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恩将仇报

    两头鬼蛛攀上了城头,口发出刺耳的嘶嘶之声,霍霍地挥动着两根殷红的锉刀,背部的骷髅头咯吱咯吱的磨着白森森的牙齿,十分碜人。

    “冲上去!”宁蕴俏脸煞白,娇喝着命令众体修冲上去。刚才御剑砍出了几十下,她的灵力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虽然吞服了回灵丹,不过还是需要一些时间恢复灵力。

    楚峻不禁皱眉喝道:“冲上去只能送死,站着结阵防守!”

    十多名瑟瑟发抖的体修犹豫着不知该听谁的,两头鬼蛛攀在墙垛上居高临下地厉啸,并没有急着进攻,骷髅头眼窝内的红芒明灭闪烁,十分诡异。

    “快冲,把它们砍下墙头!”宁蕴厉声喝道。

    “守着别动,援兵很快就来了!”楚峻沉着脸道。

    宁蕴扭头狠狠地瞪着楚峻,气急败坏地道:“楚峻,你敢处处跟我作对!”

    “体修也是人,你不能让他们白白去送死!”楚峻夷然不惧地反驳道。

    宁蕴手长剑一挥,将身前一名体修砍杀在地,狠厉地喝道:“冲,谁敢不冲,杀无赦!”

    众体修吓得面无人色,呐喊一声挥舞着大剑向城垛上两只鬼蛛扑去。

    “你也给我冲!”宁蕴长剑指着楚峻的咽喉,眼杀机隐隐。楚峻面色阴沉,肺都要气炸了,怒喝道:“宁蕴,你疯了!”

    嘶!一头鬼蛛突然张嘴喷出一蓬黑色的液体,冲上去的十多名体修顿时惨叫不绝,叮叮当当地扔掉手的大剑,双手抱着头脸在地上打滚哀号,裸露的皮肤滋滋地冒着黑气,一股强烈的腥臭味在空气散发开来。

    宁蕴吓得花容失色,楚峻也是倒吸一口冷气,喝道:“快走!”拖着发呆的宁蕴转身便跑。

    嘶!另一头鬼蛛的骷髅头也喷出墨黑的液体,这次的目标正是楚峻和宁蕴。宁蕴惊叫一声,用力一拽楚峻,将他挡在自己的身前。楚峻本来要拖着宁蕴逃跑的,没想到反被她拿来作挡箭牌,不禁又惊又怒。

    这时那强烈腐蚀性的黑色液体已经兜头淋下来,那股腥臭之味让人作呕,要是被淋着,就算不死恐怕也得毁容了。楚峻来不及多想,迅地转过身去,双手护着后脑纵身往前跃出。谁知宁蕴这小娘皮紧紧揪着楚峻的衣领,娇小的身躯几乎缩进他的怀。

    要是楚峻自己一个人,跃出七八米不是问题,不过现在被宁蕴拖绊着根本施展不开,两人就好像连体婴一样重重地摔倒在两米外。

    “啊噢!”两人同时发出一声闷哼,楚峻的后背和大腿多处被毒液淋,衣物马上被蚀穿,皮肉滋滋地冒出黑气,痛彻心肺。宁蕴被楚峻百多斤的身体重重地压了一下,几乎岔了气,小嘴张得大大的,大眼睛直翻白,那神态就好像被人刺到了美妙之处,光洁的前额被楚峻的牙齿给磕破了,隐隐有鲜血渗出。幸好楚峻不是爆牙,否则这下就给她刨掉大块皮肉,非破相不可。

    那边两头鬼蛛挥动着锉刀杀戮地上惨叫不止的体修,一边吞食血淋淋的内脏,场面恐怖血腥,让人作呕。

    “混蛋,我杀了你!”宁蕴缓过气来,发出一声高八度的尖叫,用力推开身上的男人,提剑便要给楚峻捅个透心凉。

    那边正在疯狂吞食尸体内脏的两头鬼蛛被宁蕴的尖叫声吸引,齐齐扭头望来,两眼红光闪闪,突然嘶的一声挥动着长腿向两人奔来。宁蕴顿时面色惨变,爬起来便跑,还一边命令道:“楚峻,挡住它们!”

    楚峻强忍住双腿的剧痛爬起来,足底新月神力发动,竟然嗖的超过了宁蕴。宁蕴愕了一下,接着怒不可遏地喝道:“楚峻,给我停下挡住它们,没听到么!”

    这样恶毒自私的女人,楚峻才懒得理她,最好被鬼蛛切成十块八块,所以脚步丝毫不停,两人渐渐拉开了五六米的距离。宁蕴气得玉牙都要咬碎了,催动灵力拼命追赶,身后传来鬼蛛咚咚地追赶的声音,嘶嘶的厉叫近在咫尺。想到会被鬼蛛斩成碎肉吞食掉内脏,宁蕴吓得俏脸煞白,看着与楚峻的距离越来越远,竟然委屈得悲从来,一边跑一边哭叫哀求:“楚峻,等等我,你不能丢下我!”

    楚峻又好气又好笑,反而鼓荡新月神力,跑得更加快了。宁蕴见到哀求不行,绝望之下大声骂道:“楚峻,你个胆小鬼,还是不是男人,扔下女孩子自己逃命,垃圾人渣,禽兽不如!”

    宁蕴这一开口骂,度自然打了折扣,一只鬼蛛差不多追到身后了,而另一头可能觉得花费力气追杀两人很不值,已经回头继续吞食那些体修的尸体。

    咚!

    鬼蛛的锉刀将宁蕴身侧的地面锄了个大孔,宁蕴知道再跑下去迟早得死在鬼蛛的刀下,硬着头皮霍地转身一剑刺出。

    楚峻脚下生风地奔了一程,听到身后没有了鬼蛛追来的咚咚声,不禁停下来扭头望去,见到几十米外,宁蕴正和鬼蛛战在一处。鬼蛛庞大的身躯团团转,六条长腿叮叮咚咚地把城头的砖石切挖得纷纷断裂飞溅,声势相当吓人。宁蕴狼狈地躲闪还击,飞剑斩在鬼蛛的腿上火星四溅,要不是雷电的麻痹效果,恐怕早就死在鬼蛛的锉刀之下了。

    楚峻查看了一下腿上被毒液蚀伤的地方,发觉附近的皮肉都烂掉了,冒出漆黑发臭的液体,不过幸好没有继续扩散腐蚀的趋势。

    “臭娘皮!”楚峻想起被宁蕴拿来作挡箭牌不禁低骂了一声,正要转身离开,却听到宁蕴惨叫一声,抬眼望去,见她脚步踉跄,显然是腿上受伤了。

    “楚峻,快来帮我,求求你!”宁蕴带着哭腔悲叫,她已经有点抗不住了。

    楚峻冷笑一声,扭头便走,忽然想到赵玉那张温润如玉的脸,暗道:“如果赵师姐知道我对同门见死不救,会不会……算了!”

    楚峻拾了一块砖头掰成两块,急急奔了回去。宁蕴此时已经岌岌可危了,左腿被鬼蛛的锉刀揩了一下,鲜血把袜子都染红了,好几次差点跌倒。

    楚峻站在十米外一扬手,半块砖头呼的疾打而出,准确地击鬼蛛那颗骷髅头,砖头瞬时粉碎。

    “快跑!”楚峻喝道。

    宁蕴趁机转身就跑,可惜脚上受了伤跑不快,楚峻嗖的扔出第二块砖头。回过神来的鬼蛛勃然大怒,锉刀一挥便将飞来的砖头砍碎,尖嘶着追过来,楚峻一把拖住宁蕴发足狂奔。

    宁蕴死死地箍住楚峻的胳膊,生怕楚峻将她扔下一般,俏脸苍白地颤声道:“楚峻,别丢下我,回去后我让爹爹给你大大的好处!”

    楚峻眼闪过一抹鄙夷,冷道:“别这样攥着,我不好发力!”

    “哦!”宁蕴颤了一下,稍稍放松了些,运起灵力轻身提气。楚峻顿觉轻松了许多,度也快上不少,渐渐跟后面紧追不舍的鬼蛛拉开了几十米。

    宁蕴紧张的心情总算稳定了些,神经一放松,便觉得额头痛得厉害,不觉想起被楚峻重重地压在身上的事,额头还被他咬了下,而且胸前的小-乳鸽还在隐隐作痛。宁蕴越想越气,只觉全身上下都被楚峻占了大便宜,又想起楚峻处处与自己作对,竟然扔下自己逃命,不管自己生死,害得自己又哭又求丢脸儿,还差点死在鬼蛛口。

    “能跑得动别装死!”楚峻冷着脸扭头吼道。

    原来宁蕴一分神,脚步便慢了,几乎要楚峻拽着跑,楚峻现在对她半点好感都欠奉,自然没有好脸色。宁蕴此时正好越想越气,被楚峻这样一骂,刁蛮劲顿时爆发了,灵力一吐被将楚峻拍开,骂道:“你滚,装什么好人,我不用你管!”

    楚峻猝不及防之下被拍得滚了出去,胸口一阵心血翻滚。宁蕴自己也被带得跌倒在地上。后面紧追不舍的鬼蛛见状兴奋地挥动着六条长腿扑上来。

    宁蕴急忙一拍腰间的豢养环,放出一头灰羽鹤,急急翻上鹤背,娇喝道:“起飞!”

    这头灰羽鹤被气势汹汹地冲过来的鬼蛛吓得一动不敢动,宁蕴气急败坏地拍打着灰羽鹤的后背,娇喝连连。灰羽鹤正要展翅起飞,鬼蛛已经追到身后了,血红的锉刀向着灰羽鹤背上锄了下来。

    宁蕴只得从鹤背上滚下,可怜的灰羽鹤瞬时被锄穿,惨叫都来不及发出便被鬼蛛的利锉撕成碎肉。

    嘶!鬼蛛锉刀一挥,向着地上的宁蕴插来,宁蕴狼狈地滚开,地面被锄得石屑纷飞。鬼蛛六根长腿一转,换了一个角度,锉刀轮番起落,宁蕴险之又险地滚到楚峻的旁边。

    楚峻被宁蕴出其不意地拍了一掌,正心血翻滚,躺在地上动弹不得,宁蕴下意识地一把扯过楚峻挡在身前。

    鬼蛛的锉刀噗的刺穿了楚峻的肩窝,楚峻痛哼一声,左脚底涌泉穴猛然一凉,新月神力汹涌而出。楚峻几乎是条件反射般一指点出,掉在一旁的青钢飞剑嗡的亮起,快如闪电地射出,噗的刺进了鬼蛛柔软的小腹处。

    鬼蛛发出一声惨厉的尖啸,小腹哗啦啦地流出一大堆污物和粘乎乎的绿色液体,轰然摔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