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眼睛笑了

    楚峻露出了手背上的牙齿印,牛庞顿时面如土色,楚楚更是吓得软倒在地。

    玉真子脸上似乎凝结了一层万年寒霜,目光凌厉地盯着楚楚,寒声道:“说,为什么要陷害楚峻!”

    阮方白皙的脸颊上冒出一层细密的汗珠,目光威胁地盯着楚楚,喝道:“不错,为什么要陷害楚峻!”

    楚峻若有所思地瞟了阮方一眼,心已经有了计较。楚楚瑟瑟地颤抖起来,忽然一咬牙,颤声道:“都是牛庞指使我的!”

    牛庞顿时面色大变,大声道:“你含血喷人!”

    楚楚眼角余光扫了阮方一下,厉声道:“牛庞,你跟楚峻有过节,你说恨不得一剑杀了楚峻,给了我二十颗二级兽晶,让我诬陷楚峻,说事成后再给我二十颗!”

    牛庞顿时面如土色,大声道:“我……!”话没说完便被阮方上前一脚狠狠地踹在嘴上,顿时下巴脱落,鲜血满嘴,呜呜地发不出声。

    阮方沉声怒骂道:“牛庞,没想到你竟然做出这种事,枉我竟然听信了你的鬼话,我恨不得杀了你!”说完又是一脚踹去,顿时把牛庞踹得脸颊都陷了下去,倒在地上呜呜哀号。

    楚峻冷眼望着阮方,现在已经十分肯定他就是幕后主使者。阮方踢完牛庞,对着楚峻行礼,歉意地道:“楚师弟,师兄听信牛庞这小人谗言,还以为你真的做出这种事,真对不住!”

    楚峻淡道:“阮师兄言重了,楚峻行得正坐得正,从来不会把小人的伎俩放在眼内!”

    阮方面不改色地附和道:“楚师弟说得不错!”

    赵玉剪水双瞳脉脉地望着楚峻,暗道:“我就知道他不是那种人,先前真不应该怀疑他!”

    刘肃淡道:“事情水落石出了,楚峻是被陷害的,张楚楚,牛庞陷害同门,罪不可恕!”

    刘肃话没说完,玉真子手寒芒一闪,顿时鲜血飙飞,张楚楚已经倒在血泊当,喉咙发出咕嘟的声响,两眼睁得老大,尽是难以置信和不甘,右手吃力的抬起,似乎要抓住什么,最后颓然地一软。

    “为了蝇头小利,竟然不顾名节陷害同门,这种弟子就该杀一儆百!”玉真子寒着脸冷哼一声,飘然出了执法殿。

    殿内死一般的寂静,楚峻暗自凛然,这个玉真子真是心绝手狠,自己的弟子说杀掉就杀掉。当然,楚峻并不是同情张楚楚,如果今天自己被陷害成功,恐怕死的就是自己了。

    刘肃打了个手势,便有人把张楚楚的尸体抬了下去,半死不活的牛庞也让人拖走,看样子也是打算杀了。

    刘肃转头对着楚峻道:“楚峻,此事是我们错怪了你,幸好没有一错到底,希望你事后不要心生不满怀恨,努力修炼,为本门效力!”

    楚峻不卑不亢地道:“多谢刘长老还弟子清白,弟子一定努力修炼!”

    刘肃脸上挤出一丝笑容:“嗯,看得出你的五雷正天诀已经进入了炼灵初期,进境之快实在让老夫刮目相看,日后前途无量!”

    曲正风得意地哈哈笑道:“怎么样,楚峻比上官羽那小子也差不到哪里!”

    “夸你弟子一下,尾巴便翘上天!”刘肃面无表情地道。

    ……分割线……

    众人都离开了,执法殿内只剩下刘肃和阮方。

    阮方在刘肃凌厉的目光注视下,浑身都被汗水湿透,心忐忑不安。

    “说,是不是你主使的!”刘肃厉声喝道。

    阮方抖了一下,颤声道:“徒儿不明白师傅的意思!”

    刘肃的眼神顿时凌厉了几分,阮方吓得噗通地跪倒在地,猛叩头道:“弟子该死!”

    “哼,你确实该死!”刘肃冷道:“玉真子和曲正风要不是看在为师的分上,你以为今天还有命活着?”

    阮方不禁一惊,脸色苍白地抬起头来,眼带着疑惑!

    刘肃冷道:“就凭你这些不入流的小伎俩,以为骗得了他们!”

    阮方脸色又白了几分,吃吃地道:“师傅的意思是?”

    刘肃冷道:“在曲胖子和玉真子面前耍小聪明,你还嫩得很,他们要不是看在我的分上,今天死的那个就会是你!”

    阮方不禁汗流浃背,吃吃地道:“弟子知错了!”

    刘肃看着跪在地上狼狈不堪的阮方,眼闪过一丝失望,淡道:“起来吧,没用的东西!”

    阮方颤抖着站了起来,试探地道:“师傅怪罪弟子?”

    刘肃冷道:“枉你跟了为师这么久,竟然连一个楚峻都弄得你这么狼狈,日后如何成得了大事,简直是废物!”

    阮方见到师傅竟然不是责怪自己陷害同门,心稍定,委屈地道:“弟子本以为十拿九稳的,都是张楚楚这贱女人坏事,竟然没能在小西峰上将楚峻抓住,反倒被他打晕了。刚才宁蕴又突然站出来帮楚峻说话,这才功亏一篑。蕴师妹明明恨透了楚峻,怎么会帮他说话呢?”

    刘肃冷道:“这就是楚峻比你高明的地方,想不透这一点,你永远得不到赵玉的心!”

    阮方面色一白,问道:“弟子应该怎么做?”

    刘肃冷哼道:“这个楚峻表面看起来正直憨厚,其实非常聪明机灵,他现在肯定知道你就是幕后主使人,加上上次比武时你故意失手想杀他,他现在恐怕是恨你入骨了,只是隐藏得很深,并没有表现出来。你们两个已经势成水火,不是你死就他亡!”

    阮方面色一沉,狠声道:“凭他的修为能奈我何!”

    刘肃淡道:“楚峻两个月就将五雷正天诀修炼到炼灵初期,你自问比他如何?”

    阮方面色微变,沉声道:“弟子明白了,我绝对不会让他有机会追上弟子的!”

    刘肃脸无表情地道:“下去吧,只要不留下尾巴,为师都有把握给你盖下去!”

    “是,师傅!”阮方眼闪过一抹喜意,转身离开了执法殿。

    楚峻的房间内,赵玉打了盆热水放在桌子上,又放下一瓶金创复肌膏,柔声道:“洗洗伤口抹上,别留下伤痕!”说完转身往屋外走去。

    楚峻心一热,禁住脱口而出:“玉……赵师姐!”

    赵玉轻颤了下,转过身来望着楚峻,绝美的容颜让人瞧得心醉,温婉地道:“什么事?”

    楚峻憨憨地挠了挠头,憋了很久才道:“我……我跟宁蕴没什么的!”

    赵玉顿时霞飞双颊,微哼道:“关我什么事!”说着转身脚步轻快地走了出去。

    楚峻愕然地摸了摸鼻子,赵玉这是什么意思?应该没生气吧,眼睛好像笑了!

    楚峻把手泡进热水,心里也是热乎乎的,脑尽是赵玉动人的影子。正在楚峻脸带傻笑地出神时,眼前光影一闪,曼妙的光影女子凭空出现,圣洁如同月光编织而成。

    “泡得很舒服是不是?”光影女子干冷地道。

    楚峻回过神来,蹙眉道:“有什么事?”说着若无其事地拿起桌面的金创复肌膏抹了些许在手背。

    “以你的体质,就算不抹这些东西也不会留下半点伤疤,不过是赵玉送的,不抹对不起人家一片心意!”光影女子淡道。

    楚峻被说得嫩脸微窘,淡道:“你今天话真多!”

    光影女子被楚峻抢白了一句,顿时沉默了,四周的气温似乎低了不少。楚峻不以为意地继续抹药,反正她非要逼着自己修炼,在炼成烈阳诀之前,应该不会把自己怎么样。

    “楚峻,如果你想我助你修炼五雷正天诀,最好说话客气些!”光影女子寒声道。

    楚峻把瓶子珍而重之地收好,抬头望着朦胧光芒笼罩下的曼妙身影,忽然生出一种想法,这女人是不是长得特丑,所以不敢见人,性情也因此变得特糟糕。

    看着楚峻眼自然流露出的一丝怜悯,光影女子愣了一下,接着一挥手,一股劲力顿时将楚峻震飞出去,直接撞穿后墙掉到院子。

    楚峻又惊又怒地爬起来,骂道:“干什么,你疯了?”

    光影女子嗖的便到了楚峻跟前,一道剑形光芒滋的伸长,直指楚峻的眉心,语气带着森然的寒意:“再敢用那种眼神看我,我马上杀掉你!”

    光影女子似乎是激动之下忘了改变声音,不再是那种干巴巴的嗓音,虽然依然冰冷,不过却清脆圆润,很是好听,似乎年纪不大。

    楚峻愕了一下,脱口而出道:“这才是你真正的声音!”

    光影女子冷哼一声,光剑嗖的收了起来,冷道:“现在出城!”声音恢复了毫无情感的干冷。

    楚峻皱眉道:“外面黑呼呼的,出城干什么?”

    “让你出城便出城,休要多问!”光影女子冷道。

    楚峻心不悦,淡道:“我不是任凭你呼来喝去的奴隶,!”

    光影女子冷盯了楚峻一会才道:“很快就有一场雷暴,你还想不想一年之内达到凝灵?”

    楚峻心一动,吃惊地道:“你的意思是让我出城找地方练功?”

    光影女子没有回答楚峻,嗖的化作一团白光钻回楚峻的识海之。

    正在此时,本来疏星朗朗的天空突然间变得乌云密布,狂风骤起,吹得院的屯灵木哗啦啦的响。

    楚峻不再迟疑,马上离开院子,向雷音山脚奔去。

    PS:随着剧情的拉开,后面会越来越精彩,还没收藏的书友麻烦点一下收藏,用实际行动支持池子吧,冲榜!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