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诬陷

    疲惫不堪的楚峻刚回到院子门口,三名身披紫电披风的年弟子便脸色不善地围了上来。楚峻认得这些紫电披风的弟子正是执法殿的执法者,心里咯噔了一下,皱眉道:“各位师兄这是什么意思?”

    “你就是楚峻?”其一名领头模样的短须男子冷道。

    楚峻点了点头道:“没错!”

    “带走!”短须男冷喝一声,他身边两名弟子伸手就抓向楚峻的胳膊,出手快老辣,显然是专业的。

    楚峻一闪身,嗖的滑开数尺,两名弟子顿时抓了个空。三名执法弟子愕了一下,显然没想到楚峻的身法竟然如此快,更加没想到他竟然敢拒捕。

    锵铮铮!

    三名执法弟子同时祭出飞剑,领头那人厉声喝道:“楚峻,你竟敢反抗!”

    执法殿的执法弟子虽然总共只有十来个,不过人人的修为都在凝灵期之上,除了上层核心那几名筑基期长老便轮到执法殿这些执法弟子了。每一届的三派夺星大比后,参加大比的凝灵期弟子都有二十年时间静心修炼,不用理门派俗事。二十年之内,这些弟子假如不能成功筑基,便会被要求加入执法殿当值,维护管理派内的秩序。如若能筑基成功则不必加入执法殿,自动成为下届掌门的后选人,即使当不了掌门,至少也是长老。

    虽然这些执法殿弟子是筑基失败者,不过实力却是不容小视,修为最低的也接近凝灵期,最高的凝灵后期,只是差一步之遥就能进入筑基期。楚峻感觉到三人身上强大的气息,知道硬碰硬绝对没有好下场,拱拱手道:“几位师兄为何要抓我?”

    “到了执法殿自然知晓!”领头者目光凌厉地盯着楚峻。

    楚峻皱了皱眉,沉声道:“我跟你们走!”

    “如此最好!”领头者淡淡地道,收起飞剑转身便走,另外两名执法者却是虎视眈眈。

    楚峻举步跟了上去,两名执法者一左一右地跟在楚峻的身后,防止楚峻突然逃走。

    几人很快便来到庄严肃穆的执法殿外,领头的先进去禀报,然后才走出来淡道:“跟我进去!”

    楚峻跟着这名执法殿弟子走了进去,十几对眼睛齐齐望了过来。坐在上首那人正是执法殿长老刘肃,本来就很长的老脸拉得老长,旁边还坐着一名面罩寒霜的女道,虽然容貌极美,身材像熟透了水蜜-桃,不过眉宇间淡淡的煞气却让人不敢多看一眼。

    “楚峻带到!”领头那名执法弟子大声道。

    楚峻扫了一眼四周,发觉阮方、林平等人也在,赵玉满目焦灼地望着自己,其他人则是神色各异。让楚峻奇怪的是牛庞也在堂下规规矩矩地站着。旁边一名哭哭啼啼的女修正是今天骗自己上小西峰的张敏敏。楚峻心咯噔一下,已经猜出了其的大概!

    “哼!”座上那名女道冷哼一声,喝道:“大胆楚峻,见到长老为什么不行礼!”

    楚峻只觉一股无形的压力迎面扑来,就如同一座大山当头砸下,顿觉心血翻滚,双脚一软便差点跪道,脚底两股力量自然而然地产生了反应,马上稳住了下跪的趋势。

    女道不禁轻咦了一声,脸上的寒意更重了,以她的身份出手未能把一名刚入内门的弟子给压跨,实在十分失礼。

    “师傅手下留情啊!”赵玉见到楚峻憋得俊脸通红,骨格发出咯咯的声响,好像就要折断一般,不禁焦急地叫了一声。

    女道正是赵玉的师傅玉真子,先前赵玉守着受伤的楚峻两天两夜,派内传出了不少流言蜚语,让玉真子非常不舒服,所以对楚峻很不待见,此刻见到爱徒竟然出言为楚峻求情,明显对楚峻确实非同一般。

    玉真子脸色更沉了,不仅没有收力,反而加大了几分压迫的力量。楚峻胸臆间气血滚涌,喉咙一甜,一股鲜血冲进口腔,死咬着牙关没让鲜血喷出,左腿一弯便单膝跪倒在地。

    “师傅,楚峻他的伤刚好,你会伤到他的!”赵玉见到面容扭曲的楚峻,不禁俏脸煞白,心痛不已。

    玉真子却是置若罔闻,继续加大力量,誓要将楚峻压服跪倒,一旁的刘肃面无表情,一副事不关已的样子。楚峻心升起一股强烈的恨意,咕嘟一声把鲜血吞回肚子,恨恨地盯着玉真子。玉真子不禁大怒,灵力急一吐,楚峻挺直的腰梁慢慢地弯了下去,不过左腿还是坚决的站着没有跪下,全身骨头吱吱作响,仿佛随时都会散架。

    大殿内死一般的寂静,阮方嘴角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冷笑,心却是暗暗震惊,就算换着是他在玉真子的压迫之下,恐怕也支撑不了这么久。

    “停手!”一声怒喝传来,紧接着便是一股强横的劲力撞至,将玉真子的力量撞开。

    楚峻只觉压在身上的力量一松,眼前一花便多了一名圆头圆脸的大胖子,正是师傅曲正风。曲正风的圆脸臭臭的,怒道:“玉师妹,你想毁了我的宝贝徒弟!”

    玉真子满脸寒霜地冷哼一声,曲正风转过脸来对着楚峻喝道:“还没死便给老子站起来,不嫌丢人么!”

    楚峻突然间觉得曲胖子那张圆脸可亲了不小,倔强地站了起来,抹了一下嘴角的鲜血,淡道:“死不了,弟子以后还要给你送终呢!”

    曲正风愕了一下,抚着肚腩哈哈大笑起来,一脚飞踹在楚峻的屁股上,笑骂道:“你小子咒我死是不是?”

    楚峻夸张地咧了咧嘴道:“那当我没说过,你找沈小宝那厮送终吧!”

    “哎呀,小兔崽子,什么时候跟小宝那贼厮学得牙尖嘴利!”曲胖子作势欲再踹。

    旁边的沈小宝不乐意了,大声道:“喂喂,死胖子,你说谁贼厮呢?”

    “说的就是你这头贼厮鸟,上次偷了为师不少丹药!”曲正风骂骂咧咧地道。

    沈小宝咬牙切齿地叫屈:“好呀,死胖子,上次是你故意摆些聚灵丹在桌面勾引我,待小爷偷……拿了后便故意抢回去,顺带把小爷的十颗二级兽晶都抢去了!”

    曲胖子却是一脸得意,两眼笑得眯成一条缝,嘿嘿地道:“所以你是头笨贼厮鸟!”

    楚峻听着不禁目瞪口呆,哭笑不得,果然是两活宝师徒。赵玉等人却是一副见惯不怪的样子。刘肃此时拉长的老脸已经黑了起来,一旁的玉真子更是眉头都拧成了一个“川”字,叱道:“曲胖子,死滚远点,现在要处置楚峻!”

    曲正风脸色一正道:“本长老得在一旁瞧着,免得你们不秉公办事!”

    楚峻不禁心一暖,有个护犊的师傅就是好!

    “楚峻,你可知罪!”刘肃沉声喝道。

    楚峻淡定地与之对视,坦然地道:“弟子不知所犯何事!”

    玉真子目光凌厉地盯着楚峻,叱道:“放肆,证据确凿,你还敢抵赖!”

    因为赵玉的原因,楚峻本来还对这玉真子存了十分敬意的,谁知刚进殿就让她不分青红皂白地压得吐血,所以对其的敬意顿时消失怠尽,冷冷地道:“什么证据确凿?即使你是长老,也不能平白无故地冤枉人吧?”

    “放肆!”玉真子向来霸道惯了,连掌门都要对她礼让三分,哪里受得了楚峻的语气。

    赵玉担忧地看了楚峻一眼,插嘴道:“师傅,我相信楚峻绝对不是这样的人,事情肯定有误会!”

    “你闭嘴,为师自有决断,不用你多管闲事!”玉真子冷斥道。

    赵玉委屈地低下头去。楚峻心暗怒,真想不明白,赵玉师姐这样温婉善良,竟然有个蛮不讲理,胸大无脑的师傅,简直就是灭绝师太第二。

    刘肃面无表情地道:“楚峻,有人告你偷上小西峰,对派内女弟子欲行不轨,你可承认?”

    楚峻瞥了一眼那哭哭啼啼,假装抹眼泪的张敏敏,淡道:“不承认!”

    “楚楚,你见到的是不是他?”玉真子寒着脸问。

    女修抬起头来看了楚峻一眼后,悲声道:“师傅,就是他,弟子当时发现他偷看濑玉池的师姐妹洗浴,正想大叫便被他打晕了,后来醒来发现自己衣衫不整,弟子肯定被他沾污了,师傅要给弟子作主啊!”

    此女很有演戏的天份,说得惟妙惟肖,楚楚可怜,让人听着便信了七分,在众人的目光,楚峻的头上已经隐隐扣了一顶鲜明的淫贼帽子。

    “楚峻,你还有什么话可说!”玉真子冷声道,两眼盈-满了杀意。

    楚峻又惊又怒,人家不顾贞节来陷害自己,确实是百口莫辩,只得沉声道:“这完全是污蔑!”

    “楚峻,你还想抵赖,我明明看到你偷偷尾随着楚楚姑娘,当时我就觉得夺怪了,没想到你竟然做出如此丧心病狂的事,我呸!”牛庞“痛心疾首”地骂道,眼底却是闪过一抹快意。

    此言一出,就连赵玉的目光都不禁变了变,紧抿着樱唇望着楚峻,芳心沉落到谷底。

    刘肃眼神变得凌厉起来,冷喝道:“楚峻,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楚峻只觉胸口被压了一块巨石,冷道:“牛庞和我有过节,他们合伙陷害我!”

    玉真子勃然大怒道:“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敢狡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