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跋涉

    篝火渐渐弱了下去,一根即将燃尽的枯枝发出清脆的轻爆,楚峻一下子惊醒,下意识地捏紧手的军刺,警惕地倾听了一会才舒了口气,往火堆里添了几根干柴,篝火再次旺了起来。

    四周的荒山黑越越的,各种怪异的兽吼此起彼伏,处处透着诡异凶险,仿佛回到了侏罗纪,就连空气都充斥着一股洪荒的野蛮气息。

    楚峻已经在这片浩瀚无边的原始森林跋涉了七天,即使是战斗力最强悍的雪豹特战队员也颇感吃不消。三个弹匣的子弹全部打光,那支“沙鹰”已经被为了节省体力的楚峻丢弃了,目前唯一的凭恃就是手这把三棱军刺。

    楚峻从怀掏出一只青色的果子咬了一口,苦涩的汁液顺着干涸的喉咙渗了下去。开头几天有枪在手,楚峻还可以猎杀一些野兽充饥,后来子弹打光了,只好摘些野果填肚子,刚凭一把军刺,他可不敢主动招惹那些能喷火喷冰的怪兽。

    “该死的周疯子!”楚峻把果子想象成周疯子的大鼻子狠咬了一口。

    七天前,楚峻接到部队的通知,命令他配合一群科学家做一个实验。于是,楚峻稀里糊涂地到了一个神秘的地下实验室,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长长的巨型管道,还有自称周专家的家伙。楚峻忘不了周疯子眼神的疯狂,那是他恶梦的开始。穿着白大褂口罩的工作人员在楚峻的身上打了一针,然后将他推进了一个棺材般的金属箱子。一阵夺目的白光和剧烈的撕痛让楚峻晕了过去,等他再次醒来便发觉自己到了这片古怪的原始森林。

    突然,此起彼伏的兽吼都隐伏了,莽莽荒山出奇的沉寂下去。楚峻心升起一股强烈的不安,事出反常必有妖,能够让群兽噤声的东西绝对是更可怕的存在。

    远处一道光芒冲天而起,在漆黑的夜空之特别的明显,光芒幻化成一条长长的物体,似蛇如龙。楚峻心里咯噔了一下,暗惊道:“这是什么鬼东西?”

    正在此时,一颗流星从苍穹之上急坠而下,拖着长长的尾巴直奔龙形光芒而去。流星掠过龙形光芒的上空,后者随之消失了,流星却是斜斜的朝着楚峻所在的方向疾奔而来。楚峻暗叫不妙,抬脚将篝火扫灭,不过显然为时已晚,流星长了眼睛般直奔山谷坠去。

    一团柔和的白光在眼前迅地放大,楚峻只觉眉心一凉,接着大脑剧痛,闷哼一声便倒在地上不醒人事。

    约莫小半个时辰,两道剑光从远处的天际向着这边飞驰而来,莹莹的光芒映照之下,竟然是两名脚踏长剑的人。两人衣衫猎猎,风驰电掣地掠过山谷的上空,向着龙形光芒喷发的方位驰去。楚峻要是见到恐怕要惊瞎两只氪金狗眼了。

    清晨,山谷响起早鸟们欢快的歌声。楚峻一把坐了起来,若有所思地的摸了摸眉心,大脑还在隐隐作痛。楚峻甩了甩脑袋,站起来弹跃了几下,发觉并没什么异样,这才放下心来,捡起地上的军刺-插进腿侧的刺囊,大步走出山谷。

    时近午,太阳已经直射,阳光穿过繁密的树丛,将满是枯枝败叶的地面投射得斑驳陆离。楚峻靠在一株数人合抱的巨木下休息,半天的时间只向前推进了十余里,照这样的度走下去,不知要走到猴年马月才能走出这片危机四伏的森林。

    最绝望的事莫过于孤独地顺着一条看似没有尽头的道路一直走下去,楚峻有点后悔离开初始地点了,或许自己待在原地,周疯子他们会派人接自己也说不定。

    毕竟是受过严酷训练的特战队员,楚峻很快便将心情调节过来,斗志昂扬地继续向前跋涉。旁晚时分,楚峻终于穿出遮天蔽日的山林,眼前出现一片如同翡翠碧玉般的大湖。楚峻眼前为之一亮,正要跑过去痛饮一顿,却突然有种寒毛倒竖的感觉。这是无数次历经生死后,对危险产生的一种敏锐感知,楚峻几乎是下意识地向前扑倒,与此同时,一道黑影从草林扑出,锋利的爪子堪堪掠过他的后脑。

    楚峻一骨碌滚到一块巨石前,军刺已经握在手上,锐利的目光盯住一丈外的凶兽。这头凶兽体型不大,豹头狼身,双目漆黑森厉,白森森的利牙呲露,背上深灰色的毛发根根竖起,弓身沉首,充满爆发力,随时准备扑上前咬断楚峻的喉咙。楚峻将军刺斜举在胸前,紧贴着巨石沉腰半蹲,好像一头机警的猎犬。

    楚峻先前遇到过这种豹头狼身的凶兽,知道其度奇快,一对爪子锋利无比,在没有枪的情况下,他没有半分胜算。怪兽并没有立即扑上来,而是静静地保持着姿势,等候着最佳时机。楚峻知道自己稍有松懈便会招来怪兽凶狠的一击,额上不禁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惭惭地,楚峻微屈的大腿轻微地颤动起来,握着军刺的手也有点发麻,情况正向着糟糕的方向发展。楚峻知道不能再等了,时间拖得越久对自己越是不利,于是稍稍垂下举在胸前的军刺,将胸口的破绽卖了出来。

    果然,凶兽快如闪电地一跃而起,利爪猛地挥向楚峻的咽喉。楚峻双腿一软便顺势倒在地上,军刺用力向上捅出。

    噗嘶!楚峻那件防弹马甲应声而破,左肩上鲜血汩汩地涌了出来。怪兽一抓划伤楚峻,轻松地躲过刺来的军刺,落在巨石之上。

    楚峻也顾不得肩头的伤,一骨碌滚离了巨石,发足向湖边跑去,希望这头怪兽不会游水吧。巨石上的怪兽发出一声尖锐的嘶叫,眼神带着极为人性化的戏谑,从巨石上高高跃起,直扑楚峻的身后。

    嘶!防弹马甲和里衫被锋利的兽爪划成两半,两条长长的血痕从楚峻的后颈一直延伸到下腰。楚峻忍住剧痛,军刺反手刺出,同时发力纵入湖水,清澈的湖水瞬时红了一片。

    豹头凶兽果真不懂游水,在湖边来回踱着步,眼神凶厉地盯着湖的楚峻,喉咙发出低沉的呜叫,胸前破了一道口子,有鲜血顺着毛往下滴,显然是被军刺给刺了。楚峻后背和肩头的伤口被水一浸,痛得直打哆嗦,忍着痛楚将防弹马甲脱下来扔掉。豹头凶兽站在岸边徘徊不肯离去,看样子是想把楚峻给耗死。

    楚峻查看了一下肩头的伤口,三道血痕深可见骨,不过神奇的是竟然止了血。这些天来楚峻大大小小受了好几十处伤,不过伤口都能自动地止血,而且愈合得非常快,一般二十四小时之内便能完全愈合。琢磨不透其的原因,楚峻只能归结为周疯子他们给自己注射那些药物的效果。

    伤口虽然要不了命,不过要是一直在寒冷的湖水泡着,迟早得变成一具僵尸。正感为难之际,天空突然传来一阵嘹亮的鹤鸣。楚峻抬头望去,不知何时头顶上方竟然多了四头灰色的大鸟,每头鸟上都骑着一人。

    “是狼豹,别放走它!”一把清脆如银铃般的声音响起。

    豹头凶兽呜叫一声转头便逃,两只大鸟急俯冲拦截,两名身材粗壮的大汉从近十米高的地方跃下鸟背,手大剑左右斩向豹头凶兽。

    蓬!两把大剑斩了个空,将地面斩得尘土飞扬。豹头凶兽躲过两人凌厉的一击,竟然趁着两人刚落地不稳,快绝伦地扑向其一名大汉。

    噗!鲜血飞溅,大汉的大腿被生生抓去了一块血肉。

    “大哥!”另一名大汉惊呼出声,大剑疾削豹头凶兽的后腿。豹头凶兽轻盈地跃开,正要逃入草林之,一把闪着青白电弧的长剑从空疾射而下。楚峻能清楚地看到豹头凶兽的动作一滞,毛发在电光下根根竖起。

    噗!长剑准确地从豹头凶兽的脖子穿过,将它钉死在地上。

    “打了,师兄好本事!”一名红装少女欢叫着从大鸟上跃了下来,直奔豹头凶兽的尸体而去。

    “小心没死透!”一名青衫少年跟着从大鸟上跃下,紧追在红装少女身后。

    楚峻的惊愕很快就被喜悦代替,这么多天来终于遇到人了,虽然这些骑鸟用剑的人很古怪,但终究是跟自己一样的人类。楚峻从湖爬上岸,岸上四人的目光都不约而同地投了过来,目光很是怪异。楚峻的板寸头和那身“奇装异服”实在太过扎眼了。

    “谢谢你们救了我!”楚峻恳切地道。

    红装少女和青衫少年打量了楚峻一下,少女颇不以为然地道:“原来是名体修!”转过身去解剖那头豹头凶兽,从头部的位置麻利地挑出一颗亮晶晶的东西来。

    两名使大剑的壮汉对着楚峻露了一个友善的笑意,不过眼神明显带着一丝戒备。

    “体修是什么玩意?”楚峻暗暗琢磨红装少女的话,联系她说话时的神态,似乎体修是她挺不屑的存在。

    ps:新书上传,多多收藏,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