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番外十八 时刻捧在手心里

    周一绪祥先送葛凯琳去分院上班,他自己再到中心医院办手续,正式入职康复科门诊。

    邓副院长已经和人事科打好招呼,所以,绪祥的手续办得很顺利,他和医院协商好,每周只坐两次门诊,每次一个上午。

    也就是说,他一周只坐八个小时门诊,这待遇直逼院长和副院长。

    邓副院长虽然对这个结果不满意,可也没办法,谁让他自己说过时间由绪祥决定呢,他就是想反悔,也不能这么快,总得给双方适应时间。

    绪祥从人事科出来,直接去放疗科找范主任。

    “你成亲了,这太好了,要是王妃泉下有知,一定会很高兴。”范主任感叹。

    “也不算正式成亲,等凯琳生日那天,我们再大摆筵席。”绪祥说出实情。

    “你和皇上真不愧是父子,都是痴情人呀,”范主任摇头,“民间传言,皇上的子女各个年幼夭折,其实除了你和郡主以外,皇上哪还有什么子女,那些传言都是皇上自己编出来的。”

    “你说的是真的?”绪祥震惊。

    “是不是真的,等你回去后亲口问皇上,”范主任接着说,“从始至终,皇上就只有你母妃一个人,用这里的话来说,皇上其他的女人,都是为政治目的而不得不联姻的,那些女人就是使手段怀上子嗣,皇上也会想办法让孩子流掉,哪怕是生了下来,也活不大。”

    就因为父子性情相似,皇上怕绪祥重蹈他的覆辙,明知煊赫亲王的大儿子是使了手段才当上太子的,依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的儿子不当皇上也好,省得到时和他一样痛苦。

    太子假传圣旨,封绪涅为亲王世子,贬绪祥为侯爷,这事做的是明目张胆,皇上也没有把太子怎么样。

    因为太子说的对,朝廷对侯爷有几个女人没有规定,亲王身边的女人多少却是有规制的。

    若不是太子做的太过分,皇上也不会暗里帮助绪祥和绪涅除掉太子。

    绪涅是不是皇家子嗣,皇上和煊赫亲王都清楚得很,皇上还是允许绪涅做了太子,这期间的用意,不言自明,就是想让自己的儿子能一生一世一双人。

    “这些,你为何不早告诉我?”绪祥没想到,他的身后还隐藏在这么大个秘密。

    “早告诉你和晚告诉你有区别吗,告不告诉你又有什么区别,你会放下六小姐吗?”范主任反问。

    绪祥默然,就是他早知道了真相又怎么样,他照样会追着葛凯琳而来。

    范主任叹气:“但愿六小姐不要负了你,否则皇上的一片苦心可就白费了。”

    说到这个,绪祥的脸蓦地冷了下来,问范主任:“你是不是在凯琳跟前说了什么?”

    “我还能说什么,老和都已说过,你和凯琳的缘分是天注定的,无论我做什么,都不可能改变得了,还会让你厌了我,”范主任叹气,“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把我所会的都教给她,你有事的话,她不管能不能帮得上你的忙,最起码能做到自保,不拖你的后腿。”

    “你对她也这么说了?”绪祥的声音冷然。

    “没有,我感觉身上的力气一天天在流失,兴许哪一天就回去了,怕教六小姐的时间不够用,总也督促她快点学习,”范主任皱眉,“六小姐是不是有什么不妥?”

    绪祥点头:“确实有些不好,总怀疑她自己,总觉得她自己有许多欠缺,恨不得一天十二个时辰的时间全用来学习,一遍遍问我,她到底哪里好,我为什么就看上了她,看似在开暗笑,实则内心非常焦虑,所以我来问清楚,你是不是在她面前说了什么。”

    范主任懊恼:“看来是我给她的压力太大,以至于她太过紧张了。”

    绪祥心口隐隐作痛。

    由于葛凯琳前世的不堪婚姻,今世的他时刻把葛凯琳捧在手心里,反倒弄得葛凯琳内心焦虑,却又强装坚强,这样的小人儿,怎么能让他不心疼。

    可这话他又不好给范主任说,怕事情越弄越复杂。

    长长的呼了一口气,绪祥问范主任:“你说你的力气一天天在流失,到底是咋回事?”

    “就是感觉精力一天不如一天,现在连内力都使不出来了,”范主任说话有点喘息,“我初来这个世界时就是这样,没有一点精神,随着精力一天天增加,内力才能一点点的使出。”

    “我看看。”绪祥抓起范主任的手腕仔细查探。

    片刻后,绪祥舒了一口气:“你只是经脉不通而已,致使你的内力拥堵,我帮你打通经脉就好了,不过你要吃点苦头,针灸加药物,得坚持一段时间。”

    范主任苦笑:“原本就想找王爷帮我看看,可又怕打扰到王爷和六小姐,也就忍着没去,想着和刚来这个世界时的顺序颠倒,以为要回去了,心里还难过不能陪王爷了呢。”

    绪祥告诉他:“你就是现在回去,也没人替你安置魂魄,老和升了境界,恐怕往后再也见不着了,你要回去,得等到我和凯琳回去时搭我们的顺风车。”

    范主任惊异:“王爷这话是什么意思?”

    绪祥拍拍范主任的肩膀:“就是说,你安心在这里好好活着,你想要回去,得要看我和凯琳的心情咋样,说不准等范赛琳的孙子有了孙子,你才有可能回得去。”

    范主任哭笑不得:“我都五十多岁了,等赛琳的孙子有了孙子,我岂不成了老妖精了。”

    绪祥哈哈大笑:“你不是老妖精,你是动物园的猴子,天天有人来参观取经。”

    “人家问我怎么还不死,我就说,只要我们王爷在这个世界还没玩够,我想死也死不了。”看绪祥心情好,范主任凑趣,他陪伴绪祥多年,也很难见到绪祥笑呢。

    话说清楚了,绪祥还有事要忙,嘱咐范主任明儿一早就去康复门诊,他今晚会把药草准备好,明儿个直接就能给范主任做治疗,其他时间他还真不一定有空,然后急匆匆离开。

    葛凯琳喜欢钻研学问,别的忙绪祥帮不上,给葛凯琳创造一个舒适方便的环境,他还是做得到的。

    至于葛凯琳的焦虑症,他会用他的爱化解掉,绝对要让他的小人儿过得快乐轻松。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