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六章 诡异

    龙纹水晶棺棺打开了,那个金甲人竟然在不知不觉间突然出现在了地上,而且在一瞬间就把破甲的道法破了。

    “走,走,快点走!”破甲哆嗦道,如同被什么恐怖的东西吓了一般。欧阳冰儿不敢怠慢,抓着破甲的手直接一放,破甲便落进棺材里面,然后顺利得进入了密道,做完这一切,然后自己也对着棺材一跳,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也会如破甲那般,落进密道里面去。

    可是现实总是残酷的,也就在欧阳冰儿跳起的瞬间,那个金甲人突然消失了,欧阳冰儿眼神一凝,不知道对方要做什么,但是不管对方做什么,都已经无所谓了,反正自己马上就可以离开这里了。也就在欧阳冰儿在空中的瞬间,一道金色身影突然出现在了她的眼前,欧阳冰儿根本就还没有来的反应,或者说自己眼睛都跟不上这速度,什么时候眼前有一个人出现的,自己根本不知道。

    金甲人来到欧阳冰儿面前,没有任何犹豫,一腿就踢了过来,直接就把欧阳冰儿踢飞了。

    “痛,剧烈的疼痛。”刚才的那一脚简直快把欧阳冰儿踢散架了,五脏六腑都感觉要碎了一般,身体直接飞过了半个墓室才落在地上,可以想象,这一脚有多么的厉害。一直到现在,欧阳冰儿都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只知道自己被攻击了。

    “吼!”那金甲人在棺材上面对着欧阳冰儿大吼了一声,然后再一次消失不见。

    “不好!”欧阳冰儿叫道,艰难的忍着剧痛,想要移动身体,可是那金甲人太恐怖了,神出鬼没,刚才还在远方,下一刻就又一次来到了欧阳冰儿近前,还不待欧阳冰儿反应过来,一只手就伸过来把她提了起来(一直都是她提别人,现在确是别人提她。悲催!)。

    “砰!”的一声巨响,欧阳冰儿直接被扔到了墙上,身体一阵剧痛,她清晰的感受到,自己身体里面有一根肋骨断了,这是长这样大来第一次受到这样重的伤,自己从小就习武,浑身已经结实的算的上恐怖了,但是竟然在这些鬼物面前毫无反抗之力,太恐怖了。

    “速度太快了,我根本就反应不过来。他不是粽子吗?为什么这样厉害,粽子不是吓吓人就可以了吗?”欧阳冰儿艰难的忍着剧痛,一只手伸到后面的背包里面,拿出一个黑驴蹄,短暂的时间根本就不容她做过多的考虑,即使破甲说黑驴蹄没有用,但是欧阳冰儿现在真的没有办法,只能试一试了。见到金甲人又一次消失,欧阳冰儿直接把黑驴蹄扔出去,因为金甲人速度太快了,要是他出现在做反应就已经太迟了,黑驴蹄还在空中的时候,便如同撞到一个东西一样,立刻被反弹了回来,接着一道金色身影再一次出现在了欧阳冰儿的眼前。

    “果然没有用吗?”欧阳冰儿苦笑道,苗条的身体再一次被踢飞,撞到那口密道所在的石棺,胸口血气翻滚“噗!”欧阳冰儿再也没有忍住,一口鲜血吐出,双眼一黑,然后晕了过去。

    “什么声音?”走在密道里面的曹千机忽然听到一个物体撞击的声音,停下来问道。

    因为这个密道还算宽阔,曹千机直接把破甲背在背上,一路奔逃。

    “不好,冰儿小姐还没有跟上来!”舒岭在他们前面,听到曹千机的话,本来是想来嘲笑他的,但是一转头却看见他们后面没有跟着人,也就是说欧阳冰儿还没有跟上来。一路上大家都在向前跑,谁都没有在意后面是不是少了一个人,曹千机背起破甲也一直在往前跑,后面什么情况根本不知道,至于破甲,因为运功过度的原因,脑袋一直昏昏沉沉的,更不知道情况。

    “糟了,会不会是被上面的粽子抓住了?”曹千机一拍手,然后立刻就把破甲放到了地上,对众人说道“你们先走,我回去看看。”

    “我也去!”舒岭听到曹千机这样说,立刻应声,他们几个本身就是被派来保护欧阳冰儿的,要是欧阳冰儿出了什么问题,那他们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向张爷他们交待。唯有天一和方梦有些犹豫的看了看对方。

    “你们两个也没有必要纠结,在这里照顾好破甲等着我们回来就可以了,要是我们一个小时都还没有回来,也就不必等我们了,带着破甲跟着这个通道走吧。”曹千机难得没有骂方梦和天一二人。

    方梦天一还想说话,但是舒岭和曹千机却已经往回赶去了。

    通道里面非常暗,但是应该也有通风口众人在这里面行走了这样久都没有闷的感觉,原本应该安静的通道内响起了急促的步伐声。因为一开始没有在意,所以他们已经走了很长一段距离了,现在二人正在拼命的往回跑。

    “千机,你说冰儿小姐会不会有事?”舒岭在后方担心的问道。时间都过去这样长了,要是没有事为什么还不来找我们?舒岭心里七上八下,根本就不能静下来。

    “不知道!”曹千机仅仅只是淡淡的说了两个字,因为他心里也在打鼓,他此刻多么希望在这半路上遇到欧阳冰儿,然后笑着对他们说,看把你们急的,我给你们开玩笑呢!

    要是到现在欧阳冰儿都还在那个墓室里面,那曹千机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想,在那个墓室里面真的可以活下来?那么多女鬼,每一个都不是他们能够应付的,现在这样久了,要该怎么坚持下来,黑驴蹄恐怕早就用完了。而且刚才还听破甲说,那个龙纹水晶棺里面的粽子也醒了,这样的情况下,冰儿小姐真的还能够坚持下去吗?曹千机不敢再继续想下去,因为不管怎么想,都是一样的结果。

    …………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欧阳冰儿只感觉自己的腹部暖暖的,四周黑漆漆的,而在自己的身上,有着一层薄薄的特殊布料包着,布料非常薄,但是却很保暖,自己浑身都非常暖和。

    眼睛艰难的睁开,借着微弱的光芒,欧阳冰儿看见一群人在那里忙碌着,这是在一个密道中,众人就在地上生起了火,一阵阵香味飘进欧阳冰儿的鼻子里面,让她肚子一阵咕噜咕噜的叫。

    “曹胖子,你说你能不能够争气点,这才吃了多长一点时间,你那肚子怎么又叫起来了。这可是给冰儿小姐吃的,你想都不要想。”舒岭那熟悉的声音响起。

    “胡说,我的肚子没有叫,你肯定是听错了,再说了,就算我的肚子叫了又怎么样,这鱼还不是我找到的,我抓起来的,我多吃一点怎么了?”曹千机嚷嚷道。

    “咳,咳!”

    “破甲,你怎么老是咳嗽啊!”曹千机埋怨道。

    “我没有咳嗽!”破甲在一旁幽幽的说道。

    “除了你还有谁?我看你是身子太虚了,得补补,你看看你,好歹也算是个成年人了吧!竟然还这样不中用,你就站在那里念了几句,就给累倒了,要是换做是我,不要说几句了,就是几百句也不成问题啊!”曹千机的嘴总是停不下来,不说舒岭了就换做说破甲。

    “我懒得和你说。”破甲一旁不耐烦的说道。

    欧阳冰儿看了眼众人,然后又看了看四周,才反应过来,自己脱险了。为什么自己会脱险呢?当时的情况可是已经呈压倒性的优势了,那个金甲人实在太厉害了,自己根本就不可能是他的对手,当然欧阳冰儿也不认为眼前这群人能够对付的了他。

    “究竟是怎么回事?在我晕倒以后发生了什么?”欧阳冰儿思来想去,还是没有办法想到,当时自己已经昏了,想要知道后面的事也难,说不定他们知道一些。

    “破……甲!咳咳咳”不说话还好,一说话欧阳冰儿才发觉自己嗓子已经干的沙哑了,忍不住咳了出来。

    坐在不远处的破甲立刻就听到了,连忙过来,满脸焦急的说道“冰儿小姐,你醒了?你可担心死我们了。”

    众人听见破甲的叫声,连忙围了过来,都关心的问道还好吗!

    “没事了,就是嗓子有点干。”欧阳冰儿沙哑的说道。

    “哦!,等下!我特意为冰儿小姐你熬了鱼汤,非常鲜,等我把它盛起来,凉一会在给你喝。”曹千机立刻转身,去把鱼汤盛起来,端在一旁凉着。

    欧阳冰儿隔着老远就闻到香味,光是闻起来就特别舒服“没有想到你一个五大三粗的大男人竟然会有这样好的手艺。”

    “呵呵呵!那可不,没有好的手艺怎么能够把自己养的这样胖!”曹千机一只手摸着脑袋憨笑道。

    等到鱼汤凉了,欧阳冰儿喝了以后才慢慢的问道“我们怎么会在这里?我不是被那金甲人给打倒了吗?”

    “是这样的,冰……”舒岭才开始说,立刻就被曹千机打断了。

    “冰儿小姐你不知道,当时那个情况,那叫一个凶险啊!要是是我及时赶到,那可就麻烦了,那个金甲人都已经拔出利剑,对着冰儿小姐你的颈子就看了下来,说时迟,那时快,我一个飞身,顺手就从他手里夺下了宝剑,然后又是一脚,直接就把他踢回了自己的老窝,再也不敢出来了。然后我就把冰儿小姐带到了这里…………”曹千机一边说着,一边比划,样子多么的大义凌然,不畏艰险,听的欧阳冰儿满头黑线。

    “舒岭,还是你来吧!”

    “别呀!冰儿小姐,我这才讲到一半啊!”曹千机立刻就叫道。

    “你还是去和方梦天一讲吧。”舒岭在旁边讪笑道。

    “冰儿小姐,是这样的,当时我们发现你不在队伍后面以后,就连忙和曹千机回去找你,可是当我们再一次来到那个墓室的时候,却惊恐的发现,除了冰儿小姐躺在那口有密道的石棺旁边,其余的所有东西都恢复原状了。”

    “恢复原状?”欧阳冰儿皱眉问道。“在我晕倒之后,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没错,恢复原状了,和我们才进去的时候没什么两样,所有掉在地上的棺材盖,所有原本应该躺在地上的女鬼,全部都恢复原样了,棺材盖依旧盖在棺材上面,地上也没有任何的打斗痕迹,就连我们出去的那口棺材,都是紧闭的,我和曹千机废了好大的力才打开的,那个墓室里面就只有你一个人躺在那里,我们没敢就留,立刻就带着你离开了。”舒岭说道。

    “怎么会这样?”欧阳冰儿不解,在她晕倒这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竟然让那个金甲人不伤害自己,而一切都如同没有发生一样。

 ...