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我喂你

    房间门被推开了,赵玉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汤药走了进来,仿佛带进了一阵和煦的春风,四周的事物也明亮了许多。楚峻愕了下,忙坐起来叫道:“赵师姐!”

    赵玉烟水迷离的双眸闪过一抹喜意,脱口而出道:“你醒了!”说着熟练地将药碗放在桌子,目不转睛地打量着楚峻。明眸善睐,樱唇皓齿,侧首如小鸟睇人。

    楚峻不禁心一荡,不由想起段立说过的话,楚峻虽然对男女之情方面很懵懂,不过毕竟正值少年慕艾的年纪,再加上赵玉这样的倾城绝色主动示好,不心动才奇。

    赵玉见到楚峻不好意思地躲着自己的目光,不禁噗的失笑出声:“今天气色好很多了!”

    看着笑嫣如花的赵玉,楚峻脑海竟然崩出了“美人如玉,一笑倾城”这八个字,不知当年能让周幽王烽火戏诸候的褒姒与之相比如何?

    赵玉俏脸上飞起淡淡的红霞,端起那碗汤药道:“这是生肌草、胡雪花、棕熊骨熬制的,喝了对你的伤有好处!”

    楚峻心泛起暖意,感激地道:“谢谢赵师姐!”

    赵玉微笑柔声道:“我亲手熬的,你乖乖把这碗药喝下去就算谢我了!”话一出口始觉语气好像有点暧昧了,白玉凝脂般的脸颊顿时红似火烧,美艳不可芳物。

    “我喝!”楚峻急急伸手去接,可是稍稍抬起手便掀动了肩窝的伤口,禁不住蹙起了眉头。

    赵玉惊道:“怎么了!”

    楚峻咧嘴笑了笑道:“没事,扯了一下伤口!”

    赵玉闻言松了口气,嗔了楚峻一眼道:“身上有伤逞什么强,老实坐好!”

    楚峻不禁无语,明明是你让我喝药的。赵玉掠了一下额前的秀发,俏脸微红地低声道:“我喂你!”说着抓起汤匙舀了一匙凑到楚峻的嘴边。

    楚峻这么大还没被人这样服侍过,更何况面对的是美得让人不敢正视的赵玉,很不争气地怂了,吃吃地道:“赵师姐,还是我自己来吧!”说着伸手去接药碗!

    “缩手!”赵玉瞪了楚峻一眼,嗔道:“伤口还没完全愈合,别乱动!”

    楚峻只得无奈地把手缩了回去,赵玉淡道:“张嘴!”

    楚峻张嘴把汤药喝了下去,赵玉见到楚峻如此听话听教,芳心竟是泛起丝丝甜意,又舀了一匙伸到楚峻嘴边。楚峻低眉小心翼翼地喝下汤药,赵玉本来还有点羞涩的,当发觉楚峻比自己还要不堪时,那点羞涩便荡然无存了,很自然地舀起汤药凑到樱唇边吹了吹再递到楚峻的嘴边。楚峻的心噗通的跳了一下,愕然地望着近在咫尺的如画娇容,肤若凝脂,唇如桃瓣香腮雪,目似秋水眉远山。

    赵玉见到楚峻傻傻地看着自己,顿时霞飞双颊,轻抿下唇,垂目嗔道:“看我干嘛,喝药啊!”

    楚峻这才回过神来,连忙喝下汤匙上的药汁,由于喝得太急,差点就呛着了。赵玉噗的失笑出声:“急什么,又没人跟你抢!”

    楚峻一张俊脸顿时红似关公,直到将最后一滴汤药喝进肚子都不敢再抬头看赵玉的脸一眼,气氛极是尴尬暧昧。赵玉见到楚峻一副作贼心虚的样子,心暗暗好笑,佯恼道:“我很难看吗,你低着头干什么?”

    “啊?不是!”楚峻忙抬起头来,脱口而出道:“赵师姐很好看!”说出口才闹了个大红脸。

    赵玉闻言心欢喜,俏脸微红道:“看不出你这人还挺贫嘴!”

    楚峻只得尴尬地呵呵一笑。赵玉嗔了他一眼,忽然叹了一口气,神态郑重地道:“楚峻,可以答应我一件事?”

    楚峻点头道:“什么事?”

    赵玉轻抿了一下嘴唇,柔声道:“你能不能原谅宁师妹,不再追究她刺你一剑的事?”

    楚峻顿时脸色一沉,默言无语。楚峻为人恩怨分明,宁蕴这小娘皮两次拿他作挡箭牌,最后还差点一剑刺穿他心脏,让他就此作罢,实在是很难办到。

    赵玉见到楚峻低头不语,芳心不禁一沉,明眸也黯淡了下去,轻叹道:“你好好养伤,我要回去修炼了!”

    “赵师姐!”楚峻抬起头来道。

    赵玉美眸一亮,静待楚峻的下。楚峻沉声道:“宁蕴不顾其他体修的死活我管不着,可是她恩将仇报,两次拿我作挡箭牌,最后竟然刺了我一剑,差点就要了我的命,换着你会原谅她么?”

    赵玉黛眉轻蹙,轻道:“可你不应该打她耳光,她一时生气才会……!”

    “你不用再说了,我可以不跟她计较那一剑,不过我不会原谅她,以后她要是再招惹我,我绝不会手软!”楚峻沉着脸道。

    赵玉知道楚峻能做到这样已经是极大的让步了,点了点头柔声道:“楚峻,宁师蕴妹从小就被大家宠着,性格是刁蛮任性了些,不过本质不坏,而且对身边的师兄弟都很好!”

    楚峻苦笑一下道:“漠视别人的生命,一切以自我为心,这还叫本质不坏!”

    赵玉愕了一下,叹道:“也罢,谢谢你不计较那一剑!”说完站起来离开了房间。

    看着赵玉低着臻首推门走了出去,楚峻张了张嘴,最终没再说什么。大丈夫恩怨分明,看在赵玉的分上,楚峻可以不刻意去报复宁蕴,不过以后她敢招惹到自己头上,绝对不再手软,就算被逐出门墙也在所不惜。

    ……分割线……

    雷音山顶某处建筑内,正天门几名权力核心依次而坐,脸色都不太好看。坐在主位的男子脸如重枣,浓眉似双刀,两眼神蕴充盈,十分威严,此人正是正天门掌门宁天。

    下首一名紫袍老者脸色灰败地靠在坐椅上,精神萎靡不振。如果楚峻在此,定然一眼便认出这名紫袍老者正是那天威霸无匹地杀退十几头秃鹫的那位,紫袍老者旁边的是圆头圆脸的曲正风。

    四人都静默无语,此乎在等什么人。

    正在此时,殿外剑光一闪,一名身穿淡蓝色道袍的女子收剑落地,快步往殿内走进。该女子看起来三十岁上下,容貌极美,皮肤几乎可和赵玉媲美,不过却多了一种成熟风韵,宽大的道袍也未能完全掩住她婀娜浮凸的身体,胸前胀鼓鼓双峰将道袍高高的拱起,双腿迈动之间圆挺的臀部曲线若隐若现。女道虽然体态诱人,不过微微上扬的眉毛透着一股慑人的威严,凛然不可侵犯,让人兴不起龌龊之心。

    “有点事耽搁了!”女道径直走到末座坐下。

    宁天摆手道:“无妨!”

    “掌门师兄,到底什么事把我们都找来了,凌师兄的伤是怎么回事?”曲正风急问道。

    宁天皱眉道:“三师弟,你来说!”

    他口的三师弟便是面色灰败的紫袍老者凌紫剑。紫袍老者面色郑重地道:“今年的兽潮来得早了许多,昨天兽潮退走后,老夫便前往死灵深渊查探,却在死魄鬼林遇上一名老太婆和一名十来岁的小女娃!”

    “凌师兄不会是被那老太婆打伤的吧?”曲正风插嘴道。

    道袍女子皱眉道:“曲胖子,能不能别打岔!”

    曲正风忙陪了个讨好的笑脸道:“谨遵玉师妹号令!”

    “凌师兄继续说!”玉真子淡道。曲正风碰了个冷钉子,尴尬地搓了搓肥厚的手掌。

    凌紫剑续道:“我看她们形迹可疑,而且身上没有半点灵力的波动,于是便上前查问,谁知我还没开口,那老太婆反倒厉声质问我。以老夫的脾气自然受不了她颐指气使的态度,后来便打了起来,谁知老夫竟不是那老太婆身边小女孩的对手,凭借雷遁之术才得已逃回来!”

    “什么?”曲正风失声惊道:“凌师兄竟然是被那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娃打伤?”

    凌紫剑脸色难看了哼道:“那小女娃邪门得很,力量十分之怪异!”

    宁天脸色凝重地道:“我检查过凌师弟的伤势,的确是一种怪异的力量造成的,我怀疑……我怀疑是妖力!”

    众人均是面色一变,玉真子惊呼道:“妖力?前段时间龙神光连续喷发,难道上古传说是真的?”

    此言一出,殿内瞬时寂静无声,人人目露忧色。刘肃沉声道:“现在下定论还为时过早,我已经传信通知了烈法宗和腾凰阁,让他们留意这一老一少的动向!”

    “嗯,希望我们的猜测是错的吧!”宁天浓眉深锁道:“对了,那叫楚峻的弟子现在如何了?”

    曲胖子道:“这小子生命力极强,已经没生命危险了!”

    宁天沉声道:“蕴儿越闹越不像话了,我已经罚她面壁两个月反省!”

    玉真子淡道:“我怎么听说是楚峻先动手打了宁蕴耳光!”

    “竟有此事?这小子果然有种,连掌门千金都敢打,哈哈……有前途,这一剑挨得不冤!”凌紫剑竟然捋着胡子笑起来。

    “那是,我也觉得楚峻这小子特有出息,给我曲胖子长脸了!”曲胖子得意地嘿嘿笑了起来。

    宁天那张关公脸不禁微沉,玉真子却是哼道:“那倒不见得,此子虽然是四品上等灵根,不过年纪都这么大了,此时开始修仙太晚,恐怕连沈小宝都追不上!”

    曲正风笑嘿嘿地道:“玉师妹,你的眼光连你徒弟都不及,嘿嘿,赵玉那丫头眼光多好,亲力亲为地照顾我有徒儿!”

    玉真子俏脸顿时阴沉下去,怒道:“曲胖子,再敢胡说我对你不客气!”

    曲正风笑陪笑道:“玉师妹别生气,弟子间的事咱们都不插手,顺其自然哈!”

    玉真子两条眉毛顿时扬了起来,冷道:“让楚峻那小子以后离赵玉远点!”

    曲正风无奈地道:“这个好像不关楚峻的事!”

    玉真子霍地站了起来,厉声道:“曲胖子,别怪我没警告你,到时你那宝贝弟子缺胳膊少腿别来找我晦气!”

    “你敢!”曲正风怒气匆匆地站了起来。

    “成何体统!”宁天沉喝道:“都坐下!”

    曲正风和玉真子同时哼了一声坐回座位上,玉真子冷道:“在赵玉成功筑基前我不会让任何人影响她的修炼,我要她全力以赴一年后的三宗夺星大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