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心动

    林平和沈小宝争夺的是第三名,沈小宝借屎遁了,台上主持的曲正风气得圆脸拉长,直接宣布林平获胜。接下来赵玉迎战阮方,争夺内门第一名。

    赵玉轻盈地飘进场,顿时引来热烈的欢呼和打气声,人气相当高。楚峻也被气氛所感染,跟着喝彩了几声,赵玉竟回过头来对着这边嫣然一笑。宁蕴见状不禁扭头奇怪地打量楚峻,楚峻愕然的摸了摸脸,问道:“宁师姐干嘛这样看我?”

    宁蕴煞有介事地摇了摇头,撇嘴道:“也没什么特别,长得也不是特帅!”

    情商还没发育健全的楚峻有点不明所以,怎么突然扯到自己的相貌上来了,只好保持缄默。注意力一直没离开过赵玉的阮方见到赵玉和楚峻两人间的“暗通款曲”,目光阴沉地瞟了楚峻一眼,对着赵玉揖手道:“赵师妹请赐教!”

    “阮师兄请赐教!”赵玉落落大方地还了一礼,手光芒幻化成一把长剑。

    阮方一拂衣袖,一把三尺青锋便悬浮在身前,凛然的剑气瞬时散发开来,剑身上隐隐有电弧流动,森森然似冷月秋光。

    仙修的修为等级分为炼灵、凝灵、筑基、金丹、元婴、炼神、凝神、人皇。“正天六秀”的年纪都没有超过二十岁,修为均达到凝灵期,阮方和赵玉的修为在伯仲之间,都是凝灵期。阮方今年十八岁,有望在二十岁之前筑基,而赵玉十六岁,比楚峻还要小两岁,资质犹在阮方之上,在正天门二代弟子,只有大师兄上官羽及得上她。

    当!

    两把飞剑凌空相撞,发出清越的鸣响,伴随着震耳欲聋的雷爆。两人修为相当,又师出一门,对彼此都相当了解,要分出胜负来并不容易。

    赵玉樱唇紧抿,乌黑的秀发抛起跌落,裙裾飘飘,每一个动作都充满美感,让人赏心悦目。楚峻不禁看得入了迷,旁边的宁蕴瞟了楚峻一眼,撇嘴嘀咕道:“这样打有什么意思,阮方干脆认输算了!”

    “赵师妹小心了!”阮方突然朗声大喝,身形骤然拔高,手长剑电光暴涨,发出噼里叭啦的爆响,呼的脱手向着赵玉凌空飞斩而出。

    赵玉俏脸略一变色,身如灵蝶般飘身躲过,阮方眼底闪过一抹微不可察的厉芒,手捏剑诀遥遥一挥,长剑带着呼呼风雷回旋疾斩向赵玉。赵玉娇叱一声,手长剑滋的冒出惨白的电光,全力挥剑一格。

    轰!

    震耳欲聋的雷爆夹杂着夺目的电光爆散,阮方那把飞剑被格飞出去,快如闪电地斩向场边的楚峻。

    “啊!”一阵惊呼声响起。

    “小心!”阮方装模作样地大声惊呼,并且逆运灵力,引得心血翻滚,脸色苍白,装成因为灵力消耗过大,失去对飞剑的控制。

    赵玉顿时花容失色,只来得及发出啊的一声。由于事出突然,加上相隔距离较远,台上的曲正风和刘肃想出手拦截已经来不及了。

    楚峻只觉眼前电光耀目,飞剑恐怖的威压压得他透不过气来,凌厉的剑气切割得脸颊生痛。最可怕的是电弧让全身麻痹,根本动弹不得,一股悲愤的绝望从心底腾地升起。

    许多女修吓得花容失色,急急转过头去,不忍见到楚峻被飞剑拦胸斩成两截的凄惨情境。楚峻已经嗅到了死亡的气息,忽然右脚底一凉,左脚底一热,两股力量滋的猛冲上来,本来被电击得麻痹的全身猛然松动,楚峻间不容发地向着一旁倒在地。

    噗!

    鲜血像雨点一样漫天飞洒,站在楚峻身后的一名体修被拦腰斩成两截,肠肚内腑流了一地,还有一名倒霉蛋被削断了一条腿,倒在血泊之凄厉地惨叫,沾满鲜血的飞剑斜斜地插在地上。

    全场死一般的寂静,楚峻趴跌在地上,浑身溅满鲜血,旁边不远的宁蕴惊得小嘴张成“O”形,脸颊上也沾了几点鲜血,完全没反应过来。

    “楚峻!”赵玉惊慌失措地飞奔过来,扶起血淋淋的楚峻。

    楚峻脸色煞白,他从来没试过离死亡如此之近,刚才只要稍迟半秒,被斩成两截的恐怕就是自己了。

    “楚峻,伤到哪了?”赵玉焦急地摇了摇楚峻,关切之情溢于言表。

    楚峻终于回过神来,抹了一把脸上的鲜血,摇头道:“我没事!”

    赵玉不禁松了口气,掏出一块手帕,但又马上觉得不妥,俏脸微红地收了起来。

    阮方作梦也没想到楚峻竟然有本事躲开突如其来的飞剑,即使是炼灵期的仙修恐怕也做不到。无暇深究楚峻为什么能躲得开,阮方当机立断地跪倒在地,对着台上两位大声道:“师傅,曲师叔,弟子一时失手酿成惨剧,请师傅师叔处罚!”

    楚峻紧捏住拳头,冷冷地盯着阮方,牙齿几乎都要咬碎了,凭借天生敏锐的触角,楚峻能清晰感受到刚才剑蕴藏的杀意,这杀意是针对自己的,绝对不是一时失手那么简单,要不是自己修炼了凛月诀和烈阳诀,恐怕早就尸横当场了。

    阮方刚才那一剑伪装得天衣无缝,恐怕除了楚峻这个当事人之外,在场大部分人都觉得是意外事故,包括赵玉也是这样认为的,因为她刚才挡格阮方那一剑时几乎用了全力。

    这场意外事故最后的处理结果让楚峻深深地认识到体修性命的不值钱。那名被腰斩了的倒霉蛋被人抬走草草埋葬了事,断了一腿的家伙获得一次性两万灵豆的补偿,不过以后却不能当外门弟子了,正天门不需要伤残的劳力。始作俑者阮方除了被判输掉比赛外,没有受到半点实质性的处罚。

    看到阮方若无其事地参加最后的颁奖仪式,楚峻心出离的愤怒,却也无何奈何,一直阴沉着脸。

    “楚峻,你怎么了?”赵玉以为楚峻是惊吓过度,不禁关心地问道。

    楚峻摇了摇头:“我没事!”

    “楚峻,刚才差点意外伤到你,真不好意思!”阮方笑容牵强地踱了过来。

    楚峻冷冷地瞟了他一眼,一言不发扭头走开。阮方心恚怒,双眉一挑便欲发作,赵玉忙道:“他应该是惊吓过渡,心情不好,阮师兄别放在心上!”

    阮方冷哼一声道:“他也不瞧瞧自己什么身份,竟敢给脸色我看,真不识抬举!”

    宁蕴看着楚峻的背影,嘻嘻地道:“楚峻这家伙脾气倒是挺倔的,我看他不是惊吓过渡,他是把阮师兄给恨上了!”

    阮方不以为然地冷笑道:“恨我,他够资格么?”

    赵玉不悦地蹙起了黛眉,心里略感不安,暗忖:“楚峻刚才对我态度很冷淡,不会也怪我吧?那一剑我也是有责任的!”

    赵玉沉吟了一会,觉得还是有必要解释一下,于是快步追了上去。

    阮方俊脸一沉,冷道:“真不明白赵师妹怎么会对一个体修如此在意!”

    宁蕴嘻嘻一笑道:“阮师兄,你没听说过英雄求美么?赵玉师姐对楚峻有好感也不出奇!”说完一副高手风范地背着手走开了。

    林平瞥了一眼脸色铁青的阮方,若有深意地道:“阮师兄,别小看楚峻,刚才那一剑连蕴师妹都未必能反应过来,可是他躲过了!”

    阮方心一凛,眼杀机频闪,暗道:“看来这颗隐患得彻底的拔除!”

    楚峻心情极为沉重,想起刚才险死还生的一剑依然心有余悸,最重要的是阮方显然是故意对自己下毒手,这种“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感觉极不好受。阮方这次失手,绝对还会有下次,楚峻不觉得自己下次还会这么好运。

    “绝对不能坐以待毙,可惜我还不能驱物!”楚峻捏紧了拳头。

    “楚峻!”赵玉快步追了上来。

    楚峻停下脚步转过身来问道:“赵师姐有事?”

    赵玉美眸闪过一抹歉然,柔声问道:“你好像不高兴?”

    楚峻反问道:“换着你差点被人一剑斩成两截会高兴么?”

    赵玉黛眉蹙了起来,歉意地道:“对不起,刚才只是一时失手而已!”

    楚峻剑眉斜挑,淡道:“你觉得是意外么?”说完转身大步走开。

    “难道他认为我是故意的么!”赵玉有点委屈地望着楚峻的背影,轻咬了一下粉唇,再次追了上去,叹道:“你这是生气了?”

    楚峻没有停下脚步,只是摇了摇头。

    “好啦,大男人别这么小气好不?人家给你赔礼道歉还不成!”赵玉嗔道,话一出口俏脸上不禁掠过一抹动人的红霞,心暗恼,自己何时对一个男人这么低声下气过,可是这混蛋却不领情。

    楚峻扭头看了赵玉一眼,正好对上她略带幽怨的星眸,心脏不禁噗通地跳了一下,暗自心惊道:“我这怎么了?她……她的眼睛好亮!”

    “我没生你的气!”楚峻脱口而出。

    赵玉噗的轻笑出声,眸掠过一抹喜意道:“这才像话!”

    楚峻有点期艾地挠了挠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