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正天门

    五雷城,雷音山脚一处小木屋,楚峻静静地躺在一张床上,胸口微微起伏,呼吸均匀平稳。窗外虫声唧唧,宁谧而安稳,听不到始起彼伏的兽吼。

    楚峻的眉心处突然亮起一团柔和的光芒,光芒似有灵性般缓缓钻了出来,幻化成一名身材曼妙的女子,浑身披满柔和的月色,瞧不清面容。女子站在楚峻的床前观察了一会,暗道:“明明是个实力潺弱的体修,怎么会拥有自愈的能力?”

    女子沉思了一会,自语般道:“日月双悬照乾坤,或许真的可以一试!”

    梦,楚峻再次来到那处幽静的山谷,天空挂着一轮浩月。楚峻扫了山谷四周一眼,奇怪地自语道:“怎么又梦到这里?”

    “你叫楚峻?”一把干冷的声音在身后突兀的响起。

    楚峻霍地转过身来,只见身后静静地站着一条人影,全身上下披着柔和的月光,根本没法看到相貌,不过能确定是个女子。

    楚峻点头道:“没错,我为什么每回都梦到你?”

    “很简单,我寄居在你的识海!”光影女子声音干冷,不带一丝一毫的情感。

    “识海?你意思是你住在我的头脑?”楚峻吃惊地道。

    “没错,也可以这样理解!”

    “你到底是什么人,有什么目的?”楚峻沉着脸问道,一想到自己脑住着一个怪人,心里老大的不舒服。

    对于楚峻的质问,光影女子似乎毫不在意,淡道:“我喜欢住哪便喜哪,你最好乖乖听话,否则有苦头你受!”

    楚峻心微凛,这怪人竟然能闯入自己脑,要弄死自己确实是易如反掌。光影女子见楚峻默不作声,淡道:“你不用害怕,我也不白住你的地方,作为交换,我可以传授你一门功法!”这是典型的打一棍再给一颗甜枣。

    楚峻疑惑地道:“什么功法,武功么?”

    光影女子明显的愕了一下,冷声道:“自然是修炼的功法,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

    楚峻心一动,问道:“是那种能放电的功法?”

    楚峻对赵玉那种剑身放电的能力印象很深刻,要真是有这种功法学倒也不错,反正现在回到原来那个世界的希望已经很渺茫了。适者生存,不适者淘汰,自己要在目前这世界生存下去就得适应这个世界,使自己更加强大。

    “不是!”光影女子淡道:“那种功法跟我的比起来不值一哂!”

    光影女子似乎对楚峻崇拜不已的放电功法很不屑,楚峻半信半疑地问:“你的功法很厉害?”

    “上天入地,御风万里,永生不死!”光影女子傲然地道。

    楚峻嗤之以鼻,暗道:“牛吹大了吧,还永生不死呢!”

    “你到底想不想学?”光影女子似乎被楚峻无动于衷的表情激恼了,干冷的声音带上了一丝愠意。

    楚峻忽然醒起这怪人就住在自己脑子里,要是把她激怒,她给自己来一下就死翘翘了,忙道:“想学!”

    虽然语气和神态看起来很假,不过光影女子似乎很满意地点了点头,声音也回复了毫无感情的干冷:“我的功法分为两部,一部叫凛月诀,另一部叫烈阳诀,我先传你凛月诀的第一层功法,假如你能炼成凛月诀第一层,我再传你烈阳诀第一层!”

    楚峻敷衍地点了点头,光影女子见状,声音冷厉起来:“如果练不成凛月诀第一层……哼哼!”

    光影女子没说要怎么样,只用“哼哼”来代替了,这种未知结果的恐吓似乎比具体明白地说出来更有效果。楚峻心底升起一起股寒意,几乎是条件反射般肃然地直了直腰,暗道:“她不会吃掉我的脑子吧?”

    “我先传你凛月诀第一层心法,你先用心记下!”光影女子淡道。

    楚峻的记忆力不差,很快便将光影女子所说的心法给记熟了。光影女子满意地点了点头,吩咐道:“以后晚上便按照功法修炼,十天后如果你未能冲顶开窍……哼哼!”

    楚峻心头凛然:“这怪女人到底想干什么?表面上说不白住我的识海,这才传授我功法,可怎么好像硬要逼着我练一般?”

    ……分割线……

    清晨,楚峻被屋外说话的声音吵醒了。

    “他还没醒么?”林平的声音传了进来。

    “还没有,受了那么重的伤能捡回一命便不错了,怎么可能这么快就醒!”一把陌生的声音答道。

    “等他醒了便通知我!”林平淡道。

    “是,师兄!”陌生声音恭敬地道。

    接着便是渐远的脚步声,应该是林平离开了。楚峻睁大眼睛望着屋顶,静静地回忆着昏迷前的发生的事,还有梦女子传授自己的凛月诀第一层。

    楚峻正纠结着到底是梦非梦的问题,小木屋的门被推开了,一颗头发花白的脑袋探了进来,满脸风霜斑驳,一看就是社会底层苦哈哈的角色。

    “咦,竟然醒了!”此人惊讶地咦了一声,闪身走了进来,径直来到床前。

    楚峻善意地一笑,问道:“老伯,这是什么地方?”

    “老伯”面色一黑道:“我很老么?”

    楚峻愕了一下,满头白发,脸上的皱纹能把路过的苍蝇给夹死,这还不老?

    “我叫段立,这些天都是我在照顾你!”风霜男淡道:“这里是正天门,林平师兄把你带回的,你小子运气不错,受了这么重的伤都没死!”

    “谢谢老……段大哥的照顾!”楚峻感激地道。

    段立满脸的皱纹如刍菊绽放,呵呵地道:“谢倒不用,我是收了林师兄工钱的!”

    ……分割……

    林平收回按在楚峻腕脉上的两根手指,眼闪过一抹讶色,奇道:“伤势竟然好了八成!”

    楚峻点头道:“全靠林兄的救治!”

    林平淡笑道:“以后要叫我林师兄了!”说着便将一块黑色的腰牌递给楚峻。

    楚峻愕然地接过腰牌,林平又拿出一个瓷瓶放在床边续道:“这是上次答应给你的十粒灵豆的报酬,嗯,我还有事先走了,等你伤好后段立会带你去接收负责的灵田,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他!”说完便站起来了出去。

    楚峻拿着腰牌和瓷瓶,大脑还没转头过弯来,听林平的语气好像给了自己极大的施舍一般。那种不容置疑的强加让楚峻心里老大的不舒服。

    满脸风霜斑驳的段立羡慕地望着楚峻手的黑色腰牌道:“小子,你运气真好,刚来便成为本门的外门弟子了,我儿子至今还没获得入门的资格,只能等退休后顶-我的位置了!”

    “很多人争着成为正天门的外门弟子么?”楚峻在瓷瓶倒出一粒金黄色的灵豆,一边端详一边问。

    段立眼神怪异地看了楚峻一眼,傲然地道:“这个自然是肯定的,成为本门的外门弟子就等于有了稳定的工作收入,不用出城去干危险的工作,不知有多少体修争着成为本门的外门弟子呢!”

    楚峻不禁问道:“外门弟子都负责什么工作?”

    段立得意地介绍道:“主要是种植、豢养、铸造,还有些负责派内日常的杂务!”

    …………

    入夜,一轮满月挂在天。

    楚峻躺在床上望着屋顶发呆,消化着从段立那里得来的信息。听段立的意思,等自己伤好后便要跟着他一起种植一种叫灵粟的东西。灵粟是这里人们的主食,就好像后世的稻谷和麦子一般。

    楚峻倒出一粒灵豆嗅了嗅,没有半点气味,扔进嘴里嚼了嚼,甜的。听段立说这种黄澄澄的灵豆就是用灵粟精制而成,十斤灵粟才能制成一粒的灵豆,吃下一粒灵豆几天都不再需要进食了。因为灵豆经得起数千年的存放,而且又是生活必须品,所以便成为了货币的角色。

    楚峻吞下一粒灵豆,只觉一股暖洋洋的气息在胃散开,饥饿感马上没了,而且没有撑着的难受感觉。楚峻暗道:“果然是好东西,省时又省力,要是后世那些专家能发明出这样的东西,绝对是革命性的进步!”

    把瓷瓶收好,楚峻又摸出那三颗火猿的兽晶,攥在手上暖洋洋的。听段立说,一颗一级兽晶能换一百粒的灵豆,二级兽晶则数量翻十倍。灵豆蕴含有微量的灵气,仙修可以吸收灵豆的灵气进行修炼,体修则可以利用其的灵气滋养身体。兽晶的灵气含量要比灵豆高出许多,一些富有的仙修更喜欢用兽晶来修炼,体修只能靠食用的方式才能吸收灵气滋养身体,自然不能吞吃兽晶,所以兽晶只对仙修有用。

    兽晶虽然对体修的修炼没用,不过并不代表体修不喜欢兽晶,因为兽晶可以换取十倍数量的灵豆。如果出城一趟能猎得一颗兽晶,那便是一笔非常可观的收入了,所以许多体修宁愿冒着生命危险也会出城去猎杀灵兽。

    楚峻将三颗一级兽晶收好,无聊地望着帐顶,忽然醒起梦光影女子传授的凛月诀,反正闲着无事,不妨尝试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