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弊端

    太阳已经偏西了,夕阳余晖散发着最后的余热。楚峻盘坐在院的石台上,橘红色的阳光透过屯灵木洒在他的身上,就好像涂上了一层淡淡的火焰。此时要是有人靠近楚峻两米内定然会感到周围的气温明显要高得多。

    楚峻正照着烈阳诀第一层功法,通过太阳穴吸纳阳光精华。滚热的气息丝丝缕缕地通过任脉进入气海,然后流经左腿,直到左脚板底的涌泉穴储存起来。楚峻已经修炼烈阳诀接近两个月了,左脚底涌泉穴的烈阳精华已经渐渐形成一条线状,估计再有一两个月时间便能形成一弯新阳,到那时烈阳诀第一层便算练成。

    楚峻缓缓地收敛着气息,准备结束修炼,正在此时,右脚突然变得冰凉,左脚炙热难耐,丹田好像被狠狠地割了一刀,痛得楚峻痛呼出声,从石台上滚了下来,整个人卷缩成一团,脸色苍白如纸,豆大的汗珠哗啦啦地滑下。

    光影女子从楚峻的眉心处钻了出来,静静地观察着地上痛得死去活来的楚峻,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楚峻紧咬着牙,忍受着非人的痛楚,足足过了数盏茶的工夫才缓和下来,浑身无力地躯在地上一动不动,全身都被汗水湿透了,呼哧呼哧的喘着大气。

    “你觉得怎么样?”光影女子问道,声音干冷,没有半点的情绪波动。

    楚峻闭着眼睛,紧抿双唇,仿佛没有听到光影女子的话。光影女子等了一会才冷道:“你不说出来,我无法帮你!”

    楚峻睁开眼睛望着月辉笼罩下的曼妙身形,道:“我不知道还该不该相信你的话!”

    光影女子淡道:“现在你只能选择相信!”

    楚峻苦笑了一下,有种上了贼船的感觉,无奈地道:“先是右脚冰冷失去知觉,接着左脚热得难受,然后丹田像被刀子一下一下的切割,比第一次严重多了!”

    光影女子沉吟了一会,淡道:“没事,继续修炼,等你修炼出新阳之力再看!”

    楚峻心腾的升起一股火气,大声怒道:“烈阳诀和凛月诀根本就是两种相斥的功法,你让我同时修炼根本就是不安好心,老子不练了!”

    光影女子明显的颤了一下,隔了一会才语气凛厉地道:“真的不练?”

    楚峻从地上爬了起来,怒道:“再练下去迟早把命搭上,要练你自己练!”

    光影女子忽然冷笑一声道:“既然你不想练,那就算了,我还懒得教!”

    楚峻沉声道:“你自己怎么不练?”

    “你怎么知道我自己没练?”光影女子冷声道。

    楚峻语塞,隔了一会才道:“别当我是傻瓜,你修炼的是凛月诀,根本没修炼烈阳诀,可是你却偏偏让我同时修习两门属性相反的功法,到底是什么居心?”

    光影女子淡道:“我要杀你易如反掌,还用得着这样害你?”

    楚峻想了一下确实如此,气势不禁弱了些,问道:“那你给我一个解释!”

    “哼,解释什么,你爱练不练!”光影女子化成一团光芒钻回楚峻的神海。

    楚峻无奈地捏紧了拳头,暗道:“我将烈阳诀第一层练成,看看新阳之力和新月之力达到平衡后还会不会发生这种情况,假如还是这样就不再练下去!”

    刚刚能利用新月之力御剑砍劈,让楚峻放弃不练实在是舍不得。

    夕阳终于沉了下去,楚峻抬头望了一眼逐渐昏暗的天空,骤然发现一群黑点正从天边飞来,地面有轻微的震感,隐约可听到阵阵低沉的吼叫,就好像有千军万马一齐开动一般。

    楚峻脸色一变,暗道:“难道是兽潮来到五雷城下了?”

    雷音山位于五雷城心,离外城最近的一面也有五里远,在山上竟然能清晰地感觉到震动,可见兽群数量庞大到了惊人的程度。楚峻忽然醒起赵玉此刻正在五雷城的城墙上协防,竟然不由自主的担忧起来,坐立难安。

    正在此时,尖啸的警报声突兀地响起,整座雷音山都沸腾起来。楚峻凛然地抬头望去,只见十数头凶猛的秃鹫兽气势汹汹地向着雷音山扑来,巨大的阴影如同滚滚黑云垂天,声势相当吓人。

    “大胆孽蓄,竟敢犯我山门!”一把威严的声音从山顶上滚滚传来,只见一名紫袍老者御剑冲天,杀气腾腾地迎着兽群扑去。

    滋啦!

    惨白的电光闪过,当先两头凶兽活生生被斩杀,鲜血惨烈喷洒。后面的秃鹫见状惊叫着转头便逃,紫袍老者势如猛虎下山,冲进兽群之大开大合的砍杀,长剑翻飞,风雷滚滚,瞬时杀死杀伤多头秃鹫,余下的都惊惶失措逃离。

    楚峻看得热血沸腾,暗道:“这就是御雷神剑的威力!”

    紫袍老者杀散了来犯凶兽,飞剑一收,如同惊鸿掠雪,眨眼消失在雷音山顶,整个过程只是持续了盏茶的功夫,余威凛凛犹在。

    楚峻激动的心情久久才平息下来,穿上便宜师傅送的一品防御背心,拿上青钢飞剑便朝山下奔去。楚峻打算到五雷城的城头去见识一下万兽攻城的壮观景象。

    楚峻并没有使用飞行座骑,而是甩开大步向山下奔去,因为天空有飞行灵兽,如果搭乘座骑恐怕会引来它们的攻击。正经过山脚一处小林子,突然传来一阵惊惧的呼叫,接着便是翅膀扑腾的声音。楚峻急忙飞奔进树林,正好见到一头金眼巨雕抓住一名小女孩腾空而起。

    “爹爹,救我!”小女孩拼命挣扎扭动,一边大声叫喊。

    这小女孩十分瘦弱,穿着花格子裙,头发黄黄的,正是那名叫小小的小家伙。

    楚峻大吃一惊,怎么有一头灵兽偷偷潜到雷音山下了,从那气势判断,其实力最小也有二级阶。来不及多想,楚峻一拍腰间的豢养环,灰羽鹤凭空而现。楚峻飞身上了灰羽鹤,喝道:“小灰,快追上去!”

    灰羽鹤眼露出惊惧之色,在楚峻的催动下很不情愿地腾空而起。金眼巨雕见到竟然有人类骑着灰羽鹤追来,锐利的眼睛露出嘲讽之色,竟然向楚峻扑击过去,显然是不将这个弱小的人类修者放在眼内。

    “爹爹,救我!”小女孩小脸吓得煞白,黑葡萄似的眼含满了眼泪,挥动着瘦弱的小手企图抓挠金眼巨雕的利爪。

    “畜牲,放开那女孩!”楚峻暴喝一声,拔出手的青钢飞剑。

    一阵劲风扑到,金眼巨雕凶猛地飞至头顶,楚峻的坐骑吓得双翅一软,打着旋子向下坠落。

    金眼巨雕利爪一松,小女孩便摔下来,楚峻顾不得多想,急忙伸手接住。金眼巨雕眼的嘲讽更浓了,厉啸着急俯冲,无比坚硬锋利的巨爪狠狠地抓向楚峻。

    金眼巨雕乃是二级上阶灵兽,一抓绝对能将楚峻连同小小抓得稀烂。利爪还没到,金眼巨雕双翅带起的狂风扫得楚峻连眼都几乎睁不开,脸颊火辣辣的痛。

    楚峻左手抱着小女孩,新月神力急吐而出,手的青钢飞剑银光流动,如同结了一层冰霜,寒意凛然。

    当!

    一声清越的震响,楚峻手的青钢飞剑被金眼巨雕的利爪抓飞出去,五根指头被震得发麻。金眼巨雕尖啸一声,利爪缩了回去,显然也被楚峻那一剑砍得吃痛。

    金眼巨雕被彻底激怒了,再次俯冲扑击下来,带着倒勾的长喙快如闪电地啄向楚峻的脑门。楚峻以为这次必死无疑了,突然眉心处银光暴射,金眼巨雕惊惧地尖啸一声,掉头飞快地逃掉了。

    金眼巨雕一走,灰羽鹤胆气恢复了,使劲地扑腾着双翼,刹住下坠的趋势,缓缓地降落在地上。

    “本事没学到几分,还傻头傻脑地多管闲事!”光影女子干冷的声音在脑响起。

    这时有一队巡山弟子吆喝着奔了过来,见到楚峻两人安然无恙,询问了一下情况,嘱咐楚峻注意安全后便继续巡逻去了。

    “谢谢!”小女孩仰起小脸道。

    这小家伙虽然很瘦弱,头发黄黄,不过皮肤却是出奇的又白又嫩,左脸蛋上有个小酒窝,眉心处有一点不甚明显的胭脂痣,长大后绝对是个颠倒众生的祸水。

    楚峻捡查了小女孩身上,发现只是背部的衣服破了,身上并没有损伤,这才放下心来,问道:“小小,你怎么一个人跑下山?”

    小小耷拉着小脑袋道:“找爹爹!”

    楚峻皱了皱眉道:“你爹爹去哪里了?”

    小小抬头望着楚峻,小脸上写满担忧:“狩猎没回,害怕!”

    这小家伙说话十分简短,不过却能让人听明白她的意思!

    楚峻心里咯噔一下,安慰道:“你爹爹会没事的,别害怕,叔叔带你回家等他!”

    小家伙却是倔强地摇头:“去找!”

    楚峻有点头痛,耐住性子道:“你先回家等着,叔叔帮你把爹爹找回来好不好,你这样跑出去很危险的,你爹爹回来没见到你会担心的!”

    小家伙眨了眨眼睛,犹豫了下才道:“回家!”

    楚峻吁了口气,把青钢飞剑找回,抱起小家伙往山上返回。

    铁石的住处跟大多数外门弟子一样,是一间不大的小木屋,外面围了一圈篱笆,屋的陈设相当简陋!

    “在屋里乖乖呆着,不要乱跑,叔叔这就给你找爹爹回来!”楚峻对着小家伙道。

    小家伙坐在床沿点了点头:“等!”

    楚峻离开了小木屋,脸色马上沉了下来,铁石如果出城狩猎没来得及赶回城,恐怕就相当危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