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心软

    楚峻冷笑道:“那个张敏敏不是你派来骗我上小西峰的么?”

    宁蕴愕了一下,怒道:“什么张敏敏?我不认识!”

    楚峻剑眉稍稍蹙起,看宁蕴的表情似乎真不知情,沉声问道:“真没有?”

    “没有!我今天才刚关完禁闭出来……呜呜……你欺负人!”宁蕴咽喉被楚峻握着,脖子和脸颊因为充血而泛红,泪痕满脸,完全没有了盛气凌人的样子。

    楚峻虽然跟宁蕴接触的时间不长,不过对她的性格倒是比较了解,属于那种从小被宠惯,以自我为心,神经大条的空心菜,按理应该想不出这样的毒计。楚峻仔细地回想了一下事情的经过,宁蕴碰上自己貌似是巧合的可能更多一些,因为如果她是主使者,断不应该一个人傻头傻脑地撵自己,却没有通知其他人。

    “可要不是她指使的,难道是阮方?”楚峻不禁想起了今天午时阮方匆匆告辞离去的情境。

    宁蕴见到楚峻脸色阴晴不定,心越发害怕了,抽泣道:“我没有,我真的没有!”

    楚峻目光杀机一闪,暗道:“事已至此,不管是不是她指使的,都得把她除去,以绝后患!”

    宁蕴见到楚峻目露狠色,心不禁颤,脑子这一刻突然灵光了,颤声哀求道:“楚峻,只要你放过我,我绝不报复你,而且不会将今天的事透露出去!”

    楚峻犹豫了一下,宁蕴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猛地将楚峻推跌出去,爬起来扭着小屁股就跑。

    若是让她逃回山门,那自己还能有活路,楚峻急忙飞身一个急扑,从身后紧紧抱住宁蕴。生死尤关,宁蕴发了疯一样挣扎起来,两人扭打着滚进了河,向着河心飘去。

    “噢!”楚峻忍不住闷哼一声,手臂上传来钻心的剧痛,原来被宁蕴狠狠地咬了一口。这小娘皮死死咬住皮肉不放,似乎要将楚峻的手腕给生生咬断。

    楚峻痛得松开了箍着宁蕴腰腹的手,可宁蕴还是死命咬着他的手背不放。楚峻不禁又急又怒,用力去捏她的嘴巴,却是不管用,急起来也依样画葫芦地一口咬在宁蕴的肩后,河水顿时飘起一朵血花,咬得那叫一个狠!

    “啊!”宁蕴吃痛之下松了口,昂起头发出一声痛呼,拼命拍打楚峻的头,咕噜咕噜地喝了几大口水,呛得猛烈咳嗽起来:“啊……咳咳……混蛋,松口!”

    楚峻松了口,双手叉着宁蕴的脖子用力收紧,宁蕴也反手叉着楚峻的脖子用力。两人紧紧地握着对方咽喉缓缓沉入水,渐渐的没了影。

    隔了数盏茶的功夫,河面上咕噜咕噜地冒出一大串气泡,楚峻从水底钻了出来,贪婪地吸了几口气,接着又一头钻入水,再次冒出水面时肩头扛着软绵绵不知死活的宁蕴。

    楚峻艰难地爬上了岸,将宁蕴草包一般扔在地上,自己倒在一边喘了几口大气才将宁蕴架在膝头上,挤顶她的胃部,并且使劲在她的小翘臀上抽了两巴掌,后者顿时翻江倒海地吐出大堆河水。楚峻看着手背上那深深的牙印,心怒火升起,又用力抽了几巴,打得啪啪作响,宁蕴哗的又吐出几口水来。

    “吐吧,最好把胆汁都吐干净!”楚峻一边咒骂,手上毫不含糊地抽了宁蕴的屁股十几记,估计都打肿了。

    楚峻发泄了一通,将宁蕴推跌在地上,自己虚脱地倒在一边。也不知过了多久,昏迷的宁蕴终于悠悠醒来,扫了一眼四周,自言自语道:“我还活着?”

    “差不多死了!”楚峻没好气地道。刚才在水他本来是打算掐死宁蕴的,不过看着这小娘皮两眼凸出,满脸痛苦哀求的样子,眼看就要没气儿了,心不由一软,便松开了手。

    宁蕴听到楚峻的声音吓了一跳,条件反射般跳了起来,却突然痛呼一声重新跌倒,小屁屁颠在地上,痛得眼泪都飙出来了。

    “好痛……你对我做了什么?”宁蕴摸了摸痛得火辣辣的臀部,恶狠狠地瞪着楚峻,却被楚峻反瞪了一眼,瞬时俏脸煞白,害怕地收回目光。她此时已经被楚峻的凶悍吓怕了,从小到大,身边的人都让着她,连挨骂都很少,更别说挨打了。楚峻却是半点也不卖她账,不仅给过她耳光,还咬她揍她,甚至要掐死她。如此一来,不可一世的宁蕴反倒对楚峻产生了畏惧的心理。

    楚峻轻蔑地瞟了可怜的小白兔般的宁蕴一眼,站了起来。宁蕴不禁害怕地往后缩了缩,可怜兮兮地道:“你想干什么?”

    楚峻刚才既然救回她,自然不会再去杀她,淡道:“好自为之!”说完便沿着河岸顺流而行。

    宁蕴愕了一下,鼓起勇气叫道:“你要去哪里?”

    楚峻站定脚步,转过头来冷瞥了宁蕴一眼,后者心微凛,像受惊的小红帽般低下头。楚峻收回目光,举步继续走,出了这档事,想回山门是不可能了,楚峻打算离开正天门,寻一处隐蔽的地方躲起来修炼。其实眼下只要杀了宁蕴,问题便应刃而解,可是楚峻这穿越人士的思想还没升华到视人命为草芥的程度。

    “楚峻!”宁蕴突然又叫道。

    楚峻转过头不耐烦地喝道:“你烦不烦,惹怒了老子,信不信我改变主意把你先奸后杀!”

    宁蕴吓了一跳,神情畏惧兼委屈,弱弱地道:“我没座骑怎么回去?”

    楚峻有种蛋痛得要碎的感觉,黑着脸道:“我不杀你已经是仁至义尽了!”说完扭头便走!

    “楚峻,等等我!”宁蕴站起来一瘸一拐地追上去。此时天色已暮,她可不敢一个人留在这里,而且飞剑也丢了,要是遇上一头二级灵兽必死无疑。

    楚峻皱眉道:“跟着我干嘛?我不回正天门!”

    宁蕴愕了一下:“你不回正门去哪里?”或许是泡过水,宁大千金的脑袋灵光了不少,突然明白了其的关键,一脸诚恳地道:“楚峻,你别担心,我绝对不会把今天的事说出去!”

    楚峻剑眉一挑,冷道:“你想威胁我?”

    宁蕴不禁抖了一下,吃吃地道:“我没有……我是说真的!”说着眼圈红了。

    楚峻不禁暗暗奇怪,以这小娘皮的性格断不会这么容易服软,难道是想施援兵之计?

    “我真的不会说出去,你也不用离开正天门!”宁蕴诚恳地道。

    “怪哉,这妞被狠揍了一顿反倒服帖了!”楚峻不禁暗道

    宁蕴见楚峻还是不肯相信,不禁急道:“我宁蕴对天发誓,如果将今天的事透露出去,我便修为再无寸进,脸上长……长大疮……还是不要长了!”

    楚峻不禁哭笑不得,不过她敢拿自己修为起誓,看来应该是不假,淡道:“姑且信你一次!”说完放出灰羽鹤跨上去便走。

    “楚峻,我……我呢?”宁蕴急叫道。

    楚峻冷道:“你骑你自己的,难道还要缠我身上不成!”

    宁蕴顿时俏脸通红,楚峻呼哨一声腾空而起,宁蕴急了,大声叫道:“我没有座骑!”

    楚峻这才记起宁蕴的楚峻当日被鬼蛛给撕碎了,现在天色已经黑,要是将宁蕴扔在这里,保不准就被夜晚出没的灵兽给卡嚓掉,省得日后麻烦。楚峻一咬牙,驱动灰羽鹤飞远,毫不理会宁蕴的悲叫。

    宁蕴看着楚峻消失在远处的暮色,又怕又恨,身上**的,风一吹不禁打了个寒战。此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下了,远方传来阵阵兽吼,宁蕴只觉自己被全世界给遗弃了,蹲下抱着头嘤嘤地哭起来。

    正在此时,头顶传来翅膀扇动的声音,宁蕴抬起头来一看,泪眼模糊间,看到楚峻正坐在灰羽鹤上神情冷淡地望着自己。宁蕴瞬时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愣愣地站了起来,睫上还挂着两滴眼泪。

    “上来!”楚峻不耐烦地道。

    “哦!”宁蕴忙要跃上鹤背,臀部的剧痛让她哼了一声,一个踉跄掉落。

    楚峻伸手拉了她一把,两人乘着灰羽鹤朝五雷城而去。宁蕴偷瞄了一眼沉着脸的楚峻,转过脸去把眼泪擦光,吸了吸鼻子问:“你为什么不杀了我?宁愿自己离开正天门!”

    楚峻没好气地道:“我不是你!”

    宁蕴愕了一下,接着低头去咬着嘴唇,隔了一会才道:“你放心,我不会对别人泄露今天的事!”

    楚峻默不作声,宁蕴又道:“我没有设计陷害你!”

    楚峻淡道:“这已经不重要了!”

    “我……我真的没有!”宁蕴委屈地道。

    楚峻瞟了宁蕴一眼,冷道:“女弟子有叫张敏敏的么?”

    宁蕴想了一下,摇头道:“不认识,我回去后问下别人!”

    楚人估计问了也是白问,如果是有人指使的,那女弟子用的肯定是假名,就算自己指认,她来个矢口否认也是白搭。

    飞行了半个时辰,两人便回到了五雷城雷音山脚,楚峻跃下鹤背,冷冷地道:“到了,下来吧!”

    宁蕴蹙着眉,试着伸了伸脚,发出一声痛呼,红着脸道:“那里好痛!”

    “不痛才怪!”楚峻暗道,伸手把宁蕴提了下来,转头便走。

    宁蕴见到楚峻头也不回地走远,撅了撅嘴,慢慢地移到一旁的山石上挨着休息。此刻回到了雷音山,宁大千金觉得安全了,胆气也恢复了不少,回想起今天的事,恨得牙痒痒的,暗道:“臭楚峻,这个仇我一定要报复回来……好痛!”

    宁蕴四下观察了一下,发现没有人,于是偷偷地撩起裙子看了一下后面,顿时又恼又羞。本白白嫩嫩的两瓣半月又青又红,手指痕清晰可见。

    “楚峻,我不会放过你!”宁蕴狠狠地打了一下石头,结果手指被山石割出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