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体修工会

    看着三名大汉勾肩搭背地走远,段立愤然地道:“那领头的叫牛庞,左手边那人叫朱冲,嘴尖那人叫侯强,三个坏胚是外门弟子的恶霸,你以后少招惹他们……噢,对了,这块灵田原来是朱冲负责的,被匀出来给你耕种,他恐怕会怀恨在心!”

    楚峻皱了皱眉道:“他们的实力如何?”

    “牛庞是四级体修了,一拳打出八百多斤力,朱冲和侯强都是二级体修!”段立面色凝重地道。

    “八百斤力!”楚峻不禁暗暗咋舌,这岂不是能把一头牛给一拳打爆。

    “噢,对了,听说牛庞已经焕发出了灵根,信誓旦旦地表示要在今年的武斗会后试灵!”段立羡慕地道。

    “武斗会试灵?”楚峻疑惑地问道。

    段立解释道:“武斗会是本门每年都会进行的,外门和内门弟子分别决出前十给予奖励,旨在激励门下弟子勤奋修炼。而试灵则是斗武会后附带的活动,用来招收新的内门弟子,前提是要有灵根!”

    拥有灵根的人才适合修仙,否则只能修体了,但有些体修因为长期服用灵豆,有可能会焕发出灵根来,变得适合修仙。焕发出来的灵根往往都不会太优秀,不过事无绝对,极小数人焕发出来的灵根会特别优秀,甚至达到一品。灵根的优劣共分七品,一品最优,七品最次。

    “牛庞自称已经焕发出灵根,恐怕不会是空穴来风,切记不可得罪他!”段立面色凝重地告诫道。

    内门弟子和外门弟子的区别其实就是仙修和体修的区别,内门弟子的地位自然要比外门弟子要高得多。外门弟子如果得罪内门弟子,被杀死也是白死,假如内门弟子无故杀害外门弟子,只有情节特别的恶劣才会从重处罚,否则都是些无关疼痒的责罚而已。

    “以后我避着他们就是了!”楚峻点了点头道。

    段立将垦灵锄还给楚峻道:“该教的都教了,我还要回去干活,就这样吧!”说完拍了拍衣服上的尘土匆匆离去。

    楚峻若有所思地望着段立的背影,暗道:“不知我有没有灵根,到时去试试也不错,内门弟子的待遇显然要比外门弟子高很多!”

    ……分割线……

    楚峻花了五天时间才把十亩灵田给翻了土,真难想象一个人耕种一百亩会是什么光景,单就是翻土都能把人给活活的累毙了,难怪段立年仅四十便得了张菊花脸。

    这天一大早,楚峻便精神奕奕地起床了,修炼了一晚的凛月诀,昨天的疲劳一扫而空。经过近十天的修炼,楚峻越发觉得自己的度、力量、还有身体的强度都有了明显的提高,于是修炼起凛月诀来更加带劲了。

    段立说新翻的灵田要暴晒几天,让阳光杀除土壤的病茵,所以楚峻打算今天到五雷城把三颗兽晶给卖掉,换些灵豆购买一些灵蚓放入灵田之,假如可能再买一头座骑,有空便可以出城转几圈。

    五雷城是古原大陆三大城池之一,由正天门所把持,城住的大部分是混日子的体修,也有一些零散的仙修组织,这群人爱好自由,不喜约束,所以没有加入任何门派。古原大陆一共有三大门派,分别是正天门、腾凰阁、烈法宗。三派各据一城,其以正天门的实力最弱。三大派曾经同属于一门,后来不知怎么就分裂成了现在的三大派。

    正天门的山门位于五雷城的雷音山上,楚峻走了半个时辰才从雷音山到了城的贸易区域。街上行人来来往往,十分之热闹,甚至还有人当街摆卖各种物品。楚峻东张西望地在街上走了一圈,在一家大门面前停住了脚步。

    只见横匾上龙飞凤舞的两个金漆大字——剑阁!

    楚峻举步走了进去,一名粗壮的体修皮笑肉不笑地迎了上来:“兄弟要买成品剑还是度身订做?”

    当楚峻从剑阁出来时,背上便斜挂着一把三尺长的阔剑,铜制的把手,黑木剑套,古朴大气,十分之拉风。楚峻把三颗兽晶给卖了三百粒灵豆,大剑花去了五十粒。买完灵蚓后,楚峻准备去看看座骑,只要不太贵便买上一头。

    “楚峻!”一把熟悉的声音忽地响起。

    楚峻抬头一看,见到两名腰背大剑的壮汉雄纠纠地站在台阶上,正是张猛张飙兄弟。

    “哈哈,真是楚峻兄弟,都说我没看错的!”张飙惊喜地道。

    楚峻也不禁面露喜色叫道:“猛哥飙哥!”

    “你的伤好了?”张猛豪放地拍了一下楚峻的肩头。

    楚峻咧嘴一笑道:“全好了!”

    “哈,你小子果然命大,我还以为你挂定了!”张飙打了楚峻胸口一拳,续道:“现在在哪混,要不跟咱兄弟一起吧,我们正要到体修工会接任务!”

    楚峻咧嘴一笑道:“暂时在正天门种田!”

    张猛和张飙骇然相视,惊道:“你进了正天门当外门弟子?”

    楚峻点了点头,张氏兄弟羡慕地看着楚峻,这小子运气真好,以后不用再过刀口舔血的日子了。

    张猛张飙听说楚峻要买座骑,两人便自告奋勇去给把眼,张飙还头头是道地传授了楚峻一些选座骑的心得。张氏兄弟熟门熟路地将楚峻带到一家专门出售座骑的场所。十数头灰羽鹤被圈在围栏之,伸长脖子好奇地打量着楚峻一行人。

    “众位客人,到我们“驮顶天”来买座骑就对了,我们的驮鹤健康壮实,绝对没有暗伤,载重不会低于三百斤,百年老店,质量保证,你们大可以放心购买!”店员傲然地道。

    楚峻游目四望,发觉这些灰羽鹤果然个顶个的壮实,高仰着脑袋,十分的精神,而且叫声洪亮有力。张飙指着其一头道:“楚兄弟,就要这头吧,毛色锃亮骨格够壮,力量绝对足!”

    店员眼闪过一抹微不可察的讥讽,脸上却是露出赞许的神色,恭维道:“这位客官好眼力!”

    楚峻却不看好这头,个头大未必力量就足,甚至可能因为体重原因而影响飞行度和耐力。张飙催促道:“楚兄弟,就要这头了,绝对不会错!”

    张猛道:“还是让楚峻自己挑吧,你这半吊子就别指手划脚了!”

    楚峻笑了笑,转头问店员:“你们这里只有灰羽鹤么?”

    店员愕了一下,疑惑地看了楚峻一眼,点头道:“本店确实只出售灰羽鹤这种飞行座骑,不过也没听说哪间店有其他品种的飞行座骑出售吧?”

    张猛张飙与楚峻相处过一段日子,知道这家伙有时像个什么都不懂的棒槌,忙解释道:“灰羽鹤性格温驯,是唯一适合驯服为座骑的飞行类灵兽,其他品种的不是负重不行,就是凶戾难驯,当然有高手可以用武力手段压服一些高级的灵兽为座骑,但也只是极小数仙修有这种能力而已,咱体修就歪想了!”

    楚峻这才恍然,径直走到一头体型等的灰羽鹤跟前,翻起翅膀看了看,满意地道:“我就要这头了!”

    张飙急道:“不能要这头,矮得跟坨屎一般,没准还没飞上天就栽了!”

    楚峻笑了笑,执意要买这头灰羽鹤。店员目露赞许之色,暗道:“没想到这小子才是识货之人,这头灰羽鹤确实是在场十五头力量和耐力最好的!”

    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楚峻最终以两百粒灵豆的价钱将这头矮壮的灰羽鹤给买下了,店家还赠送了一只豢养环。店员将灰羽鹤收进豢养环,笑眯眯地将豢养环递给楚峻:“客官请拿好,千万不要打碎了,否则座骑跑了,本店恕不负责!”

    楚峻欣喜地将豢养环佩带在腰带上,轻轻一拍腰间,灰羽鹤便凭空出现在身前,再一拍便收起,方便得很,楚峻恨不得马上试骑一下。

    三人离开了“驮顶天”,张飙还在埋怨着楚峻买亏了,还断言以后铁定后悔。楚峻不以为意地笑了笑道:“我选的这头虽然个子不高,不过够壮,羽毛丰满匀称,最重要的是双翅的肌腱粗大发达,绝对是飞行的能手!”

    “哈哈,敢情楚兄弟才是行家!”张猛哈哈笑道。张飙却不服输,断言楚峻不出三天就会后悔。

    张猛瞪了张飙一眼,转头问:“咱兄弟打算去工会接任务,楚兄弟有没有兴趣加入?”

    楚峻摇了摇头道:“灵田刚翻了土,等过两天便要播种,实在抽不出时间,不过跟你们到体修工会见识一下还是可以的!”

    体修工会最初是几名五级体修组建的,目的是为了让体修能够更好地找到工作,后来逐渐发展起来,三大派见到有利可图便派人介入了,各派一名内门弟子担任体修工会的主席,管理日常事务,每庄任务抽取半成的佣金。

    五雷城的体修工会位于城心,占地数百平方米的大殿人来人往,大部分是找工作做的体修,还有些仙修是来发布任务的。这些仙修外出狩猎都会雇上几名体修充当苦力和肉盾。因为仙修开出的报酬一般比较优厚,而且跟仙修一起狩猎安全性较高,所以体修们都很乐意跟仙修合作。

    PS:求收藏和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