旁看得有些发愣,赵玉喝水的样子实在美极了,精致如桃瓣般的小嘴让人想入非非。

    “给!”赵玉把水袋递回给楚峻,烟水迷离的明眸波光潋滟,霞生两颊。楚峻回过神来,拿过水袋便就着壶嘴喝了两大口,舒服地吁了口气。赵玉张了张嘴,似乎要提醒什么,楚峻的大嘴已经含着壶嘴喝起来了,只得羞恼地转过脸去,从侧面看去,连脖子都蒙上了一层红霞。

    “小小,谢谢你!”楚峻喝了几口便将水袋递回给小小。

    小小接过水袋,用裙子小心翼翼地抹干净壶嘴才仰起小脸喝起来。楚峻有点尴尬地望了一眼赵玉,正见到她薄恼地白了自己一眼。楚峻莫明其妙地咂了咂嘴,这动作瞬时让赵玉晶莹的耳珠都红了,转过身去不理楚峻。

    “赵师姐怎么了?”楚峻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

    正在此时,小家伙突然噗通的摔倒在地上,全身卷缩成一团瑟瑟发抖,掉在地面的水袋汩汩地流出水来。楚峻韩吃了一惊,握住小家伙的手,发觉冰凉冰凉的。

    “不好,是她的怪病发作了!”赵玉惊道。

    楚峻急忙将小小抱起来,只觉她手脚冰冷,小小的身子瑟瑟地发着抖,小脸泛青,牙关紧咬,两着小手紧紧地捏着拳头,下意识地往楚峻怀里缩去。

    “怎么办?”楚峻焦急地道。

    “龙须草!”赵玉飞快地从楚峻身上摘下百宝囊,从里面掏出一株龙须草捏成球状。

    “小小乖,张开嘴!”赵玉把龙须草送到小小的嘴边,可是这小家伙紧紧地咬着牙关,仿佛没听到似的,一个劲地发着抖。

    楚峻忙捏开她的嘴巴,赵玉这才顺利地把龙须草塞了进去。小家伙紧紧地抓着楚峻的衣服,身子几乎卷缩成球状,像头受伤的小猫咪一样惹人怜爱。

    隔了好一会,小小泛青的小脸渐渐地恢复了正常,不过手足仍然冰冷,紧紧地贴在楚峻的怀,牙齿格格地作响。

    楚峻语气沉重地道:“这到底是什么病?发作起来竟然这么厉害!”

    赵玉忧心地摇了摇头:“不清楚,可能是一种遗传的病症!”

    楚峻忽然想起小家伙的血是甜的事,难道是跟这有关?楚峻默默地运起新月神力输进小家伙的体内,说来神奇,小家伙竟然不抖了,慢慢一平伏了下来。

    赵玉不知就理,还道是龙须草起了作用,默默地站在一旁看着楚峻。楚峻默默地运着新月神力在小家伙体内运行,当新月神力运行到小家伙胸口的位置时却没办法通过,似乎被一团冰凉的力量挡住了。楚峻尝试了几次便不敢造次,将神月神力退了出去以免对小家伙造成伤害。

    小小冰凉的身体渐渐暖和起来,嫩嫩白白的小脸蛋甚至泛起了红霞,红扑扑的十分可爱,眉心处的胭脂痣变得尤其明显。

    “师傅曾经给小小看过,只知道她体质冰寒,怪病一发作就全身发冷僵硬,得靠含强烈火毒的药物才能克制,龙须草就是含有强烈火毒的灵药,平常人吃一株恐怕当场就得被灼穿肠胃!”赵玉轻叹道。

    楚峻吃了一惊,望着怀卷缩着的可爱小家伙,沉声道:“那龙须草会不会有副作用……就是对她的身体产生害处?”

    赵玉点头道:“那是自然的,龙须草只能暂时缓解她的病情,霸道的火毒却会损伤她的经脉脏腑,长此下去会留下极大的隐患,小小长得这么瘦弱,头发枯黄,恐怕就是这个原因!”

    楚峻心情不禁沉重起来,低头看着小脸红扑扑的小小,小家伙这时好像也缓过气来,睁开眼睛看了楚峻一下又合上,小脸亲呢地蹭了蹭楚峻的胸口。

    “小小!”突然一声大喝响起,三人飞快地跑了过来,跑在前面的赫然正是铁石,只见他一条手臂血淋淋的,竟然齐肘而断。

    铁石风一样跑到跟前,一把抢过楚峻怀的小小,单手抱在怀。这时后面那两人也跑到跟前了,楚峻认出这两人正是那天在城头上拼死保护铁石的两名体修,其一人的脸上还留着一道可怖的伤痕。

    “参见赵师姐,楚峻师兄!”两名体修恭敬地道。

    铁石见到小小没事这才放下心来,对着赵玉和楚峻点点头道:“参见赵师姐,楚师兄!”

    “爹爹!”小小睁开睁弱弱地叫了一声,又沉沉地睡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