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新月之体

    牛庞的住处虽然也是一间木屋,不过却比别人宽敞不少,屋前屋后都有个小院子。此时牛庞只穿着一条兽皮内裤,露出上身和双腿粗壮的肌肉,右脚小腿用布包扎着,显然是受了伤。牛庞闭着眼睛享受地躺在一张睡椅上,一名身材丰腴,穿着暴露的女性体修正给他推拿按摩。

    “牛哥!”两人一边叫一边推门走了进来,正是朱冲和侯强。

    “牛哥,你总算回来了!”朱冲像找到了大救星一般。

    侯强贪婪地瞄了一眼女体修胸前暴露出来的两个嫩白半球,忽然惊道:“牛哥,你受伤了?”

    牛庞扫了两名小弟一眼,皱眉道:“真他娘的倒霉,这次跟阮方师兄他们出去找雷荧石,东西没找到反被一头刺棱蛇给抽了一记,差点就回不来了!”

    侯强和朱冲惊道:“阮方师兄?”

    牛庞面露得意之色,好整以暇地道:“还有赵玉师姐、宁蕴师姐和林平师兄,能给他们留下好印象,受点伤都值了!”

    候强和朱冲露出深深的羡慕,这四人都是内门二代核心弟子,将来正天门的门主有可人在他们产生。

    “雷荧石什么玩意,找来干嘛?”女体修好奇地问道。

    牛庞在女体修的肥-臀上拍了一下,卖弄道:“雷荧石是用来炼器的材料,说了你也不明白,听说赵玉师姐在龙神光喷发那天捡到一件三品的雷系法宝,不过需要雷荧石来修复!”

    侯强和朱冲齐齐吸了口冷气,他们虽然不是仙修,但也知道目前还没有炼器师能炼出三品以上的法宝,现存的三品以上法宝都是上古时期遗留下来的。

    “对了,你们两个大晚上的跑来有什么事?”牛庞问道。

    朱冲立即换上一副哭丧脸道:“牛哥,你这些天不在,我们都被人欺负惨了!”

    牛庞倏的坐了起来,怒道:“哪个王八蛋敢欺负老子的兄弟?”

    “就是那个楚峻,暴打了我一顿,他还说……如果牛哥你在,连你一起揍,揍到你妈都不认得你!”朱冲道。

    牛庞目露凶光,狞笑道:“果然是新来的有种,等过几天老子伤好了再去捏碎他的骨头!”

    朱冲闻言大喜道:“牛哥出手,那小子死定了!”

    牛庞点了点头,突然一拍脑门:“我想起来了,楚峻好像是林平师兄带回来的!”

    “什么!”朱冲和侯强同时惊呼出声,朱冲惴惴地道:“这小子后台强硬,那我岂不是白挨打了?”

    牛庞眼珠一转,嘿嘿地道:“不能明地教训他,咱来暗的,还有两个月就是武斗大会,只要楚峻参加,老子非打他个满地找牙,半身瘫痪!”

    朱冲眼前一亮,赞道:“牛哥英明!”

    “你们男人就只会打打杀杀,其实整治一个人有很多方法的!”女体修风骚地理了一下头发,肥-臀坐在牛庞的大腿上,顺势躺入他的怀。牛庞探手抓住女体修一只豪-乳把玩,嘿嘿地道:“小**,你服侍男人有很多手段,整治男人也有很多手段不成?”

    “啊……嘤,人家是说真的!”女体修撩人地扭动起来。

    侯强和朱冲忍不住咽了口口水,侯强谄笑道:“小桃姐有什么办法整治那小子?”

    女体修拿出一只小瓶子,阴险地道:“往他负责的灵田里放上这个,嘻嘻!”

    “黑疫蛾!”侯强脱口而出道。

    朱冲喜道:“我怎么没想到,哈哈,楚峻,老子让你颗粒无收,一亩交两千斤灵粟,十亩就是两万斤,还不赔死你!”

    “小桃姐,我对你是佩服到五体投地!”侯强谄笑道,一对贼眼却是往女修**的腿间扫瞄。

    庞牛得意地抚摸着小桃姐的大腿内侧,嘿嘿地道:“臭娘们鬼点子不少,心肠比老子还黑,让牛哥看看那里黑了没!”说大手直奔幽谷摸去。

    小桃姐紧紧地夹着双腿扭拧道:“牛哥你身上还有伤呢!”

    “老子伤的又不是第三条腿,别废话,出去个多月,老子都憋坏了,赶紧的张开让老子捅几下!”牛庞猴急地掰开小桃的双腿,让其跨-坐在身上,掏出硬邦邦的家伙便要顶-进。

    “你们两个还不快滚,想看老子怎么打洞?”牛庞瞪了一眼口水都要流出来的侯强和朱冲。

    朱冲和侯强急忙退了出去,屋内响起高亢撩人的淫-叫声。侯强舔了舔嘴唇低声道:“**叫得真浪,撩得老子都挺的了!”

    “嘿嘿,过几年牛哥玩腻了你才惦记吧!”朱冲扔下一句,乘着夜色兴冲冲地奔向楚峻的灵田所在。

    ……分割线……

    离上次出猎已经半个多月,楚峻回到山门后便没有出过去,生怕再遇到那个瘦削少年,等过段日子再到城打听雷荧石的行情。

    这天晚上,楚峻盘坐在床上修炼凛月诀,头顶上那圈月晕越来越清晰了,向四周散发着柔和的光芒。忽然间,月晕水波一样震荡起来,一圈圈光环向外扩张,持续了一段时间才渐渐消失。楚峻欣喜地睁开眼睛,脱口而道:“新月之体!”

    “不错,竟然只用了三个月不到便炼成了凛月诀的第一层!”一把干冷的声音突兀地响起。

    楚峻这才发觉一条曼妙的光影不知何时静立在床上,虽然看不清面容,却能感觉到她正惊讶地望着自己。楚峻疑惑地扫了一眼四周,发觉这里正是自己的房间无疑,奇道:“你……我不是在做梦?”

    “仔细体会一下新月之体,过几天我会教你烈阳诀第一层!”光影扔下一句话便化作一缕光气钻进楚峻眉心处。

    楚峻摸了摸眉心,苦笑了一下,原来不是做梦,那怪女人果然是住在自己的识海之。不过还好,她好像真的没有恶意,还传授自己这么有用的功法。

    楚峻合上眼睛,默默地体会着新月之体的妙处。楚峻察觉到自己即使是合着眼睛,方圆十米之内的景物都能感觉到,体积越大的便越清晰,体积越小就越模糊。楚峻欣喜地睁开眼睛,这应该就是光影女子所说的神识,闭着眼睛也能看到东西,酷毙了!

    光影女子还说过炼成新月之体后能进行驱物,楚峻兴冲冲地盯着桌面上一只茶杯,右手前伸,试着调动涌泉穴的新月之力来驱动茶杯。可是直到手臂发麻,两眼酸痛都未能让杯子动上一下。

    此后连续几天,楚峻都躲在屋里练习驱物,虽然没有成功,不过对脚板底那一弯新月的了解却是加深了不少。现在楚峻只要心念一动,那轮新月便会运转起来,一股凉嗖嗖的力量就会按照指示运行到身体的某部位,不过度很慢,还没达到收发随心的地步。

    这天楚峻依然躲在屋练习运用新月神力,屋外突然传来敲门声,段立在外头焦急地叫道:“楚峻在不在?”

    楚峻忙收功打开屋门,段立劈头便道:“出大事了!”

    “段哥,出什么事了?”楚峻奇道。

    “灵田出事了,快跟我来!”段立转头便走。楚峻的心不禁提了起来,急忙跟着段立后面。

    楚峻看着病蔫蔫的几畦灵粟,眉头深锁,沉声道:“前两天还好好的,怎么会变成这样!”

    三天前,楚峻给灵田浇水,这几畦的灵粟还是生机勃勃的,现在却是又黄又枯。

    段立摘了一片叶子递给楚峻道:“上面有细小的黑色斑点,应该是惹病害了!”

    楚峻仔细端详了一下,果然发觉叶背上有几粒黑色的斑点。段立怜悯地看了楚峻一眼,叹口气道:“赶紧把这几畦灵粟都清除掉,再请灵植殿的师兄给治一下,或许能挽回点损失!”

    楚峻问道:“段哥,这到底是什么样的虫害?”

    段立摇头道:“说不清,可能是枯蚜虫……可能是黑疫蛾,要是黑疫蛾就没救了,这十亩灵田全废!”段立眼露出一抹恐惧。

    “黑疫蛾没法治?”楚峻问道。

    段立点了点头道:“这种东西生命力顽强,而且传播起来像瘟疫一样,只要有一株发病,很快就能感染附近的灵粟,假如真是黑疫蛾,你这十亩灵粟都保不住了,赶紧去找灵植殿的专人来看一下吧……唉……当年我的灵田也感染了这种东西,整整十亩全部用火烧光才算保住了其他的灵田!”

    楚峻的心情沉重起来,要真是那样,自己这一茬要白赔两万斤灵粟,那就等于两千粒灵豆,卖了那颗二级兽晶都不够赔,还白忙了一场。

    正在此时,朱冲和侯强装模作样地走了过来。

    “咦,楚峻,你小子多久没浇水了,把灵粟都旱枯啦!”侯强满脸惋惜地摇头道。

    朱冲嘿然道:“就这几畦枯了,其他的都没事,我看是害了病虫吧!”

    “嗯,说得不错,应该是害病了,赶紧的找灵植殿来治病吧!”侯强点头道。

    楚峻心一动,这两个家伙一唱一和,毫不掩饰眼神的幸灾乐祸,难道是他们搞的鬼?

    朱冲见到楚峻凌厉的目光扫过来,心虚地后退了一步,故作自然地道:“楚峻,我是来通知你的,两个月后就是本门的武斗大会,有种你就报名参加,不打你个满地找牙,老子不姓朱!”

    楚峻冷冷地道:“我会的!”

    “我们走!”朱冲和侯强勾肩搭地走开了,走到远处还得意地哈哈大笑。

    段立叹了口气道:“早让你别得罪他们,赶紧把这畦灵粟清理掉,再放一把火杀死病菌,不过要真是黑疫蛾,灵植殿的人恐怕会让你把十亩灵田都清理掉,免得疫情扩散!”说完摇着头走了。

    楚峻不禁捏紧了拳头,他现已经有九分肯定是朱冲和侯强搞的鬼。

    PS:看完别忘记了顺手点一下收藏,有投票更好,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