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试灵

    赵玉忽然觉得楚峻挠头的样子很憨,噗的轻笑出声,心升起一股异样的感觉。她本来就绝色倾城,此时浅笑轻嗔更是美艳不可芳物,楚峻看得心摇神拽,情不自禁地道:“赵师姐,你笑起来真好看!”

    赵玉极品美玉般的脸颊霞飞红晕,赞美她的人不知凡几,似楚峻如此直接的倒是第一个,而且能从神态语气看得出是很纯粹的赞美,并没包含半点觊觎。而以往接近奉承自己的男人,赵玉能敏感地察觉到他们隐藏在眼底下的火热和倾慕,甚至是**裸的**,这让赵玉很反感,似楚峻这般纯粹是欣赏的赞美倒是首次。

    “你意思是说我不笑的时候很丑?”赵玉白了楚峻一眼,佯恼道。

    楚峻嫩脸一红,讪讪地道:“我不是那个意思……额……我还要试灵,先走了!”说完逃也似的跑开。

    赵玉愕了一下,看着狼狈逃走的楚峻哑然失笑,烟水迷离的眸掠过一抹促狭,暗道:“呆瓜!”

    楚峻察觉赵玉没有跟上来,这才拍了拍胸口,暗道:“真要命!”

    楚峻有点怕面对这个美得让人窒息的赵师姐,可能因为太美了,每次见她都会心跳加快,浑身不自在,楚峻很不喜欢这种感觉,却又偏偏很期待见到她。

    收拾了一下心情,楚峻便向着试灵殿走去。每年的武斗大会后,正天门都会在试灵殿安排试灵活动,用以招收新弟子,任何人都可以参加,只要拥有灵根便能进入正天门当内门弟子。当然,试灵殿不可能容纳这么多人,所以试灵殿只接受外门弟子试灵,另外在五雷城设置了一个试灵点供城的体修试灵。

    当楚峻来到试灵殿里,那里已经排了两支长长的队伍,正天门的外门弟子几乎都来了,人人都企望自己萌发出灵根,一跃成为内门弟子。

    “楚老弟,到这边!”段立站在一条队伍后面对楚峻猛招手,自从楚峻在外门大比锋芒毕锋,段立便改口称楚峻为楚老弟。

    楚峻忙走了过去,笑道:“段老哥,你也来试灵啊?”

    段立的菊花脸绽放开来,摇头道:“我这一把年纪了,萌发出灵根的可能几乎为零,我是特意陪儿子来试灵的……段圭,快叫叔!”

    “楚叔好!”旁边一名五大三粗的壮汉嗡声嗡气地叫道。

    楚峻不禁狂汗,这叫自己叔的家伙近两米高,壮实得跟头牛牯似的,二十多岁的样子还叫自己叔。

    “段兄还是叫我楚峻吧!”楚峻道。

    段立呵呵笑道:“楚老弟唤我一声老哥,这兔崽子管你叫叔也应该!”

    段圭崇拜地望着楚峻,兴奋地嗡声道:“楚叔把牛庞打得满地找牙,还夺得第一名,比我强多了,管你叫叔我服气!”

    楚峻只好呵呵一笑道:“好好练,下届第一会是你的!”

    段圭拍着胸口道:“明年我就能晋级三级体修了,保证杀入前十!”

    这时,殿门外走进来三个人,正是牛庞、朱冲和侯强。三人见到楚峻不禁面色急变,站在原地进退不得。楚峻扫了他们一眼,若无其事地转过身去。

    牛庞被楚峻抽了一剑,左边脸颊肿得像泡了水的馒头,右边脸颊却是因为掉光了牙齿而陷了进去,那模样丑陋可笑之极。平时被这三个恶霸欺负的外门弟子都幸灾乐祸地看着三人,有人甚至低声嘲笑议论。

    “牛哥,怎么办?”朱冲畏惧地看了楚峻的背影一眼。

    牛庞眼闪过一抹怨毒,低声道:“去排队,等我成为内门弟子,我要楚峻死无葬身之地!”

    朱冲和侯强不禁眼前一亮,胆气为之大壮,扶着牛庞来到另一支队伍后面。虽然现在牛庞的威信大减,不过凶名犹存,那些窃窃议论的人都噤了声。

    “牛哥,成为内门弟子之后记得拉兄弟一把!”朱冲故意大声道,眼神凌厉地扫过那些嘲讽议论的人。

    先前笑得最大声的外门弟子都面色急变,这才醒起不久前的传言,牛庞自称已经萌发出灵根。在朱冲和侯强凌厉的目光扫视下,不少人心里惴惴的,暗暗后悔刚才的行为,先不论牛庞有没有萌发出灵根,单就是他四级体修的实力就不是自己能对付的。

    朱冲和侯强见到把众人都震住了,心下暗爽,把头颅仰得高高的,示威般地冷盯着楚峻。楚峻剑眉斜挑,目光凌厉地扭头一扫,包括牛庞在内都禁不住后退了一步。楚峻眼闪过一抹不屑,段圭父子把这一切都看在眼内,不禁心生自豪,尤其是段圭那憨货,挺着壮实的胸口夷然不惧地瞪了牛庞等人一眼,颇有点狐假虎威的味道。

    朱冲和侯强气得暗自咬牙,段圭这垃圾以前见到自己跟老鼠见到猫一般,现在恃着有楚峻撑腰,竟然敢如此嚣张。侯强心发恨道:“等到牛哥成为内门弟子,做掉楚峻,看你还敢嚣张!”

    试灵的人虽然多,不过轮得也很快,小半个时辰便快要轮到楚峻等人了。前面绝大部分人都是满脸失望地离开,可见萌发出灵根的人少之又少。

    又过了盏茶的工夫,终于轮到段圭了。段圭紧张地把沙锅大的拳头伸进四方玉盆,玉盆里盛着一种透明的液体。这种液体叫试灵液,拥有灵根的人把手伸进去能让试灵液改变颜色,根据显示的颜色还能判断灵根的优劣等级。

    段立父子都失望了,玉盆试灵液的颜色没有丝毫的变化。负责记录的内门弟子淡道:“没有灵根,下一位!”

    楚峻走上前去,正想把手伸进玉盆,右边传来朱冲等人的欢呼声。众人的目光马上被吸引过去,楚峻扭头一望,只见牛庞正在进行试灵,那玉盆的试灵液变成了淡橙色。

    “是六品灵根!”四周识货的人惊叹出声,眼尽是羡慕之色。负责记录的内门弟子瞥了牛庞一眼,神态谦恭地道:“恭喜你,萌发出六品灵根!”

    牛庞仰天哈哈大笑起来,转过头看着楚峻,眼透出阵阵厉芒,大笑变成阴恻恻的狞笑,朱冲和侯强更是嚣张地冷笑不已。段立父子的脸色一变再变,其他人都情不自禁地稍稍退开,跟楚峻三人保持一段距离,以免日后遭到牛庞的报复。

    楚峻若无其事地把手伸进玉盆当,试灵液马上变了颜色,竟然是深绿色。负责记录的弟子不禁哆嗦了一下,惊声脱口而出:“四品上等……无限接近三品!”

    “啊!”一阵惊呼声响起,整个试灵殿都沸腾了,后面的人疯狂地往前挤去,争相一睹为快。

    “快……快去通知曲长老!”负责记录的内门弟子激动地叫起来,另一名内门弟子急急忙忙跑了出去。

    牛庞的笑容僵住了,就好像被人重重地抽了一耳光,两眼金星乱舞,差点就软倒在地上。朱冲和侯强变得面如土色,甚至瑟瑟地发起抖来。

    四品上等灵根,无限接近于三品!!!

    灵根分为一至七品,一品最优,七品最差。整个正天门,灵根达到四品的弟子十个指头数得出来,被誉为正天门修炼天赋第一的上官羽才三品等灵根,赵玉三品下等排在第二,赵峻这四品上等灵根紧跟在赵玉后面了,将正天六秀其他四人都压了下去。

    “哈哈,看你们还敢嚣张,我楚叔灵根无限接近三品,把你甩了九条街!”段圭得意地哈哈大笑。其他人这时才醒悟过来,纷纷表示祝贺,就连负责记录的几名内站弟子都客气的祝贺一番。

    这时曲正风和刘肃火急火燎地跑了进来,曲正风更是急吼吼地大叫:“四品上上等灵根,你们没看错,人在哪里?”

    “是你这小子!”曲正风见到楚峻时不禁愕了一下,不由分说地抓起楚峻的手塞进试灵盆,试灵液马上变成深绿色。

    曲正风顿时眼都瞪圆了,仰天哈哈大笑起来,一身肥肉晃晃荡荡,楚峻真有点担心这家伙的肚腩会掉下来。

    “哈哈,捡到宝了,你小子以后就是我的人了,快叫师傅!”曲正风笑容一收,急吼吼地大声道。

    “曲胖子,凭什么人是你的!”一旁的刘肃不悦地拉长了老脸。

    曲正风的圆满脸笑开了花:“刘师兄,注意风度,你忘记我们打赌的事了?赵玉那丫头得了第一,这次招收的新弟子便由我先拣!”

    刘肃顿时无言以对,曲正风一拍发呆的楚峻肩头,大声道:“你小子有福了,赶紧的叫师傅!”

    楚峻不久前亲眼见到这家伙御剑从山顶上飞下来,看来修为相当不俗,闻言忙叫道:“弟子楚峻拜见师傅!”

    曲正风乐得两眼眯成一道缝,哈哈地道:“徒儿乖,跟师傅来,给你点见面礼!”说着拉着楚峻便往外跑,生怕被别人抢去一般。

    楚峻只觉耳边风声呼呼,还没来得及反应便被曲正风凌空提起,乘着剑光朝雷音山顶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