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冲顶开窍

    楚峻盘腿坐好,按照功法口诀抱元守一,意念集在脚板底的涌泉穴,想象着自己置身于一望无际的草原,天上的皓月光辉披洒一身。

    枯坐了半个时辰,楚峻除了觉得双腿发麻,两边脑门微微发胀外,没有半点收获,不禁睁开眼睛苦笑道:“狗屁功法,什么都靠想象,迟早得变成白痴!”

    楚峻捏了捏发麻的双腿,盖上被子睡觉。也许是因为惯性,楚峻的意念还是集在右脚板,正昏昏欲睡之时,脚底涌泉穴跳了一下,接着便产生一股暖意。楚峻那点睡意马上没了,激动地坐了起来继续意守涌泉穴。

    渐渐地,涌泉穴的暖意越来越明显,楚峻试着按照口诀所说的方法引动暖意,那团暖意真的顺着意念缓缓地挪动。楚峻大喜过望,看来梦女子所传授的功法是真的。大受鼓舞的楚峻更加卖力地去引动暖意,暖意慢吞吞地沿着经脉一点点移到脚踝,然后再上移到膝盖下的足三里,接着便不再动了,任凭楚峻如何的催动都不能上移分毫。

    楚峻性格果敢坚韧,还有一股不服输的牛脾气,即使是钻牛角尖也要将牛角钻穿。楚峻跟暖意卯上了,集意念拼命催动它上升。正所谓欲则不达,楚峻越是这样越没效果,暖意铁了心赖着不走,千百头牛也拉不动。楚峻脸色越来越白,脑门都渗出汗来,两边脑门胀得发痛,这是精神力过度消耗的现象,再任其发展下去轻则留下头痛的祸根,重则会变成白痴。楚峻不知厉害,依旧按照功法不停地催促暖意上行。

    忽然,楚峻的眉心钻一团柔和的白光,幻化成一条曼妙的身影。光影站在床前盯着面色苍白,嘴唇发青的楚峻,暗叹道:“好倔的家伙,可惜了,看来人族果然不适合修炼本族的功法……咦!”

    楚峻正感头脑就要胀爆了,无奈之下要放弃,足三里那股暖意竟然反过来滋的一声顺着经脉往上冲去,瞬间便越过了肾愈穴和大椎穴,后背整条督脉全部贯通,直达头顶的百会穴。

    楚峻只觉两耳嗡的一声,如雷鸣鼓震,大脑为之一空,仿佛打开了一扇天窗,柔和的月色从天窗洒了进来。

    “这就是冲顶开窍!”楚峻惊喜之极,这种感觉分明就是梦光影女子所说的冲顶开窍。

    站在床前的光影女子惊讶地看着楚峻头顶柔和的光芒,心翻起惊涛骇浪:“这小子竟然只用了一晚就冲顶开窍了!”

    冲顶开窍就是打通从脚底通往头顶的经脉途径,沟通天地日月,从此便可以吸纳月光之精华滋养身体,炼化出神力储于脚板的涌泉穴。这凛月诀显然与正常的修真功法不同,炼化的不是灵气,而是月光之精华,储存的方式也另辟奚径。

    楚峻兴奋过后,便按照口诀所教,通过百会穴将照射进来的月光一点点地吸收,丝丝缕缕的凉意顺着经脉下行,不断地滋养途经的血肉经脉,最后进入右脚板的涌泉穴。楚峻只觉右脚被浸入了清凉的泉水之,十分的舒服。

    当楚峻睁开眼时,天色已经大亮,外面传来晨鸟吱吱喳喳的叫声。楚峻神清气爽地伸了个懒腰,发觉本来还有点疼痛的内脏已经不痛了,轻跃下床活动了几下,没有半点不适。楚峻不禁暗喜,看来自己的伤好得差不多了,一定是那些月光精华滋养的结果。

    楚峻推开木屋的小门走了出去,只见四周林木成行成萌,木屋的两边都是开垦出来成畦的耕地,地里已经长出了短短的青苗。楚峻不禁苦笑一下,自己堂堂雪豹特战队员,以后要成为一名耕田的农夫了。

    “楚峻,你小子怎么下床了?”在树后转出来的段立隔着老远便吆喝过来。

    楚峻咧嘴一笑:“段哥早,再不下床走走就要发霉了!”

    段立不喜欢别人说他老,所以楚峻便叫他段哥,实际上段立年龄也不算老,四十岁出头,不过那满脸风霜斑驳很难让人相信他只有四十岁。一个人要是连续耕种百亩地二十多年,风吹日晒下恐怕也会变成段立现在这副尊容。

    段立走到近前上下打量了楚峻一会,伸手拍了拍后者的肩膀,脸上终于绽放出刍菊似的笑意:“你小子倒是皮实得很,果然好得差不多,那老哥我便可以向林平师兄交差了!”

    楚峻诚恳地道:“多谢段哥这段时间的照顾!”

    段立摆了摆手道:“别说这种屁话,况且我是收了工钱的,要谢你谢林平师兄去!”

    楚峻点了点头,相比于林平,楚峻更喜欢跟段立打交道。林平虽然很平和近人,做事稳重,没有红衣少女宁蕴那种目无人的骄傲,不过楚峻觉得此人太过滴水不漏了,城府太深,跟他相处不得不留神几分。

    “趁着今天有空,我带你去灵田看看,你也好顺便熟悉一下环境!”段立很是热心地道。

    楚峻跟着段立先到了灵植殿领取了一把垦灵锄和一包灵粟的种子,灵粟种子是免费提供的,垦灵锄却要十粒灵豆购买。楚峻从林平那得来的十粒灵豆昨晚已经吃了一颗,幸好段立拿出一颗给他补足了。

    “多谢段哥,以后我会还你的!”楚峻道。

    段立摆了摆手:“小事一桩,不用再提……嗯……你身上现在一颗灵豆也没有了,这里十颗灵豆你先拿去应急吧!”说着倒了十颗灵豆递给楚峻。

    楚峻也不客气,干脆地接过来装好道:“过些日子一并还你!”

    段立故作大方地摆了摆手:“这个不用急,等你手头上宽裕了再说!”

    楚峻虽然年纪不大,不过为人却是挺机灵的,段立倒灵豆时眼神那丝肉疼还是让他捕捉到了。由此可见段立并不是个慷慨大方的人,这种人装慷慨大方只有两种原因,一就是好面子,二就是想获得更大的回报。段立显然是属于后者,因为楚峻是林平带回来的,而且还直接成为外门弟子,所以段立认为楚峻跟林平的关系不一般。林平乃内门弟子的佼佼者,平时外门弟子见到内门的普通弟子都当佛爷一般供着,更何况是林平这种内门的核心弟子。因此,段立这出名吝啬的家伙都对楚峻慷慨了一回。

    段立领着楚峻来到一块大概十亩左右的空地便停下,笑道:“这块地以后就是你的责任地了,只要每亩上交两千斤灵粟,剩下的便是你自己了!”

    “一亩大概能产多少灵粟?”楚峻好奇地问道。

    段立笑道:“这得看你种植水平和年景好坏了,如果年景一般,亩产两千三四百斤,年景好就有可能达到三千斤!”

    楚峻算了一下,如果年景一般,一亩便能截留三百斤灵粟,也就是三十粒的灵豆,十亩便赚三百粒,一年两茬就净赚六百粒灵豆了,相比于冒着生命危险出城猎杀灵兽果然优厚多了,难怪这么多人争着成为正天门的外门弟子。

    “段哥你负责一百亩灵田,就算年景不好,一年也有六千颗灵豆收入了!”楚峻惊道。

    段立呵呵一笑,脸上的皱纹条条绽开,摇头道:“其实也没你想象的多,灵粟要交给专门的人制成灵豆,这还得扣除一成的加工费,假如出现了病害虫害,还得花上一笔请人治病害,能剩下五成就不错了,遇上年景太烂更是颗粒无收!”

    段立那张风霜斑驳的老脸现出愁苦之色,似乎想起了某个颗粒无收的年份,忽然又展颜一笑道:“今天应该是个好年景,等收成后,我便凑够灵豆给儿子下聘礼了!”

    楚峻愕了一下,暗叹道:“果然是可怜天下父母心!”

    段立拿过垦灵锄给楚峻示范了几下,叮嘱道:“垦灵锄能激发灵田土壤的灵气,使灵粟长势更旺,灵田翻土后晒上几天,让土壤吸足阳光水份再播种,如果条件允许,可往灵田放些灵蚓……还有垦灵锄不能过分的用力,否则容易折断……!”

    楚峻听着段立滔滔不绝,默默地记下各种注意事项和要领,不时询问几句。

    “段老坑,自己水平有限得很,还教别人呢!”一把嘲讽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楚峻转身望去,只见三名旦胸露背的大汉痞里痞气地走了过来,眼神很不友好地盯着自己。

    段立向楚峻打了个眼色,示意他别出声,对着三名大汉满脸堆笑地道:“牛哥见笑了,我这手半桶水自然只能教些皮毛!”

    为首那名大汉轻蔑地瞟了楚峻一眼,大大咧咧地问道:“新来的?”

    段立忙道:“是林……!”

    “闭嘴,牛哥没问你!”左手边那大汉喝道。

    楚峻不用想都知道这三个家伙是外门弟子的地头蛇了,不卑不亢地点头道:“我叫楚峻,新来的,三位师兄以后多多关照!”

    三名大汉哈哈大笑,为首那人拍了拍楚峻的肩头道:“楚峻……嗯咱兄弟以后一定会好好关照你的!”

    另外两名大汉闻言不怀好意地大笑起来:“小子,好好干,牛哥看好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