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小女孩

    十亩的灵粟完全成熟了,黄澄澄沉甸甸地弯了腰,粟粒散发着一种淡淡的诱人清香。楚峻**着上身,露出匀称壮实的体形,在烈日下采收着灵粟。楚峻手里拿着一只百宝囊,把粟穗上的灵粟撸下来放到进百宝囊之。这种百宝囊是特制的空间物品,能装下五个平方的东西,价格相当昂贵,足足花了五百粒灵豆,要不是把那颗雷嵬的兽晶给卖了,楚峻还真买不起。

    正在楚峻干得热火朝天的时候,一名穿着花格子小裙的瘦弱小女孩蹦蹦跳跳地来到灵田边,从小兜兜掏出一只小布袋挎在小胳膊上,跟在楚峻后面捡拾掉到地上的粟粒。粟穗上有残留没撸干净的粟粒,小女孩会喜滋滋地摘下来,珍而重之地放进小布袋。

    这两天,只要楚峻开始采收灵粟,瘦弱小女孩都会准时挎着小布袋出现。这小家伙很懂事,从来不会动楚峻还没采收完的灵粟,只捡拾遗漏的。楚峻有时会故意把灵粟洒出一些,或者遗漏十来粒灵粟在粟穗上,所以小女孩每天离开时小布袋都会装得满满的。

    “小不点,告诉叔叔,你叫什么名字?”楚峻抹了把汗随口问道。

    这已经是楚峻第三次这样问了,瘦弱小女孩黑葡萄似的眼睛瞄了楚峻一下,低头继续认真地翻找着地上的粟穗,装了一小撮灵粟的小布袋在臂弯处晃荡着。

    “看来真是个哑巴!”楚峻心里暗叹一声。

    楚峻前世出生在穷苦家庭,吃不饱穿不暖,九岁的时候就被送入特战队培养,一直没有回过家,依稀还记得自己有个小两三岁的妹妹,跟眼前这小女孩一般高矮,头发枯黄,瘦得只剩皮包骨,仿佛能被风给吹起,不过却非常懂事听话。

    正在认真翻找着的小女孩突然痛呼一声,眼泪直在眶内打转。楚峻忙关切地问道:“怎么了?”

    小女孩对着楚峻竖起右手指,她很瘦,不过皮肤却出奇的很白很嫩,阳光照射下的小手嫩得几乎透明,就连血管都清晰可见。

    楚峻先是愕了一下,接着才发觉她的指上破了一道小口,淡粉色的血液慢慢地渗了出来,应该是被灵粟的叶子割破了。

    楚峻有点哭笑不得,俯下身抓住她的小手,用布擦干净她伤口上的血迹,可是血液很快又冒出来了,小家伙眼泪汪汪地望着楚峻,就是没有哭出来。连续试了几次都是这样,楚峻只好把小女孩的手指含进嘴里,唾沫含有消毒止血的成份,不过只是对小伤口而然。

    “甜的!”楚峻疑惑地望了一眼小女孩,刚才见到小女孩流出的血是粉红色的,楚峻还以为是血液太稀的缘故,现在看来根本不是这个原因,她的血液竟然是甜的。

    “或许这个世界的人血液都是甜的吧?”楚峻暗道。

    小女孩眼巴巴地望着含着自己手指的楚峻,眼神露出一抹怯意。楚峻含了一会才把小女孩的手指拿出来,发觉指肚淡粉色的血液又慢慢地渗出,根本没法止住。楚峻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记得有一种人因为缺乏血小板而导致伤口没办法愈合,即使是小小的伤口也可能失血过多而死亡。这种人被称为“玻璃人”,做什么事都得小心翼翼,不能划破皮肤,因为小小的损伤都能致命,一旦弄伤了,那怕是破了一点皮都得到医院输入血小板止血。

    看着小女孩指头上的血不停地冒出,楚峻不禁急了起来,抱着一试的念头运起新月神力。在清冷圣洁的新月神力浸润之下,小女孩指头上的伤口竟然慢慢地止了血。楚峻见状不禁松了一口气,这次算是歪打正着了。

    “以后要小心点!”楚峻收了新月神力,微笑着摸了一下小家伙的脑袋。

    小女孩长长的睫毛上挂着两滴晶莹的泪珠,点了点小脑袋。这还是她第一次对楚峻的话作出回应。楚峻拿过小家伙的布袋装满了灵粟后挂回她的胳膊上,笑道:“不用捡了,叔叔送你一袋!”

    小女孩却把布袋放在地上,指了指楚峻手的百宝囊,又摆了摆小手,低声道:“不要!”

    楚峻愕了一下,原来她会说话的。

    “叔叔送给你的,干啥不要?”楚峻奇道。

    小女孩低下头吐出三个字:“爹爹骂!”

    楚峻不禁恍然,笑道:“跟爹爹说你捡来的!”

    小女孩还是摇头表示不要,楚峻见状只好把小布袋的灵粟倒回百宝囊,只留下一小半。小女孩眼巴巴地望着楚峻,却不肯接过小布袋,楚峻又在布袋抓回两把灵粟,她这才接过小布袋挎在胳膊上。楚峻忽然感动得鼻子有点泛酸,多懂事的小家伙啊!

    接下来,楚峻继续默默地采收着灵粟,小女孩依然一丝不苟地跟在身后捡漏。楚峻有时故意把整株没有采收过的粟穗扔掉,小女孩似乎看出了楚峻是故意的,每回都会拣出来还给楚峻。

    太阳下山了,小女孩挎着满满的一袋灵粟蹒跚地走远,楚峻心有种莫名的喜悦,收拾一下便也离开了。楚峻刚走不久,一条婷婷的身影从树后转了出来,如烟似水的明眸亮晶晶的,温婉绰约,绝美的俏脸羞花闭月。赵玉看着楚峻挺拔的身影消失在视线内,幽幽地叹了口气,转身几个起落便消失在暮色当。

    楚峻第二天一大早便到灵田继续采收灵粟,可是一直等到午也未见挎着布袋的瘦弱小女孩出现。此后几日,直到楚峻将最后一棵灵粟都采收了,小女孩再也没出现过,楚峻心竟然有种淡淡的失落,隐隐觉得可能出事了。

    灵粟大丰收,楚峻的十亩灵田收获了二万九千斤灵粟,亩产几乎达到三千斤,上交了两万斤还剩下九千斤,真是羡煞旁人,不少人甚至巴巴跑来向种植能手楚峻取经。楚峻将九千斤灵粟换成八百颗灵豆,算是小赚了一笔。

    收获了灵粟后,正天门迎来了一件热闹的盛事——武斗大会。

    无论是内门弟子还是外门弟子都兴奋期待,不少家伙更是临阵磨枪,天天往武场跑,恨不得马上成为绝顶高手,将第一名给拿下,最重要的是将第一名的奖品给拿下。要知道,正天门的上层为了激励弟子勤奋修炼,斗武会前十都有极为丰厚的奖品。去年内门弟子的第一名奖励了一件二品初阶的法宝,外门弟子的第一名奖励了一万颗的灵豆,着实让人眼馋。

    对外门弟子来说,还有一件事更值得他们期待,那就是武斗大会后的试灵活动,保不准自己测试到焕发出灵根,那就真是——鲤鱼一朝跃龙门,山鸡飞上凤凰枝!

    楚峻对第一名的奖品很感兴趣,而且对试灵活动也很感兴趣,能进入内门便意味着可以修炼正天门的功法,那种能放电的功法。楚峻一大早便赶到耀武殿报名参加外门弟子的武斗大会。

    当楚峻看到坐在柜台后那名瘦削的少年时不禁愕住了,这家伙正是要买自己那块雷荧石的猥琐货。楚峻正犹豫着要不要上前报名,身后排队的外门弟子纷纷催促起来。柜台后面的瘦削少年抬起头来扫了楚峻一眼,不耐烦地叫道:“喂喂,那个……说你呢……报名赶紧,小爷的时间宝贵得很!”

    楚峻愕了一下,忽然间明白过来,那天自己被电击得不成人形,所以他现在认不出来。楚峻放心地上前道:“我叫楚峻!”

    瘦削少年在本子上写下楚峻,忽然又抬头盯着楚峻,问道:“怎么看你这么脸熟,我们是不是见过?”

    楚峻咧嘴一笑道:“我长了张大众脸,很多人见到我都说脸熟,师兄认错人了!”说完转身离开!

    瘦削少年用笔头挠了挠脑袋,自言自语地道:“大众脸?小爷也是大众脸,怎么没人说我面熟……下一位呐,那个……说你呢,报名赶紧,小爷时间宝贵得很!”

    楚峻刚出了殿门,一堵人墙便挡在了跟前,抬眼望去,只见三名壮汉正神色冷冷地望着自己。楚峻皱了皱眉,淡道:“三位师兄有何指教?”

    这三人正是牛庞、朱冲和侯强,朱冲和侯强神情阴戾,恨不得将楚峻给生裂了。

    “楚峻,果然好手段,老子算是小瞧你了!”牛庞冷冷地道。楚峻耸了耸肩道:“我不明白你什么意思!”

    牛庞嘿嘿阴笑道:“老子会用拳头让你明白的!”说完跺了跺脚,地上的石板竟然裂开了几道纹路,可见其一跺之力有多恐怖。

    楚峻神态自若地绕过三人,走了几步才回头淡道:“我等着!”

    “牛哥,肯定是那小子放黑疫蛾反阴了我们,妈的,终日打雁反被雁啄了,老子从来没吃过这种亏!”侯强愤愤地道。

    牛庞面色阴沉地道:“这小子竟然有本事治好黑疫蛾!”

    “管他呢,这次武斗大会找机会做掉他!”朱冲狠绝地道,百多亩灵粟的损失让他心疼得牙痛,所以恨透了楚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