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五章

    惊过之后又恢复平静。

    端木靖齐推门而入,手中拿着一碗药。

    见到白若璃醒来,他走至她的床前,放下药碗,一言不语地看着她。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白若璃竟在他眼中看到一丝隐忍的愤怒。

    白若璃发窘,心想他在生什么气。

    本以为他会大发雷霆,但是没有,只是温柔地扶起她的身子,拿起药碗,一勺舀起药汁,细细吹凉,喂到白若璃嘴边。

    白若璃心知他一定是在生她海中不顾自己安危,帮他挡那一戟的事,不由得有些莫名的感动。

    那旁的小人鱼一对蓝色的大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他们俩。

    白若璃被它的视线吸引住了,鬼使神差地看了它一眼。

    小人鱼穿着一件蓝色的衣裳,就如同它的眼睛一样蓝,眼光再移至下面,一对小短腿胖乎乎的呈现在她眼前。

    白若璃头脑中闪现的是,小人鱼找巫婆帮他把尾巴换成了腿了,那之后会不会幻化成泡沫不见了。

    呃,好吧,那是童话故事,而且感觉自己脑洞开得太大了。

    似乎是觉得白若璃的目光移开,端木靖齐竟挡住她短短的视线,白若璃抬头看他,只是见他眉头一皱,已显薄怒之色。

    白若璃:“……”

    好吧,这可能是错觉,白若璃竟然觉得帝都神祗一般存在的齐王殿下这么幼稚呢,一定是错觉,一定是自己还没有睡醒。

    喝完最后一口药,端木靖齐就坐在她的床边静静看着她,一眼万年,仿佛这么也看不够。

    白若璃:“……”

    白若璃竟觉得无话可说。

    “为什么要挡在我面前?”端木靖齐问道。

    “呃……”

    可以说是本能反应吗?

    这样说会不会太直接的,会不会有误会啊?呃……怎么回答呢?

    白若璃在脑中百转千回,最后:“嗯。事情因我而起。”

    “你知不知道那样有多危险,万一……”

    “打住,本小姐长命百岁,而且没有万一,能不能被这么别那么咒我。”白若璃打着哈哈。

    端木靖齐突然抱住了她,把她的头深埋在自己怀中,白若璃竟然发现他发抖。

    她环住他的精壮的腰肢,有一下没一下地轻轻拍打着。

    端木靖齐苦笑道:“你啊。”

    “如果要感谢我的话,就陪我一起找解药去,好吗?”白若璃说道。

    “嗯。”端木靖齐点头。

    “好了,堂堂齐王殿下怎么像个小孩子一样,需不需要我安慰你,哄哄你啊。”白若璃调笑道。

    “多谢夫人。”端木靖齐道。

    一句夫人像是一股清流潺潺流入白若璃心中,只觉得心中没有排斥之感,反而觉得理所当然。

    自己是不是在不知不觉之中早已种下情愫的种子,并且悄悄发芽了。

    她捧起端木靖齐那风神俊逸的脸,轻轻印上一吻。

    “端木,你想听听我的故事吗?”白若璃郑重其事地说道。

    端木靖齐严肃地点头。

    两人之间的气氛突然变得沉重起来。

    “我想说的是你也许会觉得不可思议,甚至觉得我是在胡说八道。”白若璃说道。

    “夫人请说。”端木靖齐一个请的姿势。

    “我死过一次。而且我也不是这个大陆原本的人,我是穿越过来的,而且还是魂穿,就好像那借尸还魂一样,咦,你不觉得奇怪吗?”看着端木靖齐平淡如水的目光,反倒是她自己觉得无趣。

    “夫人所说之事肯定也是有据可依的,为夫倒曾听说过。”端木靖齐说道。

    “你听过?”白若璃惊讶道。

    “也是在一年后之前。”端木靖齐说道。

    “一年之前?那时候我不在帝都,你在哪听到的。”白若璃问道。

    “就在这清同国。”端木靖齐道。

    “这里?”白若璃再一次被惊道。

    端木靖齐道:“不错。”

    不知为何,白若璃脑中突然闪现一个不好的念头。

    一年前,白若璃也刚刚来报道,如果早有借尸还魂这个说法,那么是不是也有人跟她一样穿越到这个大陆来呢,会是谁呢?

    “这也只是个说法,无从考证。只是那人与你相同,都是一夜之间性格大变,原本碌碌无为,最后一举成名的,原本本王以为只是受了什么刺激才导致的生性大变,却真有还魂之说。”端木靖齐思虑一番,更是肯定了这个说法。

    “前世,我是个孤儿,我有青梅竹马的爱人,哎,你听我说,是前世。”白若璃稳定住即将爆发的端木靖齐,心道男人就是小气,殊不知女人也会疑神疑鬼,“我是个特工,有一次,我和那个人一起去完成我们最后一个任务,可是,那是他却杀了我,就因为钱财和名利,那时真的是心灰意冷,以为那样也好,与其苟且偷生,还不如同归于尽,于是,我就一个炸弹炸死了所有人,也包括他和我,可是,我没想到的是,我没死,莫名奇妙成了白家三小姐,后来在白府发现了一个奇怪的洞穴,里面竟然有一个跟我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一模一样?”端木靖齐打断她,问道。

    白若璃点头。

    “继续说。”

    突然感觉端木靖齐的面色有些凝重,哪里不对吗?

    “刚到白府的时候,我也是无意中发现那个机关洞穴的,我进去后看到很多奇珍异宝,药材医书居多,哦,对了,还有很多画像,都是和我一模一样的仕女像。”

    “白衣?”端木靖齐问道。

    “你怎么知道?话说,我也喜欢穿白衣,有那么一瞬间,我甚至以为那就是我了。画上的少女手中拿着剑,比划着招式,等我走到最后一幅画的时候,画中人走了出来,当时吓了我一跳,我是从她口中知道很多关于这个白若璃的事的。包括我不是白守明的女儿,也是她告诉我的。”

    “她有没有说名字?”

    “有。”

    端木靖齐一怔,抓住白若璃的肩膀:“什么名字?”

    “额,白若璃。”白若璃蹙眉道。

    “是吗?”端木靖齐似乎有点失望。

    “怎么了吗?”白若璃见他脸色不对劲。

    “无事。”端木靖齐呼出一口气。

    “对了,那小人鱼是怎么回事?”白若璃指向被冷落在一旁的人鱼。

    小人鱼无精打采地缩在角落,异常妖艳的蓝眸显得楚楚可伶。

    “东海之上,有人首鱼尾之异兽,鲛人也。”端木靖齐解释道。

    “东海之滨?”白若璃讶然。

    “可是,这里不是清同国边界吗,难道……”

    “是的,东海海域就在清同国境界。”端木靖齐说道。

    “我听说东海有一处仙境,名唤蓬莱仙岛,岛上住着一位仙翁,不知是真是假。”白若璃道。

    “等我们归来后,一起游历,可好?”端木靖齐抚着她柔顺的长发。

    “好啊,我们就做一对闯荡江湖的英雄侠侣。”白若璃抬头看他,眼角微扬,只觉得心里一通顺畅,无比开朗。

    “你开心就好。”端木靖齐回视她。

    两人四目相对,相视而笑。

    小麒麟从她脚边探出头来,圆滚滚的身子在地上滚了两滚,滚到白若璃脚边。

    白若璃一笑,俯身抱起他。

    多少天没有在主人怀里躺过了,只觉得找到了温暖的港湾,竟然打起哈欠来。

    端木靖齐犀利的视线朝他射去,白若璃突然觉得怀里一阵哆嗦,这小家伙竟然打起颤来。

    白若璃自诩自己一向护短,但此时此刻却很难发出任何言语。

    她猛地抱紧双臂,怀中的小麒麟经她这么突然的一下,疼得叫出刺耳尖啸的声音,使人听了只觉得耳鸣目眩,胸口一阵气血翻涌。

    白若璃被他这么当头一叫,竟生生吐出一口血,小麒麟挣脱开来,缩在一边,****着方才被白若璃掐到的痛处。

    白若璃蹲下身子,双手抱头,只觉得体内一股热流即将喷射而出,却好像被什么东西压制住,两股力道在她体内拔河,撞击得她头痛欲裂。

    她死死咬住双唇,磨出血迹,从她的嘴角流下,赛雪的脸上更白了,毫无血色。

    “别过来。”白若璃喝住端木靖齐上前的脚步,“我怕会失控。”

    端木靖齐果然止住脚步,默默地蹲在她的身旁,视线一直停留在她身上,看着她瑟瑟发抖的身体,嘴角流淌的斑斑血迹。

    “啊——”一道撕心裂肺的叫声响彻天际。

    白若璃头皮发麻,双手扒着衣服,只听“撕拉”一声,衣服上出现一道裂痕,她的口中一直重复着两个字:“好热。”

    烈火焚身般,周身的肌肤如同煮熟的虾一般通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