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因祸得福

    眼看灵粟就要开花结籽,这个时候让楚峻将辛苦了几个月得来的成果毁掉,自然极不甘心。楚峻手握着一株半米高的灵粟始终下不了决心拔掉,忽然脑灵光一闪,闭上眼睛放出神识仔细地扫描着这株灵粟。楚峻忽然全身一震,见到一群全身冒着黑气的怪虫挥舞着大牙向自己冲来,吃惊之下急忙收回神识,眼前的景象瞬时消失了。

    “凛月诀修炼出来的神力圣洁清冷,净化这种邪菌恶虫小菜一碟,正好顺便锻炼一下你的神识和神力的运用技巧!”干冷的声音在楚峻的脑海响起。

    楚峻闻言一喜,再次放出神识探进灵粟植株体内,一群凶神恶煞的怪虫张牙舞爪地扑来。楚峻硬着头皮引动涌泉穴的新月之力。一股凉丝丝的力量慢吞吞地向着手心流去,楚峻只觉那些怪虫正在噬咬着自己那潺弱的神识,每咬一口都钻心的痛。终于,新月神力渗透进植株的内部,那些冒着黑烟的怪虫一碰到新月神力便纷纷躲逃。楚峻大喜过望,催动神力步步追逼,一只只怪虫在神力的冲涮之下化成了飞灰。

    隔了盏茶的工夫,楚峻松开握着植株的手,浑身都湿透了,好像刚从水里捞起来一般,不过却是一脸的喜悦。楚峻休息了一会,继续对第二株灵粟进行灭虫,这无疑是非常疯狂的举动。要知道一畦起码有上百株灵粟,像这样一株株地进行灭杀黑疫蛾,就算灵植殿筑基期的高手都不敢这么做。因为这样极耗费灵力和神识,弄不好把老命都给搭进去了。

    楚峻初生牛犊不畏虎,做了筑基期修者都不敢做的事,整个人着了魔似的,饿了吃一粒灵豆,渴了喝溪水,实在困得不行便倒在地里睡上两个时辰,爬起来便继续一株株地除虫。不眠不休地埋头苦干了十天十夜,楚峻明显的瘦了一圈,眼窝内陷,形容枯槁,跟野人差不多。大家都说新来那小子疯了,整天蹲在灵田,手握灵粟植株一动不动地发呆。

    夜凉如水,新月似弓,已经是下半夜。灵田里蹲着一条黑影,黑影手握着一株灵粟,两眼布满血丝,两边面颊稍稍内陷,显得非常憔悴,夜里的寒露打湿了他乱蓬蓬的头发。良久,黑影缓缓地站了起来,仰起头对着夜空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哆嗦地从瓶倒出一粒灵豆吞下,拖着千斤重的步子走到田梗一头栽倒,很快便传来轻微的鼾声。

    一条曼妙的光影从他的眉心钻了出来,默默地凝视着地上的楚峻,一声轻叹散入夜色之:“好倔强的家伙!”随手一挥,一蓬清冷的月光洒出,将正围上来饱餐血宴的蚊子给尽数扫灭。

    ……分割线……

    “楚峻,喂,醒醒!”段立轻拍着楚峻胡子拉碴的脸颊。

    楚峻一把坐了起来,睁开满是血丝的眼睛,见到段立那张菊花脸正凑到近前,不禁吓了一跳。

    “你小子怎么弄成这样,还在田里睡着了!”段立责怪道。

    楚峻揉了揉眼睛,咧嘴笑道:“太累了,没注意!”

    “唉,你小子就是牛脾气,把自己累成这样!”段立摇了摇头,忽然又奇怪地一指灵田里重新焕发出生机的灵粟道:“这些灵粟好像又活过来了,你小子是怎么做到的?”

    楚峻看了一眼由黄转绿的几畦灵粟,心升起一股油然的自豪,嘴上却道:“灵植殿的师兄助了我一臂之力!”

    段立笑道:“你小子运气真不是盖的,竟然能起死回生,否则这茬你就赔惨了!”

    楚峻咧嘴一笑道:“确实,我拿不出两万斤灵粟,到时只好收拾包袱滚蛋了!”

    “回屋里休息吧,小心落下病根!”段立拍了白楚峻的肩头便离开了。

    “段立虽然为人吝啬,不过心肠倒是挺好!”楚峻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楚峻这十来天疯狂的举动让他的神识无形增强了不少,而且对新月神力的运用已经到了得心应手的地步,正应了那句因祸得福。

    楚峻跑到溪痛快地洗了个澡,把胡子刮干净,看着溪水瘦削的脸颊,深陷的眼窝,都有点认不出自己来了。换洗完衣物,楚峻掏出一个瓷瓶,里面装着他故意留下的十几只黑疫蛾。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来而不往非礼也!”楚峻冷笑一声把瓷瓶收好,回到小屋美美地睡上一觉,直到黎明时分才爬起来,来到朱冲和侯立的灵田把黑疫蛾放进去,这才潜回小屋继续睡觉。

    楚峻一口气睡到第三天的早上才起床,只觉浑身舒坦,精气神都完全恢复了。光影女子嗖的钻了出来,楚峻现在已经习惯了她的存在,伸着懒腰打了个招呼。光影女子打量了楚峻一会,问道:“楚峻,你的恢复力和生命力怎的这么强,你是不是服用过什么稀世奇珍?”

    可不是,前几天楚峻还是形容枯槁,憔悴不堪,只是睡了几天便恢复过来,面色红润,精神奕奕。楚峻愕然地摇头道:“没有呀,为什么这样问?”

    光影女子冷哼一声道:“要是换着别人像你这样连续透支身体潜力,早就死得不能再死了,你倒好,不仅什么事都没有,睡一觉便完好如初!”

    楚峻忽然想起自己伤口自愈的能力,暗道:“难道是因为穿越时基因发生了突变,我现在是不死之身?又或者周疯子他们给我注射了让基因突变的药物?”

    光影女子见楚峻沉默,知道他断不肯说出来的,淡道:“从今天起我传授你烈阳诀第一层,等你练成后再传你凛月诀第二层,两种功法交替修炼!”

    楚峻皱眉道:“我……我一直想问,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光影女子愕了一下,语气阴冷起来:“我对你好么?或许我传你功法是另有企图呢?”

    楚峻心底升起一股凉气,点了点头道:“也许吧,不过我暂时还没看出修炼凛月诀有什么坏处!”

    光影女子冷笑一声:“你才学了点皮毛而已!”

    “能不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楚峻将一直藏在心里的问题问了出来。

    光影女子冷声道:“你真想知道?”

    楚峻忽然觉得有点不妙,忙道:“你还是不要说了!”

    光影女子有点意外地问:“为什么?”

    楚峻摇了摇头道:“不为什么,我突然间又不想知道了!”

    光影女子冷然道:“算你机灵,知道我名字对你没半点好处,甚至会引来杀身之祸!”

    楚峻心里咯噔一下,问道:“为什么,你有很厉害的仇家?”

    “你说对了,凡是知道我名字的,我会先杀了他!”光影女子森然地道。

    楚峻不禁无语,这难道就是所谓的心理变态。光影女子目带寒意地瞟了楚峻一眼,冷道:“你是不是觉得我不可理喻?”

    楚峻不知怎么答,选择了沉默,光影女子也不再追问,声音恢复了毫无情感的干冷:“把烈阳口诀的第一层用心记住!”

    接下来光影女子便将烈阳诀的第一层功法传授给楚峻,叮嘱他白天的时候修炼。有了修炼凛月诀的经验,楚峻很快就打通了左脚底涌泉穴到头顶太阳穴的经脉路径,成功的冲顶开窍。

    时间匆匆便过去了月余,楚峻的烈阳诀也略有小成了,不过还未能驱物成功。光影女子告诉他,驱物不能一蹴而就,即使修出了新月神力,要想驱物也得靠他自己慢慢体会尝试,什么时候能驱物,就看各人的造化领悟了。

    这天楚峻正在修炼烈阳诀,隔着一米远都能感觉到他身上炽热的气息。楚峻忽然闷哼一声滚下床来,面色赤红地捂着小腹位置。光影女子瞬时从楚峻的眉心处钻了出来,激动地问道:“你觉得怎么样了?”

    楚峻揉着小腹摇头道:“不知怎么丹田突然绞痛得厉害!”

    光影女子沉默了一会才道:“凛月诀和烈阳诀是两种属性相冲的功法,出现一点相斥的情况很自然,等到你的烈阳诀第一层练成,左脚涌泉穴形成新阳之力,两种神力达到平衡,毛病自然会消失!”

    楚峻将信将疑,不过光影女子语气笃定,楚峻只好选择暂时相信了。

    这天一早,楚峻便到灵田浇水。经过上次的除虫,十亩的灵粟长势喜人,结出的粟粒饱满沉甸,比其他人的都要好得多,路过的外门弟子都不禁啧啧称奇。

    “没想到楚峻这小子倒是个种植能手,看样子亩产两千五六百斤不成问题!”

    “可不是,一个月前这小子的灵田害了病虫,没想到现在竟然长得那么好,真是怪哉!”

    “嘿嘿,听说朱冲和侯强的灵田不久前也害病虫了,还是可怕的黑疫蛾,近百亩的灵粟全让灵植殿的师兄给铲平烧掉了!”

    “哈哈,果然是恶有恶报,这次这两个混蛋赔惨了,二十万斤灵粟,啧啧,上吊都没绳子!”

    自从修炼成新月之体,楚峻无论目力和听力都有了长足的进步,虽然隔着几十米远,但也将这群体修的低声议论听到耳。

    PS:新书冲榜,看书的朋友麻烦都登录收藏一下本书,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