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招雷劈

    本来月朗星稀的天空突然间变得乌云滚滚,狂风怒嘶,云层间隐隐有电光闪烁,沉闷的雷声由远而近。树木在狂风下东倒西歪,发出吱吱嘎嘎的声响,正是:雷云密布压天低,林海怒涛乱披风。

    五雷城的修者都纷纷躲进建筑内部,一头灰鹤迎着黑夜疾风艰难地越过了五雷城的城头,向着黑越越的城外荒山飞去。

    滋嚓!一道惨白的电光从厚厚的雷云间戳穿出来,照亮了黑漆漆的天空。有抬头者惊讶地发现这头逆风出城的灰鹤,顿时一指道:“看,这时竟然有人出城!”

    电光一闪而逝,灰鹤消失在漆黑的狂风雷云间。

    “看到了没,我的个乖乖,这个时候还敢出城去,了不起!”众人纷纷议论起这个顶风出城的好汉。

    要知道修者都是靠掠夺天地之间的灵气修炼,说白了就是逆天而行,与天争命。所以但凡是雷雨天气,修者都相当顾忌,尽量不会在雷雨天暴露在旷野,更别说大摇大摆地在雷云之下骑鹤夜游,因为一不小心就会遭雷劈。人力就算再强大,也强大不过大自然的力量。

    这个招雷劈的家伙自然就是楚峻,这时他已经离开五雷城数里,耳边是呼呼怒啸的狂风,天黑、地黑、风黑、两眼一抹黑,真是他娘的黑得伸手不见五指。灰鹤羽毛被吹得乱蓬蓬,十分艰难地蜗牛式前进。

    楚峻把眼睛瞪得大大的,往下方张望,企图找一个降落的地方,下面黑咕噜隆咚,什么也看不到,只闻树木被疾风吹得像鬼啸般的声响。

    滋嚓!一道闪电掠过天际雷云,惨白的电光映照之下,树丛万头涌动的荒山清晰显露。楚峻眼尖,瞅准了一座光秃秃的山峰,凭借着感觉驱动灰鹤降下去。这头灰鹤倒是神骏,准确地降落在峰顶。楚峻拍了拍小灰的脖子,奖励了它一粒灵豆才将它收进豢养环之。

    眼前光芒一闪,身材曼妙的光影女子无声地出现,身上柔和的月色顿时将方圆十来米照亮。

    “在那里开始修炼!”光影女子一指旁边一块平整的山石。

    楚峻吃惊地道:“就在这里修炼,要是被雷劈了怎么办?”

    “就要是招雷劈!”光影女子毫无感情地道。

    楚峻差点一头栽倒,有点怀疑这怪女人是故意作弄自己,但也不能这样玩人啊,被雷劈会死人的。光影女子见楚峻迟疑,冷道:“你到底想不想练?”

    楚峻只好硬着头皮在山石上坐好,抱元守一。呼呼的狂风吹得山下的树木纷纷折断,楚峻只觉自己快要连同石头一起给吹飞,哪里静得下心来运功。

    “静心,真正的强者,即使是天崩地裂于前也毫不变色,眼下只是一场小小的雷暴而已,如果这样你都静不下心,干脆别练了!”光影女子淡淡地道。她没有刻意地提高声音,不过却极为清晰地传入楚峻的耳。

    楚峻本就是个倔强的人,闻言自是不服,拼命让心神沉淀下来。渐渐地,似乎风声小了,雷声小了,最后四下变成一片寂静,灵台空灵如井月。

    滋啦!惨白的电刃割破了天空的雷云,轰天巨响惊悚天地万物,酝酿多时的暴雨夹杂着狂风漫天打下,发出哗啦啦的声音,如同万马奔腾,打在脸颊上火辣辣的痛。

    “只管修炼,其他事你不用管!”光影女子淡然地道。噼哩吧啦的雨点轻易地穿过了光影女子的身体,打在山石之上。光影女子在黑夜怒雨狂风,就好像是一盏明灯,一只漂浮在山间的精灵。

    滋嚓!一道雷光从九天之上落下,直奔楚峻所在的山顶,如此裸露在高处修炼,本就是招雷劈的事。光影女子似乎做了个弹指的动作,一团棉絮般的光华飘出,在头顶上方霍地散开。

    那雷电竟然好像击进了水潭的石子,只掀起了一阵涟漪,滋滋的电弧透过了棉絮光华后敛去了作为雷电的罡煞之气。

    滋!青白色的电光像流水一样打在楚峻的身上,后者身体明显一震,接着便如同长鲸吸水一样,把电光源源不断地吸进体内。

    五雷城,雷音山的落雷塔上,正天门掌门宁天正脸色凝重地望窗外的暴雨夜空。

    滋啦!一道惨白的电光直劈而下。

    这已经是第七次,雷电七次击在同一个地方,宁天面色更显凝重。这时身后脚步声响起,一身紫袍的凌紫剑走了过来,问道:“师兄看到了没,这已经是第七次了!”

    滋啦,又一道狂雷垂天击下!

    “现在是第八次!”宁天回头道。

    “会不会是有隐世高人渡丹劫?”凌紫剑眼露出一抹狂热。

    宁天摇头道:“你听说过有八雷丹劫的么……现在是九雷了!”宁天说话间又有一道狂雷劈下。

    凌紫剑摇了摇头道:“那就怪了!”

    宁天面色凝重地道:“天降异象,恐怕不是大吉之兆!”

    凌紫剑面色一变,沉声道:“师兄说得对,近日龙神光喷发变得毫无规律,兽潮来得比往年早,还有我在死魄鬼林遇到那怪异的老妇!”

    宁天点头道:“雷击不断,恐怕是有什么污秽大凶之物出世,这天下恐怕平静不了多久了!”

    凌紫剑眼杀气一闪道:“要不我现在前去查看一下,那地方离城不远!”

    “现在这种天气出去非常危险,还是等雷雨停了再说!”宁天否决了他的提议。

    凌紫剑欲言犹止地张了张嘴,宁天淡道:“你是想说楚峻的事吧,我都知晓了,权当什么也没发生过吧!”

    “可是刘师兄……!”

    “人非圣贤,谁能无过,刘师弟包庇爱徒情有可原,既然曲师弟和玉师妹都不追究,就此揭过吧!”宁天淡道。

    凌紫剑叹了口气:“可是刘师兄身为执法长老,怎么可以如此纵容包庇弟子!”

    宁天转过身来望着凌紫剑,和颜悦色地问道:“三师弟,如果是林平犯了这样的错,你会怎么做?”

    凌紫剑眉毛一挑,厉声道:“自然严惩不贷!”

    宁天摇了摇头道:“三派之,我们正天门实力最弱,培养一名优秀弟子不容易啊!”

    “那也容得品行不端的害群之马!”凌紫剑掷地有声地道。

    宁天苦笑一下道:“烈法宗那位一直不死心,企图吞并我正天门,本门实力本就远逊于烈法宗,要是因为门下弟子的事闹得不睦,恐怕情况会变得更糟!”

    凌紫剑不禁哑口无言,宁天又道:“三师弟,师兄知道你从小就刚正不阿,疾恶如仇,又是咱师兄弟天赋最好的,掌门之位本应是你的!”

    凌紫剑打断道:“我不是当掌门的料,师兄当这个掌门最合适不过了,我从来不因这事埋怨过师傅,师兄休得再提!”

    宁天叹了口气,面露忧色道:“希望正天门别毁在我手上才好!”

    凌紫剑眼精光一闪道:“师兄何必过于担忧呢,烈法宗实力虽强,不过要吃下我们和腾凰阁,乃是痴心妄想!”

    宁天苦笑道:“听说那人快要结丹了,如果结让他成功,就算我们和腾凰阁联合也抗拒不了烈法宗!”

    凌紫剑闻言亦不禁神色一黯,叹道:“可惜……!”至于可惜什么却没有说下去。

    两人沉默了一会,凌紫剑便一声不响地退走了,宁天望着外面的乌天黑地,轻道:“要是本门的五雷正天诀后面几层没有失传,三师弟恐怕早就结成金丹……暴风雨要来了么?”

    风渐小,雷云发泄过后开始偃旗息鼓,偶尔会传来几声隆隆的声响,大雨依旧滂沱。楚峻浑身湿透,身上细小的蓝白电弧偶尔会爆响几下。

    当楚峻睁开眼时,瞳孔似有电光流动。此时,楚峻有一种仰天长啸的冲动,这一场修炼实在是酣畅淋漓,跟平时靠吸收空气游离的灵气修炼相比,不知要爽上数百倍。

    平时修炼时,吸入的灵气是无属性的,要经过五雷正天诀炼化后才能变成雷灵气。而今晚吸入的灵气本身就是极为纯净的雷灵气,只需吸入丹田稍加炼化就成了,最重要的是浓郁得发指,根本不用刻意去吸纳,这些雷灵气就争先恐后地往体内钻。

    “马上离开,很快就会有修者来查探!”光影女子淡道,她的声音带着一股掩饰不了的虚弱疲意,身上的月色似乎淡了许多。

    楚峻越来越看不透这怪女人了,不知她这样不遗余力助自己修炼,到底图的是什么?

    楚峻这前脚刚离开,一道剑光便直奔这座山峰而来,正是紫袍人凌紫剑。

    凌紫剑小心翼翼地向着山峰接近,大雨接近那身体一米的距离便像长了眼睛般向旁边散开,根本沾湿不了他的衣服分毫。

    雨水已经将山峰上的痕迹冲刷得一干二净,凌紫剑自然是一无所获,最后只能悻悻地御剑返回五雷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