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我咬了他一口

    玉真子勃然大怒道:“到了这个时候你还要狡辩,难道楚楚不顾自己的贞节来陷害你?”

    楚峻心恚怒,大声道:“我没做过的事为何要认!”

    玉真子愕了一下,没想到楚峻竟然敢到对自己咆哮,不过联想到楚峻打宁蕴耳光的事便释然了,这个楚峻就是个无法无天的主,他敢偷偷潜上小西峰强暴女弟子也就不奇怪了。

    “不管你承不承认,如今人证物证俱在,容不得你抵赖,本派绝对不允许你这种害群之马存在,无论你的修炼天赋多优秀!”玉真子冷冷地道。

    楚峻冷笑一声道:“你仅凭她一面之词,还有牛庞这个跟我有过节家伙的所谓证言,便想定我罪?”

    “你还想要什么证据?”玉真子冷声道。

    “除非有人亲眼见到我强暴了这个叫楚楚还是敏敏的女人!”楚峻冷道。

    赵玉俏脸一红,心更加失望了,楚峻这明显就是耍流氓嘛。玉真子怒不可遏,厉斥道:“无耻下流!”

    刘肃目泛杀气,沉喝道:“楚峻,既然你不肯承认,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是清白的?”

    楚峻顿时语塞了,自己确实没法证明,除非宁蕴这小娘皮肯为自己作证,可是如此一来,自己确实上了小西峰的事便抖出来的,还有企图杀死宁蕴的事,最后甚至连凛月诀也会被追问出来。

    玉真子见楚峻哑口无言,更加认定楚峻在狡辩,心杀气充盈的同时又暗暗庆幸,以她的目光不难看出爱徒赵玉对楚峻产生了好感,此时楚峻露出了羞恶的一面,正好让赵玉认清他的真面目。

    “无话可说了?”玉真子冷笑道。

    赵玉失望地望着楚峻,心底一阵阵刺痛,暗道:“他真是这样的人……不会的,绝对没可能!”

    楚峻看了赵玉一眼,又转头望着玉真子,淡道:“我虽然无法证明自己的清白,但我确实没做过!”

    刘肃冷道:“现在所有证据都表明没有冤枉你,不管你承不承认,我身为执法长老自要秉公执法!”

    阮方眼闪过一抹喜意,暗道:“楚峻,这回你就不死也得被废掉!”

    牛庞的兴奋之情更是溢于言表,那叫楚楚的女修却是低着头不敢望向楚峻那边。

    “现在本长老宣布,废掉你一身修为,终生囚……”

    “等一下!”一把银铃般的声音突然响起,换了一身红装的宁蕴蹙着眉,小碎步走了进来动作有点怪异。

    楚峻愕然地转身看着宁蕴,暗道:“她要干什么?”

    宁蕴恨恨地瞪了楚峻一眼,嘴角却是挂着一丝得意,似乎在说:“你的命运现在就捏在我手上了!”

    赵玉皱了皱眉,女人直觉告诉她,宁蕴和楚峻之间肯定发生了什么。

    “蕴师妹,你又来捣什么乱?赶紧退到一边去!”阮方皱眉道。

    宁蕴撅嘴道:“我才没空来捣乱,你们冤枉楚峻了!”

    此言一出,四周顿时一遍哗然,赵玉不禁喜上眉梢,急急地问:“蕴师妹,你说的是真的?”

    楚峻愕了一下,急忙低下头掩饰过去,暗道:“这小娘皮怎么会突然帮我?”

    “蕴丫头,可有真凭实据?”刘肃沉声道。

    曲胖子急切地道:“蕴丫头,快点说!”

    宁蕴得意地瞟了楚峻一眼,可惜楚峻根本没有看他,只好悻悻地道:“今天下午我和楚峻在一起!”

    “什么?”阮方不禁脱而口出。

    玉真子和刘肃沉默了,曲胖子却是眉开眼笑,暗道:“乖乖,这小兔崽子愣是要得,哈哈,把本派两枝花都拿下了?真给老子长脸!”

    赵玉愕然地望着宁蕴,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般,她们两个竟然整个下午都在一起?

    阮方大声道:“蕴师妹,事关重大,你不要信口开河!”

    前不久楚峻打了宁蕴一个耳光,而宁蕴又差点将楚峻一剑刺死,转眼间两人怎么可能凑在一起,而且还一个下午这么久,说出去也没人相信。

    “我才没信口开河,我真的一个下午都和楚峻在一起,不信你问他!”宁蕴娇声道。

    众人的目光都投向楚峻,赵玉烟水迷离的双眸紧张地望着楚峻,不知希望他点头还是摇头。楚峻看了宁蕴一眼,这小娘皮一脸认真地望着自己,大眼睛内似乎隐含着一丝俏皮。

    “你说呀,我都敢说,你怕什么!”宁蕴催促道。

    楚峻只得点了点头道:“没错!”

    赵玉明眸顿时黯淡下去,默默地低下头,楚楚和牛庞却是面色大变,偏偏又忌惮宁蕴的身份,不敢大声反驳。

    玉真子心里咯噔一下,暗道:“难道真的冤枉了楚峻?”

    “你们在一起干什么?”刘肃问道。

    宁蕴脸蛋微红,羞怯地低下头,楚峻顿时汗流浃背,暗骂道:“你妹的别这个表情好不,弄得好像那个了!”

    赵玉见到宁蕴的表情,芳心更是坠到了谷底,手紧紧地攥在一起。

    “楚峻,你说!”宁蕴恨恨地瞪了楚峻一眼。

    楚峻察觉到大家眼神的异样,尤其是赵玉黯淡的眼神让他心不安,黑着脸道:“我没什么好说!”

    宁蕴哼一声,仰起头道:“是这样的,今天午我遇到楚峻这坏蛋下山买东西便想教训他一顿,本来我已经打倒他了,谁知这坏蛋使诈装死,用诡计把人家推下河,我自然把他也拖下去了。”

    此言一出,包括楚峻在内都不禁目瞪口呆,不过楚峻马上便掩饰过去,心暗喜:“这小娘皮总算还有点良心,偏的故事也挺有水平的,真真假假!”

    赵玉听闻心情顿时好了许多,抬头望着楚峻,剪水双瞳似乎在问:“是不是这样?”

    楚峻不着意地点了点头,赵玉极品美玉般的脸蛋上蒙上一层红晕,心升起一股甜意,同时又暗暗自责刚才怀疑他。

    玉真子绷着的脸稍稍放松了点,刘肃显然没这么好骗,问道:“既然如此,楚峻你刚才为什么不早辩说!”

    楚峻神色坦然地道:“因为我不想背上谋杀同门的罪名!”

    “嗯,这倒说得过去!”刘肃淡道:“那后来呢?”

    宁蕴抢着道:“后来我们被河水冲到岸边,我喝了很多水晕过去了,楚峻他……他便把人家放在腿上!”

    楚峻心头狂跳,这小娘皮不会口不择言吧。赵玉疑惑地道:“放在腿上干什么?”

    宁蕴威胁地瞟了楚峻一眼,红着脸道:“把我肚子里的水挤出来!”说着下意识地摸了摸臀后。

    楚峻心一松,总算这小娘皮没把自己打肿她屁股的事说出来。

    “这么说来,是楚峻救了你?”刘肃问道。

    宁蕴恨恨地道:“不过也是他推我下河的!”

    曲正风笑嘿嘿地道:“蕴丫头,你这话就不对了,要不是你找我徒弟麻烦,我徒弟怎么会把你推下河,而且你的修为比楚峻高多了,这样都在我楚峻手底下吃亏,说明你太笨!”

    宁蕴瞪了曲正风一眼,同时又瞪了一眼曲胖子的徒弟,小声嘀咕道:“高多才怪!”

    玉真子面色变得异常难看,目光落在那叫楚楚的女弟子面上,冷道:“楚楚,到底怎么回事?”

    楚楚机灵灵地打了个冷颤,颤声道:“我……我!”

    牛庞这时吓得大汗淋漓,陷害同门这可是大罪,现在只有咬牙硬撑到底,把心一横,大声道:“弟子确实见到楚峻尾随着楚楚姑娘上了小西峰,绝对不会错!”

    楚楚对玉真子极是畏惧,被她这一盯着,差点就心神失守,把事情都抖出来了,听到牛庞大喝,马上便清醒过来,知道此刻正是生死悠关的时候,硬着头皮颤声道:“弟子……弟子确实是被楚峻打晕的!”

    楚峻冷笑道:“那我为何不干脆杀了你,给自己留下隐患!”

    楚楚面色一白,颤声道:“我……我……!”

    “肯定是你企图对楚楚姑娘行不轨,所以没来得及杀人便被发现了!”牛庞挣红脸道。

    “那是谁发现我欲行不轨?是你么?”楚峻冷道。

    牛庞额头冷汗直冒,大声道:“楚楚姑娘发现你偷窥是事实!”

    “就不准她诬蔑我!”楚峻冷笑道。

    楚楚佯哭道:“我没有,明明就是你打晕我的!”

    宁蕴怒道:“楚峻一下午都和我在一起,他怎么打晕你!”

    楚楚顿时气势一弱,牛庞却是豁出去了,质问道:“宁师姐又有什么证据证明楚峻下午和你在一起!”

    宁蕴顿时杏目圆睁,大眼睛睁得大大的,怒道:“牛庞,你算什么东西,敢怀疑我说慌?”

    牛庞抹了下额头上的汗,硬着头皮道:“宁师姐息怒!”

    玉真子皱眉道:“蕴丫头,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楚峻和你在一起?”

    宁蕴重重地哼了一声,大声道:“我们在河里打斗时,我咬了他一口,他也咬了我一口!”

    此言一出,全场寂静,个个眼神怪异地望着两人。

    宁蕴这才发觉不妥,脸蛋顿时红如火烧,剽悍地一挺胸道:“我是咬了楚峻手背一口,怎么了?女孩子打架不能咬么!”

    楚峻有点哭笑不得,尴尬地偷瞄了赵玉一眼,见她绷着俏脸扭过头去,似乎有点不高兴。

    “哈哈,楚峻,把你的手让为师看看!”说完抓起楚峻的手,撸起衣袖一看,右手背上果然有一排深深的齿痕。

    “啧啧,果然好牙口,小爷敢确定是宁蕴咬的!”沈小宝啧啧地道:“宁师妹,我现在好奇楚峻咬了你什么地方!”

    宁蕴顿时闹了个大红脸,嗔道:“去你的,臭小宝!”

    PS:感谢书友独孤殁、无相唯我的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