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鬼蛛

    看书的书友,请顺手点下收藏吧,只是举手之劳而已,《九鼎》冲榜,各行数据都很重要!

    夜幕降临,五雷城的城头燃起了无数的火把,熊熊的火光将城墙四周照得亮如白昼。恐怖的兽吼如万千鬼怪齐哭,刚就是这万兽奔腾怪叫的声势就足以震慑得人心胆俱裂。

    街道上空空如也,偶尔会有几队体修如临大敌地飞奔而过,或者救护队的人抬着血淋淋,缺胳膊少腿的伤员从城头上奔下来,痛苦惨叫与鲜血充斥了整个五雷城。看着那些血淋淋,连肠子都流了出来的体修,楚峻顿觉回到了前世演习时的战场上,顿时热血上涌,拔出青钢飞剑冲上城墙头。

    熊熊的火光之下,只见城外万兽涌动,漫山遍野都是游动的凶睛,各种灵兽如同浪涛一般扑向五雷城的城墙,震耳欲聋的兽吼让人心血翻滚,胆子小点恐怕都会被吓得当场失禁。

    五雷城的城墙高达五十米,墙厚二十米,可是在那潮水汹涌而来的灵兽冲击之下如同一道随时会溃毁的大坝,地面上的砖头震得咯咯跳动。

    一些擅长攀爬的灵兽灵活地往城头攀上来,只消几个呼吸便能翻上城头。零星的火球、电光、风刃、碎石、冰锥、木刺等叮叮当当的打在城墙上,有的甚至能直接打上城头,一不小心就会有人招。

    成群结队的体修手持武器,吆喝着在城头飞跑巡逻,对爬上城头的凶兽进行围杀,不时有人受伤或者战死。天空上偶尔有凶兽扑下来袭击城头的修者,不过幸好数量不多。楚峻手提长剑在城墙上快步行走,寻找赵玉的身影。

    五雷城的城墙周长近百里,整个五雷城的人都派到城墙上也不可能完全守住,只能每隔一段距离按排一些人手巡逻。

    “快,那边……三头狼豹,跟我去堵上!”一名大汉沉声大喝,提着长刀奔向左方,身后十多名体修杀气腾腾地跟了上去。

    楚峻认出那提刀的大汉正是铁石,刚要追上去,头顶上方突然传来一声戾厉的鸣叫,一头实力一级的凶鹭急俯冲,抓向一名只顾探头往城外观察敌情的体修。

    “小心!”楚峻大喝一声提醒,青钢飞剑在新月神力全力灌输下脱手飞出。

    噗!青钢飞剑带着银月毫光刺凶鹭的小腹,凶鹭惨叫一声,鲜血飘洒,未能刹住冲势,轰然摔落在城头,那名刚反应过来的体修被当场撞得飞出了墙头。

    楚峻急急奔过去探头一看,这名体修直挺挺地摔入兽群,瞬间就被多头灵兽吞咬分食了,整个过程体修根本没有任何挣扎,显然掉下去之前已经被撞死。楚峻沉着脸走到那头奄奄一息的凶鹭跟前,只见这头家伙长长的脖子扭了一个结,鲜血将腹下雪白的羽毛都给染红了,青钢飞剑几乎透背而过,伤口处的血液凝结成块,冒着缕缕的寒雾。

    楚峻将青钢飞剑拔了出来,擦干净上面的血迹,目睹全过程的几名体修敬畏地望着楚峻,在他们看来,楚峻至少是凝灵期的仙修,否则也不可能飞剑杀死一级灵兽。

    楚峻挖出凶鹭体内的兽晶便向着铁石的方向追了过去,身后几名体修果断地跟上,与仙修在一起,这全性要很多。

    三只豹头狼身的狼豹抓得城墙碎石纷纷掉落,野蛮幽森的目光让人毛骨悚然。铁石等十多名体修手持武器,守在墙头上,等着三只狼豹冒头便予以痛击。三只狼豹攀到距离墙头一米的地上便停下来,狡猾地向着两边散开,寻找薄弱的突破口。负责探头出去盯梢的体修急忙打手势将情况告知铁石等人,铁石果断地吩咐众体修向四周散开。

    吼!吼!吼!

    三只狼豹同时嘶吼发力,高高地跃过城头,成功躲过体修们的伏击,落在墙头的过道。

    “大伙并肩上,三颗兽晶平分!”铁石大喝一声,提着大刀率先杀向一只狼豹。

    十多名体修见状鼓起勇气跟着杀过去,三只狼豹露牙噬齿,凶相毕露,如同黑电一般扑入体修群。瞬时间鲜血乍飞,惨叫连连,呼吸间就有数人倒在血泊当,有的被咬断了腿,有的被利爪划破了肚皮,甚至有人被噬断了喉咙,当场死于非命。

    剩下的七八名体修大骇之下扭头便逃,只余铁石和另外两名体修浴血挥刀。

    噗!

    刀光闪过,铁石生生砍下一头狼豹的头颅,自己的大腿被另一头狼豹给撕下了一块血肉,顿时踉跄倒地。

    “铁老大!”两名体修齐声惊呼,拼死护住受伤倒地的铁石,三人的关系显然很铁。

    两头受伤的狼豹疯狂地扑咬,瞬时将两人抓伤,其一人脸上挨了一抓,顿时血肉横飞,脸颊露出白森森的骨头,痛苦的倒在地上哀号。

    这时楚峻带着五六名体修赶到,脚下一用力,顿时凌空横跨七八米远,青钢飞剑带着凛月银光将一头狼豹斩成两段,人落地时一个前滚翻避过喷溅的鲜血,动作干净利索。剩下一只狼豹惊惧地掉头欲翻下城墙逃走,却被楚峻脱手飞斩而出的青钢飞剑钉死在墙垛上。

    数息间连杀两头狼豹,众体修眼神尽是崇拜和敬畏。楚峻从狼豹身上取回青钢飞剑,走到铁石跟前,关心地问道:“伤得要紧么?”

    铁石这时也认出楚峻来,忍着腿上的剧痛道:“还死不了!”

    楚峻吩咐几名体修将铁石等伤员抬下墙头去求治,三只狼豹也分给了他们。

    “快看,那是什么?”一名体修突然惊惧地叫了起来。

    楚峻忙跑到城垛探头一看,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只见几头螳螂一般的怪物正铮铮铮地往上爬,六条长腿在火光下闪着血红色的寒光,刺进墙体就好像切豆腐一样容易。最让人恐惧的是,这些凶兽的背部都长了一颗白森森的骷髅头,眼窝内红芒闪闪,十分阴森可怖。

    “是死魄鬼林的鬼蛛!”有人尖声叫了起来,甚至有人吓得软倒在地。

    楚峻见状不禁面色凝重起来,这是他第二次听到死魄鬼林的名字,看这些体修惊恐的样子,这些鬼蛛显然十分可怕。

    “快去叫人!”楚峻冷静地吩咐道。

    几名体修急急跑掉了,不知是否是叫人来帮忙,剩下五六名体修战战兢兢地躲在楚峻的身后。

    楚峻探头出去观察了一会,发觉这些鬼蛛只有六头,正成两列,一头跟着一头往墙头爬上来,所过之处,墙体留下一排排深坑。

    这时一队人急急地向着这边飞奔而来,楚峻扭头一看,见到奔在前面的竟然是手提长剑的宁蕴,一身红装,如同一团火焰,英姿飒爽。

    “楚峻,你怎么会在这里?”宁蕴见到楚峻不禁有点意外。

    楚峻一指城下道:“宁师姐来得正好,快看!”

    宁蕴身形一动便到了墙垛,探出看了一下,顿时面色大变:“是鬼蛛,竟然有六头那么多!”

    楚峻发觉她说话的声音都有点抖,情知这些鬼蛛定然相当厉害,忙道:“怎么办?”

    宁蕴一咬牙,扭头对着身后一名体修娇喝道:“马上去求援!”

    这名体修急急跑去叫人了,宁蕴冷着脸吩咐剩下的三十多名体修结成剑阵挡在她的身前,那意思竟是让这些体修给她当肉盾。这些体修战战兢兢地举着大剑呈半月形护住宁蕴,脸上露出悲壮之色。

    “楚峻,快到我身边来!”宁蕴语气不容置疑地命令道。

    楚峻犹豫了一下还是来到宁蕴的身边,低声问道:“这些鬼蛛很厉害?”

    宁蕴瞪了楚峻一眼道:“废话,等下千万别乱跑,否则我护不了你!”说着紧张地盯着城头。

    嚓!嚓!嚓!

    一根如同锉刀一样的暗红色长腿出现在城头上,紧接着便是一只骷髅头冒了上来。宁蕴手的飞剑电光流转,滋的飞斩出去,斩在那条腿上。鬼蛛身上电弧闪烁,一阵乱颤之下便摔了回去。

    众人见状士气大振,宁蕴一剑凑效也是信心大增,招手收回飞剑。这时另一头鬼蛛又冒出头来,宁蕴依样画葫芦的一剑飞斩而去,这头鬼蛛同样跌下了城头。

    体修们齐声欢呼,宁蕴得意地瞟了楚峻一眼道:“看到了没有,学着点!”

    楚峻却依旧脸色凝重,刚才宁蕴飞剑斩鬼蛛时的情形他看得很清楚,飞剑根本没有斩断鬼蛛的脚,这说明了鬼蛛的防御力极为强悍,至少前肢的坚硬程度不低于宁蕴手的飞剑,之所以掉落只是因为雷电的麻痹效果。

    这时又有两只鬼蛛同时从墙头上冒了上来,宁蕴娇叱一声,手捏剑诀一挥,飞剑带着滚滚雷爆将其一头鬼蛛斩了下去,另一头却是乘机翻过了墙头,宁蕴急忙指挥飞剑回旋飞斩。

    当!

    鬼蛛两根前肢挡开飞剑,咝咝的怪叫着扑向体修结成的人墙,两根锉刀一般的前肢展开了血腥的杀戮。体修手的大剑触之即断,瞬时血肉横飞,惨叫连连。宁蕴脸色煞白,手忙脚乱地指挥着飞剑乱砍了十余剑才将鬼蛛的骷髅头砍了下来。

    本来近三十人的体修队伍只剩下二十人不到,其他人非死即伤,大多是被腰斩的,死状惨烈血腥。那些被斩断手脚的伤者痛苦地惨嚎着,伤口滋滋的冒着黑气,显然鬼蛛那前肢含有强烈腐蚀性的物质。

    楚峻不忍地叫道:“宁师姐,让他们马上撤吧,这样只会让他们白白送死!”

    宁蕴娇-喘着厉喝道:“谁都不准走,谁敢动一下便杀了谁!”

    楚峻还想说什么,宁蕴凌厉地瞪了楚峻一眼,厉声道:“再多说一句,连你一起杀了!”

    咝咝!

    两头鬼蛛同时翻上了城头,余下的体修绝望地举起大剑继续充当炮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